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既有外色,又具内才-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00、既有外色,又具内才

    “阿元哥。”最先与他们打招呼的是陆少骢,身边挽着的人是小花旦蓝沁。

    阮舒略微诧异——能够出现在陆家家宴上的外姓人,不容小觑。难道她和陆少骢之间的关系,已完全确定下来?她要成为三鑫集团的太、子妃了?

    一行人走到宴厅门口,为首陆振华一身流水般宽松的唐装,阮舒第一次见到他本人,不过一眼就辨认出他。

    没办法,他太出名了,以前青帮并未转至幕后时,他在道上的外号便是“黑豹子”,后来这个外号,又跟着他一起进入商界。

    虽然他的曝光率不高,近年来更是鲜少有他现状的照片,绝大多数的报道,用的都还是早几年他的那张官方照。但陆振华保养得很好,和那张官方照相比,并未有太大的变化。

    加之他身上那股人生阅历积累下来的不怒自威的气质,很容易叫人从人群中辨认出来。

    “陆叔。”陈青洲率先问候陆振华,而且也只问候陆振华。

    不过想想也对,以陈青洲的身份,在场的除了陆少骢,其余全是女眷,而他的年纪长于陆少骢,自然不必搭理。

    陆振华微微颔首,转眸便扫到傅令元这边来,面带蔼色:“阿元,你太久没来见我了。”

    傅令元闲闲散散地勾唇:“你不是都从少骢那儿了解到我的情况了么?”

    说着,他一手揽上阮舒的肩,扬扬下巴向陆振华介绍:“这就是我的新婚妻子,阮舒。w”

    继而他偏头看阮舒,示意她:“阮阮,叫舅舅。”

    阮舒眸光轻闪一下,面上自然无异,展开灿然的笑:“舅舅,我是阮舒。”

    陆振华鹰隼般的眸子摄在她的脸上,递给她和方才给予傅令元的一样的蔼色:“以后就是一家人,别拘谨。”

    阮舒浅浅地笑笑,眼角余光瞥见汪裳裳表情难看,似乎本打算上前来,但被她身边的人拉住了。

    是的,陆家人队伍里的外姓人,除了蓝沁,还有这位汪裳裳。

    在他们刚一出现,她第一眼扫个大概时,就与汪裳裳对上过一秒钟的视线。

    阮舒极轻地蹙一下眉,瞥了眼傅令元,表达自己的不满——早前她就提醒过他,带她出席场合时,事先给些要点。结果他依旧我行我素。

    不说原来陆振华和他是舅甥,这个汪裳裳和陆家又是什么关系?

    刚刚拉住汪裳裳的那位妇人,在此时开了口:“老爷,咱们有话先进去,开了席再慢慢聊。裳裳和孟欢都是有身子的人,不宜久站。”

    陆少骢附和:“是啊,爸,妈说的对。”

    阮舒悄然又看了眼那位妇人——原来是陆振华的老婆余岚。

    陆振华略一点头,迈开步子。

    傅令元携阮舒,和陈青洲一起汇入与陆少骢同排的位置,正听到陆少骢唤了陈青洲一声“青洲哥”。

    宴厅里一共就开了两席。

    阮舒随傅令元,与陆振华、余岚、孟欢、陆少骢、陈青洲、汪裳裳及蓝沁,坐在主桌。副桌上则是以陆振华的小老婆王雪琴为首,坐着陆振华的另外三个女儿,以及陆家资格颇深的一位管家和一位主事。

    席间,阮舒留意到,余岚虽然才是正房太太,但陆振华的注意力显然是放在孟欢身上。孟欢倒是宠辱不惊,似没怎么在意余岚的存在,面对陆振华的关心,又淡淡的。

    阮舒知道这个孟欢。

    名校高材生,一毕业就进入三鑫集团,成为陆振华最得力的秘书,最近两三年传言她早就被陆振华纳为姨太太。眼下看来是真的了。

    如今的男人找小老婆,已经不若早年只重外色,而喜欢如孟欢这般,年纪轻有美色,在公司里是他的副产品,威胁不到他的地位,同时工作能力极强。

    一筷子的菠菜忽然进入她低垂的视线,放进她的碗里。阮舒抬眸,偏头,傅令元刚收回筷子,眸子里写着询问:“不合胃口?”

    陆少骢不知怎的,就给耳尖听了去,轻笑:“阿元哥,你真是走到哪,都不忘与元嫂秀恩爱。”

    汪裳裳的视线本就一直锁定阮舒。陆少骢的话一出,阮舒当即感觉汪裳裳视线当中所夹的火气陡增,如同马上就要憋不住溢出来一般。

    似要印证阮舒的想法,下一瞬,汪裳裳便摔了筷子,眼眶通红,望向陆振华和余岚:“姨夫!姨母!你们答应过要给我做主的!现在人不是都在这儿了么?!还要我忍到什么时候?!”

    她通红的眼眶立马又旋出泪珠,掌心覆上小腹:“难道要等他出生,变成一个没有父亲的私生子么?!”

    陆振华没有任何反应,余岚则明显摆出不悦的表情:“先吃饭。别再让我说第二遍。”

    “我吃不下!”汪裳裳并未收敛,很没好气,还有点向母亲赌气撒娇的意味。

    陆少骢像是受不了汪裳裳似的,俨然哥哥教训妹妹:“吃不下就离席,自己找事儿去!”

    汪裳裳愈发委屈了,霍然从座位上站起,大声吼回陆少骢:“你根本一点儿都没把我当成一家人!”

    “我都让你帮我看住阿元,你做到了么?怎么就让这只狐狸精迷惑了阿元?”汪裳裳抬起手臂,手指直指阮舒,继续质问陆少骢,“你明明是最早知道阿元和这只狐狸精结婚,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通知我?这几天还让人把我关在家,现在还当着我的面这么顺嘴地喊这只狐狸精‘元嫂’‘元嫂’的!你分明存心气我!”

    陆少骢满面怒容,马上唤了副桌上的管家,“把表小姐送回去!别让她再在这里丢人现眼!”

    扭头他有点抱怨余岚:“我早说了,不该让她来!”

    “我不走!事情都还没和阿元了结!”汪裳裳跺脚。

    久久不表态的陆振华忽然放下了筷子。其实动作不重,但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汪裳裳也没了声。

    然而,恰巧,孟欢蓦然掩嘴干呕,一副难受的模样,陆振华的注意力立即被她吸引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