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嫌弃比我老公小的-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75、嫌弃比我老公小的

    。

    ……

    刺耳的警报器骤然响彻整层楼。

    傅令元和唐显扬皆一怔,却是傅令元率先反应过来,二话不说拔腿就朝宴会厅冲。

    打开门的一瞬间,正好里头的人在惊慌失措地往外跑。猝不及防下,傅令元被挤得往后退了两三步,随手就抓住离他最近的一位宾客:“发生什么事了?”

    宾客慌乱得根本说不出话来。

    傅令元毫无耐心地甩开对方,拨开不断涌出来的宾客,边留意阮舒的身影,扎进宴会厅里。

    满眼是浓密的烟雾,不仅模糊视线,而且十分呛人,估摸正是这些烟雾触动了报警器。

    察觉脚底下好像踩到了什么。傅令元低头,这才发现满地都是蟑螂和各种不知名的昆虫,入目之处甚至还有好几条蛇。

    略一皱眉,他什么都来不及思考,忽的所有灯熄灭,眼前漆黑一片。

    还没来得及跑出去的宾客顿时愈发慌乱,呼喊和尖叫声不绝于耳,像没头的苍蝇似的到处乱撞,不到几秒钟就已经有好几个人撞到他。

    幸而只是宴会厅内的没灯,外面的走廊还好好的,随着门的不断打开和闭合,映照进来的光线尚能让人看见路。可这种情况下大家都只顾及自身的安危,完全没了秩序,原本能够快速离开的,却因为你争我夺而呈现一片混乱。

    宴会厅外,唐显扬已经通过对讲机快速地将此时三楼的情况报给保安人员,几位同在宴会厅执勤的同事也和唐显扬汇合,一并帮忙维持秩序,疏散人群。

    见方才冲进去的傅令元跑出来,唐显扬连忙迎上前,未及开口,先听傅令元问:“看到她出来没有?”

    唐显扬正色:“没有,我一直在留意。”

    傅令元皱眉——依照她的性格,不可能在里面逗留,一定会尽快出来的。可现在……

    “宴会厅的四个门最终的出口都汇集到这里对么?”

    “是的,”唐显扬点头,“要离开三楼除了乘电梯就是走这里的安全楼梯。现在这个情况电梯已经停用,所有只剩这里。”

    “好,我明白了。外面拜托你帮忙留意。”傅令元叮嘱,“我再进宴会厅找找她。”

    “三哥!”唐显扬不放心地拉住他,“现在宴会厅里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你进去太危险了!”

    “这么久都没出来,她一定是被什么事绊住了。”傅令元微抿唇,“再找一圈我就出来。”

    唐显扬未再阻他。

    傅令元转身,逆着人群又走向宴会厅。

    视线从他的背影收回,唐显扬继续自己的工作,忽然便听“轰隆”一声,顿觉身周都在剧烈地摇晃。

    ……

    见男人目光灼然地打量她,阮舒预感不太好,当即心生警惕,不过面上仍佯装无恙,蹙眉关心:“这位先生,你不出去么?警报器响了。不知道是不是火灾。留在这里很危险。”

    边说着,她攥紧手里的包,快步往外走。

    “留在这里才是安全的,出去反而危险。”男人开口,在她掠过他之前,抬起手臂挡住她的去路,侧目对她笑,“寂寞人妻。”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你不走,我还要赶着逃命。”阮舒脸上礼貌的笑意仍在,但口吻已表露出不悦,拂开他的手。

    男人反手扣住她的腕,手上一用力,将她往他怀里拉。

    略一眯眼,阮舒未挣扎,顺势靠近他,在马上就要对他投怀送抱之前,猛地伸出两根手指戳向他的双眼。

    显然未料到她会点身手,男人绰绰有余地躲闪,不想,撞上她等在那儿的手肘,这回来不及完全避开,腰侧被她顶中,骤然一疼。

    出手太着急,速度、力道和准确度都没能把控好,顶完后虽然顺利脱离他的桎梏范围,但阮舒的手臂也有点麻,暗忖着拿傅令元练手的次数还是少了点,否则应该能更具攻击性。

    男人按着自己的腰,揉了揉,瞥眸看阮舒:“有点意思。”

    阮舒已全然收起自己的礼貌,皮笑肉不笑:“你自己慢慢有意思。”

    “你这是刚找完男人一夜情,还是被你老公?”

    阮舒闻言一顿,循着他的视线低头看自己,才发现刚刚可能动作太大,衣服的领口略微有些散开,又不小心露出了脖子上尚未完全消褪的印子。

    她拢了拢领口,听着男人又极其轻挑地说:“那晚没有和你有下文,真是可惜,没想到竟然如此有缘又遇见。我是不介意接手有夫之妇的,会温柔地好好待你。”

    “呵,你是有多饥渴,不分场合地钓女人?”阮舒抬头,上上下下打量他,最终目光大胆地落在他的跨间,转而重新看回他的脸,“你不介意接手有夫之妇,可我嫌弃找比我老公小的。”

    讲这话的时候,她微微扬起下巴,凤眸里染着一抹昭然的不屑。

    男人眯眸。

    阮舒攥紧手里的包,一刻都不愿意再多耽搁浪费,立即就要回宴会厅。

    身后却是又传来对方的提醒,语气已经没了方才的轻佻:“赶着逃命就别走那里。”

    阮舒尚未来得及反应,忽然便听“轰隆”一声,顿觉身周在剧烈地摇晃。

    她本能地扶住墙稳了稳身形,心头一惊——炸弹?

    ……

    便听“轰隆”一声,顿觉身周都在剧烈地摇晃。

    声音是从宴会厅里传出来的。

    唐显扬僵住,对讲机里上级领导正在下达通知:“最新消息,宴会厅里有恐怖分子安装的炸弹!尽快协助安保人员疏散人群!不要引起更大的恐慌!”

    然而人群中已经有人高声大喊:“有炸弹!”

    一语惊起一锅粥。

    待唐显扬反应过来时,他整个人也被其他人拥挤着忘外带,完全不受控制。

    期间还不间断地又传来两三声的爆炸。

    而下楼后才发现,事情虽然发生在三楼,但恐慌早已蔓延到整个会展中心,参展商和观展人员悉数往外撤离。所有的安保全在竭尽所能地维持秩序,主委会的广播也在尽力安抚人心。

    通力合作之下,疏散得还算迅速。

    警察也已经以最快的时间赶到。

    新闻记者在神情严肃地对着镜头做报道:“北京时间13点23分,江城会展中心发生不明爆炸时间,具体情况有待警方进入事发现场查探。据目击者称,是从三楼的宴会厅……”

    唐显扬慌慌张张地找警察告知第一次爆炸发生之际宴会厅里还有人在,视线范围内,冷不丁出现阮舒的身影。

    “舒!”他急急出声。

    阮舒循声望过来时,唐显扬已匆匆来到她面前,扶着她的两肩打量她:“你人去哪里了?没事吧?”

    “我没事。”他异常地激动,阮舒没被爆炸吓到,反而有点被他吓到,紧接着便见唐显扬朝她身周张望:“三哥呢?只有你一个人吗?没有和三哥一起?他不是进去宴会厅里找你了?”

    不等阮舒反应,方才和唐显扬说话的女警察在这时走了过来:“阮小姐,你也在?”

    阮舒愣了一下,很快认出是傅令元先前的未婚妻褚翘。

    不过褚翘暂且没有浪费时间和她多打招呼,询问唐显扬:“你刚刚事情还没讲清楚。当时留在宴会厅里的人性别、姓名、外貌特征什么的全都报上来,最好有照片,才能方便我们搜救。”

    唐显扬下意识地看了眼阮舒,然后回答褚翘:“傅令元,男——”

    “什么?你说谁?”褚翘愕然打断他。

    一旁的阮舒这才明白过来,唐显扬刚刚说的傅令元进去宴会厅找她是什么意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