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清零重新开始-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54、清零重新开始

    。”

    阮舒狐疑地目送他迈步,视线随着他的身影移动,看到他走向那片小空地,最后止步于烧烤炉前。

    烧烤炉上正自动翻烤着一排的鸡翅。

    “三哥可真会享受。”阮舒挑眉——难怪她刚刚总觉得闻到什么味道,原来是烤肉。

    傅令元闻言遥遥地睨她:“特意和傅太太来这里野战,自然什么都得准备好。”

    阮舒:“……”野战……?

    傅令元笑笑,拿起调料罐,往鸡翅上面撒孜然粉。他依旧光着上半身,腰间系了条薄毯,此时从她的角度看他低垂的脸庞,线条如刀锋利。

    忽然就想起早年似乎在哪看到过一张照片,照片上是没有穿衣服只系了围裙在厨房做饭的男人,被众多女性惊呼性感。

    阮舒驻着下巴盯着傅令元,不由自主便弯了唇角,脑中又浮现几个小时前,他燃烧她的每一寸皮肤,起初星星点点,之后以燎原之势猛烈地将她吞没。

    “傅太太又在想十八禁的画面。”傅令元连头都没抬,又一次道破。

    阮舒也不否认,只是好奇:“三哥是在我的脑袋里装了监视器?”

    “这叫心有灵犀。”傅令元斜斜扬起一边的唇角,抬眸,眼波荡漾,“傅太太什么时候把我扯到你的思绪里,我都知道。”

    话落,他竟还对她眨了眨单只的眼睛。

    这种段位,阮舒根本不会起波澜,可不知怎的,她竟好像隔空接收他眼睛里递送过来的电流一般,心脏跳快了一拍。

    阮舒捂了捂心口,极轻地蹙眉,果断地收回视线,不再看他没羞没臊,而注目于前方。

    深山老林,逃离了世俗的喧嚣,天将明未明之际,一切显得静谧。

    那痕城市的存在,因为此时没了霓虹灯的光彩而根本无法再看清,只余近处生机的绿和远处平静的蓝。而海平线上与天际相交之处,不知何时渐渐晕染开来红,遮盖了原先的鱼肚白。

    没一会儿,伴着浓郁的香气扑鼻,装有鸡翅的托盘在她的面前一晃而过。

    阮舒的目光追寻而去,傅令元将托盘放在躺椅旁的桌上。

    但见鸡翅呈漂亮的金黄色,看起来脆酥恰当,表皮尚滋着油,孜然粉粒粒可见。

    “三哥又向十三取经了。”阮舒断言。

    不想,傅令元伸出食指摇了摇:“是我自己的独门绝招。”

    独门绝招……?阮舒凤眸微眯一下,神色间露出恍然的笑意:“三哥貌似对野营十分有经验。”

    傅令元原本在剔鸡翅的骨头,闻言手上的动作一滞,拿斜眼睨她:“野营的经验是有,不过野战的经历只昨晚和傅太太。”

    阮舒:“……”不管和他说什么,他都能把话题绕回到这上面。

    透过他别有意味的湛黑眸子,她仿佛看到几个小时前云涌诡谲。他的滔天巨浪冲撞至她的港口,猛烈,疯狂。她承受着他的索取,几欲粉身碎骨。

    傅令元用牙签将剔完骨头的一小块鸡翅肉送到她的嘴边,再次洞若明火道:“看来傅太太对我昨晚的表现确实非常满意。”

    一而再再而三被看穿,阮舒依旧不尴尬,张口咬肉进嘴里,嫣然地笑:“三哥果真心有灵犀。”

    傅令元在阮舒身旁坐下,也送了一口肉到自己嘴里,勾唇睇她:“嗯,多灵肉合一几次,和傅太太可以更加心有灵犀。”

    阮舒没搭理他,默默地咀嚼嘴里的鸡翅肉——唔,味道和看起来的样子一般美味。

    两人一个密密实实的裹在被子里,只露颗脑袋,一个**着上身坐着,你一口我一口地吃肉,谁也没再说话,却有一股莫名地安宁感在弥漫。

    毕竟是油腻的东西,即便美味,适量的几口之后,阮舒便吃不下肚了。傅令元未勉强她,又开了瓶牛奶送到她嘴边。

    阮舒小口地抿了两口。

    因为是他在喂她的,力道难免有点没掌控好,瓶口倾斜得太过了些,阮舒抿完便感觉嘴唇上方沾染了溢出的奶渍,打算让他抽张纸巾给她擦一擦。

    然而未及她出声,傅令元率先倾身过来,研磨在她的唇边,舔掉了奶渍。紧接着顺势叼住她的唇瓣,继续缱绻。

    阮舒从被子里伸出手掌,停在他心脏的位置,感受他心跳的律动。

    这个吻并没有持续太久。

    傅令元就和之前执着于让她挂红绸、写心愿卡片、点孔明灯一样,也执着于要她看日出。

    阮舒顺他的心意,窝在他的怀里,和他一起静默地望向遥远的海面。

    有些原本不以为的风景,真正静下来心来体会时,才能感受到美好。

    朝阳前期爬升的速度挺慢的,但一团深红完全窜出,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快得她来不及反应,万物便被悉数染了红装。

    傅令元埋首在她的脖颈,贪恋地嗅她的橙花香:“傅太太还记得我昨晚说过什么?”

    阮舒凤眸微眯,思绪飞快地转动,闪过诸如不许闭眼、阮阮好紧、看着我、阮阮水真多以及询问她难受不难受、疼不疼,询问归询问,他继续还是继续。

    沉了沉呼吸,她止住这些乱七八糟,浅笑:“三哥说过的话太多。”

    傅令元轻轻掐一把她的腰:“想不起来就接着想。”

    阮舒却是煞风景地问起他另外一件要紧事:“三哥不是说,曹旺德每周六都会去保龄球馆?华兴的幕后老板该有眉目了吧?”

    “昨天下午的事情,我还来得及问情况。”傅令元的两片唇瓣在她的后颈缓缓地摩擦。

    “栗青和十三不是都跟来了?谁去负责帮我蹲守保龄球馆?”阮舒被他渐渐燃烧着体温。

    傅令元嗤一声:“我的手底下又不是只有栗青和十三两个人能用。何况,这种小事还轮不到他们两个亲自去。”

    “所以在三哥眼里,我拜托的事情就是小事?”阮舒故意挑刺,略微僵硬的身体被他的手臂搂得紧紧的,挣脱不得。

    “傅太太有点瞎转移话题了。”傅令元轻笑着戳穿,不过还是回应了她的“无理取闹”,“嗯,傅太太拜托的事情确实是小事,不必栗青和十三亲自去,陪傅太太来南山,才是最重要的大事。”

    这不知道是他第几次强调了,但经过昨晚,阮舒才完全意识过来两天的南山之行分明是他为她设下的陷阱。她被他撩得痒痒的,好似有小簇的火苗连点成线。

    “傅太太还要继续瞎么?”傅令元嗓音清沉,“我的日出看完了,傅太太也吃饱了。该喂我了。马医生也等着我们汇报这次的治疗成果。”

    理由真是说得义正言辞。

    阮舒抿唇无话,呼吸急促,提议:“三哥再问我些话。”

    “不需要。”傅令元的口吻十分肯定,拒绝了她再打算一心两用。

    她明白,他这是循序渐进。阮舒却认为自己并没有他所以为的那般自信——她还是有点毛。察觉他要直接在这外面进行,她阻断他:“先回帐篷。”

    “这里没有其他人的。”傅令元闲闲散散地勾唇,“我们‘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吸天地之灵气。”

    阮舒:“……”

    傅令元不再逗她,敛起玩世不恭,指腹轻轻摩挲她的唇线:“别怕。你已经没事了。你现在状态很好。完全可以的。一切从昨晚开始都已清零,重新开始。你是完完整整属于我的,属于我一个人。”

    阮舒凤眸湿润清亮,安静地看着他,深深地呼吸两口晨间山林的空气。

    清亮,干净,透彻。

    穿过她的五脏六腑,洗涤体内所有浊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