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背叛过一次,都不再信任-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33、背叛过一次,都不再信任

    车子平稳前行,刚驶离商圈不到两分钟,瓢泼大雨毫无征兆地下,雨珠子打在车窗上噼里啪啦地响。 马路上黑压压一片,全是车子,犹如老龟,缓慢地挪动。

    明明距离绿水豪庭只剩不到十分钟的路程,偏偏卡在这里。五分钟都前行不了多少米。

    阮舒觉得车内的空气很闷,于是降下车窗,露出一丝小缝。

    冷风夹杂着雨水立马灌了进来。

    傅令元长臂一伸,摁下车窗键,又马上将车窗重新升上去:“不能受凉,傅太太这么快就忘记医嘱?还是你想感冒,使唤我来照顾你?”

    他又是在关心她。阮舒总觉得有什么梗在心口,沉默不理。

    车外是大雨,车内的气氛突然地就压抑了下来。

    车子没行两步又停下来。傅令元兜里的手机正好进来电话。

    来电的是陆少骢。

    “阿元哥,你前两天带回来的那两把勃朗宁,我和我爸都试过了。手感很好,比我在美国那会儿玩过的都要好。看来那个姓董的挺靠谱。”

    傅令元下意识地侧目看一眼阮舒,发现她阖着眼睛微歪着脑袋,似乎在睡觉。

    抿抿唇,他淡声回陆少骢:“他早年在几个地区的国际战争里做倒卖生意。发了家,现在不折腾了,只在国内偶尔走走这种小量的单。”

    “那两款的具体型号你看到了吧?一般比较受青睐的也基本是这两款。轻巧便于携带,能单手上膛,子弹也容易获取。用来防身再合适不过。”

    陆少骢笑了笑:“可我爸还是最宝贝他的那支老古董。说什么虽然他行走江湖大半辈子都还没有机会真正用过它,但没有用过是好事,说它是他的护身符,才稳稳当当地走到今天。”

    阮舒并非真的在睡觉。

    车内很安静,安静得她可以基本听见陆少骢的话,而傅令元也显然未刻意避开她。

    她就算不主动探听,他们二人的对话还是钻进她的耳朵里。

    因为傅令元的身份缘故,她如今偶尔碰到些许关于帮会社团的新闻或消息,都会不自觉多加留意,渐渐地才明白,实际生活中的帮会社团,和影视剧里的夸张化是不同的。

    他们有他们的帮派政治,真正的大佬也很少动刀动枪,那些刀光剑影只是中下层帮派的生活。

    除了少数战乱或者政府管制能力低下的国家和地区之外,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帮派社团早已不再以暴力犯罪作为主要盈利模式。毕竟现代社会对暴力犯罪的打击力度远大于经济犯罪,量刑也重得多。因此才会有类似三鑫集团这样的存在。

    也因此,即便帮会社团,用枪的事件也并不多见。尤其在国内,对枪支管理严格。对持有火器的犯罪更是严厉打击,并不如其他对枪支宽松的国家使用枪械的黑、帮比较多。

    遂,除非独行匪徒,很少帮派社团会随意使用火器来犯罪,特别容易惹祸上身从而得不偿失。记得上回在靖沣,陆少骢和陈青洲双方之间的火拼,各自手底下的人仍旧以冷兵器为主。

    当然,帮派社团之所以被称之为黑、道,还是离不开暴力。他们所奉行的**于法律之外的地下规则。必须由暴力手段作为基础,所以装备肯定还是得有。一般中层干部以上会备着,大佬级别的更是得随时防身。

    阮舒估摸着,彼时她翻到的傅令元的那支手枪,就是他的防身武器。而他此次联系走私军火商购枪,风险有多大,她心里很清楚。

    傅令元的说话声尚于耳畔继续,口吻别具深意:“是啊,是护身符。用得顺手。用得心安,才是最重要的。”

    “四海堂的那些老家伙什么意见?”陆少骢质疑,“我怎么觉得他们这次给元哥你的所谓考验,有点怪怪的。”

    傅令元的唇角不明意味地挑了一下:“你别忘了,这件事是大长老临终前交代办的。”

    经提示,陆少骢转过弯来,但没有完全明白,只能猜测:“又和陈青洲有关系?”

    傅令元的另外一只手搁在方向盘上,手指轻轻敲了敲,似笑非笑道:“大概是用这件事先绊着我,在给陈青洲争取最后的时间。”

    最近道上的传言,陆少骢也有所耳闻,并且已有所行动:“我爸非常重视这件事,现在正想办法核实。如果当年那两亿果真还在,无论如何都不能由陈青洲找回来。”

    “嗯。”傅令元眉宇沉凝,发现前面的车子开始在动,他最后道,“等和董老板确定下来具体的交易时间,我再告诉你。”

    挂断电话,他踩离合器,车子缓缓地往前,速度总算比方才快了些。

    傅令元感觉喉咙干干的,顺嘴便说:“帮我拿瓶水。”

    分明是知晓她其实一直都醒着。阮舒睁眼,扭身到车后座取了矿泉水,本想直接给他,转瞬见他视线不移地认真开车,约莫腾不出手,于是帮他把瓶盖拧开了才递过去。

    她递过去的同时,傅令元伸手过来接,却是偏了方向,碰到她的手肘,猝不及防下,她的手一抖,矿泉水从手里脱落,将将掉在他身上。

    阮舒第一时间将瓶子从他身上捡起来,但水还是倒了很多。全洒在他的裤子上。

    “抱歉。”

    “抱歉。”

    两人同时道歉。

    阮舒抽了一团的纸巾帮他擦,然而他裤子的布料是容易吸水的,水渍已经渗进去了,裆部的一大块全都湿了,灰色的西装裤颜色变深。不仅如此,布料吸了水后更贴身,使得他裆间的那一团轮廓明显。并且随着她给他擦裤子的动作,越来越突……

    发现其变化的第一时间,阮舒滞了滞,连忙要收回手。傅令元却伸手扣住她的腕,将她的手抓回来,完全覆在了上面。

    阮舒:“……”

    她抬头看他。

    他尚在开车,视线依旧未曾转移地盯着前方,菲薄的唇吐出两个字:“帮我。”

    “……”阮舒提醒,“你在开车。”

    “我开我的车,你做你的事。并不影响。”傅令元有理有据的,“现在塞车,车速慢。不会有问题的。”

    阮舒:“……”

    傅令元带着她的手在上面揉了揉:“傅太太算一算,我们几天没做了?傅太太再想一想,在温泉池,你是怎么撩的我的火最后还不给我灭。”

    阮舒:“……”

    这几天他们在冷战,连睡觉都隔得老远,还做什么做?

    温泉池那里,她当时只是单纯地想给他点接吻的福利,没考虑太多。结果搞得他险些擦枪走火……

    她捺了捺唇角:“三哥不是该对女人的触碰习惯了么?怎么身体还那么敏感,轻而易举说起火就起火。”

    “呵。”傅令元哧声。“傅太太不必拐着弯儿吃其他女人的醋,也不必拐着弯儿说我是精虫。我承认我在你面前就是特别有性、欲。我早说过,你在存在本身对我就是一种挑、逗,刚刚还主动来碰我的老二,我得性功能残障才能没反应。”

    阮舒:“……”他在性、事上怎么总是那么理直气壮……

    “你再不帮我,我就开不了车了。”傅令元嗓音低低的,携着隐忍的暗哑。

    阮舒明媚地笑:“那我如果说,我就是想看三哥这样求而不得的痛苦的样子呢?”

    车子应声停下来,傅令元扭过头来看她,深深眯眸:“那我只能让车子一直停在这车流中间,让和傅太太来成雨中车、震。”

    阮舒浅浅弯了一下唇,终是触上他的拉链。

    他停车,其实只是因为恰好碰上红灯。没一会儿,车子重新启动。

    阮舒小心翼翼地帮他套弄,傅令元状似十分专心地看车。

    逼仄的车厢内,弥漫开来一股声色的气息。

    感觉时间过了很久,她的手都酸了,还没有抵达绿水豪庭。阮舒抬头,从她的角度,看到的是他抿得笔直的唇线和绷得紧紧的下颔,呼吸十分沉重。

    紧接着她望向车窗外才发现,旁边车道的车子行进速度分明比他们快。

    阮舒一愣,便听自他们车后传来“嘟嘟嘟”狂摁车喇叭的声音,俨然在催促他们。

    她这才反应过来,他是故意开慢车……

    傅令元就算她肚子里的蛔虫似的,察觉她要松手,率先出声。有点威胁的意味:“关键时刻,你敢半途而废,就是搭上你下半辈子的性福。”

    阮舒瞪他一眼,加快套弄的速度,没多久,骤然一阵热烫喷到她的手心里。

    车子同时猛地靠边停。

    傅令元往后靠上椅背,长长地松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似乎还在回味方才释放的释放的那个瞬间。

    阮舒兀自抽了纸巾擦手,怎么擦都还是黏糊糊的。

    “辛苦傅太太。”

    她听言侧头看他。看到他的嘴角挂上得到纾解的愉悦笑意。

    阮舒瞪了他一眼。

    傅令元反而笑得愈发愉悦:“傅太太比以前害羞了。”

    阮舒别开脸,不理会他的调侃。

    这回只两分钟,便抵达绿水豪庭。

    一回到家,她首先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手。

    傅令元随后也进来浴室,当她不存在似的自顾自脱衣服,然后走进去淋浴间洗澡。

    阮舒洗完手就要出去。

    傅令元探身出来问:“傅太太不一起?”

    阮舒终于忍不住对他翻了个白眼:“三哥自便。”

    离开卧室,她直接去了书房。

    邮箱里躺了不少的邮件,其实等明天再处理也不是不可以,但她还是翻阅了过去。将能回复的都先回复了,不能回复的暂且标了星。

    最后她停留在关于华兴的资料上,颇为头疼地撑手驻了下巴。

    书房的门在这时悄无声息地打开。

    阮舒之所以能立马留意到,是因为嗅到了浓浓的中药味。

    果然,转瞬傅令元便将碗到她的面前:“傅太太,该喝药了。”

    阮舒瞥他。

    他穿着黑色的丝绸睡衣,腰带松松垮垮地系着,露一大片的胸膛,靠坐在大班桌。懒懒地又将盛中药的碗朝她递近两分。

    盯一眼碗面呈现的黑乎乎的颜色,阮舒拧眉:“三哥熬的?”

    傅令元露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你确定它熬出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阮舒质疑。

    “傅太太还是别浪费时间,无论怎样你都必须得喝。”傅令元拿眼睨她,提醒,“听说凉了会更苦。”

    阮舒慢吞吞地接过碗,听他又用诱哄的口吻劝道:“乖乖喝完,给你奖励。”

    她瞥他一眼,然后将碗里的药一口闷下。

    和想象中的一样苦。

    阮舒深深皱眉,丢碗到桌上。

    傅令元竟然还颇为变态地检查了一下碗底,见只留了少许沉淀的药渣,他才满意地勾勾唇。下一秒他便弯下身来,捏住阮舒的下巴把她的头稍抬起,履行他的承诺。

    没想到探进她口腔的瞬间,她故意藏着没咽下去的一口中药便渡到他的嘴里去。她勾住他的脖子,主动加深这个吻,硬是令他咽下了肚子。

    她这才松开他,双手抱臂坐在豪华的大班椅里,微微抬高下巴。神色间展一丝黠色与衅意,灿然地笑道:“谢谢三哥熬药。”

    傅令元要笑不笑的,自大班桌起身:“夜已深,该就寝了,傅太太。”

    边说着,他的长臂伸过来捞阮舒的腰,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抱起。

    阮舒搂住他的脖子,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他的身前,双腿箍在他的腰上。

    面对面地鼻息相闻间。两人不禁又吻到了一起,一路这么他抱着她她挂着他吻回卧室里。

    他及时刹车。

    她从他身上跳下来,走去浴室洗漱。

    入睡前,傅令元如一惯那般亲昵地搂着她,问:“下一次催眠治疗约好时间了?”

    阮舒趴在他的胸膛,扎着脑袋没吭气,隔了十几秒才漠漠回答:“马以说我觉得自己做好心理准备后,随时可以去。”

    傅令元沉默少顷,吻了吻她的额头:“睡吧。”

    “三哥晚安。”阮舒埋首,闭上眼,感受着他的体温和心跳,预感今夜会是一个好眠。

    次日清晨,傅令元和阮舒一块儿起的床。

    她以为他今天是又突然有兴致要去林氏了,却原来不是,要去的是三鑫集团。

    这是阮舒第一次从他嘴里听说他要去三鑫集团,不由好奇:“三哥在三鑫集团里头到底具体是什么职位?也像在林氏里这样挂名?”

    傅令元垂眸盯着她给他打领带的手指,唇角斜勾,并未直接回答,而是道:“等三鑫集团上市,我手里可是股份的。”

    阮舒轻轻地笑,戏谑:“等三鑫集团上市,一大票的股民也都将有股份。”

    傅令元但笑不语。

    她比他先一步出门。今天恢复配备,由二筒和九思接送。

    办公室里,张未末照例向阮舒汇报她一天的工作安排,临末了告诉她,林承志的秘书转达,林承志今天不来公司。

    毕竟他是林氏的副总,手里头负责了不少的事情,最近却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阮舒不由轻蹙眉:“林总又怎么了?又陪太太去产检么?”

    张未末摇头:“林总的秘书也不清楚。原本是有份文件的流程走到林总那儿需要他批示,秘书找他,才被告知今天不会来公司。具体详情没说,似乎还挺匆忙的。”

    阮舒未再多问。

    张未末退出办公室,林璞却刻意留了下来:“姐,我知道我爸今天没来公司的原因。”

    “嗯?什么原因?”阮舒不是特别在意,随口一问,低头翻文件。

    但听林璞道:“昨天晚上,大姐自杀了。”

    阮舒蓦然愣怔,以为自己听错了:“林湘?”

    林璞确认地点点头:“吃的安眠药。早上佣人去她房间给她送早餐的时候发现的。所以我爸现在人在医院。”

    阮舒晃回神:“她为什么突然想不开?”

    当年林湘摔下楼,醒来后发现自己失去了两条腿后,倒是一度自杀过。可后来显然想通了,所以十年来虽每日躲房间里不见人,但从未再轻生。如今怎么会突然……

    “她想不开的原因我不清楚。”林璞摇摇头,旋即话锋一转,“不过我知道一件异常的事。”

    “异常的事?”

    “昨天大姐收到过一份快件。”

    闻言,阮舒明白林璞为何将其称为“异常”。因为了解林湘的人都知道,林湘从不与外界联系。她是一个不可能有快件的人。

    “什么样的快件?谁寄的?”

    林璞摊摊手:“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阮舒沉吟片刻,只觉得这件事怪异无比。

    转念她抬头看着林璞,挑眉:“你不是已经不住林家了?对林家的事情倒是清楚的很。”

    “嗯,我买通了林家的其中一个佣人。”林璞毫不遮掩地坦诚相告。

    阮舒略感意外。

    林璞笑眯眯的,神情坦荡,似乎并不觉得收买佣人盯着林家不可告人。

    阮舒看了他一会儿,没有打算问他这么做的原因为何。

    林璞却主动道:“我总得随时了解,王阿姨是否对我又有不满。”

    他这话说得略带俏皮。

    阮舒不禁失笑。对他挥挥手:“行了,快去准备一下吧,还有五分钟就要开会了。”

    林璞这才离开。

    阮舒目送他的背影,凤目微眯。

    五分钟后的会议,是和整个市场部开的,主要针对华兴恶意竞争的问题。

    虽然阮舒没有直接点名,但大家心知肚明被她批得狗血淋头的人是林承志。

    也是林承志今天不在,她便趁机多撒了分威严,震慑残余的那一两个至今对林承志绝对忠诚的人。

    会议的最后。由李茂这个部门主管,给部门的每个成员都下达了业务指标。他亦是一改往日平易近人的态度,发了狠似的,规定每天完不成任务不准下巴,务必要让华兴再没有机会抢单,并逼华兴把吃了他们的全都吐出来。

    散会之后每个人都神经紧绷行色匆匆,俨然进入备战状态,恶狼般的眼神让其他部门的员工见了都主动让道请他们优先。

    整个下午,阮舒亲自坐镇市场部,和李茂一起就曾经的客户资料和合作过的情况做进一步的深入分析,又将各项指标细化下去。

    傍晚,快到下班的时间之前,阮舒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转椅里颇为疲惫地揉眉间骨。

    面前忽然悄无声息地送来一杯浓茶。

    “谢谢。”阮舒本能地道谢,一抬头发现既不是张未末也不是林璞,而是苗佳。

    “阮总,你最喜欢的西湖龙井。”

    阮舒微愣,很快和善地笑了笑:“你不在我身边之后。都没有人给我泡茶了。”

    确实很久没喝龙井了。助理换成张未末后,她倒是基本都在喝咖啡了。先前傅令元让赵十三给她从杭州顺路带回来的那些,貌似都还没有拆盒。

    苗佳闻言眸光微微一亮:“阮总如果喜欢,我还和以前一样,每天给你泡茶。”

    阮舒大概明白过来她特意来找她是想干嘛了,指尖触了触杯壁,问:“你在副总那儿干得怎样?”

    苗佳的表情掩藏着一丝细微的尴尬:“挺好的。只是副总几乎都不来公司,我除了日常事宜,并没有其他事可做。”

    阮舒略略点头。

    苗佳等了两三秒。见她好像并未有要再说话的意思,便再主动开口:“阮总,你当时说,先让我去副总身边支援工作,一个月左右就好。现在已经……”

    阮舒淡淡笑一下:“我现在身边有两个人。张未末人力招进来的。而林璞……你知道的,他是林总的儿子。林总特意交代我好好带他。”

    苗佳不易察觉地闪了闪目光。

    阮舒承认,她是故意在她面前强调林承志的。

    顿了顿,她又道:“等我找时间问一问副总吧。他虽然不经常来公司,但偶尔还是来的。总不能有需要的时候。连个能用的人都找不到。”

    苗佳嗫嚅着唇瓣,似犹豫着要再争取点什么,最终还是作罢,只道了谢,默默地退出去。

    阮舒盯着面前只喝了一口的西湖龙井,将杯子推到一旁——只要背叛过她一次,她都不会再重新予以信任了。

    无论工作还是生活。

    无论任何人。

    眼眸一瞥,视线无意间落到角落里的那份包裹上。阮舒才记起这是昨天收到的还没拆封的那份。

    她抓到面前来。

    不是特别大的一个盒子,普通的包裹所用的厚纸盒。四四方方的。

    单面上只有收件人,并没有寄件人。

    她确定自己最近没有网购。

    当然,更不会是有什么朋友给她惊喜。

    阮舒拿住工具刀,踹着狐疑把外头的胶布割开缝。

    盒子里面是一张光盘。

    外面什么标志都没有。

    阮舒皱眉,取出光盘,将它放进电脑里,好奇地点开播放。

    开头的一分钟全部都是白屏。

    她险些以为是张废碟。

    然而一分钟之后,画面出来。

    只第一眼,阮舒便认出是什么东西,刹那间表情凝固,面容上浮现出一层死灰般的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