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不需要别人,只要有我-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53、不需要别人,只要有我

    。”阮舒的手臂圈紧他的腰,更加紧密地偎依在他的怀里,“三哥抱紧我就可以了。”

    傅令元轻笑,稍低头,下颔贴在她的鬓边,继续摩挲她的手腕:“梵文写的什么?”

    阮舒怔了一下,才想起来:“我忘记问了。”

    语气携了些许的懊恼。是以往的她并不会有的情绪。傅令元不禁勾唇,又问:“为了遮盖伤疤?”

    “嗯。在千佛殿后面的小广场,刚好碰上有个沙弥在画符。好像是颜料比较特殊,不会掉色,所以就用一只孔明灯的香油钱,弄了这个画符。”

    “是个不错的主意。我怎么从来没有想到过用刺青来盖伤疤。”

    “三哥要是每留一处伤疤,都去刺青,那现在身上应该满满的全是符纹。”说这话的时候,阮舒的脑海里已在自发脑补他浑身刺青的模样,竟然觉得可能会挺酷的,笑了,“那就更像古惑仔了。”

    “嗯?‘更像’?”傅令元敏锐地揪住她的措辞,“在傅太太的眼里,原来我一直都是古惑仔。”

    “难道不是么?”阮舒故意反问,想起一件旧事与他提及,“三哥以前在和显扬一起在看《古惑仔》的整套碟时,不就以陈浩南自居,说显扬没资格当你的小弟。”

    傅令元似忖了两三秒才记起:“你说那个时候啊……”

    他拖着长音,隐隐拖出一丝暧昧的意味。

    阮舒正狐疑,便听他的嘴唇贴在她的耳廓旁,低低道:“那一次事情的重点,好像应该是,你推门进来时,电影里的画面恰恰在上演十八禁。显扬生怕你误会我们在看a片,所以慌里慌张地解释。”

    阮舒:“……”

    她自然记得。

    严格意义上来讲,算不得十八禁,只是对于彼时他们的年龄,稍微色、情暴力了些,还被她撞见,于是唐显扬特别地紧张,解释了一番电影的内容,担心她不信服,拉上傅令元为他佐证。

    可其实,她当时并没有觉得太怎样。而且她察觉到了,当时傅令元也和她一样没有觉得太怎样。只有唐显扬太单纯了些。

    “你那个时候,和显扬呆在一起的时间很多。”傅令元忽而问。

    阮舒心头微顿,不知他仅是临时想起来的顺嘴一问,还是……

    “你那个时候,并没有喜欢显扬。”傅令元不疾不徐地道破,嗓音清沉,“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你喜欢和显扬呆在一起。傅太太能为我解答么?”

    他心底大概已经有答案了,发此一问,是为了向她确认罢了……阮舒默了默,隔两秒,淡声承认:“嗯。.l]我是为了躲林平生。”

    刚进林家的前三四年,一切都很平静如水。

    林家虽不是高门大户,但经济生活水平在海城算是中上层,之于她而言,对比城中村的日子,简直是天堂和地狱。

    最重要的是,林平生和庄佩妤的感情很好,第二年林妙芙就出生了。而林平生待她也很不错,她只是与他毫无血缘关系的继女,享受得并不比林湘差;她始终只喊他叔叔,他也不介意,甚至连“阮”姓都为她保留。

    即便林翰和林湘私下里会欺负她,即便庄佩妤有了林妙芙之后对她更加疏于关怀。可这样的生活,安定,平凡,她已经十分满意,她甚至嗅到了一丝疑似幸福的味道。

    直到她渐渐发现林平生,看她的眼神起了异样,时不时的,还会有些小动作,比如在递给她东西的时候状似无意地抓她的手。而确定林平生对她有恶心的想法,是因为……有一回她去阳台收衣服,不经意间看到他手里抓着她的贴身衣物……

    彼时他脸上享受而又猥琐的表情,当场令她作呕。

    那个时候的她,根本不知道这种事情该怎么处理。林平生在人前还是那副十分照顾她的继父形象。她有想过要告诉庄佩妤,但每每看到庄佩妤和林平生夫妻恩爱的幸福画面,她便无法说出口。

    于是在那之后,她竭尽所能地减少自己呆在林家的时间。可是她没有什么朋友,只有唐显扬对她表示出了友好,所以慢慢地,她和唐显扬基本形影不离,连周末和寒暑假,都约在图书馆或者其他地方写作业。再后来,唐显扬情窦初开,她觉得他挺好的,于是并未明确拒绝,两人的关系顺其自然地变成了男女朋友。

    尽管她知道,彼时与唐家交好的林平生,其实有意让林妙芙和唐显扬结娃娃亲,她还是接受了唐显扬。由此,林妙芙认为她抢走了唐显扬,从某种程度上看,是没错的。

    从高中,到大学,再到社会,十多年,唐显扬几乎陪伴了她的整个青春,陪伴了她目前为止的大半生。她很珍惜与他的情谊,可惜,终是行至末路。

    阮舒就这样靠在傅令元的怀里,陷在回忆中,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

    傅令元亦安静,手里掂着一听啤酒,直至将它喝光,才率先打破沉默:“傅太太如果能把现在心里所想的事情全部都变成口头的语言讲给我听,我会更高兴点。”

    他给她换的是条睡裙,将这句话的同时,他的掌心宽厚,指腹干燥,携着空气的凉意,渗透进她的皮肤。

    只是覆着,而已。阮舒低垂眼帘,瞥一眼他的手掌突显在裙面布料的轮廓,复而重新抬眸,继续将注意力转回至两人间的对话上来。

    “三哥想要听什么?”

    傅令元闻言低眸,凝注她的巧笑嫣然,反问:“我想听什么,傅太太就会告诉我什么么?”

    阮舒坦诚道:“我只能尽量。”

    这个答案,自然不是他最想得到的。不过傅令元还是开了口,提议:“聊聊丈母娘。”

    她闻言稍微意外。她以为,他最想再追问的是她在林家的生活。不过会问庄佩妤,倒也在情理之中。阮舒的眸光不觉黯了一黯:“没什么好聊的。”

    转瞬她恢复清淡,又补了一句:“该聊的,之前已经和三哥聊过了。”

    催眠的时候她已经讲了那么多。而和庄佩妤一起在城中村的生活,她也曾一时冲动向他透露出基本情况。

    “再聊一些。”傅令元的手指好玩似的在她的脖颈上摩挲,引导式地问,“既然在城中村的生活那么辛苦,为什么不早点离开?”

    离开……阮舒的脑中浮现某些零散的回忆,嘲弄道:“哪有那么容易……又能去哪里……”

    “傅太太又自己想自己的。”傅令元折眉。

    阮舒脑袋在他的胸膛上稍微挪了挪位置,拎出些许往事:“时间太久远,那个时候我的年龄也还小,只记得一些印象深刻的事情。我不知道在林平生出现之前,她有没有想要离开城中村。倒是我……曾经被她丢弃过。”

    傅令元的手指正顺着她脖颈的曲线,慢慢往下。闻言,他的动作滞了滞。

    阮舒无意识地舔了舔唇,凤目极轻地眯起:“每回家里来的那些陌生男人留下的钱,都被我的那位生父搜刮走,买酒……买粉……时间一长,她开始会藏钱了。有一天,她破天荒地带我去市里,牵着我的手,给,还塞给我五块钱,让我在百货商店门口等她,她进去买东西。可是一直等到天黑,百货商店打烊关门,我都没有再见到她。”

    傅令元的手指在她的皮肤上轻轻地刮。指尖的凉意在她的身上蔓延。

    阮舒沉了沉呼吸,搂紧他的腰,嗓音缓缓地继续:“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儿都不害怕。商店里下班的职工陆续出来,最后有个人问我是不是和家里人走散了,要带我去警察局。”

    “那个时候我对警察局的概念是做错事的坏人才要去的。我很害怕,立马就跑了。”

    “我一个人走在街上,任何人都不认识,只想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就凭着印象循着方向走。结果运气好,真的走回城中村了。”

    傅令元始终沉默地当一个倾听者。话至此时,他原本覆在她大腿根上的手在徘徊摩挲。

    阮舒不由自主蜷起手,揪住他后背的衣服。他拿下巴在她的额头上蹭了蹭:“然后?”

    “天很晚了。我也不知道几点。但一路走回去,其他人家里的灯都关了。黑漆漆的。没有路灯,路不好走,我走得很慢。然后看见我家里的窗户还透着光亮。”她顿了顿,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身体,因为他冰凉的指腹试探性地碰了一下她私密的丛林。

    “我加快脚步,开门进去的时候,听到我的那位生父在极尽羞辱地咒骂她。他们在房间里,门没有关,我看见她身上没有穿衣服,整个人被压在柜台上,我的那位生父一边骂她,一边揪着她的头发。”阮舒再度瑟缩身体,分不清楚是因为自己此时的回忆,还是因为傅令元指腹的触感。

    “别怕。”傅令元吻了吻她的额头,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皮肤上,不知道是在安慰她的回忆,还是在安慰她的僵硬。

    阮舒的双手自他的后背往上屈弯,手指扣在他的肩头。埋首进他的脖颈间,想要嗅属于他的味道,以缓解她心底生出的抗拒。却嗅到了一丝血腥味。

    她稍隔开些距离,盯着看一眼,看到齿印深深,伤口没有处理,血大部分已经凝固,但痂还有点薄,她方才不小心蹭到,又蹭出边角在冒小血丝。

    阮舒目光轻闪,抬头。

    傅令元也正垂眸看她。

    视线对上,他斜斜地扬唇:“傅太太对自己在我身上留下的印记还满意么?”

    阮舒抿抿唇,有点薄凉地说:“三哥活该。”

    非得用那种方式逼她。她就咬了这一口,算轻的。

    “那接下来,你还会再咬我么?”傅令元深深凝注她,底下又轻轻地抚了一下,力道比先前加重。

    阮舒蹙眉,身体又僵了僵。

    傅令元将她按回怀里:“继续说丈母娘的事情。我在很认真地听。”

    “三哥一定要一心二用么?”他还在抚。阮舒的呼吸有点不稳,心口从方才起就又开始发闷不适。

    傅令元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嗓音沉磁般在她耳边,有点鼓励的意味:“傅太太,你可以很软的。没有什么可怕的。如果实在难受,脖子继续给你咬。能咬到断,算你本事。”

    最后一句,他俨然故作轻松地调笑。阮舒唇角微弯,缓了缓呼吸,趴在他的肩上,闭上眼睛,重新陷入回忆:“那不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挨打,可是是我第一次看见她以这种屈辱的方式被打。我从我的那位生父的咒骂里,听出来她被打的原因是因为把我弄丢了。”

    傅令元的指腹还在耐着性子磨她。

    她听到他胸腔的心跳,强有力地搏动,混合在山间微凉的风里,她集中精力在他的心跳声里,渐渐松弛自己的僵硬,正打算继续讲述。他忽然送进去一根手指。

    阮舒瞬间绷紧,未及她再有进一步不舒服的反应,傅令元的嘴唇贴在她的耳边:“然后?”

    “然后……”阮舒战栗着,竭力压抑住心口涌上来的发毛感,找回自己的思绪,“我本来打算走进去,告诉他我回来了,我没有被她弄丢,想让她不要再打她了。”

    “可是我听见我的那位生父又在说,他本来已经谈了好价钱把我卖掉,现在把我弄丢了,她就更得多接活,多赚钱。”他的手在缓缓抽动,阮舒咬着嘴唇,整个人在他怀里轻微颤动,眼睛越过他的肩膀,望向黑不见边界的树林,虚着声音道,“我那个时候就在想,如果没有我,她的日子可能不会过得那么艰难。”

    “不一定。”傅令元接话了,声音很冷静,冷静得好似他此刻并没有在一心二用,“不要把自己的作用想象得那么重要,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不是少了你一个或者多了你一个,就能决定性地扭转局面。而是多重因素的作用。”

    阮舒的耳畔是嗡嗡的耳鸣,听得有些恍惚。额头上冒着细汗,她原本无助的轻颤里,渐渐生出某种曾经和他有过的熟悉的情潮,在抗衡她不由自主的的恶心和发毛。她也和他一样一心两用,同时在琢磨着他的话,颇为怅惘:“是这样么……不是我所能决定的……”

    “嗯。”虽然就一个字节,但傅令元十分肯定般,伴着用力的一下捻。

    阮舒忍不住溢出声,感觉自己终于被他带出了水意。

    “可是她厌恶我,是事实。”她抵着他的肩膀,发鬓蹭到他的脸颊,发现他其实也出了汗。她有点热,思绪也不如方才清晰了,语句开始有点乱,“接着他们看见我了。看见我原来回来了。我的那位生父很开心,开心却也打她。但是她分明很生气。”

    “他们俩关上了门,她在屋子里和他似乎吵起来了,但是我听不清楚他们在吵什么。不久之后,我的那位生父先出来的,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不高兴,三更半夜的又出去了,不知道是买酒喝还是毒瘾又犯了。”

    “最后她出来了,一出来就打了我一个耳光。”酥麻的战栗伴着她尾音的落下突然袭来,阮舒一方面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一方面又觉得自己被送至浪尖。

    “她打了我一个耳光。她即便对我疏离冷淡,却是真正冲我发火,还动手打了我。她说,‘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你怎么不死在外面!’”阮舒依旧一心两用地说着话,同时身体发软,微微仰面,嘴唇微张。

    入目是漫天的星空,天幕如黑丝绒一般,点缀着璀璨如钻石的星子,直直地扑入她的眼底。阮舒有一瞬间的恍惚,恍惚自己像从这个世界抽离了,看不见其他东西,也听不到其他声音。

    安静数秒,蛐蛐的争鸣重入耳中,她的视线自星空收回,与他湛黑的眸子对上。

    神思完全落回,阮舒轻颤着,缓缓道:“我曾经妄想过,她大概是爱我的,所以才把我一个人丢在大街上,不想我被卖掉。可是……妄想始终是妄想……我却直到她纵容林平生践踏我的时候才彻底清醒。她根本就不爱我。一点都没有。”

    傅令元一眼不眨地盯住她,深深的瞳仁里只装着她的倒影。他倾身,亲吻她。

    阮舒的双臂环上他的脖颈,不做回应,只安安静静地感受他的亲吻。

    少顷,他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鼻尖与她的鼻尖若即若离,手掌按在她的后颈,轻轻地摩挲,而他低沉的嗓音闲闲散散地飘开在山间微凉的风里:“你不需要其他人的爱。你只要有我就够了。”

    阮舒喘息着,凤目朦胧地凝着他,浅浅地笑,眉眼间满满的全是方才的旖旎带来的娇媚和迷离。

    傅令元就势抱起她,径直往帐篷走。

    阮舒偎依在他的怀里,回忆尚在继续:“林湘她……”

    顿了一下,她闭了闭眼,复而睁开,冷漠地说:“可能是我太久没有拿鱼饵回湖边,林湘回来别墅找我了。”

    傅令元的脚步不易察觉地滞了一秒,眸子沉沉地眯起。

    “可能是听到我的呼救了吧……她跑到楼上来了……”阮舒的瞳仁乌漆漆的,盯着虚处,“我一直盯着门,没有等来我要想等的人。可是我看见有一刻,房门从外面开了一条缝。”

    傅令元弯腰,将她放进帐篷里,躺好。

    “是林湘……林湘惊恐的表情一闪而过。却又不留下丝毫的动静又离开了……”她的嗓音极其幽凉,“为什么她们都不救我……”

    傅令元覆上来:“没关系,都过去了。”

    他拢着她的发鬓,嗓音清沉,“她们不救你,我救你。”

    照明灯在他的头顶,被他挡住,阴影罩下来,全然笼住他,他的气息丝丝缕缕地将她包围着。阮舒的目光有点惘然。傅令元低头吻她。

    支离破碎的灰色画面纷纷闪过,好像无论如何都挥散不去。阮舒痛苦地闭上眼睛,极力隐忍。

    下颔突然被他执起:“看着我。”

    阮舒颤动着眼睫,眼皮缓缓地睁开。

    傅令元摸了摸她的眼角,用的是命令的口吻:“不许再闭上眼睛。看着我,仔仔细细地看着我。”

    阮舒抿着唇,凤眸深处涌起些潮意。

    傅令元黑眸深深专注地看着她,像装着此时的夜,穿透她的灵魂一般,声音坚定地令人信服:“你的第一次不在十年前,而在今晚。进去你身体不是其他人,是我。”

    伴着最后两个字的,是他毫无预兆地狠狠沉身。

    阮舒一瞬间瞳孔涣散,仿佛回到十年前的那一天——

    她无助而绝望地盯着那扇门,等着那个救她的人。

    门忽然开启,一道高大挺拔的熟悉的身影逆着光闯了进来。

    支离破碎的灰色画面在刹那间被彻底分崩离析。

    眨眼转变为浓墨重彩的斑斓。

    虚虚实实的交织中。

    没有林平生。

    只有傅令元。

    她紧紧地攀附,像抓住救生的浮木。

    “……”

    阮舒是被吻醒的。

    迷迷糊糊地睁眼时,发现自己并没有在帐篷里,而是裹着被子,被傅令元抱在怀里,一起坐在昨晚的那张椅子里,面向遥遥天际露出的那抹鱼肚白。

    “怎么了?”她很累,很想睡觉,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忽然这样不体贴,硬是将她从熟睡中叫醒。

    然而傅令元貌似并没有丝毫的歉意,勾起她的下颔,轻轻拍了拍她的脸:“一会儿有日出。”

    阮舒阖着眼躺进他怀里:“没兴趣。”

    傅令元却是锲而不舍地挑了挑她的眼皮:“先别睡,看完日出再睡。”

    阮舒不悦地捺了唇角,拍掉他的手,直接无视他。

    安静了两秒没有动静,她以为他放弃了,下一秒,唇上忽然碾压上来凶猛和强势。

    阮舒被吻得呼吸不畅快要窒息,身体里隐隐有一股子的躁动。

    蓦地,他毫不犹豫毫不拖泥带水地离开她。

    阮舒睁开眼睛。

    傅令元支着手臂在旁侧的桌子上,驻着下巴斜斜地勾唇,噙笑:“傅太太是故意的吧,非得我用这种方式叫醒你。”

    阮舒:“……”

    瞥一眼他**的上身,她微微蹙眉:“你不冷么?”

    “冷。”话音尚未完全落下,他便倾回身来钻进原本裹着她的被子里,搂住她。

    皮肤携着凉意贴上她的皮肤,阮舒禁不住一个激灵,也是在此时才注意到,她未着寸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