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长明灯-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48、长明灯

    。敢情刚拜的佛,马上就灵验了?那赶紧把蓝小姐娶回家~大姐你说是不是?”

    最后一句话,她转向与她一同出来的余岚。

    阮舒敏锐地注意到,余岚的嘴角极轻地往下捺了一捺,不知是不高兴王雪琴多嘴陆少骢的婚事,还是不高兴王雪琴提及蓝沁。

    她没有接话,而是提醒陆少骢和傅令元:“你们俩去吧。”

    傅令元抬腕看了看表,与陆少骢无声对视一眼。

    陆少骢对余岚点头:“好,妈。”

    傅令元唇边噙笑地捏了捏阮舒的手,旋即和陆少骢一起离开此处餐厅所在的院落,不知往哪儿去。

    目送他们的背影后收回视线,正见余岚对王雪琴挥挥手:“行了,你们也回宿坊去吧,不是说腰酸背痛?”

    “大姐和阮小姐下午顺利。”王雪琴也不再客气推辞,携三位千金扭着腰肢走人。

    一时之间没了其他人,只剩她和余岚,阮舒还是第一次与她单独相处,略一斟酌,问:“陆夫人和大师约好的时间是几点?我们是要马上出发吗?刚吃过午饭,要不陆夫人再多休息一会儿吧。”

    余岚反问:“阮小姐是否需要再多休息一会儿?”

    这意思,显然是打算马上出发。阮舒笑着摇摇头:“我上午并没有做什么事,只在寺庙里闲逛,已经休息够了。”

    余岚略略颔首着从头到脚打量她两眼,隐隐目露一丝满意之色,便道:“那我们走吧。”

    阮舒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行李是傅令元收拾的,给她装了两套套方便行动的休闲装,她今天穿的就是其中一套,鞋子同样是他准备好的防滑底的运动鞋。

    微弯一下唇角,她撇撇嘴——自从和他在一起,她就未曾再给自己买过衣服,却怎么都不愁穿。

    *

    南山真正意义上来讲其实只是丘陵,整体山势不算险峭,而卧佛寺的绝大部分建筑又是集中在缓坡的一面,故,所铺的山梯并不陡。

    一路往上,每隔一段的路程,都能遇到一座佛殿。

    阮舒隐约记得,昨晚傅令元所翻看的地图册上便是如此标注,好像到达山顶一共得爬1688级台阶,全程路段两侧共分布十三座佛殿。

    余岚和众多虔诚的信徒一样,途中但凡遇到佛殿,必定停下来,转进去一遭,上香、叩拜、行大礼。其余留给游客的景观,一概略过。

    阮舒本就只是作陪,所以都只是随余岚走而走,随余岚行而行,余岚在殿里拜佛时,她正好借机歇气休息。

    与她们俩一同上山的其实还有九思和余岚带在身边的一个佣人。

    佣人的体力明显不太好,加之手里还拎有装香烛蜡台等拜佛用品,不到三分之一的路程时,差点晕倒。

    余岚干脆没在让她继续跟,阮舒则主动让九思接替佣人的工作,三人这才继续前行。

    就这样一路行走一路拜佛,抵达山顶,已是三个小时之后。

    虽然阮舒平日注重锻炼,体力已算十分不错,这1688级的台阶爬完之后,两条腿仍旧有点发软站不稳。

    山顶是千佛殿,余岚由九思陪同着进殿去行最后的叩拜,阮舒留在外面的观景亭休息。

    走山梯的时候没有遇到几个人,来到山顶倒是有不少的游客,全部都是从另外一边坐缆车上来的。

    下午四五点钟的气温不再如中午热烫,春日的凉风之于刚爬完山出了一身汗的人而言,十分地恰好。阮舒坐在亭子里,侧身支着手臂在围栏上,浏览风光。

    山林茂密,长长的山梯可见踪影,然一路所遇的那些佛殿则几乎隐没,只能从某几个林间的缝隙窥探到卷起的房檐边角。

    山梯往下直达的尽头,便是她们上来之前的地方,即卧佛寺的主体。视野清晰,以大雄宝殿为中轴,两侧对称,分布众多院落,黑点似的人影在攒动,香火旺盛依旧。

    再越过卧佛寺,则是南山的盘旋的公路。

    阮舒眺望了片刻绕在南山之外的海,收回目光,稍一挪,挪至观光缆车所在的凌霄阁的方向。

    缆车凌空于山林之上,上山和下山的两条线上的车厢交错着在缓缓移动。

    视线随着下山的那条线往下移动,不经意便瞥见半山腰处散落于林间的几栋度假别墅。

    阮舒不禁呼吸一滞,迅速转回身来,手指蜷成拳头,轻轻撞了撞额头,驱散脑中闪过的数个陈旧画面。

    那块区域,不止林家一栋别墅,当年政府划片之后,每一户都直接捐赠给了卧佛寺。这么多年了,她以为卧佛寺接手之后,应该是要将那里扩建寺庙,或者改建宿坊。如今看来,好像并没有用上?

    “阮总?”

    九思的声音拉回她的思绪,阮舒沉一口气,放下手,换上如常的神色抬头,却见只有她一人。

    “陆夫人呢?”

    “陆夫人还在佛殿跟大师说话。”

    “噢……”阮舒轻轻点头,紧接着问,拜完佛了?”

    “嗯。现在在准备一会儿点长明灯的事宜。”

    阮舒又坐了两秒,起身:“进去佛殿看看。”

    否则杵在外面,她的目光无处安放。

    山顶上的这座千佛殿,是卧佛寺所有殿宇之中,最具历史沉淀的。

    斗拱雄大,出檐深远,柱础精丽。殿内存放四十尊罗汉像,塑制优美。观光的游客正在为大殿之内不允许拍照而苦恼。

    阮舒由九思引路走进偏殿,余岚确实如九思所言正在和一位大师说话。

    意外的是,这位大师不是别人,正是上午她和傅令元在姻缘树下所遇到的那位长须僧人。

    长须僧人显然记得她,微笑着与她颔首致意。

    阮舒连忙礼貌地微微躬身。

    长须僧人继续与余岚的对话:“您所需的长明灯已接受佛法洗礼七七四九天,陆夫人请先随我来。”

    “多谢大师。”余岚行着礼,紧随长须僧人的脚步。

    阮舒和九思跟在他们后头,离开偏殿,前往其中一座侧殿。

    甫一进去,映入眼帘的便是满殿的烛灯。

    和一般人家里通电的那种佛灯不同,这里的所有烛台虽然也用灯罩罩了起来,但灯罩里所燃着的,确确实实是最古朴的那种油灯。

    阮舒乍一眼扫一圈,估摸着有百来盏。

    长明灯,“以灯续燃,燃灯无尽”。不少寺庙会提供给香客供长明灯的服务。为死去的故人而供,主要为了超度其往生;也有为尚在世的亲人而供,各人目的不同,但殊途同归的一点,都有取“长明灯”的谐音“长命”的寓意。

    供的时间长短,由香客自行决定。

    余岚所供灯的对象,自然是陆少骢。

    又是让陆少骢禅修,又是为陆少骢供长明灯。余岚对自己唯一的这个儿子,可谓操碎了心。

    长须僧人领着余岚在准备请灯的仪式。

    阮舒不敢随意冒犯,只在一旁候着,饶有兴味儿地打量此时离自己较近的这片灯区。

    殿内另外有三位执勤的守殿僧人,正在给其中几个灯盏添油。

    每一盏灯显然都是被悉心照看的,严格地划分了区域,灯盏的台架上亦简洁地标注了长明灯所供之求,或者所供之人的姓名和生辰。

    当无意间在其中发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名字时,阮舒蓦然怔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