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玫瑰花的衰败-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35、玫瑰花的衰败

    阮舒扬起手掌狠狠摔到林湘的脸颊上,打得自己的手心隐隐作痛,却没有打断她的话。

    “我一点都不后悔当时不帮你!”林湘梗着脖子,扭曲地瞪大双眼,继续对她恶毒地笑,“连你的亲生母亲都不向着你。我不帮你不是更理所当然?”

    脑子“嗡”地一声,像有根棍子用力地敲了一记。又用力地搅了一搅,顿时搅出阮舒更多的回忆。

    她战栗。垂着身侧的手亦不停地颤抖。

    她不愿意在林湘的面前表现出一丝半丝对那件陈朽往事的怯懦和在意。

    她闭紧齿关,她绷紧下颌,她把手指蜷缩起来,仍旧抑制不住。

    阮舒撑在旁边的桌子上,手在桌沿上掐得发白,指甲都隐隐有要断裂的趋势。

    林湘观察着她的反应,将她的神色悉数看进眼里,俨然得到报复的快、感,脸上的笑意也继续在堆砌。

    “林翰回来了,林翰回来找我们两个报仇了。”

    “你说,他看到我现在这副鬼样子,还会相信我是你的同谋么?”

    “这是你在他面前给我扣的屎盆子拖我下水!”

    林湘眼角的泪尚在流淌。同时笑意未减,分辨不出来她是眼泪多一点还是笑意多一点。

    “不过其实我无所谓。”

    “我废人一个。林翰估计也不会浪费太多时间在我身上,多半会一刀了结我。可你呢?”

    “你不仅越来越漂亮,还过得越来越好。他会不甘心的吧?”

    她过得越来越好么……阮舒嘲弄。慢慢地缓气,撑着桌子站直身体。

    大概是这些年深居简出如哑巴般的生活将林湘憋坏了。也大概是林湘觉得临近死期没什么好再怕的,她的话非常地多,又极尽恶毒。

    极尽恶毒地继续冲阮舒发泄——

    “他会怎么对付你?”

    “先奸后杀?”

    “先杀后奸?”

    “其实**也可以。反正这些年,整个海城的男人都把你上遍了。多来几个又有什么区别?”

    她深居简出,并不代表她两耳不闻窗外事。或许其他事她可以不闻,可阮舒的事,林湘从未放下过关注。

    她越堕落,她越高兴。

    她自卑而恐惧地躲在太阳晒不到的角落里,透过窗帘缝偷窥那株被移植到院子里的玫瑰花。

    拥有肥沃的土壤、充足的水源、灿烂的阳光和悉心的打理。

    拥有最万众瞩目的花期,吸引周围全部的蜜蜂和蝴蝶向它围绕,仿佛世界的中心都围绕着它转。

    而只有她一个知道玫瑰花的秘密。

    她不嫉妒玫瑰花的拥有。她不惧怕玫瑰花的好命。

    她知道土壤之上的花开得越美艳越高贵,土壤之下的根便腐烂得越彻底越恶心。

    她等着。她始终在忍气吞声地等着,等着玫瑰花衰败。等着玫瑰花凋落,等着园丁有一天刨开土壤。让它真正丑陋的根部曝光在世人面前。

    昨天林湘还在绝望之中,今天林湘恍然明白——林翰就是那个园丁,她隐忍多年所等待的那个摧毁玫瑰花的日子已经到来。

    在林湘说最后那番话的过程里,阮舒的情绪反而被什么东西抹过,抹平。

    她面无表情地站在那儿,直勾勾地盯着林湘。

    瘆人的眼神,不禁令林湘记起多年前自己从楼上摔下去之前的那一幕。

    当时的她也是这么看着她。

    没有笑容,也没有愤怒,没有任何的情感。

    冷漠而决然。

    彼时是冷漠而决然地对即将摔下楼的她见死不救。

    眼下她又是在冷漠而决然地打什么主意?

    林湘不安地揣测。

    忽见阮舒突然靠近。

    林湘条件反射地抖一下。

    阮舒却是立时停住,唇角则弯出一丝讥诮。

    林湘这才反应过来,她是在故意吓唬她。

    “林湘,”阮舒唤她。语气没有什么波澜,瞳仁乌乌地凝在她的脸上。“你以为我怕这些么?”

    林湘冷笑,反问:“你不怕么?”

    “或许要事到临头才能知道吧……”阮舒的凤目冷凛地微微眯起。手指同时别了绺头发至耳后,淡淡道。“或许很快就能解脱。”

    林湘怔忡。

    “你不累么……”阮舒的目光极其薄凉。缄默须臾,她又兀自低低吐唇,最后喃喃,“可是我挺累的……”

    似要验证自己的话。讲完她便身心俱疲般地深深吸一口气,旋即步子疲乏地往外走。

    迅速地开门,迅速地出去,迅速地关门。

    她前一秒刚站定,思绪都还停留在林湘的病房里,便听林璞唤她:“姐。”

    阮舒闻言扭头。

    林璞从不远处的一排塑料椅上起身,朝她走来。

    阮舒的步子比他快,快一步过来,径直掠过他,反在塑料椅上坐下。

    林璞在半途顿住步伐,掉头往回走,在她身侧重新落座。

    未及他吭声关心她些什么,阮舒率先对他伸出手:“烟?”

    反应过来她是在问他要烟,林璞愣住:“姐,你抽烟的么?我怎么不知道?”

    阮舒未答,只重复:“有没有烟?”

    林璞挠挠后脑勺:“我不抽烟的。”

    阮舒拂他一眼,眼神古怪,一副“不抽烟你还是男人么”的表情。

    转念她便愣了愣,低垂眼帘嘲弄地轻挑了一下唇——什么时候开始,她理所当然地认为,男人就应该抽烟了?

    都是傅令元的坏习惯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她的某些观念吧……

    她此刻从表情神态到说话语气,全都给人一种异常颓然的感觉。见她许久未再开口,貌似在思索什么,林璞微抿双唇,小心翼翼地问:“要不我现在去给你买?”

    阮舒却仿佛并未听见他的这一句,兀自起身,走到九思面前:“你打过电话给傅先生了?”

    尽管已经竭力掩饰,可她今日对自我情绪的掌控着实很差。她不认为九思看不出异常。而这种突发的异常情况,依照她这段时间的观察,九思多半会很快告知傅令元。

    所以她试探性地问了问。

    九思坦诚地点点头:“是的。阮总你进病房后,我就给傅先生打过电话了。”

    “那他是要来找我么?”阮舒轻笑。

    笑容尚未完全舒展开,嘴边的弧度便在看到过道尽头的某张面孔时瞬间凝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