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你的心是石头做的?-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66、你的心是石头做的?

    。”

    “那你就别给我买。”阮舒被他弄得窝火,拂开他钳在她下巴上的手之后,去捂住自己的拉链,追问:“你胁迫了马以?”

    昨天马以对她的歉意她看得分明,不会转头就立即又未经她的允许泄露她的就诊情况。所以他胁迫马以的可能性明显更大。这完全是傅令元做得出来的事情。

    傅令元不搭理她的追问,兀自继续自己的话,“傅太太不知道你的那个得力男下属对你有工作以外的心思?三更半夜和他一起喝酒,搂搂抱抱地回来,如果不是我突然出现,他今晚是不是就成你的入幕之宾了?”碰不到拉链,他便干脆直接将她的裙子往上捋至腰间。

    “你专横的大男子主义病又犯了?”阮舒神色煞冷,嗓音清冽,“昨天你在包厢里,身边不是也有公主相伴?”

    “傅太太是故意找茬么?”傅令元的手背凉凉地刮过她的脸颊,“你不知道那是男人在外面的逢场作戏?”

    阮舒面露嘲弄:“因为被我撞见了,所以就变成了逢场作戏。.l]我没出现之前呢?你不是和她聊得挺开心的?后面自然而然的难道不是该聊到床上去?”

    “如果你是打翻醋坛子,我很高兴。但如果你又在转移重点,可以省省了。”傅令元冷笑,一眨眼的功夫就把她的丝袜粗暴地扯破,“我不会再顺进你的话里去浪费时间对你解释那些没有任何意义的误会。”

    “放手。”阮舒用脚上穿着的高跟鞋踢他,却是又被他托高,脚完全离地,高跟鞋掉落,她的身体悬空。

    “昨天去c’blue没有成功,今天九思和二筒没能跟着你来江城,你觉得彻底自由了,有机会找外面的野男人试你的厌性症?”傅令元的手轻而易举便绷开她衬衣的所有纽扣,“嗯?”

    “我是打算试一试我的厌性症是否痊愈。”阮舒承认的同时,奋力抵抗他在拨她底裤的动作,旋即话锋一转,反口质问,“这有什么不可以么?”

    “‘这有什么不可以?’”傅令元重复了一遍她的话,俨然火气更盛,手指绕到后面解她的文胸扣,浑身散发出来的危险的信号。

    阮舒用后背往后压住他的手,试图阻止,乌乌的瞳仁不避不让地与他黑沉的眸子对视,脸上的表情满半是清冷半是不服。

    “是我惯你太过,你恃宠而骄得都忘记了自己已为人妻。”菲薄的唇抿出一抹嘲弄,带着由内而外的冷厉,傅令元将她的腿向两侧分开,不给她反应的时间,快而猛地填充,“傅太太这个头衔,你以为是虚的么?”

    “我什么都还没做,你就觉得我给你戴绿帽子令你丢了颜面伤了你身为男人的尊严?”一点儿前期都没有,完全是干涩的。阮舒骤痛,眼眶不禁红了一圈,上齿紧紧地咬住下唇,扬手就往他的脸上扇,嗓音破碎隐忍:“出去。”

    “别把罪责栽到我头上,重点根本不在我的什么鬼颜面鬼尊严,而是你根本没有把我们的夫妻关系放在心上。”傅令元停着没动,扣住她的手腕一同压在玻璃窗上,语气再无平日对她的放纵,愠怒而讥诮,“现在不是好好的?你还想怎么试?姿势?力度?时间?无论你想试什么,我都满足你的要求,奉陪到底。”

    “唯独别妄想和其他男人。”他凑得她极近,一字一顿,吐字清晰,指腹慢慢抚过她的脸颊。大概见她因为痛而呼吸急促,他终于开始一点点地亲吻她,像是安抚,可嘴里说的话并无丝毫的温柔,“就算你的厌性症没有痊愈又怎样?只要和我能够顺利地畅通无阻地做,就可以。”

    “不可能。”阮舒和他气息凌乱地纠葛着,它在膨胀,她在发热,她抽出冷静的思绪,冷声,“我治疗厌性症,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我自己能恢复为正常的女人。如果只和你能做,那代表我会沦为你的附属品,根本不算正常的女人,依然没有自己的性自由。”

    “你还想着离开我?”从中听出她的言外之意,傅令元眯起眸子,眸色遁入更甚的幽深,整张脸是阴沉的,将她挤得更满。

    “为什么不想着离开你?”手指使劲地掐进他的皮肉里,阮舒滞了好几秒的呼吸,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别忘了,我们现在是甲方和乙方。期限一到,我就没有必要再卖肉给你。”

    “到现在你还在和我提合同?到现在你还认为你是单纯地在卖肉?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傅令元厉声,伴随着是两人更进一步的契合。他掐住她的脸颊,神情沉峻,“这么久了,你扪心自问,我对你怎样!”

    脸颊两侧的骨头被他捏得很痛,紧密的契合处更痛,阮舒的脑袋很乱,但有一抹思绪非常地清晰:“我厌恶你对我的生活无孔不入地渗透。”

    “呵呵。”傅令元冷笑,神色一片肃杀,凶猛发狠地开始对她施加凌虐,掐住她的后颈,嘴唇贴于她的耳廓,“合同作废。再厌恶你要当一辈子的傅太太。”

    “你没有资格单方面作废!”

    “不用什么资格不资格,它从一开始就没有法律效力。有法律效力的是我们的夫妻关系。”

    “你要不要脸?你是在毁约!”

    “我在你面前还有脸么?你不是已经把我的真心全都当垃圾践踏?”

    “傅令元!”

    “叫老公!”

    “你——”

    “叫老公!”

    “……”

    落地窗正对着一面很大的镜子。

    镜子里默然呈现着落地窗外的风景。房间的楼层很高,入目的是这座城市繁华的天际线,在暗沉沉的夜幕中绵延而恢弘。

    同时也默然呈现着两人的旖旎。她所有的反抗和隐忍换来的是他愈发无尽的占有和索取。

    “……”

    第二天早上,阮舒一醒来便毫不犹豫地曲起膝盖,狠狠地就朝他的老二顶去。

    傅令元眼睛没睁,两条腿夹住她的脚,毫不费劲地就制止了她对他的偷袭。

    而同时阮舒的手指已迅速地戳向他的双眼,但傅令元分明看穿了她的声东击西,反应比她更快,依旧未睁眼便准确无误地握住她的手,转而强硬地抓着凑到他的唇边,吻了吻,压低声线警告:“教你的这些防狼术是用来对付外面的男人,别浪费功夫在我身上试验。小心得不偿失。”

    “你不就是我最该防的狼?”阮舒冷嘲。

    “傅太太的嘴如果不趁早和身体一样软,只会给自己招来更多的罪。”傅令元睁开眼,猝然掀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懒洋洋地欣赏他在她身上留下的所有印记。

    阮舒当即从坐起,匆匆拽回被子。却因为拽得太用力,反将盖在傅令元身上的那一部分也给拉了过来。瞬间一览无余他**的身体,同样全是她的反抗在他身上留下的各种印记。

    “傅太太想看可以直接告诉我,不用这么麻烦。”傅令元一惯闲闲散散地勾唇,手臂支着脑袋侧身躺,故意冲她舒展开来手脚,似在帮她看得更清楚他的身体,尤其向她示意男人晨间的坚挺。

    “流氓!”阮舒将被子丢回到他身上,同时又一次趁机发起偷袭。

    眼看就要踹中他的小腹,脚踝霍然被他熨烫的手掌握住,旋即用力一拉,将她重新拉近到他面前,又揽住她的腰,拉她入他的怀。

    “看来傅太太今天是不想去展会了,更愿意和我在酒店呆上一天,嗯?”傅令元的拇指用力地压在她的锁骨上。那儿有两朵他昨晚吸出来的花。颜色很深,他的拇指压过的时候发了白,随后立即恢复深。

    阮舒拍掉他的手,冷着脸重新爬起,下床的时候却是脚底一软,跌坐回床畔,深吸了口气,才撑着又站起。

    傅令元盯住她**的背:“白天够给你时间练习怎么喊‘老公’,等着晚上傅太太好好表现。否则我不保证明天你还能有力气站到地上。”

    昨晚就是她怎么都不肯张嘴,才被他颠来倒去死去活来地折磨,里里外外地吃了个通透。

    闻言,阮舒滞了滞身形,扭回头看他一眼,凤眸漠然,什么也没说,走进浴室。

    独自靠坐在床上,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傅令元唇线抿得直直的,浑身散发的都是不痛快,拿过放在床头的烟盒,抖出来一根,叼在嘴里,没有点燃。

    顷刻,手机里忽然进来栗青的电话:“老大。黄金荣好像也去江城了。”

    “他来江城?”傅令元皱眉,“他来江城干什么?”

    “还没查到。”栗青道,“因为老大你和阮姐现在都在江城,我不知道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巧合,所以先向你报备。”

    “黄金荣……”傅令元转动着心思,问,“他就一个人?陈青洲现在在做什么?”

    “陈青洲还在让荣一查城中村过去的住户。傅警官的现任男朋友出了车祸,疑似陈青洲动的手,夫妻二人又纠缠不清。”栗青汇报,“黄金荣不是一个人来的江城,身边好像还有陈青洲调派的手下。”

    “他们二人近段时间所忙的大部分事情肯定都和找人脱不开关系。”傅令元眯眸,“包括黄金荣,肯定不是无缘无故来江城。他们应该是掌握了什么新线索。”

    略一忖,他进一步分析:“照理陈青洲的路已经被我们全部堵死了。所以新线索应该是来自黄金荣。”

    黄金荣刑满之前,傅令元便担心过,他是不是知道一些在他掌控之外的事情。所以其实暗地里一直在让栗青留意黄金荣的动向。不过刚出狱的这些天,他基本都忙于和以前青帮的那些老兄弟喝酒叙旧。

    这没两天,就突然来了江城。

    江城……

    傅令元极力搜索着庄佩妤和江城之间是否有联系。

    浴室的门传来动静。

    傅令元暂且挂了电话:“我过会儿再回给你。”

    阮舒裹着浴袍从里面走出来,看也没看傅令元,径直走去客厅。

    落地窗前的那块地方一片凌乱,胡乱丢着她昨天身上的衣物。

    阮舒可不想留着这样的不堪给酒店的清洁工,走过去将衣物捡起,放在沙发上,然后往厨房方向去,想给自己倒杯水。

    冷不丁发现餐桌上是一桌明显已经隔夜冷掉的西餐,欧式的烛台上插着精致的蜡烛,并没有机会点燃过。高脚杯亮珵,但旁边酒桶里的红酒却醒过头了,完全浪费掉。只余插在花瓶里的玫瑰花留有淡淡的芬芳。

    阮舒怔忡。

    “傅太太不用可惜,今天晚上乖一点,不要再和同事出去,早点回来,我们可以把昨晚的烛光晚餐补回来。”傅令元不冷不热的声音传入耳。

    听言回头,正见傅令元穿着他的那件黑色睡袍,袒露的胸膛上全是她指甲的抓痕。阮舒默然,收回视线,继续自己的步子。

    盯着她冷薄的背影,傅令元抿唇,眸光愈发暗沉沉。

    门铃在这时被人从外面摁响,他直接走过去应门。

    “阮——”

    “总”字戛然卡在喉咙里,企划部主管先是愣怔,随后满脸诧异:“傅、傅总……?你怎么……”

    见到傅令元,已足够惊讶;发现他胸前毫不遮掩的女人指甲抓痕,更是惊讶;而最惊讶的是,傅令元开口问她:“我老婆在喝水,找她什么事?”

    老婆……?!

    企划部主管狐疑,下一秒便透过敞开的门,看到阮舒穿着浴袍的身影穿行来客厅,目光望出来时,立时清冷着脸顿住了脚步。

    傅令元转身走到她身边:“找你。”

    边说着,他亲昵地搂了搂她的腰,当着企划部主管的面,在她的脸颊上飞快地啄一口,才放开她,挑着眉峰睨她一眼,走回卧室。

    阮舒看似无波无澜,垂在身侧的两只手却是蜷成拳。

    压了压火气,她从容地行至门口:“怎么了?”

    企划部主管的目光从卧室的方向收回:“昨天分开的时候,阮总不是说,让我们出发去会展中心前喊阮总你一起?”

    “抱歉,酒喝多了,我忘记了。”阮舒解释,继而道,“我睡迟了,你们先去会展中心吧,不用管我。”

    “好的阮总。”企划部主管点点头,没再多言,只是离开前又往卧室的方向瞥了一眼。

    关上门,阮舒静默地站着,扶了扶额——不用侥幸,只怕没一会儿,整个公司的人都会知晓她和傅令元的关系了。

    这件事她并非故意要隐瞒大家,只是当初傅令元和她心照不宣地默认秘而不宣,多少能在公司里呆得舒坦些。

    被全体员工知晓,本来是无所谓的。可是,此时她正强烈反感着傅令元对她的专横和控制,他方才的作法,令她只觉愈发光火。

    “今天十三会陪同你左右。”傅令元忽然又走出来,如是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