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应该拥有小女人的丰富情绪-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40、应该拥有小女人的丰富情绪

    她急促地喘着气,额上的汗越来越多,原本平放在身前的两只手死死地揪住盖在腹部的薄毯,整个人看上去像梦魇了一般。%d7%cf%d3%c4%b8%f3

    傅令元深深皱起眉头,望向马以,眼神饱含询问之意。

    马以没有搭理他,注意力依旧凝在阮舒身上,神色平静地不停地纸上记录着什么,嗓音仍在沉而缓地诱导:“你回房间是要换衣服对吧?”

    “好,你现在要换衣服了。”

    “你要换衣服了……”

    “然后呢?你看见了什么?”

    “……”

    傅令元闻言挪回视线,看到躺椅上的阮舒浑身紧绷地在颤抖。

    她的脸白得像纸,咬着唇,狠狠地蹙着眉心,似在强行隐忍着什么,痛苦的咿唔声细碎地溢出,如同快要窒息一般。

    傅令元眉头皱得像座小山。

    便听阮舒重新艰难地开口,嗓子明显是被酸涩苦痛的情绪堵着,呜咽得所有的字眼仿佛全都杂糅成一团。

    但傅令元和马以都辨别出来了。

    她在问。

    她在质问。

    绝望的。愤慨的。

    “为什么你们都不救我……”

    一语出,阮舒骤然睁开了眼睛,完全空洞地盯着天花板。

    失了方才的所有痛苦。

    没有表情,没有眼泪,没有情绪,没有任何的反应。

    仿若丢了灵魂。

    马以盯着她,放下手里的笔——第二次催眠,失败。

    傅令元唇线抿得直直的。

    够了。差不多已经够了。

    他感觉心底已经对她的噩梦有了一个大致的轮廓。

    “我现在可以带她走么?”

    马以沉默地看了一眼傅令元,缓缓地点了点头。

    傅令元俯下身子,拉好阮舒身上快要掉落的薄毯。旋即一把抱起了她,手掌抵在她的后脑,将她的脸压向他的胸膛。

    “我们改天再来。”说着,他迈开大步,抱着人迅速地离开。

    马以依旧坐在躺椅旁的那张椅子上,定定地盯着已空无一人的躺椅,少顷,摘下眼镜,闭着眼睛捏了捏鼻梁骨。似有若无地叹一口气。

    *

    一路驶回绿水豪庭。

    傅令元把阮舒从车上抱下来时,她闭着眼睛,好几绺头发都黏在额头上,脸色淡淡,唇色淡淡,淡得仿佛整个人都是虚的。

    到家后,他径直抱她进浴室,将她泡进浴缸的热水里。

    给她洗好后,他抱她出来,她柔弱无骨地趴在他的肩上,任凭他裹着浴巾帮她擦干身体,穿好睡袍,最后送她到床上。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半丝动静。

    好像在诊疗室睁开眼之后,她就死了一般。

    傅令元的脸绷得硬邦邦的,感觉心里堵了什么东西。

    或许,确实是又死了一次。

    在回到过去的记忆里,重新经历一遍死般的痛苦。

    见证了今天她在催眠过程中的那些反应之后,他忽然有点后悔了。

    他想起她说他们都在逼她。

    可能。他真的是在逼她。

    傅令元坐在床边,眸光深而复杂地凝注她。

    高考结束……夏天……

    是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他正在……

    屋子里静悄悄的,他有些缓慢地抬手,一点一点,仿佛很艰难,终于,轻轻触上她的脸,指尖沿着她的轮廓缓缓地描摹。

    她的眉毛。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嘴唇。

    她柔软得像一捧纱,盈在他的眼前,安静白皙的容颜在灯光下静美如画,却又显得异常地脆弱。

    须臾,他的手伸入她的发间,握住她的脑袋,俯下身体,低头,那下颌抵住她的鬓角,紧紧地搂住她。

    *

    心理咨询室。

    马以正准备着下午要见的第一位病人的资料,门忽然被叩响。

    “马医生。”

    闻声抬头,发现竟是傅令元去而复返,马以略微意外地怔了怔,很快道:“傅先生,不好意思,我一会儿还有其他病人,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傅令元本也就不打算浪费时间,单刀直入便问:“除了催眠,没有其他办法了么?”

    “今年是第七年。”马以十指交叉置于桌上,看着他,平缓地道,“这是她在我这里接受治疗的第七年。是我的所有病人中时间最久的一个。”

    “最初来这里,她并没有真心抱着解决问题的态度,而像例行公事,就像是突然发现自己原来有心理障碍,于是按照有病就该治的常理,找到了我的咨询室。当时我就察觉,她对人的防备心理,不是一般的强。”

    “头三年,我和她一直处于十分随意的聊天状态,想说什么全凭她。从第四年开始,她才慢慢开始聊一点她自己的事情。聊她的喜好,聊她的生活,聊她的工作。再后来。才聊到她的家庭,以及聊到她的男朋友。”

    “即便她已经把我当半个朋友,即便我知道她的事情,可她仍旧对我并不完全信任。所以两次催眠都没有成功进入她的内心深处,在我看来,是正常的,你不必担心。”

    “她是一个很有耐性的病人,我是一个很有耐性的医生,我希望你也能是一个耐性的病人家属。”

    “马医生你误会了。”傅令元解释,问,“我想知道,这样催眠,会不会反而令她加重病情?”

    马以一惯着秉着副冰山脸:“首先,如果这种治疗方法不适用她,我是不会建议的。其次,我一直在跟进她的数据。两次的催眠,从结果上讲虽然失败了,但效果确实是有的。”

    “你不要觉得她在催眠过程中似乎很痛苦。就认为对她有所伤害。她需要的恰恰是外界的力量逼迫她面对。就算拔牙一样,其实只差最后那一下力,忍住拔掉它的那一瞬间的痛苦,就能将其彻底斩断。只是缺乏勇气而已。”

    他扶了扶眼镜:“虽然不清楚最近是发生了什么事刺激到她,但这么好的机会,希望她能把握住。有些事情,埋在心底越久,腐烂得越厉害。不破不立,阮舒她。拖得太久了。”

    “听到马医生和我是一样的想法,我就放心了。”傅令元极轻地勾了一下唇——确实,不能心软。既然都已经到这地步了,就算是真的在逼她,也还是得继续逼她。

    马以没什么特殊表情,转而提醒:“最近两天暂时不适合再来。催眠频率太高,不利于催眠效果。尽量让她放松心情,调整好这一次催眠所带给她的心理变化。”

    傅令元微微颔首,默了一默,说:“有一个想法,想听听马医生的意见,看看是否可行。”

    马以又习惯性地扶了扶眼镜:“傅先生请讲。”

    *

    离开咨询室,傅令元坐进车子,并没有马上开动。

    脑海中尚盘旋着方才和马以说的那件事。

    他掏出了烟盒和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开始抽。

    抽到一半的时候,栗青来电话:“老大,林翰现在准备转送去戒毒所了。”

    焦洋。如他所料,确实带人去林翰所租的地下室了,不过因为需要按程序向上级请示搜查,所以耽误了点时间。

    栗青和赵十三就是抓住了这一点的时间,按照傅令元的吩咐,先一步赶去了。只不是并没有翻到类似毒品等敏感物品。

    焦洋自然也没搜到,于是完全没了多加扣留林翰的理由,而林翰又正犯着毒瘾,遂很快得交至戒毒所强行戒毒。

    傅令元缓缓吐了一口灰白色的烟气。伸手往车窗外抖落两下烟灰,淡淡道:“林翰就先丢戒毒所里,不用管。”

    他抓林翰,本就是为了探清楚阮舒的心事。

    林翰是能帮他了解事情全貌的最快的突破口。

    他不是不想知道了。

    他只是记得,她强调了三次她想亲自告诉他。

    她在努力地接受治疗。

    他想,他应该等她。

    那边栗青不懂得为什么自家老大突然改变了主意,没追问,领命照办,转而第二件事:“林家大小姐那边——”

    “和林翰一样,林湘也先不用管。”话虽如此,但提起这两个人的名字时,傅令元眸底满是冰雪一般的凛然——阮舒对林家人的怨憎……

    挂断电话,他将剩下的烟抽完,路上转去超市买了食材,回绿水豪庭。

    *

    阮舒睁眼的时候,房间里是没有开灯的,而自己正偎依在一具熟悉的宽厚的怀抱里。

    她刚动了一下,他沉磁的嗓音便自头顶传出:“傅太太醒了?”

    阮舒沉一口气,在他胸膛蹭了蹭:“嗯……”

    “打算起来么?”傅令元的手掌顺了顺她后脑勺的头发,“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睡多久了?”

    “挺久的。”

    “现在几点?”

    “晚上9点19”

    阮舒在尚有点混沌的脑子里忖了忖,记得在马以的心理咨询室时刚过中午,也就是说她已经睡掉了一整个下午外加半个晚上?

    蹙蹙眉,她伸手到胀塞的太阳穴上,刚揉了两下,傅令元的手指便覆了上来,接替她的手指,在她太阳穴上轻轻地按:“睡太多了你。”

    “难道不是三哥的过失?你应该及时喊我起来的。”

    话说得颇具抱怨的意味儿,口吻则有点像上回痛经时的撒娇。

    傅令元轻笑,吻了吻她的发顶:“嗯,是我的过失。所以傅太太现在是打算起来,还是继续睡到明天?”

    阮舒默了默,重新将脸埋进他的胸膛:“继续睡吧……”

    “确定不起来吃点东西?你从中午到现在都没有进食。我煮了粥,如果你懒得下床,我帮你热一热端进来。”

    最后特意以暧昧的语气补充两个字,“喂你。”

    阮舒不禁失笑,故意问:“三哥打算怎么喂?”

    傅令元的手掌在她的背上轻轻地抚。低低地笑着反问:“傅太太喜欢我怎么喂?”

    阮舒戳了戳他的心口,不语。

    傅令元像是做最后一次的确认:“真的不吃?”

    “不饿。没胃口。不想吃。”一下子出来三个极具情绪性的词。

    “嗯。那就不吃。”傅令元搂了搂她。

    阮舒笑了笑:“三哥这样可不对。若真为我着想,就应该强制我现在起来吃饭,否则对胃不好。要我喝中药的时候,不是挺八婆的么?”

    “说谁八婆?”傅令元警告性地轻轻掐了一把她的腰。

    阮舒笑得更开了些。

    便听傅令元道:“给傅太太在我面前任性的权力。”

    “所以我以后可以任性地不喝中药了?”阮舒问。

    “不行。”傅令元回答得很快很决然。

    “那还有什么任性可言。”阮舒的手指拨开他睡袍的领口,直接触上他的皮肤,指尖在上面打圈儿。

    “其他的事情,全听傅太太的。”傅令元抓住她的手,不让她使坏。

    阮舒抿抿唇,用轻松的口吻又问:“所以我可以不去催眠治疗了?”

    “不行。”傅令元回答得比刚刚还要快还要决然。

    阮舒无语:“那请问三哥给我的所谓‘任性’的权力,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么?”

    傅令元将她的手抓到他的下巴上,轻轻地蹭他的冒尖的胡茬:“矫情,任性,撒娇,委屈,依赖,傅太太应该拥有这些小女人的丰富情绪。”

    阮舒蹙眉:“我没有这些。也不习惯这些。”

    “那从今往后好好开发好好习惯,就会有的。”傅令元吻了吻她的手指。

    阮舒沉默。

    傅令元则似突然想起什么,转开话题道:“你要我帮你查的那个曹旺德,他原先主要活动在外贸行业,这些都是你的资料上已经搜集到了的,所以我主要让栗青帮你去查了他最近的动态是否有异常,倒是发现,他如今每个星期的星期六,都会去一家保龄球馆里打保龄球。”

    “打保龄球算是异常?”阮舒不解。

    “他以前打的可都是高尔夫球。”傅令元勾唇,“而且,他是个十分重视家庭的人。以往每个星期六,他都会带上他老婆和他儿子外出。你觉得打保龄球会比陪老婆儿子重要么?”

    阮舒沉吟片刻,揣测道:“所以三哥怀疑,每个星期六,那家保龄球馆,是曹旺德和华兴幕后老板的见面日期和见面场所?”

    “栗青会让交待手底下的人帮你盯着的。傅太太不用操心。等这个星期的周末,就能有答案了。”

    “三哥办事果然有效率。”她和李茂折腾了大半个月都折腾出结果,一到他手里,立即有线索。

    傅令元笑问:“傅太太就只有口头上的表扬,不给点实际的奖励?”

    阮舒莞尔,仰起脸,摸索着他模模糊糊的轮廓,吻上他的嘴唇。

    傅令元故意不动,也不做任何的回应。

    阮舒自娱自乐了一会儿觉得没有什么意思,缩回脸。

    傅令元快速扣住她的后脑勺:“接着该我兑现给傅太太的奖励。”

    一如既往地深,一如既往地久,一如既往地热情。

    不过这一回只是十分单纯的唇舌上的嬉戏。

    他很克制,两只手至始至终没有移动过原本的位置。

    即便如此,他的身体还是有了反应。

    阮舒淡淡地笑了一下:“不好意思。结果今天的催眠,我还是没有坚持下来。”

    傅令元搂紧她,轻轻地笑:“好了,傅太太不是说要继续睡?那就继续睡,一会儿完全清醒了,说不定就睁眼到天亮了。”

    “嗯。”阮舒枕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睛。

    *

    次日清晨,阮舒是睡到自然醒的,手机不知何时没了电。所以闹铃失效,而她原本的生物钟在经历了几次的作息不规律后,也不起作用了。

    她忙着起床要去公司上班,刚坐起来,就被傅令元扣住手腕拉回床上,箍住她的腰:“不用去了,去什么去?公司没了你又不会倒,家里也不需要靠你养活。”

    “我可没三哥游手好闲。”阮舒推了他一把。

    忽听他吃痛地“嘶”了一声。

    阮舒这才记起他手上还有伤,连忙回头。

    傅令元趁机伸展开手脚将她压住,冷不丁问:“你到底是为什么要为了林氏这么拼命?”

    阮舒稍一愣,淡声回道:“这是我的公司,我当然要好好经营。”

    “那是林家的公司。”傅令元轻嗤,“就算现在林家的一切都在你的手里,那也是姓林,不姓阮。从一开始接手,你就应该抱着毁掉它的目的才对,却为它费尽心力,你这些年到底图的什么?”

    何止是费尽心力。她游走在那些男人中间。所搭的人脉,所走的关系,全部都是为了林氏。

    阮舒垂了垂眼帘,复而重新抬起,灿然地笑着,解释:“当初只是在想,如果不找一件事让自己集中精力甚至拼了命地去忙碌,好像生活没有奔头。所以就把林氏抢到自己手里来玩了。玩着玩着,玩到了今天,都已经习惯了。三哥不让我去公司,我能干嘛?”

    傅令元盯着她,瞳眸又黑又沉。

    又黑又沉的,翻滚着一股不知名的情绪。

    阮舒静静的,保持着笑意,任由他打量。

    顷刻,他勾住她的脑袋,搂进怀里:“你现在生活的奔头是当傅太太,当我傅三的女人。”

    阮舒在他怀里扎了会儿头,很快笑着推开他:“我才不愿意当一个只依附于男人的女人,我真的要起床了。”

    她很认真地看着他:“不论怎样,林氏在我手里呆了这么多年,它就是我的,我的事业,我这些年倾注的心血,我的生命里很重要的一部分。”

    傅令元微微眯眸,眸底飞快地划过一丝什么,旋即斜斜勾唇:“比我还重要?”

    这种问题令她意外。虽然他的语气状似随意,但不知怎的,阮舒敏感地从中听出一丝意味不明。怔忡一秒,她唇角微弯:“三哥好像搞错了。你应该先确认你在我心中是否有地位,然后才能和林氏做比较。”

    傅令元:“……”

    阮舒在说完后便飞快地跳下了床,却还是被傅令元眼疾手快地扯一把坐回床边。

    “傅太太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么?”

    阮舒眨眨眼,明知故问:“我刚刚说了什么?”

    傅令元冷呵呵一笑。

    阮舒抿唇浅笑,覆到他唇边轻轻吻了吻:“别那么小气。你是要做大事的男人。”

    吻完,她兀自趿着脱鞋进了浴室洗漱。

    傅令元坐在床上摆黑脸。

    手机里进来栗青的电话:“老大,林家现有的几处房产都查过了,没有符合条件的。”

    “没有?”傅令元拧眉——难道不是林家的房产?

    却听栗青很快补充道:“不过我查到,几年前南山的卧佛寺扩建,政府做主将附近几百米范围内的山林划给了寺庙,那边的原本是有零散的几栋私人别墅,别墅的主人因此都顺手当做慈善捐出去了,其中一栋就是林家的。”

    “老大,你要找的估计就是那一栋。”

    卧佛寺?

    还真是巧。

    傅令元微微眯眸,转瞬达了不满:“下次讲话连贯点,意思一次性表达清楚,不要断句那么久。”

    栗青:“……”

    最后傅令元下达吩咐:“把那栋别墅的原址找出来发给我。”

    以及:“和董老板确认清楚时间和地点。完了后记得和陆小爷打招呼。”

    *

    抵达公司,其实已经迟了快一个早晨。如果阮舒只是一个人,其实是无所谓的,偏偏傅令元与她同行,并且直接跟着她一起进了她的总裁办。

    两人一进去,外面霎时炸开了锅。

    前阵子的同进同出,加昨天傅令元“英雄救美”抱着她离开,再到今天。估计大家都已基本确认她和傅令元的情侣关系了。

    阮舒的脸有点臭,瞥向悠哉坐在沙发上的傅令元:“副总还是回自己的办公室。”

    “我觉得阮总的办公室比较舒服。”

    “那我们交换办公室?”

    傅令元斜睨她,未及再说什么,张未末叩门进来。

    “阮总,副总,你们没事吧?昨天到底什么情况,真是把我们大家都吓坏了。”

    “没事,不好意思。”阮舒简单地应,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模样。

    张未末察言观色,自然不多言,进入正题例行公事给她汇报今天的工作安排,最后问:“林璞今天还继续请假么?”

    阮舒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傅令元,心里计较一番,终是呼一口气,道:“我一会儿打电话给他让他下午回来。”

    待张未末离开,傅令元立即出声戏谑:“傅太太不防我了?”

    阮舒随手翻了两下文件,抬眸,隔着不远不近的一段距离注视他:“我相信三哥会体谅我,会迁就我的心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