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不利用,对不起他的宠爱-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09、不利用,对不起他的宠爱

    冷冰冰,硬邦邦的触感。w

    彰显着它的危险性。

    阮舒本能地僵直脊背,身体一动不动,盯一眼镜子里照出的那把手枪,旋即对视上他湛黑幽深的眸光,淡定地询问:“真枪?仿真枪?玩具枪?”

    傅令元似笑非笑:“你觉得呢?”

    阮舒仔细打量它。

    大小适中,通体黑色,线条硬朗,枪身锃亮。

    原来长这副模样。

    之前只在影视剧中见过,没想到生活中,她竟有机会看到。

    傅令元握着它,枪口从她的太阳穴沿着脸颊慢慢地下滑,停在她的脖颈上。他的另一只手按在她的一侧肩膀上,俯低身子,下颔抵在她的头顶,语气叫人分辨不清他的具体情绪:“你动过它了?”

    “没有。”阮舒琢磨不出他几个意思,选择最保守地如实相告,“我只是在整理行李的时候摸到它了。”

    “当时摸出它是什么东西了?”

    “能猜到。”

    “没想法?”傅令元的下颔在她头顶的发丝轻轻地蹭,枪口则从她的脖颈下滑到她的后背,用力地抵住。

    阮舒下意识地挺了挺腰。

    傅令元嗓音低低沉沉:“不害怕?”

    “怕什么?”阮舒表情清清冷冷的,哂笑,“怕三哥有枪?还是怕你现在拿枪对着我?”

    她深深沉一口气,让自己放松身体,只当背后的枪不存在,继续泰然自若地擦乳液:“或许是你该担心,在你不在房间里的这段时间,我是不是害怕地打电话报警,告发自己的丈夫非法持有枪支弹药。以及你和陆少骢两人在别墅后的那个屠宰场里私刑杀人。”

    傅令元眯眸盯住她。

    指尖沾着乳液触到脸上来时,阮舒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其实还是有点抖的。毕竟是枪,一不小心会闹出人命,她无法做到完全无视。

    定了定心神,她慢悠悠地将乳液均匀地涂抹开,唇角笑意微抿:“我已经想明白了。掺和你们的事情,对我来说,也并非全是坏事。如果一旦离开你,就是我的死期,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多抓些你的要害和把柄,反过来威胁你?”

    傅令元斜斜勾起一边的唇角:“你这样直白地说出来,不怕我现在就开枪杀了你?这里很方便沉河抛尸的。”

    “噢,那你杀吧。”阮舒放下乳液,从容地站起来,转身从镜子前离开。

    简直就是视他手里的枪如无物。

    傅令元笑了笑,从后面伸出手臂揽过她的腰,搂她在怀,手里的枪置于她面前,诱惑道:“想不想试一试?”

    阮舒微垂视线,盯着它,没吭气。

    傅令元抓起她的手,覆在枪身上:“摸出它和游乐场里玩具枪的区别了么?”

    现在已基本能确定,他只是在吓唬她。阮舒淡淡回应:“我又不识货。”

    “上次说,有机会带你去射击场。”

    阮舒闻言曲起手肘往后顶到他的腹部,撑开与他的距离:“再说。时间不早了。先去洗洗睡觉。”

    傅令元手指利落地一转,将枪收回手掌,嗅了嗅她的体香,才松开她。

    进浴室前,他并没有把枪刻意藏好,而是随意又大咧咧地搁在桌子上。

    阮舒躺在床上,习惯性地侧着身体睡在床沿,视线所及,恰恰能看到它的存在。

    安安静静的。

    却不容忽视的。

    阮舒瞟了眼浴室的方向,神色凝重——她不确定,他是否一直都有随身带枪的习惯只是今天她才发现。

    像他们这样在道上混的人,拥有私枪很正常。

    她感觉得到,这次来靖沣,肯定有大事。

    他的这把枪,仅仅用来自卫护身的,还是要用来杀人?

    是要对付陈青洲么……

    阮舒轻轻眯了眯眼。

    待傅令元洗漱完出来的时候,她刚关掉手机里的邮件,困得有些睁不开眼。

    察觉他躺上床,她赶在他伸手揽她之前,率先翻过身,主动窝到他的怀里,打着呵欠道:“晚安,三哥。”

    很明显地,她的故意卖乖只是为了暗示他她现在只想好好睡觉,别再整事。

    傅令元偏不如她愿,手掌钻进她的睡袍里,重揉轻捻,感受她的饱满和柔软。

    阮舒蹙眉,忍住嘤、咛,隔着睡袍将他的手抓住,曲起膝盖,顶在他的老二上,以示警告。

    当然,她的警告根本不具太大威胁性。只是傅令元今晚本也没打算怎样,所以顺势打住,在她的额头上落了个吻:“嗯,晚安。”

    “……”

    一觉醒来天光大亮,身边的人已经不在,而且被窝凉透,应该起床很久了。

    她特别留意了一下,那把枪也不在桌上了。

    他昨晚并没交待她今天可以做什么,阮舒便默认自己为游客,不着急出门,闲闲地刷牙洗脸。w

    “阮总。”九思敲门的时间掐得很准,准得都要怀疑是不是在房间里装了监视器。

    阮舒从浴室出来径直过去应门。

    送进来的餐车里是一份西式三明治,和一碗热腾腾的长寿面。

    正是昨晚傅令元说要让酒店厨房给准备的。

    “傅先生说,这是一根面,提醒阮总不要咬断了,要一根吃到底,顺顺溜溜。”

    阮舒抿抿唇。

    九思继续传话:“傅先生先去和陆小爷一起准备关公庙的落成开光仪式,仪式正式开启要下午两点,傅先生说阮总不妨去凑凑热闹。在此之前阮总可随意,自由安排行程。”

    什么“不妨”,其实不就是非去不可。阮舒略略点头:“我知道了。”

    九思退了出去。

    阮舒坐到桌前,拿起筷子戳破了最上面的那颗荷包蛋。

    半生的蛋黄液体流出。

    她又搅了搅。

    原本清清的汤面被染了颜色。

    她放下筷子,把长寿面推到一旁,挪了三明治到自己面前,咬了两口,眼睛瞟回那碗面,踌躇两秒,终还是将面碗重新挪回来,搭配着一起吃。

    结束早餐,手机里也来了张未末的消息,告诉她已经材料发到她的邮箱。

    是她昨晚让她去她办公室,把之前林承志考察工厂的报告扫描了一份。

    既然来了靖沣,阮舒琢磨着,等傅令元办完他的事,放回她自由,她可以顺道先转去工厂看看再回市里。

    考察报告上还有她上回翻阅时留下的标注,林承志总结出的几个问题,她觉得有必要亲自确认,最终才能敲定改革方案。

    在房间窝到时间差不多,阮舒换好衣服,携九思和二筒出门。

    天边眼看着有大片的乌云飘过来,与此刻的碧天晴空形成极其大的反差,想必不久之后就要有大雨。

    关公庙处于镇中心这片商业区与周围的村庄的相接地段,步行过去不远,二十分钟左右,算是靖沣的其中一条旅游线,途中经过著名景点古长廊。长廊里侧是商店和民房,外沿则是通向海域的主河道。

    要去的那座关公庙,阮舒在出门前刚了解了一下,原来是三鑫集团在靖沣镇出款原址新建的。历史缘由所致,靖沣镇当地居民对关帝十分崇敬信奉,因此今日的仪式,全镇的每家每户都遣了代表到场。

    阮舒抵达的时候,山门前的空地已经全部都是人,人多但不乱,自觉维持着秩序在排列整齐的椅子上坐下,神色恭谨,连窃窃私语都没有。

    庙里庙外张灯结彩,一派喜庆。为了预防一会儿下雨,雨棚也都事先搭起来了,细节之处可见对此次典礼的重视。

    最前排的嘉宾位,落座了大半排身着道士服的人,看名牌都是要共同剪彩的高道大德、信善居士。

    讲真,乍看之下,有点像邪教组织秘密结社。

    距离典礼开始还有十五分钟。

    阮舒兜转到山墙前欣赏石雕壁画,绘的是关公的传奇故事,在最后,是这座关公庙的修缮由来,她才看到提及了“青帮”。

    傅令元和陆少骢一起从前殿跨出来时,第一眼就看到了人群里的阮舒。

    一身修身的红色毛呢大衣,高腰设计,腰部束得紧紧的,衣摆微微篷开像裙子。紧身牛仔裤下一双高跟短筒靴,整个人看上去高挑而纤细。衣服把她的好身材都衬出来,也丝毫不掩盖她的白肤。

    鲜艳的红色,最是醒目又具视觉冲击力。

    “元嫂今天很亮。”陆少骢夸赞。

    随后出来的陈青洲听到这句话,下意识地顺着他们视线的方向望过去,不动声色地眯了眯眼睛。

    “走吧,别耽误吉时。”出声提醒的是一把苍老但浑厚有劲的声音。

    陆少骢别具深意道:“今天大长老重病无法主持,可就全靠二长老多费心。”

    二长老双眸明朗,先瞥了一眼满脸淡色的陈青洲,才说:“先把落成开光典礼的事给办好。”

    言语间毫无偏颇之意。

    “那是自然。关爷爷可是咱们的老祖宗。”陆少骢笑,“我爸一再告诉我,多年来多亏关爷爷时刻提点,脑子清明,才不至于像陈伯伯当年错信他人,险些断送四海堂。”

    旧事被提及,几位长老的神情均有微动,望向陈青洲的目光不觉多了一丝的复杂——若非对当年陈玺的错误耿耿于怀,如今他们也不必纠结到底要将四海堂的当家权交给谁。

    最名真言顺的当然非陈家人莫属。可是……

    “几位长老,先请吧。”傅令元在此时开口,侧开半边身体,朝他们微微躬身。

    几位长老无声地交换眼神——可是陆家推出来的这位外甥,自成一派,最近几年在道上风生水起,尤其在越南的线上十分吃得开。四海堂自从拜陈玺所赐遭受那次重大打击之后,一直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开拓新路。

    从这一点上看,他们自是更青睐傅令元。

    *

    “阮总,典礼要开始了。”

    九思的出声。阮舒的注意力从壁画上拉离,跟随九思的指引到她的座位。

    明显特意安排的,末排角落的位置。

    不过此处的地势呈阶梯式递高,所以不至于被前面的人遮挡视线。背后是个大花坛,里面种满绿苋草。衬上她衣服的眼色,还真是红配绿赛狗屎。

    典礼台上,陆续有人上台致辞。

    阮舒无意间扫过视线,遥遥的,恰好与典礼台边缘的傅令元对视上一秒。她弯弯嘴角,涂了口红的唇抿出浅浅的弧度。

    傅令元盯着她,闲闲散散地扬唇。

    陆少骢将他们的“眉目传情”全看了去,手肘轻轻捅了捅傅令元:“昨晚的烟火可是大半夜扰民的违法乱纪行为。还有你那满河的河灯,污染环境,也该处罚。”

    傅令元斜斜地睨陆少骢:“如果可以,我还想烽火戏诸侯。”

    陆少骢不由啧啧:“阿元哥,女人还是别太惯着比较好。尤其元嫂这种有脾气的女人,会惯出坏毛病来的。”

    未及傅令元回应什么,忽见赵十三行色匆匆。同样行色匆匆的还有荣一。

    陆少骢的手机也在这时传进来消息。

    赵十三附耳傅令元低语。傅令元闻言眉心紧拧,看向陆少骢。陆少骢刚挂下电话,艹地咒骂:“条子来了。”

    话音尚未完全落下,庙前已然一阵骚动。

    阮舒察觉动静看去,正见数十名身着制服的警察将众人包围。

    领头的女警官飒爽英姿,一脸正气地从中间的过道知道典礼台前面去,却是傅清辞。

    阮舒不由愣怔。

    傅令元和陈青洲亦愣怔。

    傅清辞见到他俩倒并未多诧异。准确来讲是她根本没在他们俩身上有所停顿,她扫过前方一整排剪彩的人,表现出的是一视同仁的冷漠。

    作为今天典礼嘉宾之一的镇长立马出席迎出来,一脸困惑:“这位警官,你们这是……”

    “我是新调来靖沣分局的傅警官。”傅清辞快速地出示自己的身份证明,神色已收敛方才的冷漠,换成正常的和气,“附近的村镇早上开始就有人往这边聚拢,听说原来是关公庙的落成开光典礼。你们的声势太大,有非法聚众的嫌疑。”

    “非法聚众?”镇长吓得不轻,“警官,你自己可以看见的,我们这是正儿八经的仪式典礼,一会儿还有舞龙舞狮,来的也都是镇委、村委会代表,几位大师也是来自海城的知名道观。我们的大长老还是道教协会的前副会长。”

    “喏,还有三鑫集团的陆小爷也在。关公庙的修缮全由三鑫集团出的资。这算是为保护历史文化遗迹做贡献。”

    “保护历史文化遗迹……”傅清辞意味不明地重复这几个字眼,笑着安抚镇长,“别担心,我们不会影响你们的典礼,只是在一旁帮你们维持秩序。”

    镇长的心脏又是一吓——他们何德何能,一个小小的关公庙落成开光,哪能劳烦警察为他们维持秩序?

    便听傅清辞紧接着道:“等你们典礼顺利结束,确保不发生什么踩踏事件,我们就离开。我们也不是吃饱撑着没事干,都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来执行公务,你们配合点。”

    警察要求配合执行公务,镇长哪还敢再说什么,只能连道两句“谢谢”和“辛苦了”,就退回剪彩的队伍里。

    傅清辞这番话,虽是对镇长解释的,但音量不小,场面又安静,大家都能听到。

    陆少骢低声问傅令元:“这就是你的那位大姐傅清辞?”

    傅令元拧眉颔首:“是。听说她调岗。可不知道她是调来靖沣了。”

    陆少骢的重点落在另一处:“陈青洲挺有本事的。她和他不是早离婚散伙了?这会儿他竟然还能请动她来给他保驾护航?”

    “看起来不像。”傅令元瞟了眼陈青洲的脸色,显然也是一副不知道今天傅清辞会出现的模样,“她就是因为陈青洲的身份才和他一刀两断的,不可能以公谋私,用警察的身份来帮陈青洲。”

    “不管是不是陈青洲把她找来的,现在的结果就是在妨碍我做掉陈青洲。”陆少骢神色阴鸷。

    傅令元表情沉凝:“如果有警察在,你的计划必须重新考虑,不能轻举妄动。”

    “不,照原计划动手,今天必须和陈青洲有个结果!”陆少骢冰冷地盯着傅清辞,唇角露一抹狞笑,“反过来利用,不失为一把好刀。他陈青洲不是个痴情种么?考验他有多痴情的时候到了。”

    傅令元迅速反应过来陆少骢想做什么。

    陆少骢偏头看他:“阿元哥,这下子我需要你的帮忙了。这件事由你来办,是最容易得手的。”

    傅令元没有丝毫犹豫,眸子微眯,唇际一挑:“交给我。”

    “那就拜托阿元哥了。”陆少骢笑,“如此一来,我们的计划就更加万无一失。”

    如傅清辞所言,所有的警察都只是站在外围,不打扰他们。

    小插曲之后,仪式继续。

    天上聚集的乌云黑压压的,不过下午三点,天色却暗得如同晚上六七点。

    不多时,豆大的雨粒密密麻麻地掉落,砸在雨棚上噼里啪啦响。

    因为事先有所准备,所以即便下雨,也没有中断仪式。

    镇民们自发挪位腾出了一些空间,让十几位警察全部一起来避雨。

    傅清辞跨进雨棚里,抖落身上的雨水,面前倏然递过来一包手帕纸。她说了句“谢谢”,正打算接过,一抬眸,才发现是阮舒。

    “你好。”阮舒礼貌地从座椅里起身,清清淡淡地与她打招呼。

    傅清辞盯着她,眸底闪过一丝复杂,最终冷漠脸:“好久不见,阮小姐。当黑帮大佬的女人,是不是很过瘾?”

    **裸的嘲讽。

    阮舒微微抿唇,收回纸巾,有意无意地往陈青洲所在的方向扫一眼,才不疾不徐回答:“是不是过瘾,傅警官应该比我更清楚。”

    方才她还在为如何称呼傅清辞而伤脑筋,现在没什么好犹豫的。她不是傅令元的大姐,也不是陈青洲的前妻,只是和他们站在对立面的警察。

    话不投机半句多。傅清辞愈发冷脸,别开脑袋,往前面靠去,大有回避她的意思。

    阮舒重新坐回自己的椅子,也不再与她有所交流。

    剪彩之后,是道长主法行仪。现场顿时仙音阵阵,庄严殊胜。高功法师亦剌镜点笔。

    傅清辞站在人群里,眼睛无时无刻不在四处扫视,注意重点几人的动静,不曾放松一丝警惕——

    她原本是申请调离海城的,但上级不给批,双方各让一步,同意先放她到镇级的分局里。没想到,刚来没两天,她就听说傅令元、陈青洲、陆少骢三人聚首关公庙。

    青帮因如今法制社会形势所迫,俨然不似早年高调活跃,然而上头并未因此放松对它的紧盯。无论以她多年从警的嗅觉,或以她对陈青洲的了解,她都不相信今天只是单纯的剪彩。必定还有其他事端。

    虽然青帮的动向不是她的职责,但靖沣在她的管辖范围内,她不可能坐视不理。

    雨越下越大,阮舒的位置靠近外沿,雨水泼溅得厉害,没一会儿,她就有些坐不住了,询问九思:“我们可以先回酒店么?”

    九思面露为难:“雨下太大,方才我们是步行过来,没有车。”

    阮舒抿唇无话,心里头有点烦躁。

    九思低声建议:“阮总,要不我陪你进庙里转转?”

    她对宗教寺庙其实并不感兴趣。可相较于干干坐在这里无聊地听仙音,当然宁愿选择逛庙宇。遂,阮舒起身,九思拿过备好的伞撑开,两人从侧门进了庙内。

    红色的身影十分扎眼,陈青洲几乎第一时间就注意到阮舒的去向。目光一扫,见荣一不易察觉地轻轻点头,他便知手底下的人已开始行动——其实他原本并没有打算故技重施,拿阮舒来对付傅令元,偏偏……傅令元这两天要带着她在身边,他不利用,都觉得对不起傅令元对她的宠爱。

    视线再一扫,他望向傅清辞,眉头深深地拧起——好不容易见她一次,却是在这种情况。之前所想的要怎么和她温存,现在全然没法考虑,必须先把她从这个危险的地方赶走才是首要。

    略一忖,他对荣一使了个眼色。

    荣一会意,立马朝他走过来。

    陈青洲正打算交代,蓦然发现傅清辞已不在原先的方位。

    目光迅速循一圈,却是未见踪影。

    注意到傅令元不知何时也从队列中消失,陈青洲很快想到什么,眸色霎时一沉。

    *

    从山门进到前殿,不过一小段路,而且撑了伞,阮舒还是淋到了不少雨,短筒靴上已溅了污渍,甚至甩了不少到牛仔裤上。

    “阮总,要不要带你到洗手间稍微收拾收拾?”九思贴心地询问。

    阮舒恰好也想上趟洗手间,便点头让她带路。

    到了门口,九思止步,阮舒自己进去。

    约莫因为翻新修缮的缘故,洗手间很干净,期间好像也没有其他人进来过,地面亮得能够照出人的倒影。

    阮舒冲掉马桶,准备打开隔间的门,无意间垂眸,看到有道模糊的人影,像是在守株待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