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自己是自己的倚仗-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28、自己是自己的倚仗

    彼此安静片刻,傅令元的视线下落,看到地上的狼藉,即刻皱眉,迈步走进来厨房:“没事?”

    “一时手滑。”阮舒淡声解释。

    “就丢那儿,不要收拾了。明天让保洁来。”傅令元对她伸出手。

    “我本来也就没打算收拾。”阮舒唇角弯出轻弧,把手放进他的手心,避开狼藉,跨出来,然后扭回头,有点可惜,“没的吃了。”

    傅令元脱了外套丢沙发上,捋了捋袖子:“想吃什么?”

    “差点忘记,三哥是个全能老公。”阮舒淡淡笑一下,“冰箱里剩什么食材,随便做点。”

    傅令元忽而盯住她:“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冰箱里剩什么食材,三哥随便做点。”阮舒重复。

    “不是,再前面一句。”

    阮舒稍怔,微惑:“三哥是个全能老公?”

    “只留最后两个字。”

    阮舒:“……”

    傅令元微勾一下唇,捧住她的脸,吻了吻她的额,转身进厨房。

    阮舒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只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她随意停留在一档旅游节目。

    主要内容是各地旅游的攻略,包括当地的发展历史,别具一格的异地文化,悠久的人文情怀,必去的旅游胜地,不可错过的当地小吃,等等。

    而此时在介绍的地方,将将是古镇系列之靖沣。

    靖沣……又是靖沣……

    阮舒单手支脑袋,凤眸微眯。

    节目主持人是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声音很有磁性,带着一点轻快。将此次的嘉宾请出来。

    恰恰是蓝沁。

    蓝沁此前在新闻发布会现场晕倒闹出的风波,隔天璨星便发函澄清,同时蓝沁自己也在微博上发了一小段视频,辟谣说只是因为工作原因操劳过度。

    但还是有不少人坚信“怀孕”的猜测,扒出蓝沁近期在各种通告现场疲倦怠工、食欲不振甚至呕吐的传闻,贴了多张蓝沁穿宽松衣物穿平底鞋的证据,还拍到陆少骢低调地在晚上去医院探视蓝沁的照片。

    不过,到第三天,蓝沁便出院参加真人秀的录制,在节目里蹦蹦跳跳,一点儿不像怀孕的人。另一边陆少骢则爆出与嫩、模共游私人海岛的花边。由此传言蓝沁被陆少骢单方面分手。嫁入豪门的美梦破碎,是以伤心过度。

    两个主角沸沸扬扬地在热搜榜上呆了几天,正值三鑫集团发布上市计划书。于是有人怀疑,这从头到尾或许只是一起商业炒作。

    嗯,关键在于三鑫集团终于要上市了。

    这段时间陆振华大规模地收购兼并拓展版图,对集团内部架构做出改革,目的是为了上市吧?

    其实阮舒不太明白,如果陆振华从一开始就打算让三鑫集团上市,为何要拖到现在?如果本意并没有要上市,那如今又为何改变主意?

    思忖间,一碗热腾腾的面蓦然被端至她的面前。

    阮舒晃回神思。

    清淡的面汤。青色的菜叶,漂亮的油花,点缀俩小黄鱼干。

    这一整个星期,他所做的饭菜都在迎合她的口味。她最爱吃的面食,他每做一次,手艺都进步一次。

    “谢谢三哥。”

    阮舒从沙发滑下,坐到地毯上,这样的高度刚刚好可以就着茶几吃面。

    傅令元拿过一颗抱枕,塞在她的后背和沙发之间,以防她往后靠时硌着不舒服。

    很体贴的小细节。

    阮舒转回头冲他展一抹浅笑。

    一时间,只剩电视节目的声音。

    阮舒边吃面,边看蓝沁,感觉到身后傅令元的目光始终黏在她的背上。

    快吃到底的时候,喉咙里有轻微的疼痛。

    放下筷子,手指摁在喉咙骨上,咽了咽唾沫。

    疼痛更甚。

    阮舒扭脸看傅令元,示意自己的喉咙:“卡了鱼刺。”

    “不是只有小黄鱼干?”傅令元困惑。

    阮舒耸耸肩,表示她也闹不懂自己为何突然变得娇气,连吃个小黄鱼干都能卡鱼刺。

    傅令元捏住她的下巴,稍抬起她的脸:“张嘴,我看看。”

    阮舒照做。

    傅令元以坐在沙发上的高度,仔细朝她的喉咙里瞅。

    阮舒盯着他沉笃的面容。想,她好像又矫情了。

    转瞬,她拂开他的手,合上嘴,一手摁着沙发,一手摁着茶几,打算站起来:“我去拿点醋来喝。”

    傅令元将她按回去:“我去。”

    阮舒并未推辞。

    很快,傅令元回来,带着白米醋和一只杯子,像倒酒似的将醋往杯子里倒。

    他好像也拿不准该喝多少,倒至约莫三分之一根拇指的高度,递给她:“先喝这点试试看。”

    阮舒接过,一口干。

    醋味太冲,她不禁拧眉,喝完后,手指抵着喉咙咽了两口唾沫,鱼刺没下去,但满嘴的醋味。

    傅令元又给她倒了一杯,比方才多点。

    这回阮舒喝得很慢,像在品尝美酒似的,不过脸上的表情出卖了她。

    “怎样?”傅令元问。

    阮舒咽咽唾沫,摇了摇头。

    “稍等。”傅令元凝眉,翻出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没两分钟,复而重新抬头:“百度上说,喝醋是错误的方法。”

    阮舒:“……”

    两个都没有太丰富生活经验的人顿时面面相觑。

    隔几秒,傅令元牵起她的手起身:“去医院。”

    阮舒被他拉着走了两步,不自觉地再度咽了一口唾沫,倏地滞住身形:“下去了好像。”

    “确定?”傅令元伸出拇指,摁在她的喉咙上,指上稍用力,询问:“再看看。”

    阮舒最后一次咽了咽唾沫。

    未再有如方才那般的尖锐刺感。

    她点头:“真的下去了。”

    随即补充:“应该只是很细很短的小刺。没关系了。”

    “好。”傅令元眉宇舒展,“那去继续吃。”

    “不想吃了。”阮舒摇头。

    “好。”又是只有简单的一个字,继而他用手掌顺了顺她的头发,“那你先继续去休息。”

    阮舒微不可见地闪闪眸光,转身进卧室。

    看着卧室的房门关上后,傅令元回客厅,扫一眼茶几上的碗筷,径直走向摇椅,缓缓往上面一躺,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叼进嘴里,没有点燃,然后闭上眼。

    卧室里,阮舒灌了一杯水,冲淡了嘴里的醋味儿后躺回床上。感觉身体依旧疲乏,闭着眼睛却没有立马睡着——心里掂着事儿。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傅令元回卧室的动静。

    开门关门十分轻微,脚步亦轻微,行至床边,站定好几分钟。

    随即是他换衣服的摩擦声,最后躺上床来。

    却并没有如往常,将睡在边缘的她捞进他的怀里。

    他那边的床头灯灭了。

    整间卧室彻底陷入黑暗。

    阮舒默默地保持侧躺的姿势,适应了几秒,眼前不再全黑,模模糊糊看得见家具的轮廓。

    一片沉谧。

    他没有发出任何的动静。

    除了他的呼吸声。

    和她的呼吸恰好是错开的。

    阮舒睁着眼睛,盯着空气。她不确定他是否睡着了,但两人错开的一呼一吸间,气氛无形中沉淀出一股子沉重。

    沉沉地压在她的心头。

    缓了缓气儿,阮舒决定不浪费时间,重新闭上眼睛打算继续睡。

    身后在这时忽然伸过来手臂将她往里拉,下一瞬,傅令元翻身覆上来,不由分说地开始吻她。

    他落唇的势头不如以往温柔,带了几分凶猛的力道,不容拒绝而来。

    阮舒觉得窒息觉得疼。

    察觉他并不只是单纯地吻她,而是要来真的。阮舒强装镇定地叫住他:“不要,我还没休息够。今天不想再来。”

    傅令元暂且停下来,没有什么情绪地问:“如果我说我现在一定要做呢?”

    阮舒微微喘息,反问:“三哥心情不好?”

    傅令元钳住她的下巴,重复道:“如果我说我现在一定要做呢?”

    阮舒眸光轻闪,默了一默:“好。”她的语调淡淡,“让我准备一下。”

    傅令元眸色暗沉,没说什么,从她身上下来。

    阮舒起身,打开她这边的床头灯。

    睡衣不知道被他丢哪里了,她扫了一眼没看见。便也不找了,赤果着下床,光着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在他灼然的目光下,一步一步走去翻自己的包。

    润喉糖的小盒子还在,但打开后里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阮舒手一抖——果然,她猜得没错,他发现她吃药的事情了。

    闭了闭眼,她放下盒子,缓缓地转过身。

    傅令元不知何时也已从床上下来了,就站在她身后三步远的距离外,落在她脸上的目光深而沉,嗓音亦沉:“还需要哪些准备?”

    阮舒一动不动地站着,没有吭气儿。

    傅令元走过来,又问一遍:“还需要哪些准备?我给你时间全都准备好。”

    阮舒沉默。

    傅令元再靠近,垂眸盯住她:“没有什么可准备的了?”

    阮舒神色清冷地与他对视。

    傅令元抿直唇线,忽而落下吻。

    没有了方才的凶猛,恢复一惯的温柔。

    不多时,他打横抱起她,放她回床上,极尽缱绻地帮她找感觉。

    她安安静静地躺着,任由他作为,但没有主动给予回应。

    他似乎也并不需要她的回应,耐心地试图软化她。

    一切乍看之下都很顺利。

    直到他打算正题,她几乎立刻僵硬,手指蜷缩,攥着床单。

    他当作没有察觉她的异常。

    她出了声:“不要。”

    嗓音无比清冽,坚持,携着颤颤的抖音。

    傅令元眼波暗沉:“你的身体明明想要。”

    阮舒眸光凉凉,只重复:“不要。”

    “你在害怕什么?”傅令元紧紧盯着她的眼睛,似要看进她的灵魂深处。他的手指就点在她的心口,“你关了一只什么样的怪兽在里面?”

    阮舒沉默。

    傅令元的嘴唇紧贴向她的颊边:“告诉我,在我之前,你有过几个男人?”

    “你不是没有处、女情结……”阮舒的语音幽幽,像飘在半空中。

    “我现在想了解。”傅令元的嘴唇挪上她的嘴唇,若即若离地触碰。

    “我的坏名声,三哥不是知道么?”阮舒嘲弄地笑了一下,“太多男人了……多得我自己都数不过来……”

    他知她这句话是在妄自菲薄,捧住她的脸,迫使她直视他:“你曾说,是和显扬打算尝试时,发现自己的有厌性症的。”

    当初告诉他这件事。等同于在告诉他,彼时她已经厌性,所以没有和唐显扬做过。她眸光轻闪,听他问出下一句话:“那么在那之前,谁进来过你的身体?”

    “很重要么……”她凤眸的焦聚略微虚,声音更虚,“三哥现在才开始介意,会不会太迟了……”

    “我说过,我只是想了解。”他眯眸,捏住她的下巴,继续方才的问题,“是不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一语出,她的脑中有遥远的影像骤然闪过,不禁轻轻地抖了一下。

    他正亲密地贴着她,集中精力观察着她的每一分表情和每一个变化,自然没有错过她的这一丝轻抖。

    这一抖,是因为提及的“第一个男人”这五个字?想起黄桑说过的话,傅令元眸色陡深,手上的力道加重:“谁?你的第一个男人是谁?”

    阮舒的目光透出一股子的空洞,唇瓣嚅动,不答,隔两秒。清清冷冷地说:“我本来就是不堪的女人,反正你不是第一个,那么到底排第几个,又有什么区别?如果介意,以后就不要再上我。”

    这番话的每一个字,她都是忍着痛楚说的——他或许根本不知道,他捏得她有多疼,疼得她感觉下巴都快被拆卸下来。

    傅令元黑眸湛湛:“你非得这样说话?”

    阮舒瞳仁乌漆漆:“你非得问?”

    他盯着她,眉峰跳跃着恼怒,掺杂着一种她看不明白的情绪。

    她面无表情地任由他盯。

    少顷,傅令元霍然从她身上离开。拎上衣服,头也没回地离开房间。

    阮舒挺尸似的闭上眼睛,唇瓣轻咬,脸色微微泛白,手指紧紧拽住被子的一角,慢慢扯过来,遮挡住自己难堪的一丝不挂。

    是啊,她究竟是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生活搞成现在的模样……

    一夜梦境虚虚实实浮浮沉沉。

    她不知道傅令元是半夜与她不欢而散后就离开的,还是早上才离开的,阮舒起床时,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坐在梳妆台前,她盖了好几层的粉,非但没盖住黑眼圈,反而显得脸色更加苍白无血色。

    她多匀了些腮红,口红的颜色也选得深了些。

    傅令元虽不在,但二筒和九思的职责依旧。

    抵达公司,踏进办公室,阮舒发现全部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

    除了瞅她,还往她的身侧瞅,以及她的身后瞅。最后似乎没有瞅到想瞅的人,气氛顿时散发一阵浓浓的失望。

    陈璞走出门外张望两眼。才跟在阮舒后头走进她的办公室。

    两人同时问——

    “他们在看什么?”

    “姐,今天姐夫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阮舒应声一滞,坐进皮质转椅里,听着陈璞回答她:“不就是等着看你和姐夫喽。”

    “有什么好看的?”阮舒不解。

    陈璞笑笑:“上个礼拜,你和姐夫每天一起上班又一起下班,上班期间姐夫基本与你形影不离,你们之间的关系早成为办公室里最大的八卦。大家都在赌,今天早上你们还会不会一起来。如果再一起来,就差不多能下定论,你们俩在谈恋爱。”

    “他们哪里知道,你们何止是谈恋爱,其实根本就是夫妻。”

    说完未得到阮舒的任何回应,陈璞讪讪,又问了一次:“姐夫呢?今天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阮舒垂着眼帘:“他本来就是挂职。来不来都是他的自由。不来才是他的正常状态。”

    听出她语气里的冷淡,陈璞小心翼翼地问:“和姐夫吵架了?”

    阮舒抬眸,神情淡漠:“没有其他事的话你可以出去了。”

    陈璞把手里的早餐放上桌:“还有咖啡五分钟后给你端来。张助理今天感冒请假。”

    “嗯。我知道,早上看到她在微信上给我留的语音了。”阮舒淡淡颔首,随即吩咐,“半个小时后例会照常。”

    陈璞却是盯着她的脸关心:“姐,你昨晚没睡好?”

    阮舒眼皮子也不掀一下:“出去。”

    例会结束后,林承志来她的办公室,就例会上尚未解决的几个问题单独和她进行了商讨。

    十分难得。他不是为私事或者挑刺而找她,交流过程中,与她毫无芥蒂,一切只从公司的利益出来,尽他身为林氏副总之责任。

    临末了,他向阮舒告了假,说是明天上午要陪王毓芬去做产检。阮舒算是看出来了,现在他眼里,恐怕未出生的儿子才是最重要的。

    阮舒自然没有不给他假的理由。

    林承志状似无意地提一嘴:“妙芙也会一起去做产检。”

    “噢。”一个字,给人无情无绪的感觉。

    林承志眸底精光划过:“小舒你现在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真不把林家当家了?”

    阮舒不置可否。

    林承志摇头叹息:“没有娘家的女人,在夫家是没有倚仗的。”

    “多谢大伯父关心。”阮舒平平淡淡道,“我不需要倚仗。我自己就是我自己的倚仗。”

    林承志笑了笑,本已经走出门,回头又告知:“你母亲貌似生病了,你也不回去看看?”

    阮舒眸光轻闪一下,依旧无波无澜:“谢谢,我知道了。”

    中午,她在办公室里批阅文件,内线电话响起,告知她楼下有位警察找她。

    先前有过傅清梨来找她的经历,加之昨天刚碰过面。阮舒以为又是傅清梨,所以未加细问就让人放行。

    待门被叩响,她抬头一看,却原来是焦洋。

    阮舒蹙眉,盯着他身上的警察制服——周末在俱乐部,只听说他年前刚从部队回来,眨眼就成警察了?

    焦洋满面笑意,兀自迈步进来:“我也只是路过楼下,想着满碰碰运气,还真见到你了。怎么还在忙,不吃午饭么?”

    他的口吻并非以警察的身份,阮舒稍稍放下心,眼下也没什么心力应付他,便直接下逐客令:“焦公子请离开吧,否则我要把大厦的保安找来了。”

    “我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做。”

    “你出现在我面前,就是一种妨碍。”

    “林二小姐太不讲道理。”

    “对你我没什么道理可讲。”

    焦洋顿了顿,忽而转口问:“不是说傅三在你这里当副总?怎么没见他人?”

    阮舒敏感地眉心一跳,心思微动:“你有事找他?”

    “随口问问。”焦洋耸耸肩,“想和他也打个招呼。”

    阮舒并不相信,但还是与他打马虎眼:“我帮你转达你的招呼。”

    “ok,”焦洋没有意见,“那我先走了,也替林二小姐省下找保安的功夫。”

    说走真的走了。

    他出去后,阮舒走到玻璃墙前,将百叶窗挑开细细的一条缝,看到焦洋在外面和两个留在办公室的员工说了两三句话。

    阮舒心思微凝,待他离开,将那两个员工叫来面前问话:“刚刚那个警察和你说什么?”

    “他说他是咱们副总的朋友,问我们副总今天来没来过公司。没有其他的了。”

    果然是来打探傅令元的行踪的。阮舒凤眸眯起——他为何要打探傅令元的行踪?

    傍晚她提前半个小时下班,和九思商量一件事:“就今天晚上,只今晚,能不跟着我么?”

    九思十分斩钉截铁地摇头,并义正言辞道:“我和二筒的任务就是当阮总的影子和尾巴。”

    影子和尾巴……阮舒在唇齿间默念这两个词。嘴角微弯出嘲弄。

    甩不掉,她只能带着,偕同前往马以的心理咨询室。

    她已经好些时候没有如约赴诊,马以也未曾打过一通电话,春节期间她倒是给他发过一条拜年的微信,却如同石沉大海,未得只言片语的回应。

    阮舒怀疑,马以已经放弃她这个不听话的病人,甚至将她拉黑名单了。

    她没怎么怕过人,唯独有点恐惧马以的冰山脸。所以今天来之前,她没敢提前告知。

    前台见到她。满面忧心:“阮小姐,你太久没来了。”

    阮舒扶扶额,朝马以的诊疗室的方向瞟一眼,低声询问:“他里头现在还有病人?”

    “没有,最后一个已经离开了。不过,我可不敢进去给阮小姐你通报。”前台知道阮舒和马以之间,比一般的病人还多一层的朋友关系,所以讲话随意一些。

    阮舒表示理解,回头看九思和二筒:“诊疗室你们是真的不能再跟我进去了。”

    约莫也看出情况特殊,九思和二筒对视一眼,点头同意。

    顿时。阮舒想,她以后应该常来马以这儿。在这儿,倒是能暂时摆脱傅令元给予的枷锁和压力。

    叩了三下门,里头传出马以说“请进”。

    阮舒推开门。

    马以抬头。他原本就是个不爱在脸上放表情的人,此刻见是她,更是没了表情,比以往的冰山脸,又多了分面瘫脸的感觉。

    “好久不见,马医生。”阮舒舔着脸和他打招呼。

    马以一声不吭地从椅子起身,走去衣架前,脱掉白衣大褂,换上自己的外套,看起来是要下班。

    阮舒抿抿唇,说:“我打算接受催眠治疗。”

    这是她这回前来,准备好的求得他原谅的杀手锏。

    如她所料,话一出口,马以穿衣服的动作立即滞住,眼睛在镜片后闪烁精光:“你确定?”

    阮舒关上诊疗室的门,朝那张躺椅走过去,摸了摸,沉默两秒,有些不太确定地说:“大概……确定吧……”

    马以盯着她看了片刻。有所洞察:“看来你消失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事情。”

    “也没有很多。”阮舒略一忖,总结,“重要的只有一件事。”

    她撇开脸,避开与马以的对视,望向窗户外面的葡萄架,曼声道:“我和我丈夫做了几次。”

    “成功?”不知该说马以的专业素养够硬,还是该说他的心理素质太好,这样的消息之于他而言,竟然没挑起他的诧异,而且还能即刻进入医生的状态。

    “成功。”阮舒无意识地舔舔唇,补充,“但,都是在吃了性、药的情况下。”

    “没吃药的情况呢?”

    “没吃药的时候啊……”阮舒盯着葡萄架上的枝干,像是有新芽即将长出来的样子。

    她略略眯眼:“没吃药的时候,我挺喜欢他吻我的。很享受。很舒服。我的身体会有正常女人该有的生理反应。”

    马以推了推镜框——她的话比以前多了,不再像以前能多简洁就多简洁;她的描述词比以前感性了,不再像以前因简洁而显得冷冰冰的;从而她的口吻,也比以前更具的情感色彩。

    不仅是变化。是变化很大。

    马以疾步走回诊疗桌,翻出她的病历,一边快速地记录,一边听她继续道:“不过,即便如此,每回到最后关头,我还是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不拒绝他。”

    马以停笔,望向她,眸光和话语一样犀利:“每回的最后关头,你的脑海里,浮现的是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