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他们站在春光灿烂里-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47、他们站在春光灿烂里

    。”

    嘴太快,她终是将方才咽下喉咙的“幼稚”评价脱口。

    果然见傅令元折起眉,湛黑的眸子凝出一股子的危险气息:“幼稚?”

    阮舒连忙晃晃手中的木片和笔,借口暂离他的身周:“各自写各自的心愿,别耽误时间。”

    傅令元站定在原地,没有跟过来。阮舒在树干旁止步,与他遥遥对视着笑一下,低头盯着木片上可供写字的空白处,没有想太多,很快便落笔。

    她以为自己已经很迅速,结果走回木桌前时,傅令元比她先一步将木片递给长须僧人。

    “三哥写了什么?这么快?”阮舒小有好奇。

    “傅太太也很快。”傅令元眉峰挑起,提议,“交换木片看一看?”

    阮舒笑而不语,也将木片递给长须僧人。

    长须僧人倒扣两人的心愿木片在一个考究的漆器盘子里,盘子里垫有一块绒布。继而他还给他们晾干了墨渍的红绸,道:“二位施主先去把红绸挂上姻缘树。( 无弹窗广告)”

    “谢谢。”阮舒取走红绸,慢吞吞地往姻缘树去。

    那个先前掉落红绸在她面前的人还在,红绸明明已经挂上了树枝,他却将其取下来重新抛。

    阮舒站在一旁见他又抛了两次,红绸最后停在了高处,那人总算停下来,松一口气,神色间展露喜悦。

    显然早发现她在看他,对方转过脸来给了一个和善的笑容,临走前道:“祝你好运。红绸挂得越高才越灵验。”

    阮舒仰头,果然见姻缘树上,越往高处,红绸越少。

    然而她并没有要花力气。

    她只是为了满足某人的要求,当任务完成就好。

    遂,阮舒就近摸了根枝杈,在密密麻麻的红绸之间见缝插针地寻到位置,正打算系上去。

    身后冷不丁伸出一双手夺走红绸,并传出傅令元因不悦而失温的声音:“傅太太是不是太随意了些?”

    阮舒转头看他,正见他眼神微携冷肃,没有半丝纵容。

    “三哥不是说只当作玩一玩?”她别了别鬓边的头发,嫣然浅笑,有点呛他的意思,“也是三哥自己说的,这都是虚无的东西。”

    “我的重点明明是要让傅太太挂给月老看。”傅令元哧声,“这么多的红绸,如果不挂得高点,不是存心为难他老人家?”

    阮舒:“……”

    他的口吻蕴了恼意,而说出的话俨然有种小孩子过家家的即视感。

    她眨眨眼,有点怀疑他今天是不是落了一半的年龄在宿坊没有带出来。

    见她不吭气,傅令元亦折眉沉默,拉着她从树底下走出来些,又绕着姻缘树周围走了约莫半圈,才定住步子,旋即抬了抬额头往树上的某个位置示意:“我们就抛那里。”

    阮舒顺势仰脸看,确定不来他所指的到底是哪。再垂眸,便见傅令元学着其他人,在红绸的一端绑了块小石头。

    继而他把红绸塞回到她的手里,调整好她抓红绸的方式后,盯了她一眼,绕回到她的身后。

    下一瞬,他的胸膛贴上她的背,手自身后绕到她的身前,握住她抓着红绸的那只手。

    “抬头,挺胸,收腹。”沉磁的嗓音在她耳畔出声指导。

    这情境有点像先前在射击场教她开枪。

    他甚至也如上回那般,用他的脚去挪她的脚的站立姿势。

    “好了,我们争取抛一次就挂上去。”傅令元淡声道。

    周围那么多人,也几乎都是情侣或者夫妻,可没有一对是像他们俩这样抛红绸的。离他们比较近的几人,约莫是发现傅令元的教学似乎挺专业的,都暂且停下来旁观。

    阮舒突然觉得压力有点大——这前面架势都有模有样的,要是一把上去没有挂好,傅令元该丢人了。

    正主貌似半分都未曾为自己担心,掂着她的手,在她耳边低声数着“一”、“二”——“三”字出口的同时,她的手臂也被他带着挥了出去。

    她及时脱手,什么都尚未反应过来,便听旁观的几人先发出欢呼声。

    “好高!”

    “是目前挂得最高的吧~”

    “真厉害!”

    “……”

    日光略微刺目,阮舒拿手掌挡在眼皮上方仰头看,其实分辨不出树上的那么多红绸究竟哪条是她刚丢上去的。但是她看到,有一条红绸醒目地卡在树上很高的一处枝丫上,远远地与其他红绸拉开距离。虽然并非最高点,但简直就是鹤立鸡群般的存在。

    “傅太太脱手的时机抓得很好。”傅令元总算恢复了笑意,笑意里毫不遮掩愉悦。

    阮舒可一点儿不敢抢功:“会打架会玩枪会煮饭会熬夜,连扔红绸的技术都是一流,究竟有什么是三哥不会的?”

    “我是傅太太的十项全能老公。”傅令元毫不客气地收下她的夸赞,还有点骄矜地自夸。

    阮舒浅弯嘴角。

    傅令元懒懒地揽住她的肩膀,携她回到木桌处。

    长须僧人端着放有他们心愿木片的盘子,领着他们走进姻缘树旁侧的一个小院落。

    院落里不知供的是什么佛,并未见到其他香客和游客进来参拜,安安静静的,与姻缘树下的热闹形成挺大的发差。

    中央的空地是个类似天井的存在,放了尊鼎。鼎里面燃着温和的火苗。再旁边,还有一个吊在廊下的撞钟。

    长须僧人在鼎前止步,从盘子里拿出他们二人的心愿木片捏在手里,嘴里振振有词地像在念经,念了约莫五分钟,他的手指捻着木片伸到鼎里在火苗上烤了几秒,然后迅速的收回手将木片飞快地碰了碰他的额头,最后放回木片到盘子的绒布上。

    “二位施主请再随我来。”长须僧人邀请。

    两人信步跟在他身后,跨进殿内。

    殿内原来并没有供佛,四面墙全部镶嵌木质的柜子,柜子又分为无数的抽屉,抽屉上全部都编了字样。阮舒看不懂,但隐约辨认出是藏文。

    长须僧人不知从哪拿出一个考究的小木盒,把刚刚开光祭火过的两枚木片装了进去。旋即再拿出类似签筒的东西,递至他们面前:“请二位施主抽取存放心愿木片的柜门。”

    “这是要……”阮舒狐疑。

    长须僧人捋须一笑:“写了心愿的木片,一般都会存放在本寺接受佛法洗礼。满一年后再来取出以焚炉。”

    阮舒恍若了然地略略颔首,下意识地偏头看傅令元。

    傅令元依旧单手抄兜的闲恣模样,拿下巴点了点签筒:“傅太太请。”

    阮舒也不推脱,随手从签筒里挑了只签牌。

    长须僧人拿着签牌,对应号码去给他们开柜门。

    柜门在很角落的一个位置。

    长须僧人把装有木片的木盒放进柜子里,关上门,上锁,转回身,双手奉上柜门的钥匙:“请二位施主收好。”

    阮舒接过,下意识便问:“只有一把钥匙?”

    里面锁着的可是两个人的心愿。

    “是,只有一把钥匙。”长须僧人的眸光透着一股睿智,“钥匙为开柜门的信物。”

    阮舒盯着手心的钥匙,微蹙眉——

    她原本想问,届时是否需要两个人同时在场。但想想既没特意强调,多半是没有这样的要求。

    最主要是,这什么心愿木片,是这位长须僧人赠送的,她只是玩玩,没想还要把这事儿记挂在心一年再特意跑来焚炉。于是便无所谓追问了。

    便听长须僧人又邀请:“二位施主请随我来,还有最后一件事,护摩祈祷就完成了。”

    阮舒收起钥匙,和傅令元再次跟着他走出大殿,回到方才的天井。

    长须僧人伸臂一指:“请二位施主敲钟。”

    阮舒按要求走往廊下。

    青铜制的大古钟散发着一股悠远的历史气息。

    摸上绳索时,才发现圆木钟椎比看起来要重。

    傅令元的手掌覆上来她的手背,带着她一起晃起钟椎,重重地撞上钟身。

    沉重而巨大的响声一经入耳,震得耳膜嗡嗡响。

    不过未出两秒,傅令元的两只手掌便盖在了她的耳朵上。

    阮舒抬眸,对视上他的眼睛。

    依旧和往常一般湛黑,而又多了一分的深邃静谧。

    阮舒定定地凝注,感觉自己再度陷进去了一般,心脏仿佛在随着隔于他宽厚手掌之外的钟声而一起轻轻地颤动。

    舒展开眉眼,她绽一抹笑容,稍踮起脚,也用自己的手掌盖到他的耳朵上。

    傅令元的嘴边当即泛出浓浓的笑意,下一瞬,他就势捧住她的脸,凑上前,衔住她的唇瓣。

    钟声尚在近在咫尺地悠悠回荡。

    两人站在春光灿烂里,伴着绕耳的余音,久久没有放开彼此。

    *

    道别的时候,面对长须僧人,阮舒其实有点不好意思也有点愧疚。

    不好意思是因为,她和傅令元是当着他的面旁若无人地接吻的。

    愧疚的原因也差不多——佛门净地,她和傅令元的此般行为,多少有点过分。

    幸而,约莫是不愿意他们尴尬,长须僧人并未就此发表任何言论,神色无常面容和善地捋须与他们道有缘再见。

    意外的护摩祈祷耽搁了不少功夫,两人离开小院后,没有再去其他地方,依旧只在大雄宝殿周围散了会儿步,待时间差不多,回到约定好的地方,与陆家的那几位汇合。

    不过两三个小时没有见面,除了余岚,陆少骢等几人都好似被剥去了一层皮似的,精神状态俨然不如早上分开时,透着浓重的倦意和疲态,而且貌似都站不太住,一个两个的全都在捶腿揉膝盖。

    午饭间,阮舒听王雪琴多嘴地抱怨了两句,才了解到,原来今日的禅修内容,是安排大家跪在蒲团上串佛珠。

    一共108颗,每串上一颗,都要五体投地地跪拜一次。

    加起来一共便是108次。

    三位千金大概是碍于余岚的缘故,一声不吭。汪裳裳就不同了,折腾得整个人好像马上就要死过去似的,半是撒娇半是吵闹道:“姨母,咱们把下午的行程取消好不好?”

    “先吃饭。”余岚显然有点生气,虽不置可否,但口吻并没有太好。

    陆少骢再度皱眉嫌弃汪裳裳:“当初不让你来,是你非要跟,还打包票到了庙里一定乖乖守规矩,听从妈的安排。现在你是想怎样?要让妈一个人爬山梯么?”

    汪裳裳自知理亏,瘪了底气,却仍旧低声嘀咕一句:“我哪里能想到,会这么苦这么累……”

    她边说着自己还委屈了,掏出手机划了两下界面:“宿坊好歹有wifi,现在别说上网,连正常的信号都收不到。”

    陆少骢本身其实也多少被禅修影响了心情,此时又听汪裳裳这般,突然就爆了脾气掀翻汪裳裳面前的所有碗筷:“不乐意就自己下山滚回去!”

    继昨晚余岚发威,陆少骢的发飙同样霎时震住了场面。

    汪裳裳彻底绷不住委屈,也绷不住羞恼:“滚就滚!”

    嚷完人就冲出去了,就像前个晚上在剧院那般。

    “有病!”陆少骢踹了一脚原本汪裳裳所坐的那张椅子。

    余岚微皱了眉头,瞥一眼陆少骢略微阴鸷的表情,又瞥一眼倒在地上的椅子,对王雪琴和那三位千金道:“你们吃完了,也都回宿坊去吧。顺便帮忙看着点裳裳。”

    王雪琴自然是高兴的,但还是假装推辞地关心了一句:“那怎么成?下午不就只剩大姐你一个人?少骢的担心是对的。要不大姐你改一改行程,下午就不要爬山梯了,明天再给少骢点长明灯也是可以的。”

    陆少骢接腔,亦劝阻:“妈,雪姨说的对。改到明天吧。下午我办完事,明天完全有时间和你一起。”

    余岚十分坚定地摇头:“不行,点灯的时间是大师算好的,必须要今天下午指定的时间。我一个人就一个人,我又不是老得走不动路了。”

    “不是那个意思,只是——”陆少骢卡了话,似也不晓得该怎么劝了。

    忽而他视线一转,看到坐在傅令元身边的阮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