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哪怕一丝愧疚都没有-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84、哪怕一丝愧疚都没有

    。

    门敞开着,里头的檀香气味不住地往外冒。

    “老大,阮姐。”栗青匆匆迎出来。

    阮舒就那么神色清冷地站着,眼睛虚虚地盯着门内,没有任何反应。

    栗青悄悄看了傅令元一眼。

    傅令元眼眸沉沉的,缄默地凝注着阮舒。

    栗青见状,暂且退到一旁。

    隔了一分钟左右,阮舒才继续迈步,跨进佛堂里。

    一切乍看之下都和往日无异。

    佛龛上的佛像静默地被供奉着,庄佩妤一袭青衣跪在蒲团上,背影消瘦。

    阮舒缓缓踱步靠近她,绕到她的前方。

    庄佩妤的脑袋无力地往胸口栽着,像极了虔诚忏悔的姿势,两只手依旧抓着那串佛珠,垂落在膝头。

    阮舒低身,蹲在她的面前,看到她脸色发白,唇色发青。

    “怎么死的……”她无情无绪。

    “桌子上的一整瓶安眠药都空了。”栗青指了指窗前的红木桌,上面铺满着庄佩妤生前写的经文。桌子旁边还有一只火盆,火盆里是不知道什么东西烧完之后留有的灰烬,显然已经烧完很久,里头一点烟和星火都没有。

    “选择了最没创意但也最没有痛苦的死法……”阮舒颇为嘲弄地“呵”一声,“没有留下忏悔书之类的?”

    “没有。”

    “什么时候的事?”她又问。

    “傍晚庆嫂来给林夫人送晚饭的时候发现的。”栗青道,“一直还没敢动林夫人的遗体。等阮姐吩咐。”

    阮舒默了默,语气无波甚至有点无情地说:“我没什么可吩咐的。”

    很快她补了一句:“通知我大伯父林承志。”

    说罢,她重新站起。虽然只蹲了一会儿,起身的瞬间眼前还是不可避免地黑了一下。

    傅令元十分及时地搂住她。

    “谢谢三哥。”阮舒闭了闭眼,复而重新睁开,轻轻浅浅地笑,“我看完了。现在想回家。”

    “嗯。回家。”傅令元拢了拢她的头发,临走前对栗青重新交代了一遍方才她的话,“通知林承志。( ”

    阮舒看也没有再看庄佩妤一眼,率先离开佛堂。

    客厅里,庆嫂见她出来,连忙唤:“二小姐!”

    试图上前的步子在发现她的身旁依旧陪同着人时骤然又停住。

    阮舒瞧出她的欲言又止:“怎么了?”

    庆嫂的脸上划过一丝犹豫,终只是问:“夫人的身后事……”

    “这事儿不归我管。会把大伯父叫回来办的。”阮舒淡声。

    “那三小姐……”庆嫂接着迟疑。

    “她的事更是不归我管,不要再让我重复强调了。”阮舒极其薄凉地撂话。

    庆嫂神色复杂地咽了话。

    阮舒沉了沉气,再开口时,语气平和了些,问:“她自杀前,你们都没发现她的异常?”

    庆嫂声音有点哽:“二小姐,我之前就一直想告诉你,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夫人的胃口都很不好。你刚刚进去大概也都看见了,她整个人憔悴成什么样。我担心她是不是生病,劝她去看医生,她不愿意。”

    庄佩妤的憔悴,阮舒记得的,前阵子便也察觉了……

    “以前虽然她也基本大部分时间都在佛堂,但至少会经常和三小姐一起吃饭,偶尔还和三小姐去后花园散步。可近期,她没日没夜地关在佛堂,我送进去的饭她根本没扒拉几口。”

    “如果非要说异常,就是夫人断断续续地把所有的经书都给烧了。”

    烧经书……阮舒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记起红木桌旁的那只火盆,烧的是经书。

    “昨天早上她告诉我她要闭关,要我不用再给她送餐,不要打扰她。夫人以前只有在佛主诞辰日才会闭关,而且最多就一天。可这一回无缘无故的,直到今天下午都没有动静。傍晚我和三小姐才忍不住去佛堂问她,结果就发现夫人她……”

    阮舒问那个问题,其实并没想了解这么多,庆嫂却是详详细细地全讲下来了。她也未打断,全部听完了。

    件件事,无一不在体现,庄佩妤是早有打算要自杀。

    早有打算要自杀……

    “除了这些,没有其他了么……比如她自杀前的这两三天,她是否见过外人?”阮舒又问。

    始终站在她身侧的傅令元应声不易察觉地深敛眸光。

    庆嫂抹着眼泪摇摇头:“家里平常就不来外人,自从大爷他们一家子搬出去后,就更没有人了。”

    “好,我知道了……”阮舒抿抿唇,最后道,“这些年你在林家辛苦了。如果你想要继续留在这里工作,我还是会像以前照发你工资。如果你想要换工作了,也可以,我会补偿你一笔奖金。你考虑清楚,有决定之后,告诉栗青。他会转达我的。”

    说完,阮舒沉一口气,未再等庆嫂的回应,便头也不回地朝外走。

    庆嫂站在原地,目送着与阮舒同行的傅令元的背影,又扫了扫守在门口的那些陌生人,面露纠结和忧悒。

    ……

    回到车上后,阮舒不曾再出过声儿,往后靠进傅令元的怀里,虚虚地盯着车窗外不停掠过的霓虹灯光彩。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视野前有什么在晃动。

    阮舒回神凝睛,才发现是傅令元的手,而车子已抵达绿水豪庭的停车场。

    “抱歉。”她揉了揉眉骨,旋即握住他的手从车上下去。

    傅令元斜斜地睨她:“傅太太人在我怀里,心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阮舒笑一下,任由他牵着她,一起走进电梯里。

    傅令元伸出手指在她唇上刮过,正儿八经地重新问一次:“在想什么?”

    “没在想什么。”阮舒侧头,靠上他的肩,又闭上了眼睛。

    通过轿厢光滑的镜面,傅令元静静地凝注她,眸色深深。

    听到电梯“叮”的一声,阮舒睁开眼,傅令元突然拦腰将她打横抱起。

    猝不及防下,她条件反射地圈住他的脖子,小有惊吓:“干什么?”

    傅令元抱着她迈出电梯,自上方俯睨她,扬起一边的唇角:“傅太太一直表现出精神不济,不是在暗示你很累,需要我抱你走?”

    阮舒:“……”

    顿一秒,她霎时记起什么,连忙挣了挣:“快放我下来,你背上有伤。”

    趁着他的手没抓牢她的腿,她自行脱离他的怀抱,一站回到地上就急急去查看他的后背。

    果然从里面渗出些许血迹,染红了一小块他浅蓝色的衬衣。阮舒当即沉了脸。

    傅令元盯着她的恼怒,却是笑了:“总算不再是只用一张表情对着我了。”

    阮舒气不打一处来,进了屋后,立马搬来医药箱给他换药。

    脱了外衣,里面的纱布渗的血更多。

    他伤的位置是活动区域的肩胛骨,他刚刚在电梯里抱她的那一下,不仅要舒展手臂,还得用力,伤口不裂开才有鬼。

    阮舒边给他止血,表情越难看。

    “傅太太还在生气?”傅令元**着上半身,背对着她盘腿坐在沙发上,脸微微往后侧,问。

    盯一眼他唇边挂着的懒懒的笑,阮舒垂下眼帘,凝聚视线在他的伤口上,不吭气。

    傅令元干脆转过身来。

    阮舒冷脸:“你又干什么?药还没换好。”

    傅令元单手捧住她的脸:“那点伤没什么大不了的,不会死人。顶多晚几天愈合,或者疤痕留得深点。比不过傅太太的喜乐哀愁。”

    阮舒眸光轻闪一下,用力拍了拍他的手臂:“现在不是给你讲情话的时候,先换药。”

    “傅太太先坦诚你的真实情绪。”傅令元捧着她的脸不放,目光凝定她,满是洞悉。

    阮舒脊背僵硬,紧紧抿唇。顷刻,她埋头将额头抵在他的胸膛上:“我没有伤心。我没有难过。我只是……”

    “我只是不甘心,她怎么能就这样自杀死了……”她捂了捂自己闷闷的心口,“她欠我那么多,什么都还没还清,我都还没有原谅她,她怎么可以死……而且……”

    “而且她连自杀的决心,都不是因为对我的愧疚。”

    “为什么这么说?”傅令元低眸,凝着她头顶乌黑的发丝。

    “你不懂……你不懂她……”阮舒闭了闭眼,“城中村的生活她熬过去了,林家的破碎她也熬过去。这么多年,她背负着罪恶在佛主面前苟延残喘,任由我如何冷嘲热讽出言羞辱,她都好好的。现在却突然说自杀就自杀,连林妙芙都不管了。”

    “这其中一定有缘由。是比那些苦难还要不堪忍受的缘由。”她十分确信,“她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她自杀前的这段时间,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攥了攥拳头,阮舒感觉鼻头涌上来久违的酸,语声轻嘲:“我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可是直到最后,都没有在她心里占过一分一毫的位置。放弃了对我的厌恶,选择了自杀,哪怕是一丝愧疚,她都没有给我……”

    一番话之后,是长久的安静,只余科科在滚轮轴的动静。

    傅令元的眸底凝着幽深,抿唇不语。

    须臾,阮舒从他的胸前抬头,沉默地将他推转回去,继续给他处理伤口。

    “等栗青回来,你还是让他给你再弄一次。他比较专业。我没有很多的经验,可能不妥当。”

    “没有经验,就积累经验。”傅令元笑了笑,“从今往后,我的伤,都交由傅太太来练手。”

    这可不是好话,分明在说他以后还会继续受伤。阮舒立马蹙了眉:“这种经验我不需要。我没想抢黄大夫的饭碗。”

    “你就算在我身上练一辈子,也抢不过黄桑的饭碗。”傅令元轻笑。

    阮舒:“……”

    “想夸黄大夫的医术就直接夸,何必贬我来衬托。术业有专攻,你倒是让黄大夫试试经商。”她哧着,将多余的纱布剪断。

    傅令元侧过身来,一把握住她的手:“唔,浓浓的醋味儿。”

    “别再乱折腾,到时白费我功夫。”阮舒瞪他,抽回手,整理医药箱。

    傅令元倾身,自她背后拿下颌虚抵在她的肩窝:“就放这吧。现在你该进去舒舒服服地洗个热水澡,然后乖乖睡觉。什么都不要多想。”

    嗓音温厚又低沉,莫名有种安抚人心的力量。阮舒微微偏头,唇瓣恰恰擦过他的脸颊。她干脆实打实地在他脸上吻了吻:“给你受伤的安慰。”

    吻完,她起身朝卧室走。

    背后传来傅令元暧昧的笑:“傅太太以后想亲我就直接亲,不用找借口。”

    “……”阮舒扭回头微扬下巴,“看来三哥不喜欢?那我以后就不再给你这些小恩小惠。”

    她的本意是想威胁他,结果傅令元一点儿不受用,摸摸下巴道:“唔,换我以德报怨给傅太太恩恩惠惠也是一样的。”

    阮舒:“……”她还是别再接他的话茬了。

    目送她的身影直至消失在卧室的房门后,傅令元敛了漫不经心,恢复满面凝重。

    摸了烟盒和打火机,带上手机,他走到阳台外,面朝里靠着围栏,点燃了一根烟,拨通栗青的电话。

    响的第二声栗青就迅速地接起:“老大。”

    “把情况再详细地和我说一遍。”傅令元嗓音冷岑——赵十三给他汇报消息时,被她听见纯属意外,碍于她在身边,他很多事情都还没来得及了解更加还没来得及梳理,就直接带她去了林宅。

    “老大,情况差不多就是庆嫂说的那样。林家外面一直有我们的人在守着,可以保证的是,这期间确实没有其他人来过。”

    闻言,傅令元的心重重一沉——这句话一出来,完全肯定了他心里庄佩妤自杀的原因:这就是她所承诺的三日之约,承诺的三日之后给他的回答。不是两亿的下落,而是用死来守住秘密!

    “老大……”他虽半晌没出声,但低气压完全通过这阵沉默传递至听筒这头来,栗青有点心惊,已经很久没有什么事将自家老大的情绪压成这般。

    “庄佩妤的死讯通知林承志没有?”

    “没有。我知道老大特意强调一遍的意思。林妙芙和庆嫂都看住了。”

    “先把那个庆嫂处理了。”傅令元的眸子眯出危险的气息,“知道该怎么做?”

    要处理庆嫂,栗青一点儿不意外,她知道的太多,还总是一副对阮姐欲言又止的样子。他很快应承:“明白,老大。告诉阮姐庆嫂选择离开林家另外找活计。我会做得干干净净,不留一点儿破绽。”

    傅令元沉吟着继续交待:“最迟明天早上必须得让林承志回来林宅。所以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必须将林家上上下下搜得清清楚楚。尤其庄佩妤私人物品。”

    稍一顿,他补了句:“你们先搜着,晚点我找时间过去。”

    “是,老大。”

    盯着落地窗内明亮的灯火,傅令元浑身凛冽地站在阳台的阴影里,凶猛地吞吐地烟雾,心里的那股子烦躁却愈加浓重。

    抽完第三根,他才打开落地窗回到客厅里,凝重地和科科的小眼睛对视一眼后,大步走向厨房。

    ……

    阮舒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恰逢傅令元走回来卧室,端着一杯牛奶,直接递送到她面前:“刚刚好,喝了帮助睡眠。”

    “谢谢。”阮舒接过杯子,傅令元则从她的手里接过毛巾,包着她的发尾,给她细细的擦。

    喝完牛奶,她将空杯子还给他,兀自走去梳妆台前。

    傅令元放好空杯子,也走过来梳妆台,手中多了一把电吹风,通了电就帮自顾自帮她吹起头发来。

    阮舒笑了一下,擦着乳液,任由他动作。

    擦身体乳的时候,忽而电吹风的动静就停了。她刚一抬头想瞅瞅怎么了,手里的乳霜就被傅令元夺过去了:“我来帮傅太太。”

    阮舒:“……”

    “吹头发就好好吹头发。”她重新夺回来。

    傅令元弯身,把下巴抵在她的发顶,通过镜面看着她:“傅太太害羞?”

    他的两只手掌放在她的两肩上,隔着滑滑的绸缎睡衣传递他掌心的温度:“傅太太浑身上下哪里是我没摸过的?帮你擦身体乳,顺便还能给你做个按摩。”

    阮舒习惯性地拿手肘往后顶他,一时忘记两人现在是一站一坐的。

    以往两人都站着的高度,她的手肘恰好能撞上他的腹部。

    此刻她一顶,她的后背和他的身体隔开了一段距离,所以扑了个空。

    要是就这样,揭过去便也算了。偏偏傅令元第一时间察觉,在她还没来得及收回手肘之际,他故意站直了身体。于是她原本扑空的手肘抵在了他的裆处。

    阮舒:“……”

    镜子里照出他垂眸瞥了一眼接触,再抬眸时时斜勾唇角的荡漾笑意:“傅太太在暗示什么?”

    阮舒翻他一个白眼,淡定地收回手肘,身体乳干脆也不擦了,放下瓶子在桌上,正色道:“我明天还是得回趟林家。”

    “怎么了?”傅令元从台面上抓过梳子,慢慢地帮她梳顺头发。

    阮舒微抿唇,默了一默,道:“帮她整理遗物。也顺便把我自己的东西从林家全部搬出来。”

    “嗯。是该把东西搬出来,全部搬回家里来。”傅令元忽而低头在她的发顶落了个吻,“很高兴,傅太太终于把这里当家了。”

    阮舒略微不自在地垂了眼帘,避开镜子里他的灼然视线。她自己也记得,在林宅的时候她曾无意间冒出一句“回家”。当时是真的有点顺嘴了……

    “栗青这两天都会帮忙打理林家的事情,明天让他帮你一起搬东西。”傅令元的指腹摩了摩她的脸颊,低低地笑,“正好傅太太已经十分主动地把栗青也当做自己的人在差遣。”

    他指的是她让庆嫂将决定通过栗青转告她的那件事。当时刚好栗青就在旁边,她又是顺嘴了的……不过,提及此,阮舒倒是想起来问他:“你是有在一直让人守着林家么?”

    否则为什么庄佩妤的自杀的消息,栗青会打电话来告知?

    傅令元正把玩着她的发梢,闻言手指微微滞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