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忠诚的倾听者-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29、忠诚的倾听者

    呼吸应声滞了滞,阮舒无意识地蜷紧手指,沉默数秒,转回身来,换回淡笑:“我不想在清醒的状态下回忆。你还是给我催眠吧。”

    马以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走过去将门窗全部关好,窗帘也拉好,再走去饮水机给她倒了一杯水。

    阮舒已兀自脱掉外套挂衣架上,躺上诊疗躺椅,枕上枕头,蹭了蹭,不由夸赞:“这张椅子果然和看起来一样舒服。”

    她头一回来诊疗室,就相中这张躺椅,觊觎到今天。

    马以把水杯放到诊疗躺椅旁的桌子,不咸不淡道:“你本可以早点享用到它的,是你自己拒绝。”

    阮舒笑而不语,伸手拿过水杯,呷了一口,再放回去。

    马以帮她把薄毯盖上身,于诊疗躺椅旁的椅子落座:“这么多年都不愿意接受催眠治疗,是什么让突然你改变心意?”

    阮舒瞳仁微敛,抿唇无话。

    马以以为她不愿意聊,如惯常,并未追问强迫她。

    然而两秒后,她开了口:“我想要自己是个正常的女人。”

    “怎样才觉得自己是个正常的女人?”马以冷静地诱导。

    “能有正常的性生活。”

    “以前你不是说,克服不了没什么大不了,你不是非得要有性生活。”

    闻言。阮舒的眼神忽然划过一丝茫然。

    这是认识她这么多年,马以头一回在她脸上看到这种表情——通过多年接触,他十分清楚,她对生活其实并没有多大的目标和热情,而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的钟。可即便如此,她也未曾表露过茫然。

    不过一秒,她便重新恢复清锐,笑一下:“我依旧认为克服不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既然有机会。何妨不尝试尝试?”

    马以未接话——她在兜圈子,还是没有正面回答,是什么让她放下了抗拒,愿意尝试。

    不过无所谓,在他这里,本就是想说就说,不想说他不会逼着她说,一切以她的意愿为准。

    见他将一支录音笔搁在旁侧,阮舒松一口气:“我本来还想问你。给我催眠的过程能不能录音。”

    “录音是作为你的诊断记录,私密性你放心。”

    “我不是担心私密性。我怕醒来后,忘记自己在催眠过程中说过哪些话。”同时阮舒也想知道,自己会说些什么,会怎么说。

    “催眠不是让你失去自我意识。”马以解释,“相反,它会让你的意识十分清醒,甚至比平常更清醒。你不但会记得整个催眠过程,而且期间任何时候。如果你想结束催眠,完全可以随自己的意志,睁开眼睛就醒了。”

    “噢?催眠是这样的?让人意识清醒?”阮舒狐疑,“我一直以为是让人意识模糊,你们问什么话,我们都会回答。”

    闻言,马以俨然一副“你们这些愚蠢无知的人类”的表情。

    “如果催眠能那么神奇,世界上还有秘密和**可言么?不如人人都去当催眠师。”他掀眼皮子翻了个白眼,“你不是很精明?却原来对催眠有这样的误解。”

    “你应该早点给我普及知识。”阮舒怼。

    “我早点给你普及知识。你就能早点接受催眠治疗么?”马以反怼。

    阮舒想说“是”,张了嘴,潜意识作用之下,并说不出口。

    马以看穿她的心理而不戳穿,回到正题:“你确定现在要我给你做催眠治疗?”

    阮舒歪头看他:“你不是说,想结束的话,随时可以自己睁眼醒过来?”

    马以扶扶镜框,直接开始:“现在把你的身体调整到最舒服的姿势。”

    阮舒应声在躺椅上挪了挪位置。

    “闭眼。一闭上眼睛,你就开始放松了。”

    “你的头皮在放松。”

    “你的眉毛在放松。”

    “你的肩膀在放松。”

    “……”

    马以的声音较之平常,极度地稳定,极度地低沉,极度地从容。阮舒听着他的话,感觉像是扫描仪运作似的,将自己从头到脚扫描一遍,扫到哪里,哪里就比之前放松。

    四周很安静,仿佛全世界只剩马以的声音。

    “深呼吸。很深很深地呼吸。空气正在从你的鼻子进入你的身体,沿着气管,流过你的鼻腔,你的喉咙,你的……你的身体充满新鲜的活力。”

    “吐气。慢慢地吐气。……所有的烦恼、紧张、痛苦、疲倦都在离你远去……”

    “……”

    马以一眼不眨地观察着阮舒。

    她的表情十分平和,呼吸变得轻微。

    他扫过她松弛的肩膀、手臂、手腕、手指,确认她已进入轻度催眠状态后,问:“这一刻,你是什么感觉?”

    “很……轻松……”阮舒的声音有点微弱,话说得很缓慢,仿佛费了很大的力气似的。

    “现在,你站在一个楼梯口,准备向下走去地下室。这个楼梯共有十级。你迈步,走下第一级。”

    “第二级……”

    “第三级……”

    “……”

    “第十级……”

    马以一点一点地慢慢诱导,顿了顿,问:“现在,你看到了?”

    “我在地下室……”阮舒的声音低低的,“有一团柔和的白光将我包围……”

    这是开始进入深度催眠的状态。目前为止,马以对她的表现还算满意,说:“嗯。你在地下室,柔和的白光将你笼罩。所有的压力和束缚全都消失了。你前所未有地宁静,前所未有地轻松愉悦。你很喜欢这种感觉,你尽情地享受这种感觉。”

    言毕,马以安静了三分钟。

    这三分钟内,阮舒如同睡死了一般毫无动静,但唇边隐隐约约弯有一抹轻弧。

    瞅着时间差不多,他定定神,轻声道:“现在我慢慢地从一数到十,当我数到十的时候,你会回到过去的某一段时光。”

    “一。”

    “二。”

    “……”

    马以一眼不眨地注视她,缓缓地吐出最后一个数字:“十。”

    但见她闭阖的眼皮之下,眼珠突然骨碌碌地转动。

    她狠狠蹙着眉心,像在压抑着什么痛苦。

    泪水从眼眶溢出,她的神情极度哀伤,继而开始哽咽,没一会儿,哽咽升级为啜泣。

    马以保持沉默。暂时什么都不做,只静静地观察,观察她的情绪会自发性地宣泄到什么程度。

    许久之后,他才平而缓地问:“是什么事让你无法释怀?”

    照正常情况,病人接下来应该会开始讲述。

    阮舒却忽然自己睁开了眼睛。

    眼里尚泪雾弥漫,双目无神地望着刷成淡蓝色的天花板。

    “对不起……”她拿手背遮住眼睛,嘴唇苍白,剧烈地颤动,呼吸亦紊乱。一开口,眼泪就大片地沿着脸颊落下来,“我想我今天没办法继续了……”

    泪水成河,默默流淌。

    马以盯她一秒,平静地点头:“好。没关系。”

    她的心里防御很强,对他也未及完全信任的地步,他早料到第一次催眠极大可能不会成功。能够顺利进展到这一步,于她而言,已是非常难得。最重要的是,起码她如今是主动配合的。

    阮舒伸手打算拿水杯,脑中的影像纷乱不停,心口似蓦然堵上来令人作呕的秽物。

    呼吸一滞,她捂住嘴,从躺椅上起来,飞快地冲进洗手间,趴在洗手池前干呕。

    幸而胃里并没有多少东西可吐的。

    她颤抖着站直身体,凑近水龙头,双手掬水,喝了几口凉水,在口腔里转了转,吐了出去。

    抬起头,唇上的口红掉了,脸上的妆花了,镜子里映出一张微微泛白的脸,湿哒哒水渍分不清是水还是之前残留的泪。

    阮舒无力地倚靠着墙面,捂住脸——好久没有如此清晰且连片地回忆那些事情了……

    须臾,她从洗手间走出来。

    坐在诊疗桌前写东西的马以抬起眼看她,并未刻意问她或者安抚她什么,只是示意她那张诊疗躺椅:“借你在上面休息会儿。”

    “谢谢。”正合她的心意。她现在暂时不想走,也走不了。

    阮舒将桌子上的那杯水喝光,然后躺回到椅子上,深深地吸一口气,嗅到空气里似乎比方才多一丝淡淡的沁人心脾的香气。

    她闭上眼睛。

    这回不是催眠。

    她是真的困了。

    少顷,马以放下笔,合上她的病历本,隔着距离遥遥地看了她一眼。起身,没有发出什么动静地离开诊疗室,走出去叫前台先下班。

    等在外头的九思和二筒不见阮舒出来,连忙问:“我们阮总呢?”

    马以皱眉打量他们,一旁的前台帮忙解释道:“马医生,这两位是和阮小姐一起来的,好像是阮小姐的助理。”

    “你好,马医生。”九思礼貌地问候,瞥一眼他方才出来的那个房间。重新问一遍,“我们阮总呢?”

    “她在里面休息。你们多等些时候。”马以走了几步,又想起了什么,扭回头,看着九思,“你们认识你们阮总的丈夫?”

    九思和二筒对视一眼,用眼神叫唤彼此的意见,然后问:“马医生是有什么事需要找我们傅先生?”

    马以扶了扶镜框:“没什么,我随便问问。”

    *

    阮舒醒来。

    房间里的窗户是开着的。夜幕沉黑,有风从外面吹进来,携了凉意。

    潘多拉魔盒已重新关好。

    失神两秒,阮舒闭了闭眼,复而再睁开,眸底恢复一片清锐。

    扫了眼时间。她睡了二十分钟。

    揉揉眉心,她从躺椅里坐起,抬头对尚坐在诊疗桌前的马以笑了笑:“你的这张椅子,真的很好睡。”

    马以给她重新倒好一杯温水送过来:“下次催眠治疗,再给你睡。”

    阮舒接杯子的手稍一滞。

    马以看得分明,讥嘲:“想退缩了?”

    阮舒双手抱着杯子,浅浅一笑:“需要定下来具体的时间么?”

    “只要你认为心理准备得足够充分时,随时都可以过来。”马以静眸注视她,“我再强调一遍,你不要把我当医生,我是你的倾听者。一个不会泄露你任何**的忠诚的倾听者。”

    话很暖心。阮舒弯唇:“谢谢。”

    旋即,她嗅嗅空气里已经淡到几乎无法察觉的香气,问:“你给我橙花精油快用完了。还有么?”

    “我这里是心理咨询室,不是精油供应商。”马以霎时恢复冰山脸。

    阮舒从躺椅爬起来:“别那么小气,你的病人在向你讨药。你不给?”

    “不是药,只是精油。”马以纠正。

    “既能美白护肤,又能镇定神经缓解失眠。对我来讲,它就是药。而且用着还不错。”阮舒抿唇一笑。

    “自己去外面买。”马以油盐不进。

    “我去外面商场的柜台找过了,味道总是和你送我的有些差别。”

    马以隐隐地翻了个白眼,走去翻抽屉,把一个盒子递给她:“我的存货都在这儿。”

    阮舒欣喜地接过。

    “精油的费用一并算入你的账单里。”马以补充。

    阮舒撇撇嘴。

    马以扶了扶眼镜,却是又道:“其实当初送你,还有一个原因:它也是有效的催情剂,有助于性方面的问题。”

    阮舒:“……”

    整理好妆容,她道了别,打开门准备走,身后传来马以沉缓的嗓音:“希望下回,是我们最后一次以医生和病人的身份见面,彻底结束这漫长的治疗期。”

    阮舒别了别头发:“你的诊疗费真的很贵。”

    *

    回到绿水豪庭,家里空无一人。

    阮舒坐在客厅里听了会儿科科转轮轴的声音。兀自到花园里散步。

    心理有点烦,她故意往偏僻人少的小径里穿,希望能够多一份清净。行至一处时,却是捕捉到树丛里有不知名的动静。

    以为是什么小猫小狗,她并未多加理会,结果蓦然传出一声轻微的女人的低吟。

    阮舒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是有情侣在这里打野战。

    别人的好事,自然不能破坏,她立马加快脚步就想走,却是又听那女人短促地喊了句“救命”。

    随即树丛晃动的动静更大些,像是在打架。

    强奸?

    阮舒霎时顿住脚步,朝跟在她身后不远处的九思使了眼色。

    九思会意,悄悄地靠近树丛。

    没等走过去,树丛里的人率先现身。

    男人面容沉肃,紧紧搂着女人的肩,很明显在制止她的挣扎。

    女人脸色绯红,唇瓣微肿,明明娇媚难掩。表情却是忿然的,衣服一看就是临时整理的,头发也有点乱,还沾了点枯草和树叶在发丝上。

    “阮小姐,好巧。”陈青洲淡定自若地打招呼。

    阮舒:“……”

    傅清辞显然意外——她自打被陈青洲带来这里,一个多星期都被拘着不给出门,好不容易逮着散步的机会,她刚刚是故意出声的,本打算扮演一个遭遇歹人强迫的可怜女人。向路人求助,没想到由此经过的人会是阮舒。

    “只有你一个人么?令元没和你一起?”陈青洲继续寒暄。

    阮舒未回答,微微颔首:“打扰你们了。”

    说完她就要走。

    “你和令元也住这里?”傅清辞叫住阮舒。

    阮舒点点头。

    傅清辞心思一动,面上表情强装镇定,斜睨一眼陈青洲,再转回去问阮舒:“既然你们夫妻俩也住这里,是不是应该邀请我这个做姐姐的上去坐坐?”

    阮舒极轻地蹙了蹙眉——傅清辞在偷偷给她使眼色。她本不明白她的意思,不过转瞬记起傅令元曾用“强行绑来”形容。那么是在求救?

    可惜……

    “不好意思,恐怕不太方便。”阮舒抱歉摇头——她和傅令元的新房。是不允许第三个人进去的。何况,依目前的状况看,如果邀请傅清辞,陈青洲怕是必然也会跟着。她就更不可能让傅令元的对头进去他们的新房。最重要的是,傅令元此时并不在家。

    傅清辞闻言露了丝恼意,很快她镇定下来,又说:“好,你不邀请我去你们家,那我邀请你去我……”卡了一下。她扭头瞪陈青洲,“你不让我出门,现在我把人请到别墅里陪我坐会儿说会儿话,总行吧?”

    箍在她腰上的手臂收紧一分,陈青洲淡笑:“当然可以。只要阮小姐愿意。”

    说完,他望向阮舒:“阮小姐,是否赏脸到我家喝杯茶?”

    阮舒犹豫——照道理,她对陈青洲应该能避则避。

    可是……傅清辞还在不停冲她使眼色。

    稍加一忖,今天的情况不像先前在靖沣。陈青洲与傅令元之间“大战在即”,陈青洲应该没有要抓她的必要。

    她太久不给回应,傅清辞面露一丝急色,眼底亦透出殷殷期盼。

    阮舒终是点头:“好,我去坐会儿。”

    *

    绿水豪庭的所有住宅,分为一座高层楼和四栋分布在不同区域的欧式建筑的洋房。

    当初她和傅令元买房时,售楼小姐是建议他们先买高层房,视野好,空间紧凑。更适合过二人世界。

    陈青洲所买的便是洋房。

    如今亲眼所见,的确是又大又豪气。

    若是一个人住,真是挺寂寞的。

    蹦出这个想法的时候,阮舒瞥了眼傅清辞——不过陈青洲应该打一开始就没打算一个人在这里寂寞。

    三人在一楼客厅的沙发落座,佣人很快送上来茶点。

    阮舒明显留意到,陈青洲和傅清辞的杯子是情侣款。

    一共四杯茶,还有一杯,佣人在陈青洲的示意下端去给站在阮舒身后的九思。

    说是邀请她来坐一坐聊会儿天,但好几分钟都没说话。

    陈青洲和傅清辞并排而坐。始终拢她在怀不松手。

    阮舒坐在他们的对面,清楚地能够看见傅清辞在与陈青洲暗暗较劲试图挣脱他的束缚。

    阮舒低头,佯装认真地喝茶。

    少顷,还是陈青洲先挑了话题:“阮小姐还没说,方才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令元呢?”

    “我不知道。”

    阮舒其实是实话实说,只是外人听来更像她不愿意回答。

    陈青洲并未追问。

    于是突然又没了话。

    阮舒则将话头对准傅清辞:“傅警官的伤势如何?”

    “我没事。”傅清辞俨然憋着一股的气没处撒。

    陈青洲在这时蓦地放开傅清辞,起身对阮舒颔首道:“你们俩慢慢聊,我去处理点事情。阮小姐不必客气,尽管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

    他的身影一经消失,傅清辞几乎是立马坐到阮舒身边来,抓住她的手,低声道:“帮我!”

    “帮你什么?”

    “离开这里!”

    “怎么帮?”

    “帮我去警察局找一个叫谈笑的人……”

    后面的话,阮舒没有听到,因为傅清辞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遥远。

    她的视线忽然模糊起来,脑袋也晕乎乎的。她看到傅清辞微变着脸色扶住她的肩膀,嘴巴一张一合地好像在问她“怎么了”。

    阮舒极力往九思的方向看,却发现九思已经更早一步晕倒在地。

    昏迷过去的最后一样。她看见了陈青洲又走回来客厅。

    *

    “你对她们做了什么?”傅清辞质问。

    “没事,只是一点迷药。”陈青洲语声淡淡。

    傅清辞压抑着情绪,冷声:“如果是因为我找她帮我离开这里,你犯不着连迷药都用上!”

    陈青洲不明意味地笑了笑。

    外面在这时进来两个他手底下的人:“二爷,一切准备妥当。”

    陈青洲微微颔首,朝倒在沙发上的阮舒点了点下巴:“把她带走。路上谨慎点,照顾好,别伤到她。”

    傅清辞闻言愣怔,隐隐约约明白过来些什么,愤怒:“你利用我!”

    陈青洲走过去将傅清辞从阮舒身边拉起,温声道:“你先上楼,我处理点事情。”

    傅清辞甩开他:“你故意的!难怪你今晚突然心血来潮带我出去散步!”

    陈青洲解释:“带你出去散步是真的。遇到阮小姐只是巧合。”

    “那现在呢?你就顺势利用了这个巧合?”傅清辞眸光森凉,“你早就看穿我的目的,却不阻止我,利用我把她找来这里,你轻轻松松就抓了她!”

    陈青洲面露一丝不悦:“别激动,医生说了你需要静养。”

    傅清辞自顾自继续问:“这回你又抓她干什么?”

    其实很容易想到:“你又要对付令元?拿她当人质做威胁?”

    “不是你想的那样。”陈青洲皱眉,并不打算和她解释,挥了挥手让手底下的人干活。

    傅清辞打算上前阻止,陈青洲一把将她扛上肩,不顾她的叫喊和挣扎,径直上楼。

    *

    阮舒晕晕乎乎地醒过来,发现自己身处一片黑暗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