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最大的不理智是逃避-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67、最大的不理智是逃避

    。

    阮舒头抵着他的肩膀。

    坚实而硬,像是山,和他宽厚的背一样,容易让人想依靠,却又让她……恍惚,恐慌,望而却步。

    一瞬间,心底涌上来许许多多莫名的情绪,许许多多她极少产生的情绪。

    委屈,难受,痛苦,害怕……以及更多她未曾经历所以无法辨别的。

    全部都说不出来缘由的,将她的胸腔挤得很满,满得快要溢出来,却没有任何发泄的出口。

    脸颊贴着的就是他的脖颈。

    阮舒偏头,张开嘴,咬上去。

    咬得狠,但傅令元没有任何的反应,更加紧地拥住她。

    直到她失了力气咬不动了,他才轻笑出声:“傅太太是小狗么?每次打不过我就咬我?下巴,肩膀,脖子,到处都有过你的牙印。”

    阮舒沉了沉气,没吭声。

    静默两秒,傅令元摸了摸她的后脑,嘴唇贴在她的耳廓,问:“告诉我,你是真的打算另外找个男人——”

    “看三哥的本事。”未及他说完,阮舒便打断:“至少在和你是夫妻关系期间,我会守好妇道,忠诚自己的丈夫,不会婚内出轨。所以,看三哥的本事,能让我们的关系维持多久。虽然你单方面撕毁我们的合同,但如果有需要,我会从法律渠道结束我们的婚姻。”

    言毕,她明显感觉到傅令元的呼吸比方才沉重,像是又被她激到了火气,正在试图压住。

    阮舒垂了垂眼眸,并不想收回自己的话,也不想多加解释什么来缓和话里给他的不适感。

    而相反的,在说出口之后,她有点恍惚,自己在不自觉中竟放宽了对这段婚姻的界定——她应该是抱定了合同一到期,就和他结束说掰掰才对,可是她刚刚说的是,“看他本事能维持多久”,“如果有需要会结束”,全部都冠了前提条件,并非不留余地的断然。

    所以,她是对这段婚姻关系产生留恋了么……

    思及此,她心尖猛然一颤,及时止住,不让自己继续深究,反正话说出口,已收不回了。转念,她询问她的疑虑:“三哥是不是胁迫马以要我的病情资料了?”

    “别跟我提他。”傅令元嗓音冷沉,“他给你出这样的馊主意,我还没来得及找他算账。他就没有想过,他是在教唆已婚妇女出轨!”

    “……”阮舒不欲与他争辩马以的专业性,追问,“不是马以,你是通过什么不正当的手段知道的?”

    细细一想,也对,以她对马以的了解,他并不是会轻易迫于他人淫威而妥协,出卖朋友的人。

    傅令元不答,反问:“你非要知道?”

    “我不知道也可以。”阮舒抿唇,转折,“但是请三哥以后不要再做这种私自窥探我**的事情。”

    “我不窥探,你会主动告诉我你的事情?”傅令元的语调平缓,没有什么具体的情绪。

    这并非好预兆。阮舒心里突了一下,终是坚持自己原本的答案:“不会。”

    “理由。”傅令元又问,口吻听起来比方才还要平缓,但隐约跳跃着某种隐忍的紧绷。

    阮舒沉了沉呼吸,淡静道:“我觉得,上回让你插手我催眠治疗的事情,已经是我很大的妥协和让步。我……不想自己的私人空间受到太多的侵犯。”

    话音尚未完全落下,傅令元霍然扣住她的手腕,半拖半拉着她走。

    他力道极大,她吃痛,一路挣扎,却只能跌跌撞撞,脚步踉踉跄跄地跟着他一直走到那面大镜子前站定。

    他推搡着她,扳过她的脸,强迫地让她正视着镜中他们两人一前一后的身影。

    “很大的妥协和让步?受到太多的侵犯?”傅令元冷笑,手掌自她的身后伸到她的面前,握住她的手,捂在她的心口,“你的所谓‘很大’和‘太多’,是正常人的一点小口子。你的所谓‘妥协’和‘让步’,是我费了多少精力用了多少手段磨出来的。这些全部都不是你的主动,而是你控诉的我‘逼’你的。”

    “没有人的心比你的硬,没有人的防备比你强。做人要有良心,你可以不信任我,你可以不接受我的真心,但你不要没有道理地一味将别人的关心当做恶意。你知不知道,很多时候其实不是理智在告诉你怎么做,恰恰相反,是你的不理智在帮你做出违心的决定。”

    他用力点了点她的心口,十分肯定地说:“你最大的不理智,就是喜欢逃避。”

    话落之后,他通过镜子漠然地直视她,再不言语。薄唇抿成直直的线,沉峻而肃杀。

    他站在那儿,冷漠而克制的安静,叫阮舒不自觉闪烁了目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