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好奇我所不知道的你的一切-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06、好奇我所不知道的你的一切

    傅令元微微颔首。

    阮舒从楼梯口走到他面前:“你怎么过来了?”

    “听说你回来林家,所以过来看看。”

    “三哥是来逮我回绿水豪庭的?”阮舒心下微恻,垂了垂眼帘:“劳三哥费心了。我只是临时回来办点私事而已。”

    傅令元轻轻笑一声:“既然回来了,那么着急走做什么?”

    阮舒抬眸,不解地看他。

    傅令元挂着一惯闲散的笑意:“上回初三过来,也是匆匆忙忙,一顿饭都没留下来吃。是该怪你们林家对我这个女婿招呼不周,还是该怪我这个当女婿的没有礼貌?”

    阮舒眸光轻闪。

    傅令元的目光正越过她,望向庄佩妤,欠身并点头问候:“伯母。”

    庄佩妤盯着他,攥着佛珠的手不易察觉地紧缩。

    阮舒扭过头去看庄佩妤时,只看到庄佩妤转身往佛堂的方向回走,脚步略微急,而且,依稀有点……慌乱?

    “傅太太,你是不欢迎么?”傅令元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掰回来,“还是说,你比我着急回家,嗯?”

    低低的嗓音透着暧昧。

    阮舒收起沉凝,换上璀然的笑:“好。那今晚就在林家吃饭。”

    随即她吩咐庆嫂:“少煮鸡鸭鱼肉,清淡一些吧。春节期间油腻太多了。”

    庆嫂连忙应承下去厨房开始准备,临走前目光闪烁地和傅令元对视了一眼。

    傅令元从庆嫂身上绕回视线时,冷不防和林璞的眸子撞个正着。

    “姐夫。”林璞笑着打招呼,“我是林璞。”

    傅令元微不可察地敛了敛瞳仁,脸上笑容依旧:“你好。”

    “他是我大伯的儿子。”阮舒补充介绍。

    傅令元低眸睨她一眼,含着笑意,不咸不淡地“嗯”了声。

    他如此反应,便知他怕是进门之前已晓得林璞的身份。阮舒心下不禁生出一丝淡淡的嘲意——他现在不仅加强了对她和她周围人的把控,而且还明目张胆的,并不担心被她知道。

    “今天家里还有哪些人在?”傅令元问。

    阮舒不太清楚林承志的去向,稍迟疑了一秒,林璞已出声帮忙回答:“我爸去找他老婆的娘家找他老婆了,晚上不会回来的。大姐在家。这不三姐刚被二姐关房间里。”

    阮舒闻言瞥了眼林璞。

    林璞正冲她笑。

    阮舒转眸看傅令元:“如果你是想问他们一起吃饭,林妙芙就算了。林湘是不会出来的。而且也没必要。”

    “听傅太太的。”傅令元揽住她,“有丈母娘和小舅子已经够了。”

    “小舅子”这个称呼林璞似乎特别受用,拉了傅令元就去客厅里坐,噼里啪啦的一堆话。阮舒离开客厅时,听他像人口调查似的问傅令元出身、年龄、祖籍。等她五分钟后从厨房里出来,俩男人的话题已经风马牛不相及地在聊欧洲杯了。

    她将庆嫂切好的水果端着放到茶几上,然后在他们对面落座,听林璞点评上届的欧洲杯,又预测接下来的这届欧洲杯,并谈自己喜爱的球队和球员。

    傅令元自然不若林璞侃侃而谈,但明显也是有了解的,无论林璞说什么,他都能接上,而且都能调动起林璞更加强烈的说话**。

    阮舒就静静地看着。

    看着林璞光顾着说话,而傅令元则悠哉悠哉地吃着水果,还能和阮舒的视线在空气里胶着。

    林璞察觉过来时,直接了当地道:“我这是不知好歹地当着电灯泡,影响二姐和姐夫眉目传情了么?”

    阮舒不作回应,傅令元却是似笑非笑地“嗯”。

    “好吧,我还是识相点去厨房看看庆嫂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林璞挠挠后脑勺,离开客厅,加以回避。

    傅令元对阮舒拍了拍他身旁的位置:“过来坐吧。”

    阮舒并没有动。

    傅令元眉峰轻挑,下一瞬,起身,走到阮舒身边落座,手臂揽上她的肩,将她的脑袋轻轻侧按靠到他的肩头,他才满意地轻笑:“以后无论床上床下,都不要离我那么远。”

    一句话透露出,他对她昨天晚上的疏远是有意见的。

    阮舒微微眯起眸子,未作反应。

    傅令元偏头,下颔在她头顶的发丝蹭了蹭:“嗯?”

    “好。”阮舒浅浅地笑,“是我的疏忽。我早该想到,三哥肯定是喜欢搂着女人睡觉的。”

    傅令元揽在她肩膀上的手臂缩紧两分:“傅太太错了,我只喜欢搂着你睡觉。”

    他低低地笑:“水多,体软,声娇。”

    阮舒横过手肘捅他的腰。

    傅令元的手掌比她快一步护住:“傅太太不想继续治疗了?打伤了,可就没有那么好的腰力陪你挑战高难度姿势。”

    阮舒:“……”

    林璞从厨房里端着盘子出来:“二姐,姐夫,开饭了。”

    摆到桌子上后,他马上又返回厨房继续帮忙。

    傅令元饶有兴味儿地说:“你大伯父的这个儿子,挺有意思的。”

    阮舒挣开傅令元的手臂:“是啊,正好和张未末一起放在身边,相互逗着玩。”

    傅令元睇她:“我是说,你要真有个哥哥或者弟弟,挺好的。”

    阮舒微怔一下,手指悄然蜷了蜷,面上没什么特殊表情地说:“还是不要有比较好。”

    她转身走向餐桌:“原来的那个已经被我送进牢里了。”

    傅令元凝定她的背影,隐约嗅出她的冷然。

    林璞把其余的菜全部送到桌上。

    阮舒粗略扫了扫,留意到了两道素食,显然是为庄佩妤准备的。

    庆嫂收拾了四副碗筷出来,依次摆好。

    “收起来吧,三副就够了。”阮舒提醒。

    庆嫂的动作滞住。

    “怎么了?”傅令元走过来。

    自打林氏父子出事,庄佩妤栖身佛堂,一日三餐都是庆嫂送素食进佛堂给她,她根本就再没在餐桌上出现。抿抿唇,阮舒没解释,指了指两道素食,吩咐庆嫂,“给她单独送进去吧。”

    庆嫂领命。

    阮舒招呼着傅令元落座:“我们吃我们的吧,静修之人就让她好好静修。”

    饭间,依旧几乎是林璞时不时说上两句。

    庆嫂给庄佩妤送完晚餐后,又去给林湘送晚餐,最后犹豫着来请示阮舒:“二小姐,真的不管三小姐么?”

    阮舒刚应了个“嗯”,楼上恰恰好传来林妙芙摔东西的动静。

    一阵接着一阵的,怕是把她房间里的物品全摔一遍过去。

    林璞笑言:“三姐好像要把家里拆了。”

    “既然还有力气摔东西,就更不用吃饭了。”阮舒语气无波无澜的,转而看向傅令元微弯嘴角,“又让三哥见笑了。”

    傅令元淡淡勾勾唇。

    楼上差不多消停的时候,他们的晚餐也结束。

    然而傅令元好像并没有要马上离开的意思,应承下林璞的邀请,和林璞一起在客厅打电动。

    阮舒在客厅坐了一会儿,着实无聊,也不知道傅令元是几个意思,干脆不再管他,兀自上楼回自己的房间里,处理公事。

    不知过了多久,耳中敏锐地捕捉到门把转动的动静。

    阮舒闻声扭头,看到是傅令元。

    “和林璞散伙了?”

    “嗯。”傅令元关上门,朝她走过来。

    “战况?”

    “傅太太觉得呢?”傅令元站在她的椅子后,双手按上她的肩,“如果不故意输给他,他哪肯放走我?”

    阮舒往后仰脸看他,调侃道:“三哥玩电动,依旧一把好手。”

    傅令元的重点落在她的“依旧”二字上,挑挑眉峰,俯低身体,凑近她的面庞,斜斜地扬起唇角:“很高兴,傅太太对我的事情,记得很清楚。”

    阮舒抿唇笑。

    也不是刻意记得。原本已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封存。只是他和林璞玩电动的画面似曾相识,才勾起她的回忆,回忆起很多年前,唐显扬也曾纠缠过傅令元。

    那阵子唐显扬根本无心学业,放学后就往游戏厅跑,还让阮舒帮他放风,担心被他父母发现。自个儿偷偷练完,他就去找傅令元比。

    然而傅令元怎么玩就是赢,唐显扬还是怎么玩都是输。

    直到后来,傅令元终于开始输了,唐显扬便也渐渐不再执着。

    他太过沉浸于输赢,当局者迷,但阮舒在一旁看得分明,其实是傅令元被他缠得烦了,所以故意放水。

    都是些无关紧要又零碎的回忆。

    突然记起的而已。

    收敛思绪,阮舒推开他的脸,坐直身体,关笔记本:“等我一会儿,马上就可以走。”

    “走?走去哪里?”

    阮舒一怔:“不是要回绿水豪庭么?”

    傅令元正双手抄兜在她的房间里转悠:“时间不早了,回去也麻烦。不如今晚直接在这里睡。”

    阮舒微蹙眉,盯着他,盈盈地笑:“三哥不是特意提点过我,要我记住林家不是我的家,要我进出门都得以绿水豪庭为中心么?”

    傅令元偏过头来:“绿水豪庭确实才是我们的家。但傅太太不是老惦记着林家?那就当做延续上回初三回娘家,陪你在林家睡一晚。”

    他扫视她的房间:“正好,我可以好好了解你过去的居住环境。”

    阮舒不动声色地微敛瞳仁,心中对他给出的理由存有深深的疑虑。

    傅令元已兀自打开她的衣柜询问:“有可以给我换洗的衣物么?”

    阮舒微歪着头反问:“三哥是希望有还是没有?”

    读懂她的言外之意,傅令元的手指随意在她的衣柜里翻动:“唔……我确实应该好好检查检查,傅太太这里是否有属于其他男人的东西。”

    阮舒起身:“我去帮三哥问问林璞吧。”

    “不用了。十三在外面,我一会儿让他帮我准备。”傅令元脱了外套。

    “也行。”阮舒点头,转而翻出备用的浴袍:“这件新的,我之前不小心买大了,三哥先将就着穿。洗手台底下的柜子里有备用的洗漱用品,三哥自便。”

    傅令元点头接过浴袍,转身走进浴室。

    洗手台面上整齐地摆放着女性护肤用品。架子上整齐地叠放着毛巾。淋浴间的门边是她的防滑拖鞋。

    他四处打量,满眼全是属于她的痕迹,唇角微弯出一抹轻弧。

    阮舒在听见水声之后,马上就去翻自己的包——傅令元刚刚没有明确说晚上要不要做,她也未特意挑明问。可为防万一,她一会儿还是先吃一颗药比较妥当。

    在笔记本电脑上又忙活了一阵,傅令元才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

    那件浴袍虽然买大了,但毕竟属于女人的尺寸,穿在他身上,仍是偏小。他也就随意地系个腰带,胸膛几乎袒露,水渍未干,水珠残留。

    有那么点性感。

    但随即瞥见浴袍的下摆则短到了他的膝盖以上快至大、腿、处,便令阮舒莫名联想到跳草裙舞的男人。

    注意到她的忍俊不禁,傅令元挑眉:“傅太太好像在意、淫我。”

    阮舒但笑不语,闪过他进浴室。

    待她再出来时,傅令元正坐在她的桌前,低垂着头,好像在津津有味地翻阅什么。走近一瞅,才发现是她大学的毕业纪念册。

    “三哥原来有随意翻看别人东西的坏习惯。”问话间,阮舒不动声色地扫了几处地方,察看是否有还有被翻动的痕迹。

    虽然她没有随手乱放东西的坏习惯,但毕竟是她住了近十年的房间,留下了关于她的太浓重的生活痕迹,也不晓得会被他窥探去什么。

    她突然有些后悔今晚太过轻易答应他在林家留宿。

    “抱歉。”傅令元耸耸肩,同时也为自己的行为辩解,“难得来趟傅太太的闺房,很难忍住好奇心。”

    阮舒在梳妆台前坐下,给自己擦润肤霜,问:“三哥好奇我什么?”

    傅令元通过镜子与她对视:“好奇我所不知道的你的一切。”

    阮舒轻闪目光,随即略略勾唇:“三哥真贪心。”

    擦完润肤霜,见傅令元还在翻阅她的纪念册,尚未有要上床睡觉的意思,阮舒自然也不主动提,收拾了几样粉刷等化妆工具去清洗。

    清洗完毕并晾好,她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开始跳得有点快了。

    脑子里的那根神经隐约也开始兴奋,她感觉脚踩在地上有种不真实的漂浮感。

    可是……照理吃完药十五分钟后就该起作用的,现在却已经半个小时了,她才有反应。

    药效延迟了……?

    阮舒不禁蹙眉——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从阳台回来房间。

    傅令元依旧坐在桌前。

    阮舒暗暗沉了沉呼吸,走去梳妆台整理物品。

    心脏跳得又比之前快了。

    身体平静的状态下,这样的心跳频率令她有点难受。

    手一抖,一整格的小抽屉掉落到地上。

    “怎么了?”傅令元闻声望过来。

    阮舒蹲在地上,正捡起半截深咖色的真皮表带,和其他散落在地的物品一起随意地扔回抽屉里,然后抬眸回答他:“没事。”

    旋即,她起身,打算将抽屉塞回去,眼前骤然一阵黑。

    她本能地按住化妆桌,抽屉摔在桌面上,不轻不重地“砰”了一声。

    “你怎么了?”傅令元第一时间起身走过来,扶住她的手臂,立马深深折眉,“哪里不舒服?你身上好像有点烫。发烧了?”

    问话间,他捧住她的脸,用自己的额头贴上她的额头,试她的体温。

    阮舒视野恢复清明时,首先入目的便是傅令元近在咫尺的脸。

    神经猛地跳了一下。

    阮舒主动吻上去,手心覆在他的胸膛,缓缓地摩挲。

    傅令元有一瞬间的愣怔,很快搂紧她,回应起来。

    浑身的火苗被他挑起来之后,阮舒才感觉自己承受得起心跳的频率,然后注意力就完全不在药物的反应了,而沉陷在他对她的缱绻里。

    她趴在梳妆台上。

    他覆在她的背后吻她,理智尚存:“你这里有没有套?”

    阮舒摇头,但补充道:“我有在吃长期避、孕、药。”

    “好。”傅令元贴在她耳边,呼吸很沉,喘、息声粗、重。

    下一瞬,他狠下力。

    阮舒眉心深深拧起,两手撑在化妆台上,透过镜子,看着他在她的身体里冲、撞进、出,感觉自己摇摇欲碎。

    四目胶着。

    她的目光渐渐涣散,从死咬着嘴唇,到无法抑制溢出声音,表情是隐忍的痛楚和迷醉的欢、愉在交替呈现。

    他的眸子黑沉沉地盯着她,不放过她的任何变化。

    ……

    她又晕过去了。

    傅令元把她从浴室里抱出来,放回床上,盖上被子。

    她睡死了一般毫无反应。

    和以往一样,每次性、爱过后,她似乎都极度地疲倦。

    傅令元站在床边,看了她很久。

    今晚,她的热情来得很突然,消褪得也很突然。

    方才在浴室里帮她冲洗时,本想再来一次,她却十分抗拒,身体也明显地僵硬,他只能作罢。

    他折眉,神色沉凝地扫视房间,视线敏锐地落在她的包上。

    他走过去,拎起她的包,翻了几下,倒是翻出了她提到过的长效避、孕、药,并没有再发现其他药品。

    他放回她的包,瞥了眼时间。

    还有五分钟零点。

    他拿过自己的衣服穿戴整齐,绕回床边确认阮舒熟睡,才轻手轻脚地开门,离开她的卧室,下楼。

    一路行至佛堂所在的房门口。

    站定两秒,傅令元抬起手臂,叩了两下门。

    里面没有给出任何反应。

    傅令元拽住门把,顺利转动开。

    提前预告过。她却并没有锁门。那么就是在等他了。

    确认完毕,傅令元也就不再客气,推开门,走进去。

    屋里没有开大灯,只有佛龛灯,不明不暗,照见跪在佛龛前蒲团上的女人的纤弱消瘦的背影。

    傅令元先关上门,然后才踱步过去,在庄佩妤靠后一些的位置站定,双手合十,微低脑袋,对佛龛里供奉的佛祖简单地行了个礼。

    旋即他收起姿势,转身,看向庄佩妤,欠欠身:“林夫人。”

    庄佩妤没有给出任何反应。挺直腰板,闭合双目,手指快速捻着佛珠,嘴里的念念有词在午夜时分的安静里显得清晰。

    傅令元等了片刻,转而走向窗前的红木桌。

    红木桌上摆着那个装着翡翠佛像的盒子。

    他伸手摸了摸盒身,继而将被压在盒子下的一小叠卡片抽出来。

    一共四五张。

    每一张都只是印有相同的两个字——“耳东”。

    傅令元掂了掂,望向窗外朦胧的月色,缓缓开口:“林夫人,陈家的人在找你。”

    庄佩妤的身体应声一抖。

    “你过得很辛苦吧?”傅令元的声音分辨不出情绪,“阮阮和我说过一些你们在城中村的生活。”

    庄佩妤再次颤了颤身体。

    傅令元的目光从窗外收住,落回到庄佩妤身上:“陈玺的儿子最近回来了。他在大力地找你。他本来早该找到你了。是我的人误导了他的方向,让他又给查偏了。”

    顿了顿,他话锋一转,“但想必没多久,他会重新绕回来的。”

    庄佩妤不吭气。

    傅令元默了默,双手背在身后,慢慢踱步回去,在距离她三步远的位置停下:“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想让陈青洲找到你么?”

    庄佩妤捻佛珠的动作停了下来。

    她睁开眼,偏过头来,对视上傅令元:“你到底是谁?”

    傅令元的眸子格外幽深,眸底暗藏着锐利的锋芒,面上却是含笑:“我是陈青洲的对头。我是你的女婿。我是来帮你的人。”

    *

    离开佛堂,傅令元原路折回,马上就要到客厅时,他骤然止了脚步,停留在阴影里不动弹。

    厨房里窸窸窣窣的,很快灯光灭掉,林璞的身影晃悠出来,手里是一听可乐,趿着脱鞋漫不经心地走,最终穿到另一条过道上。

    待他上楼的脚步完全消失后,傅令元还多等了一分钟,才从阴影里出来,有意无意地扫了眼先前林璞离开的方向,迈步上了阮舒这边的楼梯。

    回到房间,一切如常。

    阮舒的呼吸平缓均匀。

    他走到凌乱不堪的梳妆台前,从抽屉里挑出那半截的表带,笑了笑,装进自己的口袋里。

    转瞬他又想到什么,盯了会儿床上的阮舒,脑海中自发浮现出她狭长的凤目眯起时露出的狐狸一般的精明,最终还是选择取出那半截表带,放回到抽屉里。

    做完这些,他换了衣服,放松地躺回床上,将阮舒揽入自己的怀抱里,伸手关掉灯。

    床单,枕套,怀里的人。

    满满的,都是淡淡的橙花香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