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可以是软肋,但不要成为累赘-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05、可以是软肋,但不要成为累赘

    唇齿间默默重复这三个英文单词所构成的意思,阮舒眸光轻闪,想问他,他的能与陆少骢相匹敌的“dirty”是什么。

    但她最终没有问。

    知道一个人太多的秘密,并不是一件好事。

    她反感他不顾她的意愿告诉她关于陆少骢的事情。

    她恍恍惚惚记起,很早之前,为了将与三鑫集团的接洽权从林承志手里攥到自己手里,她曾试图搭陆少骢这座桥。彼时被傅令元看穿,逮个正着时,他警告她不要随意招惹陆家的人,若非要招惹,最好通过他。

    如今回想,陆少骢真是远远超乎她的想象。

    而傅令元丢给她的选择,也确实是正确的。

    可今时不同往日,她已经没有了要了解陆少骢的必要。

    别了别头发至耳后,阮舒扯开嘴角一抹淡笑:“三哥以后还是不要跟我说这些隐秘的事情了。我只和你签了一年的合同。你告诉我这么多,会让我觉得,合约结束的时候,同时也是我的死期。”

    傅令元定定地凝注她,沉默不语,如同被她说中了似的。

    阮舒心头悄然一个“咯噔”。

    傅令元显然察觉她一瞬间的警惕,轻笑出声:“傅太太又吓到了?”

    阮舒抿唇不答,眸光并未完全放下清冽。

    “我哪里舍得你死?”他带着茧子的手指充满狎昵地轻抚她的脸颊,“为什么一定是死期,而不是另外一种情况?”

    阮舒极轻地蹙眉,已想到他所指的另外一种情况是永远留在他身边。心尖微颤,转瞬她重新笑开:“三哥,我胆子小,吓不起。”

    说着,她捋开他的手,继续自己的步伐。

    傅令元再度从身后拉回她。

    她的后背撞上他的胸膛。

    他的嘴唇若即若离地贴在她的后颈。

    “不要总想着一年后。先顾好当下。既然在我身边,就注定你没法只安缩在自己的角落里。有些事情你必须了解,才能保持警惕之心。”

    阮舒站定,保持背对着他的姿势,曼声问:“如果我现在就想过河拆桥呢?”

    “你很清楚不是么?已经迟了。”傅令元在她的后颈落下一个轻吻,“傅太太,保护好自己。你可以是我的软肋,但不要轻易成为我的累赘。”

    软肋和累赘,又有什么区别呢?在阮舒看来,只是前者比后者好听点罢了。若他真不想要累赘,从一开始就不该找来她放在自己身边。

    除非有必须放她在他身边的理由。

    而这个理由,除了挡箭牌,她再想不出其他。

    手指缓缓地蜷缩,阮舒呼一口浊气:“谢三哥提醒。总而言之,我如今就是骑虎难下了呗。”

    她语气笑意浓浓:“我错了。从一开始我就错了。大错特错。和三哥的这笔买卖,根本就是个坑。我却傻傻地跳进来了,还自以为亏本的是三哥你。”

    她依旧未转身,保持背对他的姿势,不愿意叫他看到她此刻眼底的冷寒,她也不愿意看到他的表情。

    他默了两秒,才不辨语气地说:“傅太太这样理解,也不算错。”

    阮舒自嘲地勾勾唇,一声不吭地走去书房。

    傅令元从她的背影收回视线,扫见餐桌上她没有完全收拾好的餐盒。空气里残留着先前汤粉里的肉沫香。

    他的唇线抿得直直的,转身走进卧室,紧闭房门。

    阮舒在书房呆到很晚。

    其实她就是想看个报表而已,但精力无法完全集中,全部的数字符号像漂浮在纸面上似的,定不下来,入不了眼。

    卧室里,只在她那边的床头留了盏灯,不太亮,但足够照明的作用。

    傅令元仰面平躺在床上,双手搭在小腹处,睡觉姿势显得很有教养。

    阮舒盯着看了有一会儿,轻轻地爬上床,侧身躺好在自己这一半的床沿,然后伸手关掉灯。

    不出两秒,傅令元的手臂伸过来,箍住她的腰,将她捞到他的旁边,紧紧挨着他的身体。

    阮舒未挣扎,任由他捞,但她不主动湊。

    他也没说话要求她怎样,就这样,再无动静。

    阮舒便也闭眼。

    入眠。

    隔天清晨,阮舒起床时,傅令元如前一天那般,依旧在睡。

    她也依旧不主动叫他,兀自洗漱后去上班。

    抵达公司,走进办公室时,冷不丁见一道陌生男人的背影晃动在她的大班桌前。

    阮舒本能地滞住身形。

    对方转过身来,亦被阮舒吓到,余悸未定地拍了拍胸口:“姐,你走路怎么都不带声儿的?很容易把人闹出心脏病的。”

    黑西裤,白衬衣,原本银灰色的头发大多数已染回黑色,只额头前那一块尚留有一撮。阮舒饶有趣味儿地打量林璞:“变身很快啊。”

    昨晚同意他当她的助理之后,她本还琢磨着,就他那一头染发和一身嘻哈装,首先就能挑出大毛病来。

    林璞的眼睛往上瞟自己的头发,有点像翻白眼,额头上因为这个动作折出不少的抬头纹,呼气吹了一口唯剩的那撮银灰:“为了留在姐的身边学习,一切都可以割舍。”

    阮舒对他的表忠心不予置评:“你一大早鬼鬼祟祟地在我办公室里做什么?”

    问话间,她坐进皮质转椅里,这才一眼瞅见了桌上摆的三、四份早餐。

    林璞的解释同时传入耳:“不知道姐你喜欢哪种,所以都给你买了,你挑着吃。”

    “如果我说我已经吃过早餐了呢?”阮舒微微笑。

    “噢,那我拎出去,总有其他人需要。”林璞无所谓的样子,说着就要伸手将早餐通通抱走。

    阮舒从里头挑了韭菜盒子留下。

    林璞瞅着她笑:“我就知道,姐一看就不像是个会自己做早餐的主儿。”

    张未末端着刚煮出来的咖啡送进来。

    阮舒指了指林璞,交待张未末:“今天外头所有的复印工作,全部交给他。饮水机换水,打印机换纸,也归他管。”

    两个人同龄,同样今年大学毕业,外形上看也都尚未完全脱离校园的稚嫩,可站在一起,张未末浑身透着股职场老鸟的劲儿,林璞却连菜鸟的模样都没有。

    阮舒心思一动,便又对张未末道:“除了刚刚给林璞安排的工作,如果他空闲下来,你机动再给他找其他事做。”

    林璞张了张嘴,像是有什么异议。

    阮舒的眼风不经意扫过去,他终是抿紧了嘴。

    张未末偏头看了一眼林璞,点头应承阮舒:“好的,阮总。”

    下午三点半左右,张未末进来办公室通知阮舒到了该去人民医院的时间——蓝沁给林氏代言的广告,今天要在人民医院开拍,她打算亲自过去探探班,了解情况。

    临出门的时候,林璞蹿到她身边:“姐,你们这是要出去?”

    “在公司叫我阮总。”阮舒纠正。

    林璞立即改口:“阮总,你和张助理是去哪里?”

    表情很明显地在说“带上我一起”。

    阮舒倒是想起来一件事,问:“你有车么?”

    林璞点头:“有啊。”

    果然。林承志舍不得亏待这个唯一的儿子。阮舒正要开口让他跟去,林璞已自行反应过来她问他有没有车的用意,率先笑开来:“你和张助理先走一步,我进去拿车钥匙马上出来。”

    阮舒点点头,携张未末去等电梯。

    张未末摁了电梯键,扭回头来提了一句:“阮总,其实我也有车的。”

    阮舒淡淡笑一下,半真半假地说:“我是看他好像快憋坏了,所以给他找个出门透气的理由。就让他给我们两位女士当司机吧。”

    昨晚上她又忘记询问傅令元关于她的车子的下落。

    她如今出行皆由二筒接送。但今天身边带着张未末,再坐那辆小奔,不太方便。

    她本就是故意没问张未末,而计划打出租车的。不过看到林璞之后,突然想起,带上他的话,就可以避免与张未末单独相处。

    毕竟张未末的底子她还不清楚,并无法完全放下心。

    她这样警惕的心理,倒恰恰应了昨晚傅令元对她的要求。

    等来电梯的时候,林璞也带着车钥匙跟上来了。

    拍摄场地在人民医院的后花园。

    广告短片的剧本阮舒之前看过了,创意一般,台词也中规中矩。所以其实主打的还是蓝沁这个人。

    前些年保健产品虚假广告泛滥,一年前新出台的广告法尤其对保健品的广告做了严格的规定,导致现在明星不轻易代言保健品,因为要对产品的医疗效果负责。所以蓝沁能接这个广告,阮舒很清楚,全然缘由三鑫集团。

    可越是这样,阮舒越是惴惴不安。不安三鑫集团为林氏下如此大成本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

    不多时,见他们中途休息,阮舒才过去和此次广告拍摄的三鑫集团的负责人打招呼。

    聊了约莫两三分钟。

    那边蓝沁也正和导演交流结束,走来场边的休息区小憩。

    两人碰上面。

    “阮小姐。”蓝沁的精神似乎并没有太好,在她的专用椅子上坐下来,一旁她的两个助理,一个给她重新披了件更厚的衣服,一个则立马给她递上来水杯。

    “蓝小姐,辛苦。”阮舒问候。

    加上今天,两人一共只见过四次面,说过的话不到四句,连淡淡之交都算不上。

    可因为昨晚从傅令元嘴里听说的事情,她眼下盯着蓝沁,便不由自主地想起陆少骢,想起汪裳裳。

    蓝沁喝了两口水,将身边的助理暂且支开,然后微笑着向阮舒示意椅子:“阮小姐,坐。”

    “谢谢蓝小姐,不用了,我还有其他事,马上要走了。”阮舒客客气气地婉拒,“你多注意休息吧,别累到了,过两天咱们会再见面的。”

    过两天是新闻发布会,两人一个是林氏保健品的代言人,一个是林氏保健品的总裁,必定将同框出席在记者面前的。

    “谢谢阮小姐关心。”蓝沁点头致意。

    阮舒掂了掂心思,半是试探地笑言:“前两天在陆家家宴上,咱们没怎么说上话。你是陆小爷的女朋友,严格上来讲,你大概得随他喊我一声表嫂。”

    “若是喊表嫂,岂不把阮小姐你叫老了?”蓝沁笑了笑。

    神情挺自然的,看不出任何异常。

    也不晓得是她的演技太赞,还是陆少骢对她确实很好,她并不晓得陆少骢那变态的一面。

    场务在喊大家继续开拍。

    “阮小姐,失陪。那我们新闻发布会再见。”蓝沁从座椅里站起,脱掉身上的外套,露出里面薄薄的春装连衣裙。

    她俯身拿东西时,弧形的领子敞开。

    从阮舒的角度,恰能瞥见她半裹于胸衣内的雪团上有掐痕。

    未及阮舒看得太仔细,蓝沁已重新站直身体,对阮舒点头致意,随即离开休息区。

    阮舒立于原地,眉头紧拧。

    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男女欢、爱过于激烈留下的痕迹罢了。

    她只是想起来,早前有一次,在停车场撞见傅令元和蓝沁车震,也曾在蓝沁身上见过类似的痕迹。

    那一次看得比今天清楚。掐痕偏多,而且并不新。

    犹记得,当时她的第一想法是,傅令元真不怜香惜玉。

    如今在蓝沁身上同一部位留下痕迹的男人,却已经换了一个。

    抿抿唇,阮舒收回思绪,走出拍摄区范围,携等在区域外的张未末和林璞一同离开。

    穿过医院大厅时,她的手臂骤然被身旁经过的一人拉住:“阮小姐。”

    阮舒被迫停下脚步,才发现是唐显扬的未婚妻隋欣。

    隋欣抓得她很紧,瞪着她,眼眶微微发红。

    阮舒微惑:“你这是……?”

    “阮小姐何必明知故问?”隋欣神色间蕴些许压抑不住的愤慨,“确实,确实是显扬不对,先挑的事,说话有点难听,言语间得罪了你。可是你犯不着让人对他下那么重的手!你们可是十多年的朋友!”

    阮舒怔住,反应了有一会儿,蹙眉:“显扬怎么了?”

    隋欣稍一愣:“你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阮舒不答,先吩咐张未末和林璞:“你们俩都先回公司,我有些私事需要处理。”

    张未末马上就应承:“好,阮总。”

    林璞在一旁打量了隋欣两眼,才点头:“姐,你一个人注意安全。”

    打发走两人,阮舒扭回头重新问一次:“显扬到底怎么了?”

    “那天和你在家具城分开后,我们就没什么心思继续逛了,打算回家。结果在停车场,七八个人忽然出现,二话不说,把显扬打了一顿,都骨折了。你敢说和你没有关系?”

    阮舒闻言沉默。她还真不敢确定,是不是和她有关系。

    可,她没听傅令元提起过这件事。而且,唐显扬是他的表弟。

    见隋欣手里提着的保温盒,显然是来探望病人,阮舒扬扬下巴:“走,带我去看看他。”

    乘电梯时,又听隋欣道:“唐叔叔和唐阿姨还不知道显扬住院的事情。”

    其实她的这个提醒毫无必要,阮舒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机会能见到唐父和唐母。她转口:“你们不是情人节要结婚?现在没剩几天了。”

    不问还好,一问,隋欣眼里又生出对她的激愤,没什么好口气:“显扬现在都站不起来,婚礼怎么可能如期举行?我们已经推迟了。”

    阮舒抿抿唇——她还是不说话了,省得又挑火。

    抵达楼层,下了电梯,阮舒跟着隋欣前行,直至在一间病房门口驻足。

    没等隋欣推门进去,里头当先有人开门出来。

    但见林妙芙的脸上红晕尚存,小女人娇态显然。

    阮舒狭长的凤目微微眯起。

    迎面撞见隋欣,林妙芙的神色间稍纵即逝一丝慌乱,转眸便发现隋欣身后的面无表情的阮舒,她又是意外地一怔。

    “你是……”隋欣似并不认得林妙芙,面露狐疑。

    阮舒立即听见病房里传出唐显扬唤隋欣的声音。

    极其自然的,毫无异样的。

    瞳仁微敛,阮舒连忙对隋欣摇摇头,低声道:“对不起,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处理,之后会再找时间过来的,你先别告诉他我来过。”

    隋欣不语,只眉心微凝地扫了眼林妙芙。

    阮舒顾不得隋欣有什么猜想,兀自抓住林妙芙的手,狠狠地拽了她就走。

    林妙芙倒也识趣,一路没怎么吭声,直到两人出了医院大厅,她才使劲地挣扎:“放开我!”

    阮舒如她所求放开她了,却是十分用力地甩开她的。并且咬牙切齿地对她兜脸甩出一个字:“贱!”

    林妙芙踉跄了两三步,稳住身形后,咯咯咯地笑:“贱什么贱?我才没有犯贱。他是喜欢我的。他终于还是明白自己的心了。他说他兜兜转转一圈,结果才发现,其实喜欢的人原来还是我。”

    “姐,你看到刚才那个女人了么?”林妙芙上前来,揪住阮舒的衣袖,“她都还不知道,她现在进去病房要面临的是分手。显扬不和她结婚了。不结婚了~他不喜欢那个女人,他也不喜欢你了,他喜欢的是我。”

    阮舒清清冷冷地看她:“所以,他说他要和你结婚?”

    她的语气并没有太差。林妙芙有点意外,但很快重新被欣喜,点头:“是啊,他说他太迟发现自己的真心,他说他会尽快解决问题,和我结婚的。让我等他。”

    阮舒轻轻地笑:“恭喜你,多年夙愿马上要实现了。”

    林妙芙因她的态度再次意外。

    阮舒开口建议:“这么好的消息,是不是应该马上回家分享给家里那位?”

    林妙芙愈发察觉不对劲,没说话。

    阮舒伸手拦了辆出租车,然后打开后座车门。她站在车门边,对林妙芙扬扬下巴:“走。”

    “我自己一会儿会回家。”林妙芙往后退,没两步,却是撞上人。

    “九思,麻烦你帮我一下。”

    她话音刚落,九思便将林妙芙的两只手拧在腰后,轻轻松松地就押解林妙芙过来。林妙芙开始嚷嚷:“你干什么!你放开我!我说我自己会回家!”

    九思没搭理林妙芙,只管将她塞进出租车。

    回到林家,林妙芙的吵闹声从门口一直吵进客厅里,林璞站在门廊下,顶着他额前那撮银灰色的头发,笑着问阮舒:“姐,你们玩得这是哪一出?”

    “你从公司早退了。”阮舒语声淡淡地指出。

    林璞:“……”

    阮舒径直掠过他,和九思一起,将林妙芙送上楼。

    庆嫂被林妙芙的动静吓出来了:“二小姐,三小姐这是又犯什么事儿了?”

    阮舒正拿着钥匙锁林妙芙的房门,对林妙芙在里头的哭喊和咒骂打置若罔闻。锁好后,她拔出钥匙,塞到庆嫂手里,叮嘱:“饿她三天,不要管她。”

    庆嫂愣怔。

    “姐,你这是要弄死三姐。”林璞不知何时竟也跟了上来,像是哪热闹就喜欢往哪凑似的。

    阮舒没搭理他,而是对庆嫂重复了一遍自己的意思:“三天,不要管她,随便她在里面怎样就怎样。”

    庆嫂有些不忍心,稍显犹豫地瞥了一眼正被林妙芙拍打得砰砰作响的房门,终归是听从阮舒的命令:“我知道了,二小姐。”

    下楼的时候,发现庄佩妤竟然出现在客厅里。阮舒一瞬间滞了脚步,绽开一抹嘲弄的笑意:“听到我马上要害死你小女儿,所以忍不住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几天不见,庄佩妤好像迅速地消瘦,穿在身上的青衣明显比以前大了,抓着佛珠的手指骨节突出得也明显了些。而她的面色,更是很容易察觉出憔悴。

    这些年庄佩妤吃斋念佛静心养气,就算是时不时被她故意凑到面前去气一气,都不曾见庄佩妤如此过。

    而此刻,她站在客厅与过道的衔接处,目光落在她身上,一动不动的,一声不吭的。

    阮舒隔着距离静默地与她对视:“你想干吗?”

    庄佩妤未作答。

    阮舒淡淡道:“如果是要我放了林妙芙,那你还是回你的佛堂。三天后再说。”

    庄佩妤依旧没吭气。

    略微有点不对劲。

    阮舒深深拧眉:“有其他事儿?”

    她清楚地看见,这一回,庄佩妤的嘴唇轻轻地嚅动两下,然而好像在踯躅什么,终归还是没有发出声音。

    “庆嫂。”

    “二小姐。”庆嫂应声走到阮舒身边,低垂脑袋,双手交叉在身前,指头下意识地蜷缩在一起。

    阮舒正欲询问她这几天庄佩妤是否有什么异常,一道熟悉挺拔的身影蓦然迈进厅里来。

    辨认出是傅令元,阮舒极其诧异:“三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