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女人真喜欢作践自己-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42、女人真喜欢作践自己

    陆少骢甚至连裤子都没有褪,乍看之下衣着完好。

    而汪裳裳的裙子则从后面被撩至腰间,袒露两条白花花的腿。

    一整池的睡莲仿佛都被他们放肆的旖旎羞红了脸,娇叫声更给院子增添暧昧的情愫。

    幸而两人斜对着竹帘门,也太过忘我,并未留意到她,阮舒只跨出去一步,立即缩脚,后退回过道内。

    定了定神,她原路朝包厢返回,思绪却怎么都沉不下来——上回汪裳裳怀孕闹了那一出,傅令元告诉她,那孩子的父亲其实是陆少骢,她虽诧异这对表兄妹的**,但远不如今日亲眼所见来得震颤。

    一时分神,走进包厢时未加注意,迎面和从里面出来的人撞个正着,脸庞重重磕在他坚实的胸膛上。熟悉的烟草味儿入鼻,阮舒蹙眉,本能地后退。

    傅令元眼疾手快地捞住她的腰,帮她稳住身形。

    “疼?”

    见她表情微皱,他的手掌覆上她的额头,轻轻揉了揉:“上哪儿了?心不在焉。”

    “洗手间。”

    “洗手间里有怪物?”他手伸过来,长指执起她的下巴,眯眸打量她的表情,“很热么?”

    阮舒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实隐隐有些发烫。点点头道:“这里面挺闷的。”

    傅令元揽住她的肩,建议:“那我们出去透透气。你刚刚不是挺喜欢那个后苑的?”

    阮舒抿抿唇,淡淡一笑:“不用了,没关系的,谢谢三哥。”

    傅令元意味不明地盯她一眼,未再多言,和她一起回座。

    阮舒端起茶杯,喝了几口茶,总算将飘荡的思绪完全压下。

    不多时。汪裳裳回来了。

    却也只有她一个人。

    和跑出去时的愤慨相比,此时的她心情显然好了许多。唇角微翘,眼角媚然,脸颊上尚留一丝红晕。

    阮舒不动声色地扫过她,默默地重新垂下眼帘,脑海中不自觉再度闪现后苑里看到的那一幕。

    那边陆振华在问汪裳裳:“少骢人呢?不是让他出去找你?”

    汪裳裳回之以满脸的狐疑:“表哥出去找我了么?我不知道,我没有和他碰上头。”

    陆振华皱眉,似乎有些不悦。

    汪裳裳稍加为陆少骢解释了一句:“表哥大概是和我错过了吧。”

    转而执起茶壶,给自己的茶杯添了茶。继而又主动地将壶嘴递到傅令元的茶杯上。

    傅令元漠然地瞥一眼,待她给他添完茶放下茶壶时,他漫不经心地端起茶杯,斜斜勾唇:“谢谢。”

    他难得和开口和她说话,汪裳裳像是受到了鼓励,眼里立即荡漾起柔柔的水波,又将方才侍应生送上来的杨梅往傅令元跟前挪近,娇娇道:“阿元,你好久没有上陆家来了,姨母挺想你的。”

    她说话的时候,嘴唇无意地微微嘟起来,刚润过茶水的缘故,嘴唇显得格外饱满诱人,如两片娇嫩的花瓣似的。

    连阮舒身为女人,都不得不承认,汪裳裳真的很有年轻的资本。

    傅令元挂着闲散的笑意,并没有应她,手里轻轻晃动茶杯,晃完后将刚倒满的一口未碰的茶悉数倒掉,动作俨然就是在洗茶杯。

    汪裳裳的表情霎时僵住。

    而紧接着,傅令元将那碟杨梅送到阮舒面前:“你有口福了。这本来是舅舅专门给孟秘书准备的。”

    汪裳裳的表情愈发难看。

    阮舒垂眸盯着杨梅。

    黑紫色,圆滚滚的,特别饱满。

    她未加推辞,捻起一颗,浅浅地笑:“这个季节还能吃到这么好的杨梅,真是托了孟秘书的福。”

    这话虽是在感谢孟秘书,但捧的是陆振华的场。陆振华愉悦地沉声笑,邀请道:“阮小姐有空可以常来陆家玩,陪小孟聊聊天。”

    他丝毫不避讳在人前表现出对孟欢的宠溺,颇为亲昵地将其揽入怀:“看得出来,我们小孟对阮小姐你挺有好感的。”

    傅令元在桌底下悄悄地捏了捏她的手心。阮舒心中微微一顿,脸上的笑意加深一分,应承陆振华:“好啊。能得孟助理的好感,是我的荣幸。”

    孟欢闻言望过来,宠辱不惊地遥遥对阮舒淡淡抿唇。

    陆振华从孟欢的手里夺下她刚捻起的杨梅,半是提醒半是怪责道:“喜欢也不能贪嘴。”

    孟欢做无奈状,嗔怨:“老陆你有时候真挺烦的。”

    陆振华并不恼,又和孟欢不知说了什么,刻意压低了声音,自是他们之间不欲为外人道也的私语,掩盖在戏曲声中。

    甚是耳鬓厮磨。

    加上上回的陆家家宴,迄今为止阮舒所见到基本都是陆振华与孟欢老夫少妻的居家相处。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见识他身为“黑豹子”的那一面。

    暗忖间,她收回视线,正见傅令元冲她笑,抬起手掌在她脑后顺着头发,神色间是满意和夸赞,即便他没开口,阮舒也读懂了他此刻的意思,分明在说“傅太太的反应很快,表现不错”。

    阮舒返给他清清淡淡的神色,转眸,冷不丁对上汪裳裳愤恨又怨憎的目光。

    她极轻地蹙了蹙眉——这姑娘可真有意思,她不是都和陆少骢打炮了么?难道心里还没放下傅令元?

    而陆少骢在此时终于回来包厢,身边却是携着蓝沁。

    蓝沁已卸了先前舞台上的妆。换了一身旗袍,身段玲珑,头发绾成偏髻,皮肤白而亮,充满女人味。

    阮舒感觉耳边似乎还能回荡起她婉转的戏腔。

    一进来蓝沁便依次问候了陆振华、孟欢和傅令元,再对阮舒颔首致意,独独忽略掉汪裳裳。最后她端起一杯茶,含笑对大家道:“谢谢支持和捧场。”

    陆少骢搂着蓝沁,覆在蓝沁的耳畔不知低语了什么,蓝沁面露羞涩地拿手肘撞了一下陆少骢的腰,陆少骢笑声朗朗,大手一挥将侍应生叫进来,关心蓝沁道:“你一定又是上台前不吃东西。看看喜欢吃什么,别饿到了。”

    傅令元挑眉戏谑:“你什么时候开始也懂得体贴女人了?”

    陆少骢往椅背一靠,先朝陆振华和孟欢的方向努了努嘴,然后看回傅令元,道:“这还不是我爸和元哥你两个模范好男人给我树了榜样,我瞅着孟秘书和元嫂似乎都很受用。我自然也得偷偷师。要知道,我家蓝沁可是众人的女神,我的情敌比你们多得多,压力大得很。”

    说到最后一句,他还故作一副苦恼的神色,竟是挺有喜感的。

    蓝沁两手搭在陆少骢一侧肩膀上,虚虚地抵着下巴,巧笑嫣然:“我盼着陆少多对我腻歪些。”

    这副熟悉的画面阮舒记得,很早之前。傅令元带她与他们俩一起吃饭时,蓝沁也曾对陆少骢此般娇媚过。

    陆少骢依旧很吃这一套似的,愉悦地勾了勾蓝沁的鼻子。

    而这整个过程,阮舒都在悄悄地留意汪裳裳的反应。

    意外的是,面对陆少骢和蓝沁近在眼前的亲昵,她并没有太强烈的表现,不过安安静静地坐定位置上,时不时用目光瞥蓝沁。

    当然,再仔细一点还是能察觉,她握在茶杯上的手指攥得十分紧,可见指节发白。

    不是没有反应,而是在隐忍。

    阮舒悄然扫了扫陆少骢,转了两下脑筋,心忖这陆少骢可真有本事,不仅上了汪裳裳,又亲手拿掉两人的孩子当补品吃,竟还能令汪裳裳毫不芥蒂地继续与他打炮,而且甘心忍气吞声。

    只是不知这蓝沁……

    琢磨两下。阮舒及时止了思绪——贵圈真乱。

    没一会儿,侍应生便将刚刚他们所点的小食送上桌。

    或许因为今日是在兰心剧院,蓝沁多少有点东道主的架势,对阮舒的态度比以往两人私下接触时稍显热情,招呼她道:“不知道阮小姐以前是否来过兰心剧院?最近我们这儿刚从法国请了位师傅来,这里头好几道甜点,都只是我们兰心剧院才有,在外面即使遇到相似的,也绝对不是同样的味儿。阮小姐一定要试一试。”

    阮舒算不上有胃口,但也不至于一点吃不进去,碍于礼貌,挑了些品尝。

    那头陆少骢正在问傅令元:“刚我爸是不是找过阿元哥你了?”

    傅令元随手将一片杏仁放进阮舒的盘子里,点头回答陆少骢:“嗯。问我后天见董老板的事。”

    “昨晚栗青把时间和地点告诉我了。阿元哥可真会挑地方。”陆少骢笑笑,“我妈正好念叨着最近该拜佛了。所以我打算顺便带上她,阿元哥没有意见吧?”

    “当然没意见。”傅令元表情懒懒的,“我原本就有顺便拜佛的意思。”

    阮舒将他给的杏仁片捻进嘴里,细细咀嚼。清香中又带一点点苦涩,恰好综合掉她一分钟前入口的挞酥的腻味。

    而且不知是不是她太过敏感,那挞酥里头貌似加了……

    “上次的新闻发布会,实在不好意思,那么重要的场合,我却在镜头面前出状况。一直没有机会和阮小姐你致歉。”

    蓝沁的神色满是内疚和歉意,倒叫阮舒不好意思了:“蓝沁小姐千万别这么说,那件事对林氏没有太大的影响。”她有意无意地瞟一眼陆少骢,“我们林氏是三鑫集团的子公司。就算天塌下来,也会先由他们顶着。我现在这个‘阮总’的名号,其实挺水的。”

    蓝沁被阮舒的自我调侃逗乐了:“和阮小姐接触久了,越来越发现阮小姐和传闻中的不太一样。”

    “传闻中的我啊……”阮舒指尖轻叩茶杯,极淡地哂笑一下。

    蓝沁似察觉自己刚刚的那句话不礼貌,但并未道歉什么加深这个话题,转口扯女人的服装衣饰讲了几句。

    在场的人之中,陆振华陪孟欢,陆少骢和傅令元谈话,蓝沁和阮舒亦闲聊,唯剩汪裳裳左右不搭理地坐着,目光徘徊在蓝沁和阮舒之间,表情越来越不痛快。

    没等戏全部唱完,因为孟欢的疲乏,陆振华率先提出离开。

    几人干脆就此散场。

    回去的路上,阮舒的胸口隐隐有点发闷,打开一半她这边的车窗,吹着凉风,才感觉稍微舒坦些。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傅令元敏锐地留意,飞快地偏头看她一眼,看到她靠在窗口的侧脸蒙着寡淡的夜色的光泽,勾勒出一丝的凉薄。

    “没事,吃多了。”阮舒轻轻摇头。

    傅令元却质疑:“傅太太中途离开去洗手间的那阵子,遇到什么事了?”

    阮舒支起手肘抵住下颔,别具意味地问:“三哥猜猜看。”

    傅令元的目光仍旧平视前方专注地开车,单只手则伸过来,准确无误地弹了弹她的额头:“傅太太学会故意和我卖关子了。”

    阮舒唇角微弯,略一顿,问及一件之前并不感兴趣,然而现在挺想了解的事:“三哥在陆家家宴的时候,不是说曾经差点被汪裳裳下药**?”

    她故意用的“下药**”以调侃他,傅令元更大的关注点却在于这句话本身:“傅太太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噢,三哥不是告诉我,汪裳裳的那个孩子是陆少骢的?我好奇汪裳裳怎么就睡错人了?”

    若没记错,汪裳裳自己好像都没拎不清那天的状况,彼时还追问傅令元。但傅令元没有搭理她。

    “真的如汪裳裳所猜测的,是三哥反算计她了?”阮舒凤目微眯,“把她反算计给了陆少骢?”

    话音出,自她的角度,能看到傅令元的唇角应声微微抿起一丝弧度,在车内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有点高深莫测。

    高深莫测地挑了挑唇际,回道:“我怎么可能会将汪裳裳反算计给陆少骢?是陆少骢自己。”

    嗯?阮舒静待他的后文。

    傅令元稀疏平常道:“汪裳裳是陆家安排给我的妻子。如果她安分点,娶她我也无所谓,反正不过是给她一个头衔,而对我来讲则能让舅舅更加信任我,利大于弊。”

    娶她也无所谓……利大于弊……阮舒默默在心头咀嚼这两个短语。所以这就是他一开始没有明确拒绝汪裳裳任由陆家人撮合的原因吧?利益为先,完全可牺牲婚姻。

    “偏偏,她不满足我对她平平淡淡的态度,想了那么一招来算计我。”他眯起的眸子里透出一股子的危险气息,“汪裳裳身边的那个保镖阿东原本是舅舅送给她的,跟了汪裳裳好几年,渐渐有点阳奉阴违,所以汪裳裳那次要对我下手的事情。陆家父子并没有第一时间得知。但只是没有第一时间而已。最后还是知道的,所以陆少骢后来让阿东及时阻止。”

    “是陆少骢让保镖阻止的?”这个答案令阮舒感到意外。因为她的理解是,既然陆家乐于撮合汪裳裳和他,那么更应该帮助汪裳裳得逞才对。

    不过转瞬她便想通,讲出自己的猜测:“陆少骢清楚三哥你的底线,也清楚汪裳裳此举愚蠢拙劣,十有**会被三哥拆穿,没有办法坐视不理。于是干脆顺水推舟,在关键的时候向三哥示好。并表明立场。”

    “和傅太太说话,总是能省很多力气。”傅令元勾唇,赞赏,旋即继续道,“当日整件事,陆少骢都未亲自在我面前露面,但我们彼此心知肚明。汪裳裳始终不明就里,陆家家宴上闹了之后,我也只是向她揭穿了一部分的情况。没有挑明陆少骢对她的利用。而我也只是用阿东来对陆少骢表示这件事就此揭过。”

    阮舒闻言沉吟:“三哥同时也是在用阿东来对陆少骢表示,这是你最后一次容忍他们对你的试探?”

    许是未料到她还能想到这一层,傅令元忽然朝她倾过身体,不由分说地在她的唇瓣上轻啄了一口。

    阮舒有点被吓到,急忙推开他:“你在开车!”

    傅令元自然晓得,只一下便重新坐直身体,低低地发出轻笑。

    无意识地舔了舔唇,感觉上面尚留有他的温度和气息,阮舒蹙眉。恍然这个话题怎么会聊得如此深入?她一开始的目的可不是想要了解他和陆家父子之间的“相爱相杀”。而是——

    “照三哥说来,是阿东阻止了这件事,三哥因此离开了汪裳裳的房间。那么事情不是应该到此为止,为何汪裳裳还和陆少骢睡了?”

    “这个问题傅太太得自己去问陆少骢。问他为何突然对汪裳裳心血来潮。”傅令元原本是带着漫不经心的调侃之意说的话,紧接着倏地冷哼,“若非他一时没管住自己的下半身,事情确实应该到此为止,也就不会有后来汪裳裳把孩子的账算到我头上,跑到傅太太面前闹了一通。影响傅太太对我的印象,连我上母猪这种话都说出口。”

    阮舒:“……”她至今仍觉得自己当初那番论断是正确的。

    当然她咽了话,回归正题:“三哥的意思是,陆少骢碰汪裳裳,仅仅因为心血来潮?”

    “傅太太觉得不可思议?”傅令元笑。

    阮舒抿唇。

    但听傅令元道:“陆少骢是个很放任天性的人。”

    放任天性……?阮舒琢磨着这个词。

    “所以即便汪裳裳是他的表妹,但在那一刻,只要他想,那么汪裳裳就单纯的是个能满足他性需求的普通女儿而已。”

    闻言,阮舒记起早些时候,陆少骢刚回国那会儿,曾经上过热搜的“精神不好提提神”事件。照傅令元的解答,也就可以将那件事当作陆少骢释放天性的其中一个案例。

    是不是还包括陆少骢的嗜血?

    脑中闪过他在杀完人后凑到刀口舔血的那副画面,阮舒不由沉了沉呼吸,再度好奇,陆少骢的身体里,究竟存在着怎样的一个人格?

    “可是汪裳裳呢?汪裳裳她如今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的那个孩子是陆少骢的?知道不知道她的孩子是被陆少骢亲手拿的?陆家的其他人呢?对这件事知情与否?”

    一想起彼时后苑里汪裳裳那副享受的表情,阮舒就不由自主地生出浓浓的对女人的悲哀感。

    那股难受的胸闷愈发厉害。

    傅令元显然察觉她情绪上的异样。并未马上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重新追问:“傅太太有事瞒着我。”

    这事没什么好瞒的,阮舒方才只是故意吊他胃口,现在丢了兴致,直接道:“我无意中撞见陆少骢和汪裳裳在戏院的后苑里做。就是陆少骢出去找汪裳裳的那会儿。”

    傅令元毫无讶色,默了一默,回答她的前面一个问题:“汪裳裳已经知道了。我舅舅和舅妈也知道。”

    阮舒:“……”

    她未再追问汪裳裳既然已经知晓为何竟是继续与陆少骢的不伦关系。

    她只更加感慨一件事:女人真喜欢作践自己。

    林妙芙对唐显扬是作践,汪裳裳对陆少骢是作践。

    她自己呢?更是将自己作践得体无完肤……

    她的无言,令车内的气氛莫名陷入一种压抑。傅令元缓了口气,闲闲散散地问:“傅太太感兴趣的怎么反而是汪裳裳的后续?难道不是更应该好奇,我离开汪裳裳的房间之后的去向?”

    “嗯?三哥说什么?”阮舒没听清楚——胸闷又比刚刚厉害了,她抬手捂了捂心口,往后靠上椅背,感觉脑袋有点昏。

    傅令元刚打了方向盘,拐进绿水豪庭,递了卡,保安放行。他趁隙不经意地偏头看她,本打算再重复一遍。却发现外头打进来的灯光照出她的一脸的苍白和额头的虚汗。

    “你怎么了?”他立即揽过她的肩膀。

    阮舒无力地朝他的怀抱里靠,尚有一丝意识,飘着声音困惑地呢喃:“为什么挞酥里面会放辣椒……”

    她当时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很淡。但她吃出来了。

    因为心存疑虑,所以只吃了一口。

    没想到还是难受了。

    傅令元闻言愣了一愣,恍恍惚惚地记起很久远的一件小事,明白过来情况,当即调转方向:“我们现在去医院!”

    然而这里是绿水豪庭的入车口,他刚刚一时忘记,一掉头,猛地便和后面驶进来的车擦在一起。

    车子顿时卡住动不了。

    傅令元摇下车窗,沉声要对方让路。

    对方的车窗也摇下,露出陈青洲的脸,面色不善:“令元,你搞清楚,这是入车口,你要出去就绕另外一头,不要扰乱公共秩序。”

    傅令元冷脸:“我的车上有病人现在着急送医院,绕个屁!”

    陈青洲透过车窗,瞥了一眼阮舒,皱眉:“阮小姐怎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