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而他就站在佛字前面-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50、而他就站在佛字前面

    。不过很快她便继续步子,行至焦洋身侧。

    焦洋自然而来地搂住饶娆,问饶娆:“不打招呼么?”

    饶娆和上一回在马场碰面时一样,彰显出一股子的倔性,并不吭气儿。

    明明什么事情也没有,可或许出于女人的敏感,阮舒的心里头还是莫名绞了一下——无论是出于十年前的旧情,抑或出于被掐脖子所留有的恐惧,饶娆终是表现出了对傅令元的在意。

    而阮舒则由此发现自己的饶娆的在意。

    她也不晓得为什么。对傅令元曾经拥有的其他红颜知己皆无了解的**,偏偏对他和饶娆之间的旧情犯堵。

    她下意识地偏头看傅令元。

    傅令元的神色未有任何异常。感应到她的目光,他亦偏头看她,尔后似察觉到了什么,眯了眯眸子,揽紧她几分,道:“走吧,马上要到放天灯的时间了。”

    说罢,还是没有搭理焦洋,兀自携她迈步。

    阮舒听见身后焦洋在对饶娆说:“我们也过去,别耽误放天灯的时间。”

    察觉他们跟在了她和傅令元身后,她极其不悦地拧起眉头。傅令元倒似一点儿无所谓,低低地轻笑:“傅太太勿恼。随便他。他这样明目张胆,反而更说明他拿我没办法。”

    阮舒这才接着先前的话向他确认:“三哥下午的事,被焦洋搅局了?”

    “嗯。”傅令元淡淡吐出一个字音节,随后像是觉得回答得过于简洁,补充道,“只是搅局。并没有被他抓到什么把柄。”

    所以才说焦洋拿他没有办法,如今明目张胆地跟盯?阮舒闻言狐疑琢磨:“焦洋怎么会来卧佛寺的?”

    “还不清楚原因。”傅令元唇角微抿,“或许是通过追查我车子的行踪,也或许是有人告密。”

    有人告密……阮舒眉心轻跳。

    回到和约定的地点,九思已经陪余岚买完孔明灯。

    陆少骢也在,俨然是和傅令元一起上山来的,此时正和余岚说着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目光越过他们,看到焦洋在不远处,他的脸色阴沉得不行,咬牙道:“阿元哥,现在天黑,人多,场面混乱,又是在山上。要不直接找手底下的人把那个死条子给做了吧!”

    不等傅令元有所回应,余岚率先出声,语气颇为严厉:“在佛主面前瞎说什么?”

    陆少骢吁一口闷气:“妈,我刚刚不是跟你说,下午我和阿元哥与董老板正喝着茶,突然来警察,来的就是这个人。阿元哥说,这个警察就是专门盯他的。这样下去,阿元哥做事难免又得多一个束缚,肯定不会痛快的。”

    “你这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沉不住气的毛病怎么就是改不了?”余岚看了一眼傅令元,嗔责陆少骢,“和阿元多学学,多动点脑筋,不要动不动要做掉这个,要做掉那个的。警察是轻易能杀的么?每回带你来拜佛,就是希望多去去你身上的戾气。你怎么都不放在心上的?”

    这些话,陆少骢多半已经听过很多遍,所以此刻神情间隐约可见不耐之色。但他还是敬重余岚的,所以未加反驳,栽着脑袋点点头,有点无奈地说:“我知道了,妈。你给我留点面子,好歹别再当着元哥元嫂的面教训我。”

    余岚顿时被陆少骢弄得哭笑不得,最终还是选择了笑:“你原来知道没有面子?”

    他们母子俩此般轻松的相处,阮舒有点好奇地观望。

    此时,有负责引导大家放孔明灯的僧人行至他们几人这里,陆少骢主动开始帮忙张罗,和傅令元一起,先把余岚的那个孔明灯的蜡烛点好,然后又把阮舒的这个孔明灯的蜡烛点好。

    原先瘪起来的粗糙的两份竹篾沾纸,在蜡烛散发的热气的作用下,渐渐膨胀,完全撑开框架后,呈现红通通的两盏长形圆柱体。

    见她的孔明灯上什么都没写,傅令元瞍她:“傅太太又随意了。”

    阮舒撇向周围其他人的孔明灯,连余岚都在纸壁上写了字。

    “三哥别冤枉我,我是真不知道,孔明灯上面还需要写字的。”她为自己辩解,继而有点笑话的意思调侃道,“仪式感实在太强。”

    傅令元斜斜睨她,指着身侧不远处一堆情侣的孔明灯。

    阮舒顺着方向看过去,看到他们的孔明灯上写的是他们的人名。

    傅令元忽而迈步走向他们,好像是打算和他们借笔。

    却听有钟声敲响,自山脚下层层叠叠地传上来。整个广场上的人在此时默契地纷纷松开手,所有的孔明灯陆陆续续地升上了天空。

    阮舒也随大流,行至半途的傅令元折回来,微微敛眉,眯起眸子盯住刚被她放飞的孔明灯,眼瞳里眸光暗沉。

    阮舒察觉,浅浅一笑:“三哥貌似挺喜欢这些有仪式感的事情?”

    姻缘树扔红绸,心愿卡片的护摩祈福,加上孔明灯。算起来,光就今天一天和他在一起所做的事情,比前几个月的加起来还要多。而照理来讲,他其实也是个随性之人,不该在这些细节上多加纠结。

    傅令元握住她的手,嗓音沉缓:“不是喜欢有仪式感,而是因为是和傅太太一起,不希望随意。”

    越相处,越发现,他对她总是不吝啬“甜言蜜语”。说这话的时候,他并没有看她,眼睛依旧凝定在孔明灯。阮舒不确定,他所盯的,是否真的是她刚刚放掉的那一盏,毕竟飘上天空后,那么多的灯都混在一起了,反正她自己是找不着了。

    但他的侧脸线条沉笃,眼神专注,令她相信,或许他的眼力和定力确实比她好。

    她转回脸。漫天的孔明灯越升越高,越升越远,逐渐变成星星点点的点缀。

    或许是被眼前的美景所震撼而无法用言语形容,一时之间,广场上的所有人均默契地保持了安静,全都仰头看天空,周身弥漫着一种仿佛在佛门净地才会拥有的安静之感。

    很久之后,耳畔传来陆少骢的小有感叹:“其实偶尔跟妈你来拜拜佛,也是挺好的。”

    阮舒不由自主睇他一眼——陆少骢正常的时候,总是正常得令她觉得从未真正认识过他。

    方才在被余岚训斥时,他就像个做错事的少年;帮忙点孔明灯的时候,他就像个友善热情的弟弟,“元嫂”“元嫂”地唤她,还挺窝心。当然,她也不会忘记,在余岚训斥他之前,他如何鸷冷张狂地说要做掉焦洋。

    放完孔明灯,事情算全部结束,几人坐缆车下山。

    缆车抵达的地方,是开发在卧佛寺周边的旅游商业区,晚上八点半左右的现在,依旧热闹非凡。

    便听傅令元忽而询问:“傅太太愿意和我散散步再回去么?”

    阮舒自然是无所谓的,很快点头。

    陆少骢闻言不由啧声:“阿元哥这明显是在嫌弃我们是电灯泡,想要单独带元嫂去继续花前月下。”

    傅令元斜斜地扬唇,并不否认,而且道:“出去旅游,身心放松比平常放松,更容易受孕。”

    阮舒:“……”

    陆少骢朗朗地笑开:“原来阿元哥打的是这个主意。”

    余岚搭话:“阿元了解得不错,确实如此。不少夫妻都是出去旅游的时候,顺利怀上的。”

    陆少骢有点不解的样子:“阿元哥真是越来越让我看不懂了。以前我以为你不会轻易安定,结果你和元嫂闪婚了;我又以为你们既然恩爱,应该会多过几年的二人世界,结果阿元哥你又好像下定了决心和元嫂备孕。”

    “有了一,就会想二。”余岚颇有感触一般,继而道,“阮小姐的年龄好像也不小了,这个时候生,也是应该的。再两年,太迟,容易影响胎儿健康。生产的难度也会增大。”

    阮舒不知该如何搭腔,干脆沉默,垂了垂眼帘,心底稍有无奈——枉费他们说这么多,于她而言并没有多大用处。

    “那行,元哥元嫂你们自便。今天刚拜了送子观音不要浪费。”陆少骢笑,“我就陪我妈先回宿坊了。”

    傅令元微微颔首。

    九思在他们下了缆车之后,便自发消失了踪影。和这对母子分道扬镳之后,只剩了他们的二人。

    傅令元跟人精似的,一张口便道:“虽然时间晚了点,但还是要先陪傅太太去吃晚饭。”

    阮舒淡淡弯唇,主动指了就近的一家日本料理店:“想吃乌冬面。”

    “傅太太还真是走到哪儿都离不开面食。”傅令元摸了摸她的脸,牵着她的手往店面迈步,轻笑,“要说傅太太平时作是作了点,但不金贵,特别好养活,省了我不少钱。”

    这个时间点,吃饭的人仍然不少,有很大一部分是和他们一样刚从山上下来的,便直接奔来吃宵夜。包厢已满,不过服务员为他们引导至客人刚离桌的沙发座儿,位置倒也不算差。

    只是他们刚点完餐,挨在他们旁侧的一桌也来了客人。不是其他人,将将是焦洋河饶娆。

    “林二小姐,真巧,我们又碰面了。”焦洋一如既往自来熟般地同她打招呼。

    要说在山上时,多少还能理解焦洋是出于警察的职责,可现在阮舒真的是完全烦透他的纠缠了,也懒得遮掩自己的情绪,直接将厌恶二字写在脸上,嘲讽地询问:“不知道焦警官来一趟卧佛寺,是否有差旅报销?”

    “多谢林二小姐关心。”焦洋继续水来土掩地套近乎,从容淡定地重申,“在山上我不是告诉过林二小姐,今天我不是以警察的身份来执行公务的,我只是趁着周末陪我女朋友来山里玩。”

    “噢,是么?原来你已经说过了?”阮舒做恍然状,转而嫣然一笑,“是我的疏忽。一般不重要的人的不重要的话,我习惯听了就过,不太会记在心上。”

    焦洋不甚在意的样子,应和道:“林二小姐贵人多忘事,完全可以理解。”

    阮舒未再接话,收回目光时,无意间扫见饶娆在看她。稍一敛瞳,她主动问候:“饶娆小姐脖子上的伤没有对身体造成太大的影响吧?”

    许是未曾料想她会和她说话,饶娆愣了一瞬,回答她之前,先下意识地看一眼罪魁祸首傅令元。那眼里,堆着愤懑和怨怼。随之出口的话亦有点冲:“如果要有太大的影响,我现在不会相安无事地在这里和你们说话。”

    继而她补充着:“我劝你也注意点,千万别触及他的逆鳞,否则总有一天会和我一样的遭遇。”

    阮舒没有听出警告,反而听出一丝“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不以为意地淡然一勾唇,转回头来,正见傅令元眸光暗沉沉,冷冷地斜眼睨饶娆。

    接收到他的眼神的饶娆不禁颤了一下身体,愤懑和怨怼即刻被大半的惧意碾压,有点慌乱地避开傅令元的视线。

    焦洋见状口吻不善地冷声:“傅三,你别太过分。上一回在俱乐部,你对饶娆做的事,我还找你算清楚帐,现在又打算继续恐吓?你如今是连女人都能动手了?”

    随即他转向阮舒:“林二小姐,饶娆的话没错,你应该小心一点。傅三早年可是被医生断定过具有明显的暴力倾向。所以从小喜欢惹事生非,不打架就手痒。”

    说着,他似又突然想起什么:“还有一件,也是我近两天机缘巧合之下得知的事情。”他的目光别有意味,故意顿了一秒,继续道,“傅三有性虐女人的癖好,想来林二小姐应该切身体会,很遭罪吧?”

    他话音尚未完全落下,骤然一阵清脆的摔响,同时响出的还有饶娆惊吓的一声惊叫。却是傅令元将手中的茶杯掷落在地,准确无误地砸在焦洋的脚边。

    因为是木制的杯子,所以没有碎,但杯子里的茶水和茶叶悉数撒出,大部分撒在地上,小部分沾在了焦洋的鞋面上。

    焦洋倒是依旧镇定地坐着,镇定地隔着桌子间走道的距离与傅令元对视。

    饶娆的反应太大,引来周围客人的目光,服务员正好将他们刚刚点的东西送上桌来,顺便欲言又止地询问:“两位先生,你……”

    但见傅令元噙着闲散的笑意,耸耸肩,懒懒道:“不好意思,手滑,麻烦给我重新拿过一只杯子。”

    旋即,他将错放至他面前的乌冬面推给阮舒,没事人似的说:“享用吧,傅太太。”

    湛黑的眸底层层地向深处晕染着墨色。

    他很不爽。

    阮舒默默判定,给他一个浅笑,低头吃面,心底思绪在翩飞——

    犹记得,还住在别墅时,有一回不小心听到他和陆少骢之间的对话,彼时陆少骢就在告诫他什么别玩太狠,什么险些把人家雏儿给废了。

    她其实有点困惑。傅令元到底有没有性虐癖好,她还真不像焦洋所说的那样切身体会。至少他目前为止,从未对她玩过什么变态的花样……

    砸了杯子后,旁桌的两位倒是就此暂且消停了。

    阮舒得以安静地吃碗面,按照习惯,喝汤至见了底,才放下筷子,抬眸便撞上傅令元的目光。他自己的那份猪排饭都没怎么动过的样子,好像光花时间看她吃面。他笑笑,手指卷着纸巾擦上她的唇角,又一次感慨:“傅太太还真是好北方的面食……”

    阮舒自他手里接过纸巾,擦完嘴后,用眼神询问傅令元。

    傅令元起身,阮舒便也跟着起身,两人径直掠过焦洋和饶娆,到前台结了账,走出料理店,看到了候在外面的赵十三。

    傅令元什么都没和他说,只是看了他一眼,赵十三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似的,进去料理店。

    阮舒回头瞥一眼,小有好奇地问:“十三会做什么?”

    赵十三奉命进去的目标肯定是焦洋无疑,所以她不多此一举地询问他是去干嘛。

    傅令元的回答是一声冷笑。

    阮舒见状没有追问。

    傅令元反而出声,有点不悦地戳穿:“傅太太对饶娆还是很上心。”

    阮舒转眸瞥向他,清清冷冷地反口问:“对饶娆更上心的难道不是三哥自己么?”

    她从来没有见他有特别地厌恶甚至不太大气地针对某个女人。就算是汪裳裳,他也就是口头上戏耍着嘲讽。唯独对饶娆到了亲自动手的地步。

    所以无论到后来对初恋是怀念抑或厌恶,第一个女人毕竟是第一个女人。

    发现自己的思绪转至这里时,阮舒蓦然一愣,很快蹙眉沉下脸——烦!她什么时候也开始在意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突然之间两人谁也不讲话了,就像是一言不合就沉默。

    沉默地继续在路边慢慢地走,走着走着,阮舒便落了傅令元好几个步子。

    阮舒盯着他的背影,倏地停在原地不动弹。

    本打算等着看,他会多久之后才发现她没跟上。

    结果她根本没等。

    因为傅令元几乎是在她止步的下一秒就转回身来了。

    她没有什么表情的,他的脸也还是有点冷。

    对视数秒后,他走回到她面前,一把扣住她的腕,强势地牵着她继续前行。

    这样彼此的沉默不知维持了多久,傅令元才嗓音沉沉地再度出声,解答了早先她问过两次,但他都没有明确回答的一个问题:“我没有喜欢过饶娆。”

    阮舒轻轻闪了闪目光,盯住他的后脑勺听他又说:“傅太太在过道见到我和她接吻的那次,我其实根本没有亲到她。”

    “噢。”阮舒淡淡地应了一个字。

    傅令元闻言遽然停下脚步,扭回头,皱眉看她:“你这是什么反应?”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反应。”阮舒眨了眨眼睛,越过傅令元兀自迈步,用背影淡声道,“我知道你当时其实是在等我。”

    傅令元一怔,快步追上她,未及他询问,阮舒率先滞住身形:“这不是回卧佛寺的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