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要消灭万一和意外-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77、要消灭万一和意外

    。

    他以为按照他以往的习惯,接下来肯定要与她好一顿温存才会罢休。

    却听他低低地笑:“瞧傅太太刚才打人的那股狠劲,应该是没有事。”

    “嗯,我没事。”阮舒摇摇头,正欲反过来问他。

    傅令元率先松开她的腰肢,转而握住她的手,安抚性地轻轻拍了拍,继而推了她一把,道:“不知道是谁放你进来的,不过你现在必须马上出去。”

    “干嘛是我出去?”阮舒急急扣回他的手,很快想到什么,迟疑着问,“是不是这里还有炸弹没有拆除?”

    她拉了拉他:“既然如此我们更该一起出去。你留下来干什么?等着被炸死吗?”

    傅令元默了一默。

    阮舒直勾勾地盯住他,握紧他的手不放。

    “不是只有我们。”傅令元终于开口,“这里还有第三个人。”

    阮舒愣了一愣,立时想起在外面的时候,褚翘示意给她看过的,好像是会展中心的庄董事长。

    对了,就是西服男制造此次爆炸事件的针对对象。

    但听傅令元紧接着补充道:“他身上绑了炸弹。”

    “三哥不会是要说,你要留下来拆炸弹?”阮舒惊诧。她真正想问的是,他怎么连拆炸弹都会?不过此时更要紧的是,“褚翘在外面,排爆专家和搜救队的人马上就要进来了。留给他们解决就可以了啊,你为什么非得留在这里面?是炸弹很紧急马上就要爆炸了不拆不行吗?你一直没出来,该不会就是在忙着给他拆炸弹吧?你和这个人非亲非故的,你逞什么英雄?”

    傅令元蓦然轻笑:“傅太太今天的话有点多。”

    阮舒蹙眉:“要扯这些有的没的,等出去再扯。”

    傅令元掂了掂她的手,像哄小孩子似的:“听话,你快点自己先出去。”

    “休想!”阮舒断然拒绝,“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傅令元微有困惑:“傅太太今天……”

    “先别废话,”阮舒打断他,“所以三哥到底是选择走还是留?”

    傅令元抿唇:“留。”

    “好。那我也留。”说着,阮舒拽住他的手,作势要往里走,“人呢?在哪儿?不是要拆炸弹?走啊,赶紧去拆,晚了不怕爆炸吗?”

    她的举动逗乐了傅令元。顺了顺她的头发,他慎重地确认一遍:“真的不害怕?你要知道,留在这里可能就——”

    “我知道。你不用再强调了。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阮舒忽而圈住了他的腰,“我进来找你,还有话没说。”

    “什么话?”

    阮舒从他的怀里抬起头,嫣然一笑:“把炸弹拆了,我再告诉你。”

    言语间充满了对他的信心,口吻更像是将拆炸弹这件事当作去市场买菜一般简单轻松。

    昏暗中,傅令元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为了满足我自己被你吊起的这番好奇,我们也会平平安安一起出去的。”

    说罢,他拉着她朝里走。

    身后的门骤然关上,没了光束的映照,里面更加伸手不见五指。

    “门后的吸磁被人故意弄坏了。没有办法将门敞开着固定住。宴会厅里的灯泡也全部被爆碎了,一盏灯都没有。所以,我们现在只有——”傅令元手里的开关一摁,顿时一道笔直的光束出来,“手电筒。”

    手电筒的电显然快要耗尽,此刻光线的颜色呈现出昏黄。

    阮舒掏出自己的手机:“我的手机电还很充足,电筒功能可以用。”

    “别用!”傅令元迅速按住她的手,制止她打开手机的电筒。

    阮舒以为他是想省电,笑着暂且先收起来了:“好。我先留着。等三哥的手电筒撑不住了再说。”

    “嗯。”傅令元淡声,打着手电筒带着她朝某个方向走。

    灯光悬在半空,一路照见的都是翻倒的桌椅和餐台的杂乱。

    到某个位置时,傅令元止步,笑了一下:“傅太太做好心理准备,接下来的画面可能有点恶心恐怖。”

    “噢。”阮舒应得有点不以为意。

    傅令元握紧她的手,另一边将手电筒的光束一晃,照出来一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