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另外一个选择-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37、另外一个选择

    门后有半个穿着蓝色水管工衣服的人影,弯身在洗手池底下不知在折腾什么。

    阮舒走进去:“需要我怎么搭手?”

    对方闻声抬头。

    帽檐下,林翰的面容不再隔着长远的距离,而是清清楚楚地出现。

    就在近在咫尺的眼前。

    “小舒。”他用他又厚又哑的烟嗓唤她,冲她笑,像是恶鬼招魂般。

    一瞬间,阮舒仿若置身地狱,瞳孔放大,滞住呼吸,整个人开始战栗。连牙齿都在打冷战。

    她明明想扭头就跑,可两腿如同灌了铅,只往后退了一步。

    林翰靠近,手按到她身侧的墙面上,将她半围住:“我以为你一见我就会喊救命,都准备好了要怎么应对。没想到你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还是说……”

    “你其实也挺想见我的?”

    他伸出手指,未及触上她的脸,阮舒咬着牙,厌恶吐字:“滚!”

    林翰不以为意:“别害怕,我没有想对你怎样。要不然我们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说话了。”

    阮舒看着他,眼里无波无澜:“你寄那种东西来给我干什么?你怎么还会有那种东西?怎么会?!”

    最后三个字,她俨然没能维持语调的平稳,泄露了她的失控。

    林翰露一丝得逞:“我就知道你肯定以为它们当年已经被你全部销毁了。”

    继而他冷笑:“我早就看透你这个丫头有多恶毒,怎么能不给自己留后手?”

    阮舒垂在身侧的手用力蜷了蜷,听着林翰讥诮道:“我在服刑的时候上过计算机课。出来后特意帮你把内容的像素提升了,怎样,是不是看得比以前更高清了?”

    “啪——”她给他的回答是一个耳光,几乎用尽了她此刻所有的力量。

    林翰脸一偏,发狠似的舔了舔牙板。扭回头来。

    他鹰隼般的眸子盯着她,表情仍在笑,说出的话却满是威胁:“我先警告你,不要试图把外面的人喊进来。否则,那两张碟里面的内容,可就不是只有你和我知道了。”

    阮舒不禁轻抖一下。

    林翰冷哼,收回手臂,摘下帽子,手掌捋了一把他的光头,不再憋屈地躲藏,大大方方地走出洗手间。

    “我观察了你有几天了,我知道你的身边有两个很专业的保镖,每天负责接送你,那个女保镖还贴身跟在你左右,搞得我连开车跟踪你都不敢靠太近,好不容易才找了今天的机会和你见上面。”

    阮舒虚浮地拖着脚步,漆黑的眼珠盯住林翰。

    林翰在办公室里四处兜转,如同领导视察一般,肆意打量,啧啧称赞:“我还以为林氏会被你败光,没想到你有两把刷子,经营得比老头子在的时候还要好。”

    “怎样?这些年你和你妈过得如何?”他无比自来熟地问着,一把坐进她的那把皮质转椅里,重重地往后一靠,双手按在扶手上。划着椅子转了一圈,最后面对着她停下,脸上露出享受般的表情:“不错,椅子很舒服。”

    “你想干什么?”阮舒面无表情,声音和表情一样没有温度,“报复我当年举报你贩毒?”

    “这确实是一笔很大的账要算。”林翰的神色霎时阴鸷,“我当年那么帮你,到头来你还是和你妈一样,哼,婊子生的女儿终归也是婊子。翻脸比翻书还快!可惜当时被抓得太急,来不及教训你,不然你以为那两张碟的内容,我会藏到今天才拿出来?”

    阮舒的瞳仁很黑,不起波澜。

    “不过。”顿了顿,林翰话锋一转,“不过现在无所谓。我不会因为这件事报复你的。相反,我还要感谢你。”

    他重新笑开:“若非被你送到里头去走一遭,我也不会遇到贵人。”

    阮舒对他口中所谓的贵人一点兴趣都没有,冷漠又问:“那你究竟要干什么?突然又想给林平生报仇?想要拿回林氏拿回林家原本该属于你的一切?”

    林翰往前倾身,手肘撑在桌面上,晃了晃手指:“放心,既然当年我第一时间选择的是帮你,就不会时至今日才找你报仇。”

    他嘲讽:“你以为我是你?不守信用。过河拆桥。”

    阮舒平定无波。

    “至于林氏,当然也继续留给你,反正我不是经营公司的料。你现在算是在帮我赚钱,多好,有一个会下金蛋的妹妹。”

    说这话的时候,林翰再次往椅背一靠,双手置于身前,双脚则翘到大班桌上,以一种高高在上大老板的姿态呈现。

    阮舒异常凉薄地扯扯嘴角。

    “你不是很聪明么?怎么会猜不出我找你的目的?”林翰就这么盯着她,俨然再现当年威胁她时的无耻。无耻地说,“好妹妹,让哥哥带你赚大钱。”

    心中虽已有所料想,但此刻听他说出口,阮舒仍旧一瞬间从头冷到脚,浑身冰凉。

    林翰的眼睛在不怀好意地上上下下打量她:“勿怪老头子对你垂涎。小时候就是美人坯子,隔了十年没见,你出落得比以前更漂亮了。我这出来才知道你如今在整个海城的花名响当当啊。毕竟从小跟在你妈身边,耳濡目染,或许还亲身教学,肯定学到不少功夫,对吧?”

    继而他摇摇头:“可惜,太可惜。”语气颇为遗憾,“如果你没有算计我,我没有进监狱,这十年,你能赚到的,可是这家破公司的十倍甚至远不止的钱。”

    他的眼睛里闪烁贪婪的光芒,目光好似穿透她的衣服,看进她**的身体。

    他舔了舔唇:“小舒。你光只是卖肉,真是划不来。”

    阮舒应声蜷起手指,手掌攥成拳头,嘴唇微不可察地颤抖:“你以为,我还是过去那个被你捏住把柄无力还击无所依靠只能任由你摆布的小姑娘么?”

    她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出口,每一个字都很用力很清晰。

    林翰在这时自转椅里起身,朝她踱步而来:“你确实变了不少,或许真的不再无力还击,或许真的不再无所依靠。不过,”

    他站定在她面前,邪恶地笑:“只要有那两张碟,你变得再有能力,还是得听我的话,任由我摆布,不是么?”

    他低头。故意凑近她,掌心不轻不重地拍了三下她的脸,每拍一下,说一句话——

    “除非你不要你的脸了。”

    “除非你不要你的命了。”

    “除非你不要你的人生了。”

    拍完,也说完。他以为他会看到一个惊恐得脸色煞白的阮舒,却冷不丁对上她乌漆漆的眸子。

    黑得宛若潭底最深处的死水,暗暗的,没有一点光泽。

    林翰不觉一个激灵。

    而转瞬便见她站离他,避开他的触碰,别过脸,仿若连看他一眼都嫌恶。

    林翰正回神,咳了咳,继续道:“你自己好好想清楚。你并没有其他选择。别再像当年那样对我动歪脑筋。耍心机我大概是耍不过你这种女人,可我也不蠢,在你手里栽一次就当作长教训,不会再吃你一次亏。”

    “那两张碟的内容,我会好好为你珍藏的。”

    他笑,笑得邪恶,笑得别具深意。

    阮舒不知是没听见。还是故意搭理,一声未吭,半晌无动静。

    林翰吸了吸鼻子,感觉身体里有股熟悉痒又上来了,最后理所当然地问她道:“先给我点钱花花。”

    他又一次摘下帽子。捋了捋光溜溜的头,再重新戴上:“我刚出来,什么都没有,找你好几天了没见到面,只能自己先做散工。每天在地下室和那些人住在一起也真是够了。我在打算,要是再见不上你,就回林家。”

    “瞧我,多疼你,骚扰林湘也不骚扰你妈和妙芙。不过说起来。妙芙那个丫头片子现在也二十来岁吧?呵呵,不晓得是不是和你一样,也是好苗子。”

    见阮舒依旧没反应,林翰有点不耐烦了,猛地推了她一把:“我让你先给我点钱听到没有?拿了钱我就走。不打扰你办公,等有事会再找你的。”

    他这一把却是并未推动阮舒。

    她转过脸来,神色是静如死水的平,眼神亦是平的,平静地走向大班桌。去拿自己的包。

    见状,林翰稍显得意地一笑,手指划过鼻间,用力地吸了吸鼻子。

    阮舒低着头,翻着钱包里的卡,抽出一张。

    指腹下,她亦摸到了她的那把瑞士军刀。

    她摸着它冰凉的刀身,定定地站了数秒。

    旋即她的双手从包里抽离。

    她双手交握着置于身前,转回身来,望向林翰,径直朝他迈步。

    “这里面是二十万。”阮舒将卡往他面前递,声音像飘在半空似的,很虚,很空。

    “才二十万?”林翰显然不是特别满意,哧声,“小舒,这十年你从林氏捞了多少钱?”

    阮舒面无表情的,没有回答他,作势要收回。

    林翰一把夺过,冷冷道:“下午再往里面打一百万。”

    阮舒忽然不合时宜地笑了。

    林翰微怔。

    她笑得很清浅,却笑得很漂亮,只是黯淡无光的凤目里随着她的笑溢出来凉意,有种叫人忍不住害怕的凉意。

    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林翰莫名地有点发怵。

    便听阮舒蓦然轻轻地在唇齿间喃喃:“我没有其他选择是么……”

    她一眼不眨地盯着他,瞳仁乌漆漆,转口道:“我其实还有另外一个选择。”

    林翰皱眉:“什么?”

    她尚在轻轻浅浅地笑着,似要附耳与他说悄悄话,极其亲昵地倾身凑近他。

    将藏在手里的刀,送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