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想清楚要和他在一起了吗?-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69、想清楚要和他在一起了吗?

    。何况论亲戚关系,你还是我儿子的三表婶。”

    三表婶……阮舒的额角抽了抽。听起来怎么既拗口又别扭。

    休息室的门在这时被从外面敲开,探身进来的是方才唐显扬的那个女同事:“唐总监。”

    阮舒连忙道:“你有事就去忙,不要管我,我已经没事了。”

    “好。”唐显扬未推辞,站起身,向她确认,“真的不需要通知你公司的员工来接你?”

    阮舒亦起身,证明给他看自己现在恢复如常的状态,笑:“真的不需要,我什么时候娇贵过?”

    唐显扬默了一秒,道:“我以为你嫁给三哥以后,有了自己的家庭,会柔软一些,何况嫁的还是三哥,你能有所依靠,不再把自己绷得那么紧。可今天看来,你没有什么太明显的变化,还是和以前一样要强。是我小瞧了你的要强,还是高看了三哥的影响力?”

    阮舒极其轻微地轻闪一下眸光,嘀咕:“他有什么影响力……”

    唐显扬倒是突然记起另外一件事:“只不过,三哥他现在……”

    阮舒明白他欲言又止的是什么。

    “我其实有点矛盾。”唐显扬抬起手臂,半拢在她的背上,“虽然三哥在大人的眼里一直很不靠谱,但我从小就很崇拜三哥,拿他当偶像,甚至是榜样。即便他如今误入歧途,我也从不怀疑他是个好男人。只是……”

    他顿了顿,看着她:“舒,你是想清楚了,要和他在一起了,是吗?无论未来需要面对的是什么。”

    “你很啰嗦。你的同事该在外面等着急了。”阮舒唇角微弯,“留点话到下次见面再说吧。”

    唐显扬笑笑,拍拍她,放下手:“我走了,你一会儿自己回去。”

    阮舒点点头。

    唐显扬这才开门走了出去。

    阮舒双手抱臂,回头瞥一眼桌上的拿破仑酥。

    其实它并不是她喜欢的甜点,只是有几次她在外面拖延时间不回家,肚子饿去蛋糕店买蛋糕时,恰好只剩拿破仑酥可以选择。

    被唐显扬瞧见了,就以为她喜欢,时不时就给她买。她并未拒绝他的好意,反正没有特别讨厌它。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拿破仑酥便成为她的“最爱”。

    笑了笑,她坐回沙发,重新拿起甜品勺,决定把它吃光。

    少顷,阮舒带齐自己的物品走出休息室,冷不丁便听赵十三的声音传出:“阮姐。”

    他如一惯那般栽着脑袋,就站在这间休息室门口,像是恭候她多时。

    休息室是在论坛所在的会堂之内的,他许久未出现,阮舒本以为他卡在邀请函上进不来。

    “你什么时候在这的?”她问。

    “阮姐什么时候在这的,我就是什么时候在这的。”赵十三见她就紧张的毛病还在。灯光下,阮舒清楚地看见他垂在身侧的两只手臂有点僵硬。

    “哪来的邀请函?”她又问。

    “偷的。”

    阮舒被赵十三的实诚和这个答案的意外给愣到了。

    大概因为她此刻的目光是集中在他身上的,他显然比方才紧张,脑门可见细汗。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在休息室?”她再问。

    “低血糖。晕的。”赵十三答。

    阮舒抿唇,没有什么情绪:“告诉你们老大了?”

    “没有。”

    又是一个意外的答案。阮舒蹙眉,狐疑。未及她好奇询问,赵十三率先解释道:“老大特别交待,我是负责保护阮姐的安全,不是监视阮姐。所以除了涉及阮姐生命危险以外的事情,一概不许从我的嘴里告知给老大。”

    “阮姐只是普通的低血糖,并不危及生命,而且有人及时地帮到你了。就不在我的职责范围内,无需汇报给老大。”

    “……”唇角一抿,阮舒静声数秒,垂了垂眼帘,迈步开走。

    回到林氏所在的展位时,却见大家又是正围在一块儿,交头接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