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充满喜感的萌大叔-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64、充满喜感的萌大叔

    !”刚说完,他就被呛到了,猛地剧烈地咳嗽。

    实在是太喜感,众人蓦然一阵哄笑。

    乘务员连忙给他倒了杯水,有些无奈:“大叔,您别着急,慢慢来。”

    大家的笑声倒并没有让他感到生气,相反,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赧然:“我以前没有坐过飞机,闹笑话了,小姑娘,刚刚是我冤枉你们,抱歉抱歉啊~我侄子说头等舱的服务更周到,特意给我买的机票,小姑娘你们确实很好。谢谢谢谢啊~”

    随即他小有感叹:“这十年的发展变化太快了,我最近还在学着怎么跟上大家的脚步。比如我侄子那天说给我买了个新上市的苹果,好几千块,我还纳闷一个苹果这么贵难道是黄金做的。结果原来是手机。哈哈哈哈哈!”

    最后的一串笑声特别地爽朗,让人听着格外舒服,而且有种莫名感染力,大家又跟着笑了。

    阮舒原本因为被他吵得睡不着有点烦,直至他全部的话都说完,理解他的情有可原并非故意没有教养地在公共场合嚷嚷,那点的烦也就烟消云散了。

    调整了一下眼罩,她重新入眠,脑中自发勾勒出一个模模糊糊没有具体脸相的萌大叔。

    *

    海城。

    绿水豪庭的地下停车场。

    傅令元坐在车内,单只手臂曲折着靠在完全敞开着的车窗上,指间夹着一根燃到一半的烟,听站在车门旁的九思在汇报。

    “阮舒今天一早的飞机去江城出差。她昨天没告诉我们行程,也没给我们买随行的机票,所以我和二筒只能送她到机场为止,就分开了。机票买不到,我和二筒无法和傅先生您取得联系,暂时也做不了决定。”

    “你说,她让你们原话转告什么?”傅令元眯眸,抬起手将烟塞进嘴里。

    “阮总说,她不是犯人,不是非得每天都要被傅先生您监视。”

    “犯人……监视……”缓缓地吐出白色的烟圈,傅令元于唇齿间饶有趣味般地重复这两个字眼,低低地轻笑一下,“看来她这句话憋在心里很久了。”

    转瞬他便似想起来什么,询问:“昨天晚上她是离开马医生的心理咨询室后直接去的c’blue?”

    “嗯。”九思点头,“中途看见c’blue,阮总突然让二筒调头过去。”

    “进酒吧之前,她是不是还特意补妆了?”傅令元往车窗外轻轻弹了弹烟灰,嗓音乍听着悠然,稍加辨别却能感受到暗藏的锋芒。

    九思认真回忆之后,点头:“是的,傅先生。阮舒确实补了会儿妆。”

    闻言,傅令元略微嘲弄地勾了勾唇——昨晚见到她的时候,他第一眼就瞧出她的妆容和早上出门时不一样,包括衬衣的领口多松了两颗扣子,他也看在眼里。

    原先他可以理解,她是为了配合酒吧的氛围。可是他问她为什么心血来潮来泡吧时,他看出她说谎了。这就令他突然更加感兴趣她隐瞒的原因,不过当时另有意外状况,他没来得及问。

    未曾料想,答案那般出乎意料。

    呵呵。

    脑中浮现着她昨天的就诊记录里马以给出的建议,傅令元眸心深光敛起,冷着脸将手中已经不自觉稍到头的烟捻灭,吩咐赵十三道:“打电话给小爷,问他借私人飞机。”

    *

    机舱内的广播提醒大家飞机即将抵达江城机场。

    阮舒在缓缓下落的身体失重中醒来,揉了揉脖子又舒展了两下腰和手臂的筋骨,感觉比先前精神了不少。

    不多时,飞机安全落地,得到乘务员们可下飞机的通知后,阮舒解开腰上的安全带,起身离开椅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