098、唯二的两张合影-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098、唯二的两张合影

    从阳台外再返进来,那只硕大的玩偶熊微微倾倒着坐在沙发上。

    很少有这样完全闲下来的时间,闲得阮舒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而且只有她一个人。

    呆坐片刻,她想起卧室里双面壁架所连通的那个小酒房,进去想拿瓶红酒,推壁柜的时候,冷不防发现两张照片。

    昨晚她确实瞅见壁架上有相框,但因为放的位置偏高和彼时房间里的光线偏暗,所以并未看仔细。

    此时才留意到,两张照片,一张是他们的结婚证上的结婚照,却原来被傅令元单独洗出来了。而另外一张……

    阮舒踮起脚,伸长手,将相框从上面拿下来,盯着照片,狭长的凤目不觉眯起。

    照片上的她只照到了上半身,面容青春,身着高中的校服,两只手轻轻抓着双肩包的肩带,唇角弧度轻抿,看着镜头。

    镜头越过她的肩头,往后四五米的距离之外,少年傅令元单只手撑在桥面,侧身倚着桥身,目光也望向镜头这边,但并未看准镜头,而是稍稍偏了向。

    夕阳的碎金洒落在他的脸上,额前落几缕碎发,浓眉黑目,神色平定,眸光凝在她的后脑勺。

    不辨他当时的具体表情,可给人的第一感觉是:他只注视着她。

    很强烈的感觉。

    就像是照片里人物的情绪真实地透了出来。

    阮舒盯了很久,同时也想了很久,硬是没回忆起来,她什么时候和傅令元拍过这样的照片。

    蹙蹙眉,她突发奇想地翻到相框背面,将其拆开,取出照片——照片有被剪过的痕迹。

    被剪的是她的那一边。

    好像原本她的身边应该再站人。

    阮舒又忖了片刻,终于恍惚记起,这张照片分明是她和唐显扬的合影才对。被剪掉的那部分,她的身边应该站着唐显扬。

    拍摄照片的地点,是高中校园快要出校门的那座拱桥上。那天是高考倒计时一百天,学校照惯例举行全体高三学生的“高考誓师大会”。结束后,很多同学都说记录下这值得纪念的一天,唐显扬便拉着她,让一个带相机的同学帮忙拍了张他俩的合影。

    那个时候傅令元已经在大学了。他突然会出现,是因为要请唐显扬吃饭,为了高考倒计时一百天,她是顺便被捎上一起去的。

    如果没记错,那天,也是十年前,她最后一次见到傅令元。

    直到高考结束后,她才听唐显扬说,傅令元吸k粉进了局子,傅家将他送出国教育。

    这张她和唐显扬的合影,他们俩根本没有拿到过手,因为那名同学放学回去的路上遭到抢劫,把相机弄丢了。

    时隔十年多,竟然出现在傅令元这里……

    抿抿唇,她又踮起脚伸长手,将那张两人的结婚证件照拿下来。

    左手右手各拿一张,并排着摆在眼前。

    这算是她和傅令元唯二的两张合影。

    *

    红酒搭配披萨,晚餐解决。

    七分饱之后,看了部电影,阮舒才携着微醺去睡觉。

    却是做了一个梦。

    正是紧接着那张照片的内容,她和唐显扬被傅令元带去吃饭。

    吃饭的地点是路边的大排档。

    傅令元喝啤酒,她和唐显扬喝饮料。表兄弟俩聊得很开心,唐显扬喜欢从傅令元的嘴里打听大学校园生活。

    阮舒无话可说,也不想说,只事不关己地埋头吃自己的东西。

    三人一直吃到天色黑下来,傅令元与他们俩道别,先行一步。和唐显扬临走前,阮舒则去了趟马路对面的公共厕所。从隔间开门出来的时候,厕所里的灯不知道为什么全部都灭了。

    厕所里好巧不巧地还只有她一个人。她只能自己顺墙抹黑往外走。然而走了没几步,忽然便撞上了堵熨烫的肉墙。

    未及她做任何反应,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对方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狠狠地撞上她的唇,牙齿在那一刻都被磕得痛了一下。而对方下颔的青色胡渣儿刺刺地硌着她的皮肤。

    阮舒的所有挣扎完全无效,就连对方最后松开她的时候,她的指尖也只是抓空了对方的衣角而已。

    事情最后不了不了。她从厕所出去后没和唐显扬提起。她只能吃哑巴亏,当作“厕所遭遇色狼非礼”的意外事件深埋心底。

    十年间,又发生了很多事。

    那次在厕所里遭遇色狼非礼,已完全没什么大不了。她也早就忘记了。

    没想到,会因为今晚的一张照片重新出现在梦里。

    身后窸窸窣窣地贴上来一副携着微凉气息的身体。

    阮舒骤然从睡梦中睁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