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即便是母猪,他也能上-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02、即便是母猪,他也能上

    “裳裳。”余岚对汪裳裳的口吻非常不满,禁不住携了些许苛责的厉色。汪裳裳红通通的眼眶里应声又旋出眼泪,委屈至极,“姨母,连你也不疼我了么……”

    余岚见状心一软,有些无奈,走回沙发坐下,拢上汪裳裳的肩:“医生刚刚不是说你动了胎气,让你的情绪不要再大起大落,你这么快忘记了?你难道不想要这个孩子了?”

    汪裳裳抱住余岚啜泣:“阿元都另娶他人了,我的孩子没有父亲,留下来也只是私生子。”

    余岚知她说的是气话,轻轻拍她的背安抚:“我们找阮小姐过来,不就是要解决事情的?商量办法,不是要吵架。相信阮小姐也不会是不讲道理的人,你何必对她大小声?”

    汪裳裳告状:“姨母你根本不知道,上回我去阿元家里找他,这个女人明知我是孕妇还推我,害我差点撞到桌子。”

    “她还说要我把孩子生下来后给她养,让孩子管她叫妈。我怎么气得过?”说完,她泪眼婆娑地又掉了好几颗金豆子。

    “行了行了。”余岚微皱眉,也不晓得不悦的是汪裳裳哭个没完,还是在不悦从汪裳裳口中了解到的阮舒的作为。

    明明把她找过来,现在却旁若无人地将她晾在一边。而且恰恰是一副她最讨厌的母慈女孝的画面。阮舒极轻地眯了下眼睛,瞅着她们的空隙,插了句话:“什么叫识相?不好意思,我不太明白。”

    又是明知故问。汪裳裳再度被挑火。反正阮舒的每一句话她都听得扎耳!

    余岚按住汪裳裳的手以示意。

    汪裳裳忍住不发。

    余岚这才起身,温温地笑,却不是接阮舒的话,而兀自道:“不好意思阮小姐,裳裳从小被我惯坏了,讲话的口气可能差了点,请见谅。”

    “可是我又没法儿不惯她。”她转了话锋,继而叹了口气,“我生少骢的那时候难产,伤了身体,被诊定失去生育能力。我其实一直很想再要个女儿。后来正碰上我姐姐和我姐夫车祸遇难,独独留下裳裳,我便把她抱过来养。”

    “虽然她喊我一声姨母,但我们其实和亲生母女没有区别。在陆家,她是备受宠爱的小姐。”余岚目光温柔地看了一眼汪裳裳。

    汪裳裳也正看着余岚,眼眶红红的,流露出对她的依恋。

    阮舒知道,余岚不会无缘无故和她扯汪裳裳的身世,冷眼看着她们的母女情深,不吭声,静待下文。

    余岚看回阮舒,继续道:“作为一个母亲,最关心的自然是女儿的归属。希望她能嫁个好男人,有个稳固的依靠。而阿元……”

    “阿元是个多优秀的孩子,自然不必由我向阮小姐你赘述。”余岚笑笑,“虽然他姓傅,是傅家的孩子,但他和他母亲的娘家,也就是我们陆家,更为亲近。振华以前有多疼他的那个妹妹,现在就有多看重阿元。”

    “这些年,阿元自己闯荡自己发展,也证明了我们没有看错他。如今陆家有一些事情,其实已经转到他的手里。在我们眼中,他和少骢一样,也都是陆家的儿子。”

    “你说,如果是你,难道不想亲上加亲,把裳裳和阿元撮合在一起?”

    阮舒垂一下眼皮,拨了拨耳畔的头发,复而重新抬起,扬唇笑:“陆夫人,感情是应该是顺其自然的。”

    “阮小姐怎么知道,他们不是顺其自然的呢?”余岚微笑,“长辈要撮合是一回事儿,也不会不看小辈的眼色。裳裳是第一眼就相中阿元了。阿元对裳裳虽然没有表现得太殷勤,但也给人一种,要和裳裳细水长流慢慢发展的感觉。所以在我们的认定里,他们是要成为夫妻的。”

    阮舒嘴角噙笑:“可是,现在和他结婚的人是我。”

    躺在沙发里的汪裳裳因为她这句话又坐起来了:“我说了那是因为那段时间我刚好不在他身边!”

    余岚一记眼风扫过去。

    汪裳裳稍平复了心情,却没有忍住委屈的眼泪:“我只是和他吵架了,所以心情不好,出国散心。”

    余岚接话:“阮小姐,裳裳怀孕了。你知道的。三个月。也就是说,这孩子是在你们结婚之前就有的。”

    她喟叹,颇为惋惜:“如果当时裳裳没有因为闹情绪出国,及时发现自己怀孕,那么裳裳和阿元,已经结婚了。”

    “所以,陆夫人的意思是,我是插足他们二人的第三者?”阮舒问。

    余岚不正面回答,而是道:“他们只是吵架,并没有分手。”

    阮舒瞥了一眼汪裳裳,随即笑笑:“他们只是情侣,并不是夫妻。从法律关系来讲,我和他才是名正言顺的。”

    余岚微敛神色:“阮小姐,你怎么知道,他和你结婚不是一时冲动的呢?你怎么知道,他现在没有后悔,只是碍于这本结婚证才对你负责任?”

    阮舒反唇相讥:“陆夫人怎么知道,他不是一时冲动才和裳裳小姐上了床?男人可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尤其对于他而言,灯一拉,双眼一抹黑,只要能解决当时的生理需求,即便是一只母猪,他也能上。”

    没想到她竟会这样损傅令元,余岚和汪裳裳皆怔了怔,但很快汪裳裳反应出,不仅傅令元被损,她也被阮舒损成是母猪。

    然而不及汪裳裳发飙,休息室的门倏地从外面打开,傅令元大步走了进来,眸子微眯,眸光笼在阮舒身上,微沉:“傅太太,就算是母猪,那也得分我乐意上的和不乐意上的。”

    难得在他背后损了句话,却被他听了个正着,而且他好像还有点生气。然而阮舒也并未感觉多窘迫——反正是实话,不是么?他的生气不过是被她戳中痛脚之后的恼羞成怒。

    她不作回应,挪开视线,让开道,站在一旁去——既然他来了,她就不必再听余岚和汪裳裳的废话,把他的烂摊子还给他自己去料理。天知道她笑得脸都快僵了。

    傅令元的视线却没有挪开,依旧盯着她。

    她摆给他的是清清冷冷的侧脸。

    最重要的是,她没有和他打招呼。

    她没有如惯常那样,喊他“三哥”。

    “阿元……”汪裳裳满是哭腔的声音传出。

    傅令元这才暂且从阮舒身上收回视线,落往汪裳裳。

    眸光微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