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怕是姻缘坎坷-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46、怕是姻缘坎坷

    。

    阮舒并非香客,也不认为自己是游客——她把自己定义为傅令元的陪客。.l]

    “傅太太第一次来这里?”沉磁的嗓音自她头顶散下来,他的口吻状似极其随意。

    阮舒略一顿,回答:“不是。”

    “噢?”傅令元饶有兴趣般,“傅太太不像信佛之人。”

    阮舒笑,承认:“嗯,我不信牛鬼蛇神。”

    “应该这样。”傅令元吻了吻她的头发,笑意荡漾,“傅太太信我就够了。”

    阮舒:“……”

    是啊,他几天前信誓旦旦地宣告,他要成为她的神。

    弯弯唇角,她用指尖轻轻在他的心口划动,没划两下就被他抓住手:“乖一点。”

    “今天是三哥自己作。”阮舒唇角微弯——既然不想被她撩,就不该要求像现在这样**相拥。

    傅令元笑而不语,重新摊开宣传册在她面前,问:“傅太太之前来都去了几个地方?我们明天避开。”

    阮舒眸光微闪,将宣传册合上:“三哥看着办吧,去哪儿都行,随便走走就好。不必花太多心思在我身上,你的正事要紧。”

    此前唯一一次来卧佛寺,就是那回前来度假别墅。

    别墅和寺庙隔得近,庄佩妤想要拜佛,林妙芙又太缠人,因此她被带上一起,作用就是帮忙照看林妙芙而已。

    庄佩妤独自一人进了殿,她和林妙芙在殿外等,等到庄佩妤出来,直接回别墅,哪儿也没去。

    再后来是政府通知要将后山的那块山林区域划给卧佛寺,她让律师负责办理度假别墅的捐赠手续,并未亲自过来。

    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讲,说她是第一次来卧佛寺,也完全可以。

    思绪飘荡间,腰上被傅令元不轻不重地掐了一把:“傅太太要我纠正几次?我的正事就是你。”

    阮舒其实有点困了,打了个呵欠,在他怀里窝得更紧些,闭上眼,敷衍他的甜言蜜语:“嗯。很荣幸成为三哥的正事。那就劳烦三哥安排明天的活动,我先睡了。”

    傅令元挑眉。

    低垂眼眸的角度里,可见她平淡而平静地枕在他的胸膛,侧脸白皙素净,眼睫长长的,轻轻颤动。视线再往下移,就是被她屈缩的手臂挤得愈发丰满且白腻的胸、脯。

    而其实视觉范围之外,他全身的每一处触觉都真切感受着来自她身体的柔软。

    呼吸不觉沉了沉,傅令元拉高被子盖至她的下颔为止——她嘲笑得没错,他就是在自己作自己。

    *

    宿坊提供一泊二食。隔天清晨的早餐是由寺庙的僧人帮忙送至各个房间的。

    傅令元从门口接过餐盘道了谢,端进来搁桌上。

    阮舒对着浴室的镜子化好妆出来,恰恰直接开动。

    不得不称赞,卧佛寺的素食,比她以往在外面吃过的任何一家素食馆都要正宗且美味。

    食物的外形亦十分精致,摆盘讲究。仅一块豆腐,都会仪式性地盛放在考究的漆器内。

    目的在于向香客传递食物的意义,并不在于简单地满足人类的口腹之欲,而要怀有感恩之心,并内省求进。

    佛门之地,处处是禅。

    早餐过后,两人出来房间。

    陆家的几位上午并不和他们一起,因为余岚安排了陆少骢去禅修,说是要帮他洗戾气。

    陆少骢在这一点上似乎很听话,未有反驳的意见。

    阮舒暗忖着陆少骢的那些行为,心下觉得有点嘲讽。

    不过转念便想通——活佛观音,从本质上来讲,大抵就是为这些身负罪孽却又内心不安的人而存在的。

    例如庄佩妤……

    只一瞬,阮舒便强迫自己止住思绪。

    敛回神思,正听陆少骢在和傅令元约定中午汇合。

    随后余岚携陆少骢和其余女眷通通前往禅房。

    阮舒顿时乐得自在,轻松地和傅令元在寺里随意闲逛。

    寺里的香火十分旺盛,许多人进进出出,赶早了来上香。

    阮舒不信佛,但毕竟此时身处此地,还是礼貌地保持该有的敬意,而且因为庄佩妤的那个佛堂的缘故,她多少受了点影响,是以经过大雄宝殿时,意思性地在殿外点了三炷香,插在台阶下的大香炉里。

    细细的三根,插上去之后便淹没在一众密密麻麻的更粗更旺的香柱之间。

    稍一晃眼,连她自己都分辨不清楚,自己刚刚的那三炷香在哪里。

    阮舒不禁在想,每天求到佛祖面前的庸庸扰扰那么多,佛祖忙得过来么?

    “傅太太会不会太不拿我当回事儿了?”

    阮舒闻言扭头,傅令元正好伸手帮她将散在耳畔的头发拨到耳朵后,斜斜勾唇:“说好的不信佛只信我,你的注意力却一直在佛身上。”

    阮舒浅浅一笑,对此不予置评,转而问:“三哥昨晚不是在挑地方?接下来上哪儿?”

    傅令元睨她,伸了伸手肘。

    阮舒会意,主动挽上他的臂弯。

    傅令元露一丝满意的神色,带她绕到大雄宝殿的后面。

    小广场的正中央有一眼泉水围起来的水池,许多人在拿矿泉水瓶装池子里的水。

    阮舒瞥了瞥不远处的解说牌,上面标着“祛病池”三个字。

    她笑着和傅令元搭话:“这些寺庙,光靠卖这些所谓的‘灵池圣水’,每年就有不菲的香油钱进账。”

    傅令元睇她:“所以傅太太每天早出晚归地为公司而奔波,还不如卧佛寺的和尚吃斋念佛讲经。”

    “不敢和这些高僧相提并论。”阮舒捺着嘴角摇头,“我贪的是世俗之欲,他们行的是救苦救难的善行。”

    傅令元挑眉:“傅太太别谦虚,我可是在卧佛寺的功德碑上,看到林氏的名字了。”

    阮舒稍一愣,眸光轻轻闪动,抿一下唇,扯了嘴角笑笑:“早些年捐了点东西,卧佛寺为表达谢意,就在功德碑上给林氏添了名。算作林氏的一部分公益慈善而已。跟功德碑上的其他人相比,根本没什么了不起的。”

    傅令元脸上挂着一惯闲散的笑,盯她两秒,未再就此多言。

    掠过祛病池再往前,则是一棵挂满红绸的大树,树下站了善男信女试图往树上抛红绸。

    有个人的红绸没挂上,从半空中掉下来,恰好落在她面前不远处。她略一眯眼,看到红绸上写着“某某和某某一辈子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这样的誓言,像极了学生时代经常干的涂墙刻桌。

    阮舒忍不住笑意,正想说幼稚。

    傅令元率先止了脚步,却是建议道:“傅太太也去挂一个。”

    阮舒:“……”

    她怀疑自己听错了。

    傅令元显然读懂她的表情,捏了捏她的脸:“傅太太和我的姻缘当然不需要靠这种虚无的东西来稳固。只是让你挂一个上去告诉月老,十年前他老眼昏花配错姻缘,现在我们自己纠正过来了。”

    阮舒:“……”

    傅令元还挺坚持的,拉着她走去买红绸。

    木桌前坐了一位看起来像算命师傅的长须僧人,左手边放着一大把的红绸,右手边是一个功德箱,上面写着一元一条。

    傅令元直接塞了一张毛爷爷进去,然后用眼神示意阮舒。

    阮舒抿抿唇,取起一条红绸,递给长须僧人。

    长须僧人拿起毛笔,沾了沾墨,询问:“请问二位施主姓名?”

    阮舒将她和傅令元的名字在一旁的纸上写下来给他看。

    “请问二位施主贵庚?”长须僧人又问。

    阮舒先报了自己的年龄,稍顿住,偏头问傅令元:“三哥,你多大?”

    傅令元略一眯眼,忽而露一丝暧昧的笑意,凑至她耳畔轻笑:“我有多大,你不是已经试过好几回了?”

    “……”阮舒怔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他是在故意曲解她的话,当即拿手肘轻轻撞了撞他的腰。

    见她听懂,他眼底的笑意愈发浓,扬起唇角对长须僧人报道:“31.”

    长须僧人却是停了笔,抬头若有所思地打量他们数秒,捋了捋长须,凝着一脸的沉色,道:“二位施主怕是姻缘坎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