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蛇蝎冷血的拖油瓶-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87、蛇蝎冷血的拖油瓶

    。”

    “傅太太又在怪我‘监视’你?”傅令元的语气是轻松的,含着笑意,不以为意一般,拉她走进普拉达的旗舰店。

    “‘怪’有用么?”阮舒低低轻嘲。

    傅令元迅速挑了件新衬衣,在她身上比划:“这件怎样?”

    “挺好的。”阮舒淡淡。

    “那就这件。”傅令元抱了抱她,拍拍她的背,“那去试穿,有话我们买完衣服再聊。嗯?”

    阮舒抿抿唇,沉默地挣开他的怀抱。

    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更衣室后,傅令元颇为疲倦地揉了揉眉骨——他今天……有点急了……

    更衣室内,阮舒背抵着门静静站了许久,才慢吞吞地换衣服。

    衣服很合身,细节之处也没什么可挑剔的。导购员帮她拆吊牌期间,傅令元去付款,同时手上还多了两个购物袋。

    阮舒用眼神询问。

    “多买了两件。备在你的办公室,以防以后你上班期间再出现意外情况。”傅令元解释。

    “谢谢。”阮舒淡声,没有其他多余的话。

    从国贸到林氏所在的写字楼,不过五分钟的路程,他们手牵着手慢悠悠地走,花了有十分钟。

    外人看起来或许很像情侣恋恋不舍地散步,但两人其实各怀心事,一句交流都不曾有。

    气氛沉沉的,压在心头,闷得阮舒难受。

    等电梯的时候,遇上了同样刚从外面回来的几个职员,纷纷问候他们“阮总”、“傅总”。

    两人都神色淡淡地“嗯”了一声而已。

    几个职员们则瞅着他俩交握在一起的手,相互交换暧昧八卦又淫荡的小眼神。

    阮舒没忘记,展会期间,她与他的夫妻关系,已第一时间从江城传回来海城了。

    电梯的数字快要跳下来到“3”的时候,傅令元接了个电话。

    他没怎么说话,只在最后挂断之前道:“好,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他的话音落下,电梯也“叮”的一声,门敞开。

    傅令元拉着她要进去。

    阮舒阻了他:“三哥有事先去忙吧。我自己上去。没有什么好送的。”

    说着,她自顾自跨入电梯,转过身来,和他面对面,脸上倒是挂着清浅的笑容。

    傅令元眼眸深了深,站定未动。

    电梯的门缓缓地开始闭合。

    两人静默地对视。

    直至电梯门完全关紧。

    镜面映照出她略显寡淡的面孔。

    暗暗沉了沉气,阮舒快速整理好自己的面部表情,却整理不清楚乱糟糟的思绪和心情。

    回到总裁办,她才去搭理手机上来自林承志的几通未接来电,回拨过去。

    “小舒,你再不接电话,我就打算去公司找你了。”

    “大伯父有什么事?”

    “什么事?除了你妈的葬礼,还有什么事!”林承志似憋了气,“你妈自杀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我才搬出去没几天,她活生生一个人就死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她是你妈,你怎么会不知道?”

    “大伯父需要我再强调一次么?我和她们母女俩早就已经没有关系了。她们的死活与我无关。”阮舒无情无绪,语调有点凉凉的。

    “无关?你在林家搅和起了多少风浪,你现在嫁人了,有靠山了,说无关就无关?”林承志冷笑,“林翰贩毒或许罪有应得,可你致湘湘残疾的账,我这些年一直没提,你就真以为我不和你算了?”

    “呵。”阮舒亦冷笑,“那大伯父可真是忍者神龟,容我在你眼皮子底下蹦跶这么多年,都不帮你女儿讨公道。”

    “你还这么嘚瑟?”林承志忽而哧声,“我前天去戒毒所见过林翰了。原来林翰早你又被你弄进戒毒所里。难怪你有恃无恐。”

    心头蓦地一个“咯噔”,蜷了蜷手指,阮舒稳住心绪,压住声线的平和,镇定地讽刺:“噢?是么?大伯父不是担心林翰殃及池鱼,也报复你和大伯母,怎么现在敢去戒毒所见他?不怕他吸毒吸上瘾,威胁你帮他偷偷带粉进去给他?”

    “这不得亏了你。听说林翰找你很多次,你都不愿意去见他。没办法,只能退而求其次找我这个大伯父。他找我去,我当然要去。戒毒所又不是监狱,他个把月就出来了,不趁着现在他落难的时候讨好他,难道要他记我的仇?你也知道的,我挺怕这个侄子的。”

    林承志嘲弄:“粉呢,他没有要我带,不过倒是告诉了我一件事。”

    阮舒的神经蓦地绷起——她知道林翰不会轻易放弃,也知道放任林翰在戒毒所并非一劳永逸,可她暂时没有其他能做的。

    不想,他竟然去找林承志了……

    林承志卡在那里不继续说,显然是故意的,故意等她忍不住开口问。

    然而阮舒没有遂他的愿,淡淡地“噢”一声,然后道:“大伯父如果要和我聊这些无聊的私事,可以改天另外找时间。”

    说着,她作势要挂电话,林承志的话蹦出口:“当初林家所有的继承权莫名其妙落到你的手里,原来是林翰帮你的!”

    阮舒顿住,神经稍稍一松——只是这件事……?

    听筒内是林承志在继续咬牙:“那个蠢货居然主动放弃继承权转给了你,你是和他睡了吧?要不就是你拿他贩毒的事情要挟他。可最后你还是恩将仇报把他给举报进了监狱。难怪他出狱的第一件事就是纠缠你。不仅仅是表面上你举报他贩毒那么简单。”

    凤眸微眯,阮舒握紧手机,冷嘲:“他既然都承认是他帮我的,你还有其他问题,怎么不去自己再问问他?”

    听筒那头林承志差点砸手机。他当然想问,可林翰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只点到为止,一句都不再多说。他这才来试探她,她却也像铜墙一般。

    阮舒冷冰冰地将话题转回至初始:“她的身后事就劳烦大伯父你费点时间。如果大伯父不愿意也没关系。反正拿钱给殡仪馆的人,他们也会好好打点清楚。”

    林承志讥嘲:“有你这样蛇蝎冷血的女儿,你妈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她自杀,多半是因为忍了这么多年,还是没忍住你对她的羞辱吧?原本好好的一个家,都被你这只拖油瓶给毁了。”

    临末了,他别有意味地补充道:“夫妻就是夫妻。当年我弟弟平生,也是突然说死就死了。你放心,你妈给我们林家带进来你这么一个‘福星’,我会仔细操办她的身后事,让她在地下体面地去面对我弟弟,面对林家的列祖列宗。”

    结束通话,阮舒坐在皮质转椅里,手握成拳头,抵在额头,闭着眼睛,看似久久没有动静,心潮却翻卷起巨浪。

    林翰是在借林承志警告她。

    找林承志去戒毒所见他,透露了林承志最关心的林家继承权的问题,却又故意不完全讲明白。

    他料定林承志一定会找她说这件事。

    那么他的警告也就间接传递过来了——她如果再不去见他,他会把关于她的秘密一点一点地抖落出来。

    林翰……

    阮舒的牙帮咬得紧紧的。

    总裁办的门在这时从外面敲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