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深切提醒它的重要性-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70、深切提醒它的重要性

    。

    “阮姐,你找我?”

    声音是突然从她的背后冒出来的。阮舒转回身,先是忍不住好奇:“你打哪儿来的?”

    “我一直都守着阮姐。”赵十三像是刻意站得离她远了些,依旧栽着脑袋不敢与她对视的样子。

    “我的意思是,你藏那儿了?为什么我看不到你?”九思虽然也总跟着她,但只要稍加留心注意,就能找着人。

    赵十三貌似有点不明白阮舒为什么这么问,思考了两秒,还是抓错了重点:“阮姐如果需要随时看得到我,也是可以的。”

    阮舒:“……”

    她算是确定了,赵十三的脑回路有点轴。

    她也不追问了,转回自己的正题:“你打电话向你老大汇报一下,苗佳这次是跟我一起来的江城,如果他不想泄露自己的行踪,就别随随便便露面,被苗佳知道他也在。”

    才说完,阮舒便意识到这样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早上经企划部主管的嘴一溜,大家都已经晓得傅令元出现在她的房间里,苗佳没多久肯定也会听闻。

    微拧一下眉,她摆手:“算了,当我没说过。”

    扭头走回去展位。

    赵十三留在原地,懵了懵,不明白最后的意思到底是要不要向老大汇报。

    下午的日程里,有一个行业交流会,阮舒是需要代表林氏发言的。

    她原本已安排好自己的着装,但衣服被傅令元清理了一遍,目前身上的这套阔腿裤和亚麻衬衣,不是很合适。午饭过来,便带上苗佳陪同她去了最近的商场,寻进范思哲的旗舰店,挑了套女士黑色西服套装,然后走进更衣室。

    衬衣的胸口处有点绷,阮舒让守在更衣室外的导购员给她重新拿一件号码。不多时,更衣室的门被叩响,她以为是导购员送新的衬衣回来了,直接便开了一条的门缝,手腕忽而被外面的人扣住。

    下一秒,一道高大的身影从门外迅速蹿进来。

    脑门骤然一紧,阮舒条件反射地就抡起拳头朝来人的太阳穴砸去,却反被拧住双手举过她的头顶往后按到墙上。

    “傅太太又想用我教你的防狼术谋杀亲夫?”傅令元摁着她的手,挑着眉梢,湛黑的眸子里满是洞悉。

    他洞悉的是什么,阮舒明白——在他蹿进来的瞬间,她便闻到他身上的那股熟悉的清冽烟草味儿,她其实知道进来的是他,是故意出手的。

    但她可没想承认:“是三哥自己擅闯女更衣室,正常人的第一反应都会把你当作色狼处理。”

    傅令元就那么保持着姿势不动盯着她。

    阮舒皱眉,挣了挣身体:“没事就出去吧,我要换衣服。”

    “不能出去。”傅令元斜勾唇角,“不是傅太太让十三转告我,不要随随便便在苗佳面前露面,泄露自己的行踪。我现在如果出去,就和苗佳撞上了。”

    阮舒:“……”她不是都跟赵十三说算了么?

    她原本考虑的是,苗佳如今为焦洋的眼线。她不晓得傅令元此行来江城是为什么,但万一是办正事,又被焦洋给盯上就不太好。

    可很快她就意识到是她想岔多虑了,傅令元若要保密行踪,根本不会让李茂和企划部主管看到他的人。

    “既如此,三哥跑来这里做什么?明知苗佳和我在一块,还冒险?”她轻嘲地揭穿——他那番话分明是故意找的不出去更衣间的理由。

    傅令元凑近她,鼻尖若即若离地抵着她的鼻尖:“傅太太主动关心我,我是来冒险表达感谢的。”

    “……”阮舒别开脸,避开他的气息,“我接受你的谢意了,你可以出去了。”

    “我还没谢,你接受什么?现在才需要你接受。”

    他话音落下的同时,阮舒便发现他的一只手伸到她的衬衣上解扣子。

    “你干什么?”

    “表达谢意。你不是说衬衣的胸口处太绷了问导购员换件衬衣?我现在为你服务。”傅令元的口吻正儿八经的,手指却一点儿不正经,指尖分明在有意无意地触碰她的皮肤揩她的油。

    阮舒不仅手被他束缚住,双脚更是被他预防着顶住无法动弹,而且这样的情况她还没法儿把人喊进来帮她,心里活生生憋了老大一口火气无处发泄。

    傅令元甚至故意放慢速度,动作悠哉悠哉的,笑容闲闲散散的:“我就喜欢傅太太这样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阮舒冷脸:“我下午有个重要的会议,你别耽误我的时间。”

    傅令元似没听见,不做回应,扯了这件衬衣的号码看了一下:“这不就是你平时的码数,怎么胸口处就太绷了?”

    未及她说话,他率先伸手量了量她的雪团,用一种恍然的口吻道:“噢,原来是又大了一点。”

    阮舒:“……”

    傅令元的神情别有意味,覆至她的耳畔低低地笑:“要不一会儿顺便去内、衣店把内、衣也重新买过。嗯?今晚要接着揉的,它每天一点一点地继续长,迟早得长一个罩杯。”

    熨烫的气息随着他的说话声烘着她的耳廓,阮舒觉得除了原本的火气还有另外一小团文火加了进来。她又试图挣了挣他的桎梏:“要真能长一个罩杯,三哥不如改行开个按摩店,专门做平胸女人的生意,能一辈子不愁没钱花。”

    “傅太太不介意把自己丈夫的手借给其他女人,那就开。”傅令元黑眸沉沉盯着她。

    阮舒面色无波:“我有什么好介意的。”

    傅令元眸底分明冷一分,忽然毫不怜香惜玉地将她从墙上猛地拉出来。

    猝不及防下,阮舒一个趔趄,因为惯性往前扑。傅令元侧开身。他迎面撞在更衣室的门板上,“嘭”的一声。下一瞬身上已解开扣子的衬衣被从后面扯着褪掉。

    门外在这时传来苗佳关切的询问:“阮总,你怎么了?”

    “没事。墙上有只烦人的苍蝇。”阮舒尽量无波无澜,但多少还是捺不住一丝的冷意。

    正说着,感觉背后傅令元欺身上来,阮舒狠狠地踢出一脚。

    见她踢的方向是他的裆,又准又猛的,傅令元脸一沉,侧身躲开的同时将她的双手反扣在她的腰后继而重新按她在墙,膝盖抵在她的后膝窝上。

    阮舒被迫面壁,侧着头,脸颊贴在冰凉的墙面上。

    他整个人笼着她,压迫感十足:“我教的防狼术,傅太太是打算每个部位都在我身上实战一遍?那地方是能随便踢的?早上一次我已经没有计较,刚才那一脚更是要来真的,嗯?”

    一番折腾,费了不少力气,阮舒有些气喘,吹了吹散落在颊边的头发,云淡风轻道:“并没有踢到。”

    “傅太太的表情好像很失望?”傅令元伸出手指帮她将发丝别到耳朵后面,旋即转到她**的后背上,指尖划动她的皮肤,最后停在文胸的排扣上,勾了勾,“看来有必要提醒傅太太它对你的重要性。”他咬在她的耳朵上,“现在……马上……深切地提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