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她想,她的极限到了-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83、她想,她的极限到了

    。

    而她的腰间,某人的爪子在不安分。

    阮舒:“……”

    她偏头。

    傅令元根本没有在看屏幕,侧着身体好整以暇地等着她,眸底漾着不怀好意的笑意。

    电影是他选的,暗示再明显不过,阮舒的额角顿时下来无数道黑线,按住他的爪子:“你的伤就在背上,剧烈运动很容易扯裂伤口。”

    傅令元倾身而来,热烫的气息烘在她的耳廓:“那就请傅太太一会儿剧烈运动的时候对我温柔点。”

    阮舒:“……”

    鼻息间全是他的气息,裹着一股野性勃、发和强势力量蕴藏其间,若有似无地萦绕。

    满满的,全是势在必得。分明从下午在医护车里就酝酿积蓄着。

    阮舒侧开脸,捋了捋耳畔掉下来的头发,心底沉了一口气。

    傅令元以为自己得如往常那般再多费些力气诱她妥协,未料想转瞬她便重新转回脸来,直接搂上他的脖子,说吻就吻了,主动发起战斗。

    “……”

    影片里恰好云停雨歇,他们的第一波也告一段落。

    傅令元没有出来,埋首在她的颈窝,将她搂得很紧,十指交扣在一处,彼此剧烈地喘息。

    大汗淋漓的,全混在了一块儿,他愉悦地低低地笑,问:“傅太太还是不愿意告诉我,你返回宴会厅里找我,原本是要和我说什么。”

    阮舒尚未完全晃回神来,目光略微涣散地盯着头顶的光晕暧昧的灯,弯了弯嘴角:“三哥明明全都知道的……”

    知道。

    他当然全都知道。

    他早就知道,他并非在单方面地投入感情。

    她一开始的不自知,到她后知后觉之后的逃避,他知道得清清楚楚。

    “可我想听你亲口承认。”傅令元稍伏起身体看他,眼睛黑得能滴水似的,有点邪气地扬起一边的唇角,“不承认,那就继续海绵体大战括约肌,到你服软开口为止。”

    讲这话的时候,为了体现他会说到做到,他故意磨了她两下。

    阮舒滞着呼吸缓了口气儿,手臂抱住他的脖子,眉眼间蕴出一丝衅意,回答的是:“好啊。”

    好啊,就是“好啊,那就继续战”。傅令元挑眉,眯眼,指腹轻轻地沿着她的眼帘来回摩挲:“看来傅太太很喜欢。”

    阮舒明媚地笑:“喜欢。”

    傅令元的眼底满是笑意:“傅太太现在变得这么坦然,会让我更加欲罢不能。”

    “那就别‘罢’。”阮舒圈紧手臂,将他拉回来,送上自己的软玉温香,开始新一轮的盛切。

    旖旎四溢中,她缓缓地收了一只手,掌心覆在他的心脏处,感受他的心脏有力的搏动。

    再坚固的心防也抵不过日复一日的融解。

    在她控制不住冲动回到宴会厅里找他的时候,她便放弃了对爱的抗拒。

    她想,她的极限,是真的到了……

    ……

    飞机抵达了有一会儿,傅令元腾出精力先抱她一起去洗了个澡。

    虽然知道她累,但终归还是得先回绿水豪庭。

    阮舒也是明白这个理儿的,洗完澡后便打起精神来自己去行李箱找干净的衣服换。换衣服期间,她想起他又忘记戴套了……

    傅令元的动作比她快一点,先出去外头的吧台给她倒水——这次她够放得开,叫得他兴奋,却也累她的嗓子,到后来已经有些哑了。

    一见他出来,赵十三如获救星,快步迎上前来,表情完全难以形容:“老大,出事了!栗青刚才来过电话,林夫人自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