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真正的心魔症结-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52、真正的心魔症结

    。

    捂住嘴,阮舒飞快地冲进洗手间,噗通一声跪坐到马桶前,拼命地干呕。

    她不知道她这样呕了多久。

    但她知道傅令元一直站在她身后的不远处看着她。

    少顷,她呕得差不多时,他悄无声息地走过来,从身后将她拢进怀里。[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阮舒不受控制地颤了一颤。

    随即她沉了沉呼吸,侧过身来,靠上他的肩膀,闭上眼睛。

    支离破碎的灰色画面——噩梦就是从现在身处的这个小空间里开始的……林平生那双粗糙的手触上她的皮肤……林平生将她扛了出去,丢在床上……林平生浑浊的呼吸令她窒息……林平生势在必得的眼神令她惊恐……

    阮舒紧紧地回抱住傅令元,稍偏头,嗅着他来自他身上的清冽气息,张口咬上他的脖子。

    “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逼我……”

    她狠下了力气的。傅令元却只在她咬上的一瞬间明显地僵了一秒,尔后便毫无反应。

    如若不是嘴里的血腥味在提醒她,她都要以为自己根本没有咬上他。

    可即便如此,她仍旧无法完全压制住浑身的颤抖。

    就这么咬了不知多久。她的牙板发疼,她的牙齿渐渐使不上力,她才松口。

    两三秒后,傅令元的声音询问传出:“发泄完了?”

    阮舒没有吭气。

    傅令元紧接着道:“马以在等。”

    阮舒又是忍不住一个战栗,久久不做回应。

    傅令元未再征求她的同意,理了理她凌乱的衣服,将她打横抱起。

    阮舒的双臂搂住他的脖子,埋首在他的胸膛,始终不再睁眼,感觉他在走动,他在下楼,然后将她放在了类似沙发的地方,在她的后脑底下塞了个柔软的枕头。

    身周有傅令元以外的人的衣料的细微摩擦声。不出几秒,鼻间弥漫开熟悉的精油的香气。阮舒缓缓地呼吸着,觉得身体和心灵都好累。于是沙发更加地宽松柔软,她的神思渐渐朦胧。

    马以平静而沉缓的嗓音在此时传入她的耳中:“这一刻你是什么感觉?”

    “很放松……”她淡声。

    “形容一下是怎样的放松。”

    “好累好累好累之后,终于可以休息了……”她长长地吁出一口浊气。

    “是身体累?”

    “不……”她极力稳住声音的平稳,“心里很累。累得想哭。”

    “是因为什么?”

    “很多……很多事情。”她喃喃。

    “最让你无法释怀的是什么?”

    她的心微微发凉,强撑住酸楚:“她……没有救我……”

    “‘她’是谁?”

    太久没有称呼过那两个字,她吐字异常艰难:“我妈。”

    “她什么事没有救你?”

    “她……”她压抑着心中的痛苦,狠狠蹙起眉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却抵挡不住鼻间的酸溜,抵挡不住眼里的泪水,抵挡不住浓重的鼻音,颤动着苍白的嘴唇,缓缓道:“林平生强奸我的时候,我喊她,我拼命地喊她。我知道,她一定听见了……”

    她的声音嘶哑地哽住了,无声地淌泪。

    马以暂时没有再出声。

    不多时,她稍微缓过来,艰难地继续道:“我盯着门,我一直在盯着门,我没有放弃希望。可是……”

    她又一次哽住:“没有……她没有……”

    “或许她真的没有听见你的呼救。”马以的嗓音依旧平静沉稳。

    她闻言,呼吸有一瞬间的错乱,手指用力地蜷起,又缓缓地松开,有点愤恨有点哀伤有点痛苦又有点冷漠的复杂情绪顺着她的声音传递出来:“她听见了……事发之后,我质问过她。她的表情,她的态度,她言行举止,通通都在告诉我,她当时听见我的呼救了。”

    马以沉默了一秒,接着道:“好。那你觉得她为什么不救你?”

    “她不喜欢我……”她咬唇,酸涩苦痛的情绪堵住嗓子。

    “为什么你觉得她不喜欢你?”

    “从我记事起,她对我就很冷淡。”她痛苦而小声,“我见过她照顾妙芙时的样子。她会给妙芙唱歌,她会抱着妙芙睡觉,她对待妙芙时总是很温柔。可是她从来没有对我露出过温柔的表情。”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泪雾朦胧:“我是她的拖油瓶。我是她的污点。只要我存在这个世界上,她即便嫁进了林家变成了林夫人,身上也永远打着城中村的烙印,永远摆脱不了她肮脏的过往……”

    “我从一开始,就不该被生下来,不该在这个世界存活……”她再度哽咽,眼角默默地流泪,说不出话来的样子。

    马以尝试着开导了一句:“这只是你自己单方面的想法。每一个人的内心最深处,其实都是极度自卑的。所以当认定别人不喜欢你的时候,尤其面对自己至亲至爱之人,都会潜意识地往最悲观的念头去想。而实际上,事情或许根本没有你想得那么糟糕。”

    “不是的……你不懂……”她哀伤至极似的,又酸涩至极似的,“这是她亲口对我说的真心话。”

    “……”

    至此,却是再无话。

    阮舒轻颤着眼睫,满面的疲态,呼吸渐渐地沉缓。

    马以抬眸看傅令元。

    傅令元正盯着阮舒,神色晦暗不明。

    马以沉默地走过去将桌子上的精油芬芳关掉,再转回头时,就见傅令元弯腰轻轻地给阮舒盖好身上的薄毯,然后与他无声地对视一眼。

    马以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跟在他身后,走到外面的廊下。瞥见他脖子上的伤尚血淋淋的,他指了指:“不去处理一下?”

    傅令元伸手触了一下,摇头:“不必。就这样挺好的。”

    旋即他示意自己手里的烟,问,“介意我抽根烟?”

    “傅先生随意。”马以淡声。

    傅令元不再客气,有点迫不及待似的将烟塞进嘴里,“啪嗒”地打开打火机点燃,迅速地狠狠吸了两三口。一番吞云吐雾之后,他的躁动仿佛才稍微平息下来。

    马以便是在这时开口:“傅先生也听到了。被继父侵犯一事无疑对她造成极大的伤害。可真正令她难以释怀,成为她最大的心魔症结却并不在这,而是在林夫人。”

    “嗯,我知道了。”傅令元尚在抽着烟,面容隐在指间升腾出的袅袅烟气之后,叫人看不清楚他此刻的神情。

    随后两个男人皆无话,思绪似乎都还沉浸在方才阮舒的催眠里。

    须臾,忽听傅令元问:“你觉得其中会有误会么?”

    马以一时没跟上他的思维,稍愣怔。

    傅令元偏过头来,眼神静默而锐利:“你觉得,在自己的女儿遭受凌辱时,身为母亲无动于衷,其中是会有什么误会?”

    马以沉默许久,同样给不出答案。

    傅令元收回视线,丢掉手里的烟,脚尖踩上去狠狠地碾压,笑着道谢:“辛苦马医生,周末还特意抽出时间跑这么远的一趟。”

    “不必客气。”马以又习惯性地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淡淡道,“她是我的病人,更是我的朋友。”

    尔后他提醒:“她的心理治疗并不是就这样结束。之后要让她再来几次,继续观察她的数据。何况,今晚的治疗效果,还没有验收。”

    傅令元勾了勾唇,直接便道:“我会将验收结果告诉马医生的。无论怎样,今晚的事,我都替内子感谢马医生。”

    镜片后,马以的眸光极其轻微地闪了一下:“或许她更该感谢的是你吧。傅先生的方法虽然简单粗暴,但相较于过去几年不温不火的治疗,确实极有成效。”

    傅令元正欲接话,却听马以话锋一转,口吻颇为不悦:“运气的成分占很大的比重。这种方法对病人的情绪具有太强烈的正面刺激,谁也料不准是否会往负面发展,加重病人的病情。当初傅先生和我商量的时候,只说要带她来故地,如果知道你还要‘案件重演’,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傅令元闲闲散散地扬唇:“那我很庆幸,没有提前告诉你这件事。否则也不会有这份难得的运气了。”

    马以静默地与他对视。

    两个男人,一个凌厉强势,一个清风霁月,陷入一股略微古怪的沉寂氛围中。

    顷刻之后,马以率先提醒:“她对林夫人的心结,是没有办法简单粗暴地解决的。”

    说罢,他兀自回屋。

    傅令元凝着眉宇,眯起眼睛盯向远方黑漆漆的天际,眸底遁入幽深。

    双手负背,迎着夜晚山间的凉风,伫立久久。

    *

    阮舒不知自己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只觉身周是不绝于耳的虫鸣声,十分清晰响亮,仿佛正被它们包围一般。

    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疑似帐篷的顶部。她坐起来,环视一圈,确认自己的确正睡在一个帐篷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