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03、

    汪裳裳不禁一个瑟缩。

    “阿元,你来得正好。裳裳如今怀孕,你总得对她有个说法。”余岚略皱眉,看起来似乎很伤脑筋的样子。

    傅令元斜斜地扬起一边的唇角:“舅妈,你坐着,在一旁等会儿。我保证,这件事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会有一个了结。我也很想尽快解决。”

    “否则我现在已经是个有妇之夫,再被这样三天两头地闹,着实很困扰。”他瞥了眼阮舒。

    阮舒耸搭着眼皮,根本没正眼瞧他,也不知是否有听进去话。

    余岚却是听出点味儿。

    陆少骢单肩斜倚在门边,和余岚状似无意地对视一眼。

    余岚暂且不再动静。

    三姨太王雪琴带着陆家的那三个女儿,从孟欢处过来到这边溜达,一见里头貌似马上有好戏要上演,立刻在门口驻足,扭头吩咐手底下的人:“去,给我拎包瓜子过来。”

    傅令元大步迈到沙发前停下,居高临下地看汪裳裳:“你怀孕了?”

    汪裳裳一愣,点头。随即琢磨过来他这句话可能是在质疑真假,连忙道:“我没骗你,我真的怀孕了,你不信可以把医生找来问。”

    傅令元勾勾唇:“我相信你是真的怀孕了。”

    汪裳裳刚松一口气,便听傅令元又问:“你说,孩子的父亲是谁?”

    她再度一愣,仰头看着他,眼泪涌现:“你怀疑孩子不是你的?”

    傅令元唇际一挑:“不是怀疑。而是确定。”

    “不是你的那是谁的?!”汪裳裳抓住傅令元的衣袖,“你以为我是拿别人的孩子来骗你?”

    傅令元顿一秒,问:“你先说一说,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

    “孩子怎么来的,你不是很清楚么?那天晚上……那天晚上我们——”

    “具体一点。我怎么上的你的床?”傅令元的眸子黑沉沉地盯着她,无形中有种压迫感。

    汪裳裳向余岚投去求助的目光。余岚好像并没有要在这个时候插话打断他们的意思。她稳了稳心绪,反问傅令元:“你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你说一个男人怎么上的女人的床?”

    傅令元轻轻地笑了一下:“我就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上的你的床,想让你告诉我。”

    汪裳裳手指轻颤,摸了摸肚子,稍微有了底气,才道:“那天……那天晚上我去你住的酒店找你,我们在你的房间里一起吃饭。后来你喝了点酒。你吻了我,你问我可不可以。我……我怎么可能拒绝你?”

    “是嘛……”傅令元拖着长音。

    长音令汪裳裳心颤。

    傅令元眸光冷沉:“看来我那天的酒喝得还真是有点多,怎么喝酒之后发生的事情,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汪裳裳眼里蓄泪:“你一句轻飘飘的没有印象,难道就能推脱掉一切责任,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吗?这是你们男人惯用的伎俩!”

    “还是不愿意说实话是么?”傅令元讥嘲,“汪裳裳,如果不是看着舅妈的面子,你以为我会站在这里给你说话的时间?我为什么会没有印象,你不是应该最清楚?”

    “最后一次机会。现在,在这里,马上,告诉大家!”

    汪裳裳抖了抖身体,掌心覆在小腹上:“是!那天晚上是我在你的酒里加了点东西!”

    “我最讨厌被人算计了。”傅令元双手抱臂,面色冷寒。话虽然是对汪裳裳说的,但在场的,并不是只有汪裳裳。

    陆少骢依旧倚在门边,没什么特殊反应。余岚眉心微蹙,似是刚得知原来其中还有这样的内情。王雪琴的手里倒还真多了包瓜子,由后面的一个女儿帮她捧着,饶有兴致地嗑着,在无人说话的空档,还有意无意地“呸”个一声,特别给自己找存在感。

    汪裳裳咬紧唇瓣。

    早在做那件事之前,她就想过后果,所以她才第二天早上立马出国躲他。直到发现自己怀孕,生米完全煮成熟饭,她才终于有了能安心回国的依仗和理由。只是没想到,回来之后,她面对的却是他已经和另外一个女人结婚的晴天霹雳!

    她挺直脊背:“可即便如此,也不能否认你和我上床了,而且现在我怀孕了!”

    傅令元嗤笑:“还是那句话,看在舅妈的面子上,你给我下药的那笔账,我就这样和你算完了。其余的什么怀孕,你找别人去吧。”

    汪裳裳一愣:“什么?你什么意思?”

    傅令元面无表情:“和你上床的人不是我。”

    汪裳裳脸色一白,如遭雷劈:“不可能!怎么不是你?”

    话虽如此,可其实她的脑子里已回想起当晚的情形——

    她往酒里加的是适量的g水,他喝下了那杯酒之后就有了反应。她记得他昏迷过去之前很生气,马上就要走。幸亏有阿东帮忙,制服住了他。她甚至记得当时看着他服服帖帖地躺在床上时,她心里有多兴奋,马上就要如愿以偿地成为他的女人了。

    只是后来……她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断片儿似的没了记忆。等醒来,就已经是欢、爱之后。浴室里有水声。她回想起他昏迷之前的戾气,她很害怕,所以急慌慌地溜了。

    现在仔细想想,她根本就没确认过,浴室里的那个男人是傅令元。

    不不不,不是的!不是的!肯定是他!一定是他!也只能是他!

    汪裳裳竭力压制住内心的恐慌,揪住傅令元的手:“你不用再抵赖了!那天晚上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外面是我的保镖阿东在守着!不是你还有谁!”

    “我是否和哪个女人睡过,我自己心里有数。”傅令元冷笑,用力捋开汪裳裳,随即拍了拍手。

    栗青和赵十三立马架了一个男人进来,丢在汪裳裳的面前的地毯上。

    男人看起来并没有外伤,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阿东……”汪裳裳有些诧异。自己这个保镖,两个月前惹她不高兴,被她发配到菲律宾做苦力,照理还差一个月才期满,现在却被傅令元押回来了。

    “我帮你审了两天,审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对你应该很忠心,那就你自己好好问问,到底后来和你上床的是谁。别找我当冤大头。如果你实在还不信,我不介意送根头发给你,去做亲子鉴定。”

    傅令元唇边弯出一抹讥嘲,转过身的时候又说了一句:“以后再想算计我,最好自己掂量清楚。”

    还是和先前一样,话是对汪裳裳说的,然而在场的,不止只有汪裳裳。

    王雪琴看热闹不嫌多似的,咯咯咯地笑出声:“敢情闹到最后,孩子压根就和阿元没关系。啧啧啧,裳裳呐,你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哟喂。”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汪裳裳整个人完全处于呆滞状态,只愣愣地重复这三个字。

    随即她从沙发上话落,跌坐到地上,抓住阿东的衣领:“说!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说!”

    阿东跪坐在汪裳裳面前,低垂着脑袋沉默不语。

    汪裳裳反手就给了他一记耳光:“我让你说话!你哑巴了!”

    栗青从旁提醒:“裳裳小姐,他现在确实哑巴了。”

    汪裳裳一愣,看向傅令元。

    傅令元已踱步到余岚面前:“舅妈,这个交代你还满意否?”

    余岚起身,摇头叹息:“对不住,阿元。”

    “事情搞清楚了就好。还剩下的那些糊涂账,就得舅妈你们自己去算二楼。”傅令元淡淡一笑,“舅舅现在怕是没空。代我向他道别吧。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们。”

    言毕,他径直走向阮舒,将她的手从衣服口袋里抓出,握住。

    阮舒看他一眼,没吭气儿。

    傅令元牵着她往外走。

    汪裳裳忽然追了上来喊:“不对不对!你明明喝了那杯酒!”

    栗青和赵十三及时拦在汪裳裳面前。

    “让开!我现在是孕妇!”汪裳裳怒声。

    “裳裳!”余岚过来揽住她。

    汪裳裳瞪傅令元的背影:“除非你当时都是装的,否则为什么会变成别人?是你反过来算计我?如果你喝了那杯酒,你不可能相安无事!你后来能去哪里!你去哪里了!你给我说清楚!”

    傅令元握紧阮舒的手,并未作答,脚步也未停。

    阮舒跟随傅令元经过陆少骢面前时,正听到他嘴里冷冷地吐出“丢人现眼”四个字,评价的自然是汪裳裳。而后他便笑着同他们道:“阿元哥,元嫂,改天我单独找你们赔罪。”

    傅令元看他一眼,微微颔首,没再多说话。

    王雪琴尚在“咔咔”地嗑着瓜子,在最后自来熟似的冲阮舒挥挥手:“阮小姐以后不妨常来玩。”

    休息室里,汪裳裳嚎啕大哭,余岚硬是抱住了她没让她跑,结果她哭得岔气了还是不知怎的,忽然晕过去了。

    余岚着急询问:“医生呢?医生在哪儿?”

    “在孟秘书那里。”底下人回答。

    陆少骢收起倚墙的肩,站直身子,自告奋勇:“妈。我去帮忙喊过来吧。”

    余岚和他无声对视一眼,随即点头:“嗯,快去吧快去吧,就说裳裳这儿挺着急的。”

    陆少骢有点嘲弄地瞥了眼晕倒的汪裳裳,意味不明地笑一下,双手抄兜,悠哉悠哉地离开。

    孟欢所在的休息室,陆少骢敲门时,陆振华刚劝着孟欢喝了口粥。孟欢给面子地含了半口,便撇开脸,转向沙发内侧。

    陆振华也不再勉强她,放下碗勺,又帮她拉高了身上的毯子,这才和陆少骢一起走了出去:“裳裳那儿什么情况?”

    “还能什么情况?这不刚把医生给她叫过去。哧,自作聪明,自食恶果。”陆少骢冷笑,“就她那点小手段,还妄图算计阿元哥。现在闹明白了,我们也终于落得轻松,差点被她搅和成烂摊子。”

    “阿元没有察觉什么么?”

    “怎么可能没有察觉?”陆少骢撇撇嘴,“不过,他没有捅破。那个叫阿东的保镖被他弄成哑巴了。这不就是在告诉我们,他不追究了。”

    “嗯……阿元一直都是个聪明人。”陆振华点头,但还是有点遗憾,“可惜,他最后娶的女人,并没有在我们的把控之中。”

    陆少骢不赞同:“就元嫂的人选这件事,像裳裳这样没大脑的,虽然好受我们掌控,但也是个不定时的大漏洞。”

    陆振华睨他:“所以你觉得像阮小姐现在这样的女人就不会是漏洞?”

    “她不是我们的漏洞,她是阿元哥的软肋。”陆少骢摸了摸下巴,“我们是掌控不了阮小姐,但关键时刻,她能成为阿元哥的掣肘,对我们的作用岂不是更大?”

    陆振华微眯眼:“你确定她会是掣肘?”

    “爸,就算她不是完全的掣肘,但也差不多就是孟秘书之于您的地位。”陆少骢的这个比喻稍有些调侃的意味。

    陆振华捺捺唇。

    陆少骢见好就收,回到正题上,口吻略微无奈:“爸,都试探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不放心?你不累,我看着都累。不就是因为他姓傅么?可姑姑是被傅家的人害死的,阿元哥也因为这件事和他爸始终关系不好。他只剩我们这边的亲人,你还不完全信任他。”

    “你别看阿元哥表面上没什么,可有一次,我和他喝酒,他向我吐出苦闷的。因为姑姑的事,他心中对傅家消除不了芥蒂。结果陆家这边,又因为他姓傅,无法完全接纳他。他说他夹在中间,完全就不是个人。”

    “我实在不明白,你到底是在怀疑他什么?”

    陆振华神色微凝:“并不是怀疑他什么。只是……”

    “只是什么?”陆少骢不解,“我有时候都觉得,你是疑心过重。”

    “阿骢啊,你太重兄弟情义,不是一件好事。”

    陆少骢反驳:“可是爸,像你这样孤家寡人,每天费尽心力地防着陈、黄两家人反扑,身边还没有一个照应你的人,就是好事?”

    陆振华拧眉。

    陆少骢笑笑:“爸,我懂你的意思。不管怎样,防人之心不可无,我晓得。我是你‘黑豹子’的儿子,不会差到哪里去。阿元哥那儿,我自有和他的相处方式,你放心吧。”

    陆振华默了默,最后只是拍拍他的肩:“我不反对你有自己的想法。但我也会照我的计划给你继续铺路。”

    “我知道了,爸。”

    “裳裳的那个孩子,尽快处理掉。”

    “我正好想亲手来。”陆少骢阴冷地眯了一下眼,无意识地舔了下唇,“之前在广东尝过一次五个月大的死婴,不知道三个月的味道怎样。”

    陆振华极轻地皱了下眉,知他这是嗜血的毛病又犯了,提醒:“记得多跟你妈上山拜佛。”

    “我知道的。”陆少骢恢复笑意。

    陆振华最后交待:“年后和阿元一起去见四海堂的那群老家伙。”

    *

    阮舒和傅令元下楼,从酒店出来,在停车场取车时,又一次碰到了陈青洲。

    陈青洲坐在车里,从后座的车窗询问这边副驾驶座上的阮舒:“阮小姐安好?”

    “我没事。多谢陈先生记挂。”阮舒清浅地扯扯嘴角。

    “那有缘再见。”陈青洲淡淡点头,又与傅令元对视了一眼,才关上车窗。

    待他的轿车完全驶离他们的视野范围内后,傅令元才发动车子。

    阮舒有点疲乏,一路都阖眼养神。

    傅令元亦沉默,回到绿水豪庭后,他脱了外套扔沙发上,终于出声,却是问:“我先你先还是一起?”

    阮舒读懂他问的是洗澡,回道:“我想先坐会儿。”

    言外之意就是让他先。

    他们的这套高层房,只有一间主卧,所以也就只有一个浴室。不像先前在别墅,可以一个用主卧的,一个用客卧的。

    当然,他不是单纯地问洗澡,是在按她之前的要求,提前预告她,一会儿两人要做的事情。

    阮舒自是选择后洗。

    傅令元很快多来,换阮舒进去。

    阮舒先吞了一颗从包里取出来的药,才开始冲澡,预估了药效开始起作用的时间,十分钟后就出来。

    出来时,在卧室并没有看到傅令元。

    她走出去客厅,才发现他躺在那张摇椅上,拿了只沙发上的抱枕枕在脑后,闭着眼睛没有动静,也不晓得是不是睡着了。

    耳朵里捕捉到某种奇怪的声音。

    阮舒循声找了找,看到是笼子里的科科在跑滚轮。

    她倒不知道,原来刺猬也需要运动。

    扭回头,摇椅上,傅令元已睁开眼睛,湛黑的眸子凝注在她身上。

    抿抿唇,阮舒走到他身边,盯了一眼摇椅。

    傅令元伸出手臂,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拉着坐到他的腿上,然后丢给她避、孕、套。

    待阮舒给他戴好,他剥开她的睡衣,开始吻她。

    据说最佳前、戏的时间是八分钟。

    阮舒从来没算过傅令元在她身上花了多久,但在这方面,他对她一直比较有耐心也很细致。

    她不知道他是对每一个人女人都这样,还是因为照顾到她是个“病人”。

    可能因为今天只吃了一颗药的缘故,阮舒感觉自己的思绪并不如上一次沦陷得快。每每察觉他好像要准备发起正题时,她的心头便不由发紧。

    傅令元貌似已对她的身体非常熟悉,一次两次的,尽管只是那么一瞬间那么一丢丢的僵硬,他也能敏锐地发现。然后就暂且放下正题的念头。

    第三次的时候,阮舒才强烈地感受到脑中那根兴奋神经的复苏,身体也总算完全放松。

    顺利的刹那间,两人的呼吸都仿佛随之停滞。

    傅令元目光深深地看着她,和她彼此一动不动了约莫一分钟。

    他的脚尖蹬了下地面。

    摇椅开始悠悠地晃动。

    阮舒的手紧紧地握在摇椅两侧的扶手上,眉头深深地皱起,唇瓣轻咬,不多时,额上全是细细密密的汗。

    很慢,又不深不浅的。

    特别磨人。

    她几度想站起来离开他。

    可是他的手始终扣在她的腰上。

    不久后,他终于率先打破沉默:“你想专心地叫,还是想和我聊聊天?”

    阮舒的思绪有点飘,加之药效的缘故,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远。她的反应略微迟钝,数十秒之后才模模糊糊地想,聊天应该能分散注意力,让自己好受一些,于是选择了后者。

    “那我们来轮流一问一答。”傅令元建议。

    阮舒很重地喘息一下,点头:“好。”

    “女士优先。”

    “怎么陆振华是你的舅舅?”

    “我的生母是他的妹妹。”

    所以,原来,她见到的那位傅母,并不是傅令元的亲妈。难怪。她见过傅清辞和傅清梨,都有傅母的影子。而傅令元,既不像傅母,也不想傅丞。阮舒消化掉讯息,耳边传来傅令元的第一个问题。

    “你有在介意我和汪裳裳这件事?”

    阮舒蹙了蹙眉,低垂视线与他对视:“算有一点。因为很烦。”

    傅令元眸色暗沉了两分,将她的手从摇椅扶手上抓下来,放到他的两肩上。

    阮舒因为而比方才伏低了些身体,与他拉近了对视的距离。

    她缓了两口气,问第二个问题:“你在大家面前澄清的话,都是真的?”

    傅令元沉寂许久的面部表情,应声露出了一抹笑意:“这才是个好问题。”

    阮舒本下意识地就想说,“别误会,我只是想知道,你饥不择食到哪种地步”,他的手掌恰恰在此时往里按了按她的腰。

    她没出口的话则变成了一丝分辨不出痛楚还是愉、悦的低、吟,

    反正傅令元是愉、悦的。不仅表情愉、悦,嗓音亦透着愉、悦,回答她:“都是真的。我没碰过汪裳裳。”

    随即又补充:“她说的我主动吻她,也是假的。我更没有问过她什么可不可以。”

    阮舒听得恍恍惚惚的,感觉左耳听,右耳出了。

    傅令元的第二个问题紧随其后:“你觉得我是饥不择食的种马?”

    巧了,正好中了她方才没能出口的话。然而此时阮舒已意识到,这句话就是个坑。她若回答是,结果只会作死自己。

    遂,她否认:“没有。”

    傅令元的眼眸充满洞悉,如同看穿了她的违心。

    阮舒见势补充:“不过,你可能确实应该给我列一份你的红颜的名单。”

    “不需要。”傅令元的指尖在她的腰上轻轻地挠,“不会再有下次。”

    阮舒其实还是有些怕痒的。他这样一挠,她就本能地想要躲。可他扣着她的腰,她没法儿往后躲,只能往里挪。

    正中他下怀。

    第三个问题,她是在气喘吁吁中问出的:“十年前,我和显扬高考倒计时一百天的那天晚上,在厕所里非、礼我的那个色、狼,是不是你?”

    傅令元轻笑:“你自己找答案。”

    说着,他坐起身,抱住她,两人交换了位置,也换了姿势。

    很长一段时间,阮舒都感觉自己是晕眩的,宛若在一条大船上,摇摇晃晃荡来荡去。

    连后来的整个睡梦都如此。

    *

    隔天清晨,生物钟的缘故,阮舒醒来了一次。身体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疼的疼,麻的麻。傅令元似睡得十分安稳,手臂搂她紧紧的,连个翻身的机会都不给。

    不过事实上,她也没法儿翻身。他们是睡在客厅的沙发上的。她恍恍惚惚地记起,昨晚后半段,他们转移了战场。

    她的后背挨着沙发背,身前便是傅令元宽厚的胸膛。他的唇就在她的眉眼处,平缓的呼吸扑打在她的脸上。

    阮舒迷迷糊糊地眨了两下眼,意识涣散,又睡过去。

    第二次醒来,是因为感觉自己被抱起来。脑袋依旧昏沉,她微微睁开眼缝,自己已经躺在卧室的床上,傅令元正对着穿衣镜理外套的领子。

    透过镜子,她看到他很有精神,与她截然相反,仿佛是把她的所有元气,悉数吸到了他的身体里。

    她闭上眼睛继续睡。

    迷蒙之中,感觉傅令元站在床边,看了她很久很久。

    大年初六,就这么在药物副作用和性、爱后疲劳的双重影响下睡掉了大半。下午两三点钟她才起床。但终归不如第一次睡了一天一夜那么夸张。

    傅令元消失了一整天。这一回没贴便签告诉她去向。不过阮舒也不在意——她忙着为明天年后开工做准备。

    当天晚上他三更半夜回来的,她只是感觉了一下自己被他揽入怀,便兀自睡自己的觉。

    一夜安稳。

    翌日,大年初七,春节结束后上班第一天。

    阮舒很早就起床,见傅令元继续睡,她也没叫醒他,反正他这个挂职的副总,去不去公司都无所谓。

    不过他并非忘记今天的日子,因为她出门时,九思在候她,二筒也做了好送她上班的准备。上车后,她倒是记起,自己那辆被送去修车厂的车,竟是没了下文,晚上得问问傅令元。

    因为有一阵子没回公司的缘故,阮舒的心情异常舒畅,打从公司楼下遇到职员,便笑容以待,走进公司时,也一路和职员打招呼,与她平日的清淡不太一样,似乎有点把大家吓到。

    刚进她的总裁办落座没多久,门被敲响。

    “进来吧。”阮舒应。

    门从外面打开,一把半生半熟的女声清清脆脆地问候:“阮总早上好,给您拜个晚年~”

    阮舒抬眸,正见张未末身着干练的ol装,精神抖擞地走到她的面前,微笑着将一杯咖啡放到她的桌上:“黑咖啡不加糖半杯奶,一分钟前刚煮好的。”

    阮舒往椅背后一靠,手肘撑在扶手上,十指交叉成塔状,饶有意味地看着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