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Dirty-makes-friends-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04、Dirty-makes-friends

    张未末笑:“您好,阮总,我是您的新助理张未末,今天第一天来向您报到。”

    “把‘您’字换掉吧,女人最讨厌被叫老了。”阮舒不咸不淡地挑了个不是什么毛病的毛病——

    其实感觉得出来,她用“您”算是一种故意的试探。任谁在太礼貌和不礼貌之间,都会选择太礼貌。在根本对象的反应来调整称呼措辞。

    张未末闻言点头,同时手上也比划了一个“ok~”的动作,显得对阮舒并不拘谨,但又保持对上级应有的尊敬。

    总体态度不卑不亢。

    旋即,张未末翻开她手上的一本笔记本,主动对阮舒道:“阮总,半个小时后是年后的第一次例会,第一会议室已准备就绪。下午企划、市场、销售各有一个部门会议。其他部门如果你觉得有单独开会的必要,我马上帮你通知各部门部长。以及,”

    她又指了指桌上的一叠文件:“这是你休假期间,林总经手的所有文件,已帮你交接回来。林总的秘书说,林总因为一些私事,今天晚点才能来。”

    “销售部主管是谁?”阮舒冷不防问。

    张未末几乎没有犹豫地回答:“李茂。”

    阮舒略微意外,张未末今天第一天上班就能进入工作状态,而且暂时挑不出任何毛病。比当初苗佳还要迅速上手。

    许是看出她的狐疑,张未末解释:“阮总年前休假,所以可能还不知道,其实年前人力总监已经安排我来实习两天了。熟悉工作环境。”

    阮舒淡笑表示了解了,随即吩咐:“下午先安排市场部和销售部的会议一起开。”

    “好的,阮总。”张未末点头应和,然后退了出去。

    阮舒目送她的背影,面露沉凝。

    林承志是在下午市场部和销售部的联合会议开到一半时出现的。他进来会议室时,阮舒透过打开的门缝,看到一个染着银灰色头发的年轻男人往会议室里好奇地窥探,但及时地被林承志的秘书拉走。

    会议开得很迟。因为再过两天,当红小花旦蓝沁代言林氏保健品的消息就要正式发布出去,以往的营销计划要为此做调整。

    还有产品的包装也要配合换新。不过这个是三鑫集团内部另外派遣设计师,与蓝沁的经纪团队沟通。

    所以后来其实把公关部和企划部的骨干也召来会议。

    下班时间点到的时候,张未末进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大家点餐。

    阮舒看到大家充满期待的目光。当然不是期待她点餐,因为点餐代表着会议将无限制地推迟。

    然而阮舒还是点了点头。

    不多时,张未末将外卖送进来会议室时,门外传出有陌生的年轻男人的声音在询问:“我明明看见有吃的,为什么我不能吃?呆到这个点,我又无聊又饿。”

    “小少爷,嘘——咱们轻点声。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去给你买,我们先回林总办公室。”劝阻的是林承志的秘书。

    阮舒瞥了一眼林承志。

    林承志自然也都听见动静了,皱起眉头。

    “是林璞吧?”阮舒基本已判定,没等林承志确认,她兀自将一份小份的披萨递给张未末,“去,拿给林总的秘书。”

    场合的缘故,林承志没有多说什么。

    大家边吃边继续会议。

    约莫九点半,终于散会。

    阮舒刚回到总裁办,张未末立马便递交上来新鲜的会议记录。

    她先随意翻了两下,总体印象是脉络清晰主次有序要点分明。

    阮舒微眯一下眼,笑:“很好。”

    张未末大大方方地接受夸奖:“谢谢阮总。”

    “辛苦你了,下班去吧。”

    “好。阮总也尽快下班吧,明天见。”

    张未末前脚离开,后脚林承志进来了,跟着林璞。

    一身嘻哈风格的着装,头发染成银灰色,其中一绺挑成红,乍一看这外表,就给人叛逆胡来的印象。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好像对她的办公室特别好奇似的,四处打量。

    阮舒很早之前见过他一次。就是六七年前上门来认亲的时候。那会儿他应该正上着高中。记得彼时是个挺齐整的少年,现在变化有点大。

    “这是林璞,你春节期间不在,还没见过他。”林承志介绍,扭头把并未跟上来的林璞揪到阮舒面前,“这是你二姐。”

    “二姐~”林璞丝毫不拘谨,叫得很顺口,嚼着口香糖,露满口白牙,附赠一抹灿然的笑容。

    竟是十分阳光,隐约携着干净。

    阮舒微怔一下,回之以笑容:“你好,林璞。一会儿我给你补份压岁钱。”

    她以为林璞会抗拒,毕竟他都大学毕业了,结果他不仅欣然接受,而且还说:“二姐这个级别的,红包没给个五位数以上,上不了台面吧。”

    “说什么呢臭小子!”林承志很用力地揪住了他的卫衣,像是要把他吊起来似的,衣领都勒在了他的脖子上。

    林璞貌似挺无所谓的,双手抓着衣领,脸上笑容依旧。

    阮舒微微眯眸,却是应承下林璞:“好咯,那就当作把这些年的压岁钱一并补上。”

    林承志似有些意外,干干咳了两下,这才说明目的:“我打算在公司给他安排个职位。”

    阮舒笑笑:“我之前就和大伯母提过这个建议,说等林璞回来,就给安排进公司。”

    她是故意提及王毓芬的。

    果然,林承志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

    看来和王毓芬还没和好。阮舒心下判定,接着道:“其实大伯父不特意跟我说也没关系。总归不是要添个部门主管、部门经理之类的高层职位。若是这些职位,可能我一个人点头都不作数的。”

    她指了指与傅令元办公室相通的那堵墙,“还得隔壁那位代表三鑫集团同意吧。”

    林承志抿唇不语,像是原本要说的话被她堵住了。

    阮舒微微笑——是的,她就是故意堵他的。

    转眸她望向林璞,询问:“你大学学的什么?”

    林璞正十分自便地在饮水机前给自己倒水喝,咕噜咕噜地喝了好大一口,才回答:“工商管理。”

    很快他叹口气:“无聊要死的专业。我当初就不乐意学这个。但没办法,金主的要求,若我不学,连日本都呆不了,只能迫于淫威,委曲求全,混了几年。”

    “金主”自然指的林承志。阮舒还挺喜欢林璞这样吊儿郎当的调侃口吻——看来林承志对林璞还是寄予希望的,是希望林璞有朝一日学成归来能和他上阵父子兵,在公司联手抗衡她?

    但林承志当然是被惹怒了:“你还有脸说!”

    大概碍于她的在场,他只教训了这一句而已。

    阮舒继续问林璞:“那你自己有没有想过要在公司里做什么?”

    林璞将喝光的水的纸杯叼嘴里,含含糊糊地说:“当然是又轻松又能拿很多钱。”

    阮舒失笑。

    林承志再次被气得额上青筋暴起。

    不过林璞下一句话很快出来:“姐,我能不能给你当助理?”

    阮舒稍一怔。

    他把“二”字都直接省去了,叫得她跟他的亲姐似的。她很想提醒他,他的姐是林湘,不是她。只是相较于这个,她更在意的是他的要求。

    她的助理这一职位,如此吸引人?

    林承志也是一怔,随即似想起了什么,附和了林璞:“对呀,小舒,你年前不是把苗佳调去给傅总了么?”

    阮舒浅笑:“这不已经招了个新助理,张未末,刚在会议室大伯父不是见过?”

    “只一个怎么够?”林承志皱眉,一副为她着想的神色,“早几年我就觉得你只配一个助理会不够用。你瞅瞅现在哪个不是三四个助理秘书的?连我都有两个助理。”

    阮舒但笑不语。

    林承志接着便推举林璞:“阿璞在学校里的成绩确实不算好,刚毕业也没什么经验。所以这不才马上就安排他进公司来。我不是经常出差?可能没时间好好提点他,正愁让哪个人带他比较合适。

    “他既然主动想要跟在你身边学习,干劲肯定会比呆在其他人身边要大。你又是姐姐,还是咱们林氏的总负责人,在公在私都能够镇住他。否则在其他人身边,少不得会顾及他的身份,怕是锻炼不到什么。”

    他这是打算拿林璞来代替原先苗佳的作用?阮舒眉梢轻挑,作考虑状。

    林承志添火加柴地游说:“这小子欠教训,放在这儿随你虐,最好让他累死累活。男孩子本就应该多吃点苦头。有什么跑腿的或者费力气的工作,你也尽管使唤他。”

    “大伯父都这么说了,我还能不帮忙管教他么?”阮舒双手抱臂,往后靠着椅背,饶有兴味儿地看向林璞,对他撂话,“我就一个要求,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只要惹我不乐意了,就立马滚蛋,出了林氏,自己爱干嘛干嘛。”

    语气突然和之前很不一样,十分不客气。

    下一瞬又转回类似姐姐的口吻,向他确认:“怎样?还要给我当助理么?”

    林璞挠挠后脑勺,最后咧一口白牙:“姐这么漂亮,能呆你身边一天也是赚到的。”

    虽然他的语气挺正常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和傅令元呆久了的缘故,阮舒依稀感觉这句话有点调戏的意味。

    至少,如果从傅令元的嘴里出来,肯定是狎昵的。

    敛了敛思绪,她点头:“那好,明天开始上班。”

    林承志的喜悦溢于言表,又拎了拎林璞的卫衣领子:“跟着你二姐好好干!”

    随即问阮舒要不要一起回家。

    阮舒看了一下时间。

    马上十点了。

    她今天原本是打算下班后先回趟林家,再回绿水豪庭。可是现在这个点,怕是太赶了。九思就在门外,她和二筒两人怕是得了傅令元的叮嘱,定要把她接回绿水豪庭。

    一想到在这方面没了自由,阮舒便有些烦躁。如今想想,截止目前,这笔买卖亏本的反而是她。

    傅令元真正为她所做的事情,也就当初林氏保健品吃死人时间。促成三鑫集团收购林氏,解除了林氏的资金危机,使得她坐稳林氏总裁职位,这个勉强算一件,因为他不单纯是帮她,也是在帮陆少骢。

    至于最大的那条,说他帮她治疗她的身体……

    阮舒不禁扶额——在满足他的**和治疗她的身体之间,明显他受益更大。

    并且再仔细计较,她因为他,一会儿被傅母请喝咖啡,一会儿被傅松魁请去拘禁,一会儿被陈青洲找车队围堵,一会儿被汪裳裳找去撕逼。

    很明显,她不仅亏本,而且亏大发。

    她想她有必要找些实际点的事情要求傅令元帮她做。

    “不用了,谢谢大伯父。我今晚还是不回家。你和林璞路上小心。”客套完,阮舒兀自起身收拾东西。

    林承志闻言别有意味地探询:“你可是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还是和傅三同时休假的。”

    阮舒滞了滞手上的动作,抬眸:“大伯父还不知道么?”

    “知道什么?”

    “初三我带傅令元一起回的娘家。那天你好像不在。”

    “娘家?”林承志不解。

    “是啊,娘家。”阮舒淡淡告知,“我和傅令元,年前结婚了。”

    林承志似受到了惊吓:“你们……”

    阮舒背上包,冲他微微一笑:“承大伯父吉言,我攀上高枝了。就是不晓得具体哪一天摔下来。不过你放心,我一直记得自己答应过你,要告诉你摔下来的滋味儿。”

    说完,她迈步往外走,几步后又回头,提醒:“公司里其他人都还不知道,麻烦暂时保密,谢谢大伯父。”

    出了办公室,隐身一整天的九思像影子一样立即跟在了她身后。

    快要回到绿水豪庭时,阮舒让二筒停车在商业区,然后指定了一家汤粉面店,交待九思给她买份晚餐。

    阮舒坐在后座,打开车窗透气,看夜晚的热闹。

    有另外一辆车在他们的小奔旁停了下来,恰好遮挡了她的视线。她正打算关上车窗,对方的车窗打开半扇,露出陈青洲的脸,“真巧,阮小姐。”

    阮舒微敛瞳仁,对这莫名其妙的缘分怀有深深的质疑。面上她自是无恙,手臂支在车窗上,驻着下巴:“陈先生,你是不是夸过我漂亮?”

    问得突然,且不怎么对应眼下的情境。陈青洲略一忖,点头:“是,我夸过。阮小姐确实漂亮。”

    阮舒璀然一笑:“那么,是陈先生喜欢的那种女人的漂亮么?”

    这下子哪里还听不出她的言外之意,陈青洲的表情稍显无奈:“勿怪阮小姐误会,再继续巧遇,我自己都要怀疑我自己在跟踪阮小姐你。”

    阮舒摊摊手:“那么陈先生是停车在这里干嘛?”

    未及听陈青洲给出解释,九思拎着打包袋回来了,荣一亦出现在视野范围内,手上拎着同一家汤粉店的打包带。

    “原来阮小姐也是来买粉的。”

    “嗯。很早就听说这家店。最近搬来附近,才有机会尝试。”

    “我也是。”陈青洲淡笑,随即颔首道别,“那我先走一步。”

    “陈先生请。”

    他的车很快淹没在车流和夜色里,然而阮舒还是不怎么放心,要二筒在附近多绕两圈,才开回去绿水豪庭,以防再与陈青洲在绿水豪庭碰着面。

    打开门,家里的灯是亮着的。

    阮舒换了拖鞋跨进厅里,看到傅令元躺在摇椅上,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的,像是睡死过去了一般。

    摇椅摇摇晃晃的。与地板接触发出有节奏的动响。

    令她不禁想起昨晚两人在上面,竭尽她的柔韧和他的腰力所尝试掰开的几种姿势。

    阮舒无意识地舔了舔唇,顿觉两条腿仿佛涌上来酸麻和疼胀。

    “怎么了?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傅令元不知何时已睁开眼,眸色清深,笼罩在她身上。分辨不清是是关怀多一些,还是探究多一些。

    阮舒迈步走往餐桌:“三哥今天回来得真早,有点意外。”

    “不是我今天回来得早,而是我今天没出门。”傅令元从摇椅起来,一路懒懒地揉肩膀和后颈,最终停在她的身后,搂住她的腰,下颔抵在她的肩膀,脸颊靠着她的脸颊轻轻磨蹭,鼻尖深深地嗅她的橙花香,“不是只有傅太太需要休息,我也需要蓄养精锐。”

    阮舒抿唇笑:“那三哥的反射弧可真有点长。确定是前天晚上累着的,而不是昨天晚上累着的?”

    傅令元轻笑:“傅太太是想知道我昨天的去向?”

    阮舒其实想回答“一般,还行,无所谓”,出口的时候还是换了一句,有点解释意味的:“我并没有要窥探三哥**的意思。”

    傅令元却是拿嘴唇贴着她的耳廓,缓缓吹气:“我的身体和心,现在都是傅太太一个人的。”

    嗓音清沉,搭配着合适的音量,有种说不出的醇。

    阮舒稍偏开头,避开他的热烫的呼吸:“三哥吃过没有?不知道三哥在家,否则我就多买一份。”

    傅令元眉梢稍抬,从他此刻视线的角度,看到她乌黑的睫羽轻颤,侧脸线条平平淡淡的,似乎并未受他的影响,没有透露她的真实情绪。

    “很香。”

    虽是夸赞之语,但他的脸上并没有表情,只是阮舒看不到罢了。她已经把打开打包盒的盖子,香味飘散得更加浓烈:“要吃么?”

    “不用。我吃过了。”傅令元松开她的腰。

    依稀感觉他的声音倏地冷淡了几分。

    阮舒莫名其妙地瞅他一眼,看到他走过去将落地窗打开,似乎想要通气。

    不过转身回来时,他依旧面色如常,笑问:“上班第一天就加班,有必要么?”

    阮舒收起对他的打量,挪开一张椅子,在餐桌前坐下:“三哥不是说,‘真正懂得当老板的人,是拥有一批得力干将,而不是非得凡事亲力亲为’?可三哥自己好像也曾半夜出门或者半夜才回来,偶尔还负伤。”

    她方才猜测,他可能是在嫌弃汤粉气味太重熏到他了。然而他从落地窗走回来后,却拉了椅子在她身旁坐下。

    现在又不怕熏了?阮舒狐疑,便听傅令元故意曲解她那句话的重点:“傅太太是在抱怨漫漫长夜,我让你一个人过了?”

    阮舒:“……”

    傅令元伸手顺了顺她的头发。

    阮舒兀自低头吃汤粉,先吃了一口粉,再喝了口汤,然后告诉他:“回来的路上,我又碰见陈青洲了。”

    “嗯。我知道。他还买了同一家店的汤粉。”

    阮舒顿了顿——也对,有九思和二筒在,必然向他汇报过。

    她索性不再吭声,在傅令元的全程注视下,吃到只剩最后一点汤底。

    傅令元伸出手指擦了擦她的嘴角:“傅太太挺好面食的。像北方人的口味。”

    阮舒抽了纸巾,不甚在意地说:“喜欢吃北方面食的南方人有不少。”

    耳中又捕捉到科科踩转轮的动静,她不禁蹙眉:“能让它安静点么?”

    “不能。”傅令元闲闲散散地解释,“它是夜间活动的动物。”

    阮舒瞥了一眼动静来源的角落,作罢,继而从餐桌前起身,“三哥不是说累着了?那继续去休息吧,我去书房,还有点事情没有处理。”

    以为傅令元会反对,然而并没有。

    “好,别太晚。”

    待她走出几步之后,他蓦然又说了句话:“汪裳裳的孩子已经拿掉了。”

    阮舒稍滞身形,扭回头,笑笑:“三哥不必特意告诉我这个。”

    傅令元扬唇:“你不好奇,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阮舒耸耸肩:“还行。”

    不是与她关系密切的事,她懒得管。

    但傅令元还是强行告诉她:“陆少骢。”

    “他?”阮舒愕然,“他和汪裳裳不是表兄妹么?”

    傅令元斜斜地勾唇:“那又怎样?”

    他的语气,令阮舒有点不舒服。

    “孩子是他亲手拿掉的。”傅令元单只手肘支在餐桌上,手掌驻着下巴,语调懒懒的,“昨天晚上。别墅后面的屠宰场。我在一旁欣赏完他的手术。”

    虽然她从来没有去过那栋别墅后面的屠宰场,不知道那里是个什么环境,但他说出来的这句话,她的脑中自发模模糊糊地浮现画面。

    “你看不出来吧?他以前在国外,因为浓厚的兴趣,上过一阵子的医学课。”傅令元笑。

    阮舒记起曾见过的那具尸体手臂上的伤口。

    “知道三个月的胎儿有多大么?”傅令元含笑,再次发问。

    阮舒隐约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抿唇无话。

    傅令元另一只平放在桌面上的手指抬起来,在半空中比划出一个**厘米左右的长度。

    他的嘴角弧度微抿:“或许你可以想象一颗梨子的大小,更立体点。”

    阮舒仍旧不吭声,然而她已完全无法阻止自己的想象力随着他的话展开丰富的画面。

    傅令元唇边噙笑,定定注视她:“陆少骢拿着刀叉,从盘子里切了一片,递到我面前,说味道很好,问我要不要一起尝尝。”

    阮舒的眼皮猛地跳了一下,垂落在腿侧的手指亦不禁轻轻颤了颤。

    傅令元已从餐桌前起身,来到她的面前,将她拢在怀里。

    阮舒的手肘稍抵在他的胸膛,嗓音清冽:“你吃了?”

    “如果我吃了呢?”

    阮舒的手指又不禁一颤。

    傅令元显然察觉,轻笑:“傅太太在害怕?”

    阮舒闭了闭眼,做了两个深呼吸,否认:“我只是觉得恶心。”

    “嗯,我也觉得挺恶心的。”傅令元笑了笑,“所以我拒绝了。”

    阮舒莫名地松一口气,推开他:“告诉我这些干什么?”

    傅令元的手臂虚虚地搭在她的腰上,不让她完全脱离他:“傅太太很早之前不是问过我,我和陆少骢的关系有多好么?现在让你了解更多。”

    阮舒抬眸看他,傅令元也正低眸看她。

    “我和他关系好,最重要的原因不在于我和他是表兄弟,也不在于我和他投缘,而是……”他的眸子微微眯起,瞳仁黑得幽深,指尖在她的唇边轻轻地摩挲,菲薄的唇翻动,“dirty-makes-friend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