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少做一天,损失一天-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18、少做一天,损失一天

    灯光下,她皮肤白皙,睫毛浓密,腰肢柔软无比。

    是个正常男人见状都得心旌一阵荡漾。

    傅令元眼睛又暗又沉,毫不犹豫地低头,啃、咬上她的香肩。

    阮舒身体陡然一颤,拢起胸、前的衣服,扒着床沿背对他,无声地抵抗。

    傅令元却是从后面吻上她的背,阮舒忍不住薄怒:“我现在是病人,你少做一天会死么?”

    傅令元不怒反笑,脸挨在她的后脖颈,缓缓地呼出一口气:“不是傅太太平时喜欢开口闭口谈合同?少做一天确实不会死,但从合同条款上讲,少做一天,我就损失一天。你们商人不是最懂利益最大化?”

    阮舒:“……”

    “何况,现在不是少做一天,你自己算算有几天?嗯?”他的嗓音暗哑,最后一个单字节时,用湿、热的舌尖舔了舔她的耳珠。

    阮舒禁不住战、栗。

    后背属于他的呼吸渐重。

    她深知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眼风扫过自己受伤的手臂,她心里顿时有了主意,便也不再刻意抗拒。

    察觉她态度的松动,傅令元便肆意起来。

    阮舒气喘吁吁的低低咿唔,顺其自然地用手去推的脑袋。

    手心里,他的头发毛茸茸的。

    她多使了点劲,手臂的伤口如预料中传来疼痛。

    听闻她倏地吃痛地发出“嘶”声,傅令元抬头,便见她捂着手臂,眉心深蹙。

    “怎样?”他立即停下所有旖旎,从她身上起来。

    “疼。”阮舒微微皱着五官。

    傅令元查看她的伤口,发现白色的纱布渗染了两缕血丝。他折眉,盯她一眼,旋即摁了床头铃,下床捡起她的病号服帮她套好。

    很快,护士过来给阮舒重新包扎。

    伤口确实又有点小裂。

    她衣服领口的扣子并没有来得及仔细扣齐落,护士一眼瞅见了她锁骨上的吻痕。

    傅令元从门外回来。护士也给阮舒换好了药,离开病房前,委婉提醒:“先生,这里是医院。”

    傅令元唇线紧抿,给门落了锁,走回床边。

    阮舒半阖着眼,一副困顿疲累的模样,却还是微弯唇角,揶揄似的,故意将护士的话又说了一遍:“先生,这里是医院。”

    傅令元并未接话,重新爬上床,躺在她身侧,小心翼翼地避开她的手臂,搂住她。

    阮舒靠在他的怀里,嗅到他身上有新鲜的烟味。

    傅令元垂眸,打量她淡静的眉眼,久久不曾出声。

    这份沉默,显然不大对劲。

    阮舒内心微忐,很困,却又放不下心睡。

    不多时,傅令元抚拍她的背:“睡吧。”

    口吻不辨情绪。

    阮舒也着实赞顾不得心思去辨,闻言便抛诸脑后,枕着他胸膛,很快入眠。

    这一觉睡得深,也睡得熟,醒来时已日上三竿,将力气和精神也一并睡回来了似的,只是额头和手臂依然隐隐作痛。

    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来,温暖又刺眼。

    阮舒偏头。

    傅令元也还在睡。

    他依旧保持着先前搂她的姿势,一个晚上没动过似的,握着她受伤那只手的手腕,固定在她的身侧,显然是怕她半夜睡觉时无意识地再碰到伤口。

    心头有种不可名状的莫名情绪笼罩。阮舒静静地注视他近在咫尺的面庞,凑上去,很轻很轻地在他菲薄的唇上碰了一下。。

    傅令元箍在她腰间的手臂即刻缩紧,眼睛未睁,却是轻笑,将她曾经嫌弃过他的话奉还:“傅太太还没刷牙。”

    阮舒:“……”

    她倒也没有被撞破的尴尬,坦然地浅浅一笑:“早,三哥。”

    “早安吻不是你这样的。”傅令元斜斜扬起一边的唇角,扣住她的后脑,碾压上她的唇舌。

    一番热情地深吻。

    他的帐篷很快顶了起来,隔着衣料在她的大、腿上来回地蹭,但终究没有对她怎样,低低地笑:“今天扯平了。你没刷牙,我也没刷牙。”

    “……”阮舒趴在他起伏的胸膛,调整自己的呼吸。

    傅令元习惯性地要拿下巴蹭她的额头,及时记起她额头上还有伤,转而伸出手指轻轻触了触纱布:“起来吧,一会儿陪你把剩下的检查做完。”

    阮舒坐在床上,翻被掀枕头,左顾右盼地找自己的文胸。

    刚套完羊毛衫的傅令元从沙发走过来,勾着手指帮她送至面前。

    阮舒接过,他却没有回避,站在床边,双手抱臂,好整以暇。

    她瞥他一眼,只当他不存在,自顾自背过身去,脱了病号服,跪坐着,躬腰穿文胸。把肩带套进手臂,托了胸打算扣扣子时,才发现,受伤的那只手不好使力。

    阮舒:“……”同时也反应过来,他如此神情是几个意思了……

    以为照他以往的主动性,见她此状,他一定会很快出手。

    然而她等了几秒,并没有等到。

    她扭回头,迎接她的是傅令元的似笑非笑:“傅太太是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

    阮舒:“……”

    她弯唇:“三哥如果不乐意,我把护士找来,也是可以的。”

    说着,作势真要去摁床头铃,不过不等她碰到,他的手指便触上来。

    指腹的茧子若即若离地蹭在她的皮肤上,簌簌地痒。

    他的动作很快,约莫只花了一秒钟。

    “三哥无论是给女人解内、衣还是扣内、衣,都很熟练。”而且如果她没记岔,他昨晚给她解内、衣,还只用的单只手。

    傅令元带着刺刺胡茬的下颔即刻抵上她袒露的肩头,手臂自后往前圈住她的腰:“唔,很喜欢傅太太的这一股子醋酸味儿。”

    阮舒笑而不语。

    傅令元嗅嗅她的橙花香。

    他此刻的角度,稍低眼帘,见到便是她被内、衣托衬得愈发饱满的胸。

    胸型漂亮,沟壑深深。

    他眸色深两度,手掌覆上去,舌尖含、住她的耳珠。

    阮舒呼吸一滞,要去抓她的手。

    “摸一会儿就好。”他的嗓音绷着隐忍。

    阮舒犹豫地顿住。连番拒绝他两三次了,她多少有点心虚。如果只是摸,那就让他摸一会儿,算给他补偿。

    默认他的行为之后,她的内、衣很快又被解开了,半挂在胳膊上。他在后面细细密密地吻她,温柔动作间,始终不忘将她受伤的那只手固定好。

    这个“一会儿”,却是过去了一会儿又一会儿。傅令元非但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越来越放肆。

    阮舒的呼吸愈渐急促,酥麻感卷席她的全身。

    傅令元的手掌挪到她的小腹上抚、摸。

    阮舒软着身体颤抖,脸颊越来越热。

    傅令元一直在观察她的反应。从她的表情,他判定她此刻多少是有些意乱情迷的。他的手继续往下探,刚一动,她立马夹、紧双、腿,挣了挣他:“说了只是摸。”

    她的喘、息剧烈,语气半是提醒半是警告。

    傅令元贴着她的耳廓暧昧地轻笑:“摸下面同样也是摸。”

    阮舒:“……”再往下,他哪里还能轻易把持得住?

    怕她手上的伤口又出问题,傅令元不敢太过强硬,手指在她大、腿的皮肤轻挠,哄道:“乖,腿、张、开。”

    硬、邦、邦又火热的异物就抵在她的腰后,故意磨啊磨。

    阮舒心里憋一口气,男人果然只会得寸进尺。

    门外在这时传来林璞的声音:“姐~我来了。”

    他叩了几下门,旋即转动门把,却没转开,奇怪地问:“姐?你在里面么?怎么锁门了?”

    没有得到回应,他又敲了敲门:“姐?姐?”

    阮舒此刻只觉他是拯救她的及时雨。

    “林璞来了。”

    “门锁着,他进不来。”

    傅令元不以为意,手掌返回她的胸、口,用力地再一番揉、捏。

    阮舒吃痛蹙眉:“放开我。”

    嗓音微冷,蕴了羞恼。

    傅令元止了动作,掰过她的肩,看她分明染了红晕的脸,看她的眼角眉梢间全是被他挑起的媚然。

    他的眸光暗沉沉的,气氛有点陷入僵持的趋势。

    阮舒神色清冷,隔两秒,低头,将脸埋上他的肩:“等回家了再说。在医院里,真的很奇怪。会让我感觉,周围有无数的魂魄在盯着我们。”

    傅令元:“……”他失笑,“你的理由还能更扯点么?”

    阮舒本就不指望拿这个理由来堵他,不过气氛总算有所缓和。

    没等她再开口,他的手掌却再度覆上她的胸。

    阮舒不自觉又绷紧神经。

    转瞬发现,他只是在帮她穿内、衣。

    随后,他帮她把病号服套上,一颗一颗地给她系纽扣,漫不经心道:“恐怕得等到你手臂的伤口痊愈,才能放心碰你。否则伤口一裂,就是我的过错。”

    “还有,”他顿了顿,捧住她的脸,嘴唇贴在她的脸颊上,接着前话补充低语,“怕是也得等你所谓的感觉来了。”

    显然别具意味。阮舒眼皮一跳,直觉他对她昨晚的小把戏心知肚明,只是没有直白的戳穿。

    “不要试图瞒我太多事。我的纵容是有限度的。”傅令元黑眸湛湛地拨了拨她的唇,撂完话起身,迈进洗手间。

    阮舒仰面躺回床上,闭上眼,沉沉地呼出一口浊气,感觉身上被他摸过的地方,触感仍旧清晰。

    少顷,傅令元从洗手间出来。

    阮舒从爬下床,准备洗漱。

    傅令元走过去,将锁推开。

    门打开,依靠在对门墙上的林璞站直身体,笑着对他们打招呼:“姐,姐夫。”

    阮舒:“……”他原来并没有走……?

    傅令元不动声色地微微眯眸。

    *

    下午,该做的几项检查完毕,全都没有异样。

    阮舒换了衣服,翻看手机里的邮件,等傅令元给她办出院手续。

    一旁的林璞瞅着她:“姐,你真是闲不下来。”

    阮舒没抬头,无缝将话题转移到他身上:“你什么时候会搬出去?”

    林璞耸耸肩:“我昨天晚上开始就已经不在林家住了。”

    阮舒应声一顿。

    这么快?

    “你一个人?”她抬眸看他,“你爸给你的房子买在哪里了?”

    林璞一脸无害地吃着他昨天买来的剩下的水果,回道:“我没有住我爸给我买的房子。另外在公司附近租了套单身公寓。方便上下班。”

    像是一个积极上进的好青年该说的话。

    阮舒略略颔首,安慰鼓励地说:“好好努力。人生还是得靠自己。”

    林璞咽下嘴里的东西,要笑不笑的:“姐,你还能说得再官方点么?”

    阮舒轻轻浅浅地抿一抿唇。

    却听林璞下一句极其跳跃地问:“姐,你说,我追张助理怎么样?”

    阮舒错愕。

    “有那么吃惊么?”林璞将她刹那间的表情扫进眼里,摸摸自己脸,“上回见她男朋友,长得其实没我好。虽然不晓得对方什么家世,但从开的那辆跑车看,比我开的也好不了多少。所以硬件上,我没输。而软件方面,我每天都和张助理在一起工作,随时可以向她展示我的好。”

    “姐,你觉得呢?”他最后询问。

    “你真喜欢张未末?”阮舒蹙眉,尾音袅袅上提,不相信的意味很浓。

    林璞咧唇笑:“如果我成了她的男朋友,她平时肯定能对我多教少虐。”

    阮舒:“……”

    “开玩笑啦。”林璞挠挠后脑勺,露一丝类似大男孩的羞涩,“张助理是个挺有魅力的女人,不是么?”

    很快他补充:“当然,二姐你是最有魅力的。”

    “你二姐当然最有魅力。”傅令元从病房外走进来,信步至阮舒的身侧坐下,握住她的手,接上他们的话题,“要追就尽管去追,及时去追。即便她有男朋友,也可以撬墙角。”

    阮舒古怪地看他——他这样怂恿林璞,考虑过单明寒的感受么?

    便见傅令元瞳眸静幽地瞧她一眼,面庞轮廓沉笃:“否则,会后悔的。”

    阮舒心里头又是莫名地绞了一下。

    *

    在医院门口和林璞分道扬镳,阮舒坐上傅令元的黑色吉普,想起来一件记挂许久的事:“我的车呢?不是说修好后还给我?”

    傅令元轻飘飘睇她:“早就送去废车场回收处理了。”

    料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但从他嘴里得到确认,阮舒还是感觉胸腔滞了一口气。抿抿唇,她别开脸,望向窗外。

    见状,傅令元眉峰轻锁,来不及说什么,兜里的手机忽而震响。

    他接起,听完之后眉峰锁得更紧,回了句“我知道了”,挂断电话,偏头看她:“林妙芙怀孕了。”

    阮舒诧异,稍纵即逝之后,剩余冷漠。

    半个小时后。林家。

    守在佛堂门口的栗青和赵十三见着他俩齐齐问候:“老大,阮姐。”

    “她人在里面?”阮舒直勾勾盯着门。

    栗青点头:“我和十三奉老大的命令将三小姐从警局带回来,一回来她就进佛堂里头了。”

    阮舒微勾一抹淡淡的嘲弄,转瞬对傅令元换上笑容:“谢谢三哥。接下来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你们先去客厅坐着喝茶吧。我马上就出来。”

    明显赶人的意思。

    傅令元深深地盯她:“九思必须留门口。”

    语气没得商量。

    阮舒随他的便,兀自拧开佛堂的门。

    迎面浓郁的檀香扑鼻,像是刹那间将她进门前的情绪抚平。

    屋里,林妙芙则如同瞬间见着洪水猛兽,畏缩着躲到庄佩妤身后,满面惧色,哭腔浓重地拽拽庄佩妤的袖子:“妈……”

    坐于桌案前的庄佩妤停下了捻佛珠的动作,睁开原本阖闭的眼睛,对视上阮舒乌乌的瞳仁。

    她看起来又瘦了,眼眶凹陷得厉害,面色十分地黯淡,两鬓竟显了白灰银丝,像是这十年来的岁月一下翻了两倍的速度在她的身上落下痕迹。

    阮舒心下讶然。

    不仅讶然她突然间的迅速消瘦,更是讶然她竟然敢正视她。

    很多年了。

    庄佩妤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自发自愿地正视她。

    是因为林妙芙,她才有勇气?

    阮舒暗暗轻嘲,捺下心绪,自顾自行至佛龛前,先上三炷香。

    她其实不信佛。就算她信佛,佛主也恩泽不到她。

    她只是习惯了每回进来,都假模假式地恭敬一番。

    时不时也会念叨念叨自己新添的罪孽,以膈应庄佩妤所供奉多年的这尊佛。

    插好香,阮舒转过身,重新看回她们母女俩,神情淡然地问:“唐显扬的孩子?”

    林妙芙留意地一下庄佩妤地脸色,才对阮舒道:“这一次我不会再打掉了。我一定要生下来!”

    “我没有要你打掉。”阮舒依旧淡然,“孩子长在你肚子里,你想怎样就怎样。”

    林妙芙俨然诧异。

    阮舒清浅地弯唇:“恭喜你,你解脱了。我以后再也不管你了。反正我也管不来你。你爱怎么倒贴唐显扬或者其他任何男人,都随便你。”

    林妙芙睁着哭得红红的眼睛,一副“你今天没吃错药吧”的表情。

    阮舒的视线转向庄佩妤,十分淡漠:“如果昨天的她刺中的是我的心脏,我想你会很开心。”

    庄佩妤眸光轻轻闪烁。

    阮舒未再多言,举步往外走。

    庄佩妤竟是破天荒地叫住了她:“等等。”

    惊讶的不仅阮舒,连林妙芙都满面不可思议。

    紧接着,庄佩妤又握住了林妙芙的手:“你先出去,我有话和你姐姐单独说。”

    “妈……”林妙芙像是突然不认识庄佩妤。

    庄佩妤轻轻推了推她:“你先出去。”

    她讲话的气息都透着一股子虚浮无力,好像几天几夜没吃饭似的。

    林妙芙皱眉瞥了一眼阮舒,满是警惕与防备,才对庄佩妤点头:“好,妈,我就在门外面守着。你有事喊我。”

    门打开,又关上。

    阮舒从被庄佩妤叫住开始,便站定原地不动。

    庄佩妤望着她,目光毫无以往的闪躲,只是眼底多了一抹阮舒所看不透的复杂。

    彼此许久无话。

    阮舒率先打破沉默:“你想干什么?”

    庄佩妤拿起了放在桌案上的一个盒子,走到阮舒的面前,递过来:“帮我还给他。”

    阮舒极轻地蹙眉。

    那个盒子阮舒认得,就是傅令元送给庄佩妤的翡翠佛像。

    特意把她叫住,就为了这件事?

    她没接,面无表情道:“要还你自己还。他人现在就在客厅里。”

    庄佩妤却是手一松。

    阮舒眼疾手快地接住从她怀里掉落的盒子,抬眸便见庄佩妤的脸上飞快地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

    阮舒分辨不出来,而庄佩妤已跌跌撞撞地走去蒲团前跪下,迅速地掂着佛珠念念有词。

    一连串的举动,看得阮舒莫名其妙、疑窦丛生。

    眼帘垂落,她盯着盒子,略一沉凝,打开它。

    里面原封不动地装着那尊佛像。

    阮舒眯眸,将佛像从盒子里取出。

    盒底一览无余。

    阮舒又仔细打量佛像,也未曾发现异常。

    拧眉瞥了瞥庄佩妤跪在蒲团上的背影,她拧眉,心怀狐疑地将佛像装回盒子里,然后试探性地问:“只要还给他么?没有其他话要说?隔着这么些时候才还回去,没有一个理由?”

    庄佩妤未应答。

    阮舒敛瞳,带着盒子转身离开,手指触上门把时,听到背后的庄佩妤压着声线道:“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当年一念之差留下了你。”

    阮舒的身子僵了一秒,眼眸在这一瞬间乌漆漆得不见底,没有笑意地笑了笑:“我这辈子最无力的,就是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父母。”

    “我注定就是你的孽障,让你永远都不能自我救赎。”

    *

    门打开。

    林妙芙一见她出来,就撞过她的肩膀掠进佛堂里,“嘭”地带上门。

    浓重的檀香味隔绝在里面。

    阮舒将盒子交到守在门口的九思手里。

    九思一眼瞅见她的脸色不对劲:“阮总,你没事吧?”

    阮舒轻轻摇头,沿着过道走出去客厅,冲傅令元扬扬下巴:“她还给你的。”

    但见傅令元扫向盒子,皱皱眉,面露不解:“怎么?丈母娘不喜欢?”

    “我不知道。你可以自己去问她。”阮舒口吻淡漠。

    傅令元沉凝。

    阮舒从他的表情暂且看不出什么端倪,收敛神色,有些疲倦地说:“回去吧。”

    傅令元示意栗青先将盒子收起来,走上前揽住阮舒:“好。”

    *

    路上,车厢里十分沉默。

    途中遇到红灯的时候,傅令元偏头看阮舒。看到她望向窗外的侧脸,白皙的,有点冷薄的,像要融入外面暮色四合的天空里。

    他未打破这份安静,任由它一直蔓延至绿水豪庭。

    开车要过保安亭的时候,和一辆车同时卡在门口。

    因为阮舒那边的车窗是开着的,陈青洲一眼认出她来,顺势便再看到了驾驶座上开车的傅令元。“阮小姐,真巧。”语气不冷不热。这句话似乎成了他们每一回见面的开场白。

    阮舒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意外之色,猜测陈青洲应该已经得知他们住同一个小区。

    他的后座车窗只拉下来半截,本意好像并不是为了和她打招呼,因为阮舒看到他丢了一朵玫瑰花出来,神情颇为凛然。

    她更是眼尖地注意到,他的下巴有一痕像是被女人的指甲刮伤的痕迹。

    不等阮舒有所回应,陈青洲便合上车窗。而车窗完全关闭的最后一瞬间,她又看到一只手抓到陈青洲脸上。

    紧接着,车子明显在震动,不过很快就重新开动。

    阮舒一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