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把医护车当酒店?-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81、把医护车当酒店?

    。这不是普通的小偷,而是会制造炸弹的恐怖分子,她提供线索其实等于在给自己招惹危险。而你们警方好像并没有那个打算也没有那个能力保障她的安全。”

    阮舒倒从来没想过还有这么一层——她会被西服男报复?

    “我们什么时候没有打算保护阮小姐的安全?”他的话里又是满满的对警察的质疑和嘲讽,褚翘没有对他发火,自认为肚量已经十分大了。

    想起一堆的警察没有把阮舒看好竟是让她有机会重新返回宴会厅内,傅令元的表情便越发凛冽,不作答,只最后撂话:“我们一会儿就要回海城了。没有时间。反正她不会去给你们做模拟画像。”

    “你们江城警队刑侦能力优秀,就算没有她提供的线索,也肯定能尽快破案。”

    阮舒:“……”他这最后一句话,嘲讽之意敢再浓一些么?

    “傅老三你别继续过分下去了。”褚翘沉着气,“这要换作在其他警察面前,你的话是在藐视警察。”

    傅令元斜勾一下唇:“我本来就在藐视警察。”

    阮舒:“……”

    褚翘耸肩又摆手:“ok,在嘴皮子上我本来就斗不过你。”

    话落,她看向阮舒,抱着希望,问她确认:“阮小姐,你真的不愿意给我们做犯罪嫌疑人的模拟画像?你是唯一一个对犯罪嫌疑人有印象的人,模拟画像对我们很重要。这次的事件你也看见了,造成多么大的心理恐慌。你也希望我们警察能尽快破案吧?”

    “抱歉,褚警官,我没有办法帮到你。”阮舒微抿唇,略一顿,紧接着道,“其实我只见了他几秒钟而已,对他的样貌没有记得特别清楚。就算让我去做模拟画像,怕是也并不准确。”

    褚翘默了默,最终没有勉强:“我明白了,阮小姐。”

    尔后她记起什么:“你失踪前说在马路对面又看到那个人,能否再多告知一点情况?”

    “可以。”阮舒点头。

    旋即瞟了瞟傅令元,才发现他的眉头折起,显然是不满意她的决定,不过并未出声阻止。

    阮舒随褚翘下了医护车。

    傅令元将赵十三唤上来。

    赵十三紧张得同手同脚,未及他开口,便先谢罪:“对不起老大,我不知道原来你和阮姐在——”

    傅令元冷飕飕的一记眼风过来:“我问你这个了么?”

    赵十三愈发冷汗涔涔,毕恭毕敬地垂头:“请老大指示。”

    傅令元这才询问:“你怎么来这里?不是让你负责盯住黄金荣的行踪?”

    闻言,赵十三暗松一口气,回答道:“我打电话给老大你,阮姐接的,让我过来会展中心。”提及此他异常自责,“我应该留在老大身边的。”

    “留我身边做什么?当电灯泡?”傅令元闲闲反问。

    赵十三又懵了——怎么电灯泡了……?

    傅令元将他的神色看得分明,稍显无奈,也不欲给他解答,挥挥手,吩咐道:“去给我买身新衣服。速度点。还有,给机长打个电话,让他做好准备,一会儿这边的事情结束,我们直接飞回海城。”

    “好,老大。”赵十三应承着正准备退下,又被傅令元叫住,“你给我打电话原本是要汇报什么事情?”

    经提醒,赵十三才记起来告知:“黄金荣现在也在会展中心。他和我差不多时间来的。”

    “赵十三!”傅令元霍然起身。

    赵十三被叫得一个激灵。

    傅令元表情黑沉,来不及斥责他,兀自飞快地下了医护车。

    独留赵十三又是一脸懵,只知自己今天好像接二连三犯错误,但闹不懂具体错在哪儿。

    ……

    关于西服男的讯息,阮舒尽可能把记得的细节全部都重新回忆了一遍,褚翘也问不出再多的东西了,最后又向她确认,是否真的不愿意去做模拟画像。

    阮舒笑着婉拒。

    一名警员在这时过来向褚翘汇报道:“褚警官,警戒线外有个男人,自称自己的亲属今天也在会展中心,想确认是否安好,纠缠着要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