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感觉身体被掏空-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91、感觉身体被掏空

    。

    至少不若昨日拘谨,整个气氛令她舒服不少。

    车子缓缓驶离绿水豪庭。

    独栋别墅里,荣一挂下电话后,将消息汇报给正在吃早餐的陈青洲:“二爷,阮小姐刚刚走,看方向是去林氏上l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未及陈青洲有所回应,另一边的黄金荣率先撇开八字眉:“欸?去上班?这丫头咋回事?自己的亲妈死了,她不忙活葬礼,还有心思去上班?”

    “她和庄佩妤的关系,确实存在很大的问题。”陈青洲倒是一点儿都不觉得意外。

    林家二小姐的“光荣”事迹在海城并非秘密,这些资料在当初他欲图拿她牵制傅令元时,已详细调查过。

    彼时林家还没有如现在这般被傅令元包围得像水桶,林家几个家庭成员的基本消息也能轻而易举地获取。

    那个时候整份资料呈现给他的林家二小姐的印象,便是对内六亲不认冷漠无情,对外则花名盛享狼藉不堪。

    “存在什么问题?”黄金荣询。

    陈青洲凝眉:“具体不清楚。但和庄佩妤死了丈夫有关系。听闻林家是被她搞散的,那个时候起,庄佩妤就入了佛堂避世,母女俩的关系极度恶化。林家以前的佣人都说她对待庄佩妤以及她的那位同母异父的妹妹态度恶劣。”

    说着,他打住,狐疑:“我不是让荣一把我们手里头目前有的关于她的资料给荣叔你了么?荣叔没看?”

    “看了。可是只看了一眼就看不下去了。”

    “怎么了?”

    黄金荣的八字眉折成一字:“虽说我们混道上的,为了生计为了活命,往往得心狠。但那是对敌人对外人心狠。风风雨雨打打杀杀那么多年,回过头来什么最重要?当然是和亲人和兄弟的情义。”

    “可你看看这丫头都做的啥子事?逼死养父,害残堂姐,送哥哥进监狱。现在呢?就算和母亲关系再差,那也是生她养她的亲妈,亲妈死了,她都跟没事人似的。这么个无情无义的臭丫头,你确定她是你妹妹?”

    “荣叔。血缘问题,我已经让人去做亲缘鉴定了。荣叔如果不放心,等结果出来,第一时间就交给你。至于无情无义……”陈青洲略一顿,“怎么说呢……目前手头上的这些资料,有些事情的真实性还有待确认的。至少从我个人和她私底下相处的几次经历来看,她和外面的传闻不是特别一致。”

    “行了行了你别再说了。”黄金荣摆摆手,一副烦闷的表情,“你都不让我去接触她,又在我面前讲关于她的事情,不是存心挠我?昨天在三鑫的会议上面对姓傅的小子,你不知道我有多憋。回来你又告诉我,你确认了那丫头傻乎乎的根本还不知道自己被人家给骗去当老婆,我就更想冲上门去一枪崩了姓傅的!”

    陈青洲笑了一下,很快敛了神情:“令元娶她,可不止是为了两亿的下落而已。”

    “还对那丫头做什么了?”

    “荣叔不是说,昨天的会议上,令元交出了一份业绩报告。”

    黄金荣正色:“嗯。他好像确实有点本事,传言的那些门路貌似也不是假的。去年开始他跟着少骢一起回来集团,插手帮忙的几件事都完成得很漂亮。昨天会议上出席的多是曾经历经青帮浪潮的主心骨成员,傅令元给他们看的是他们最想看到的百分增点,连长老们都没有办法再继续找理由卡他了。”

    “他的其他门路我不清楚,但有一件事,我很早之前就开始留意了。”陈青洲的面容冷了两分,“我刚回来的那阵子,三鑫集团内部整改,兼并了很多了公司,拓展版图。而当初之所以能够顺利收购林氏,他可是功不可没。在林氏当挂名副总的人,也是他。”

    那些收购的举动,意图为何,黄金荣自然清楚,听言便明白过来陈青洲为何特意提及此事,顿时彻底没胃口再吃啥劳什子早餐了,怒气冲冲地猛一掌拍桌:“这事儿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他从监狱里出来没些日子,加上陆振华的暗中抵制,虽然他有资格参加类似昨天那种级别的高层会议,但对如今集团内部的运作和编排还在慢慢了解之中,不如陈青洲知道得详细。

    “你怎么还沉得住气不去把那丫头认回来?”黄金荣“噌”地从椅子上站起——有些事情他们可以自己沾染,却绝不容许牵连到自己无辜的家人!

    “你是担心那丫头知晓当年是你母亲害她和她妈在城中村过苦日子,到时候记恨你?还是——”

    “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荣叔。”陈青洲的表情很凝重,默了一默,道,“我担心的是……她对令元的感情……”

    “感情……”黄金荣一愣,八字眉揪起。

    陈青洲轻吁一口气,转瞬攥起拳头,神色谙出一片凛然:“不过荣叔放心,我已经有解决的办法了。”

    荣一在这时进来汇报:“二爷,林夫人的葬礼安排有变化。”

    ……

    林氏。

    阮舒抵达总裁办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个上午过去了。

    苗佳进来向她确认下午分享会是否照开。

    “照开。为什么不照开?”阮舒觉得这个问题甚是莫名。

    苗佳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道:“阮总节哀,我们早上刚听说伯母去世的消息。”

    阮舒略略怔了怔,垂下眼帘,没有什么具体情绪:“谢谢大家关心。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我没事。”

    “好的,阮总。”苗佳收话,回归正题,“那分享会的时间安排在两点半。”

    “嗯。”阮舒颔首。

    苗佳退了出去,带上门。

    阮舒稳下心绪继续看文件,浏览到最后,是靖沣工厂那边的月结报告。

    瞅了几组数据,总感觉哪里怪怪的,拨了内线给苗佳:“帮我把靖沣工厂最近半年内的所有相关的文件和表格都整理一份给我。”

    挂了电话,她记起林承志最后一次巡查工厂回来时,递交过一份视察报告,并附了改革建议。

    走去书架,她很快将其找了出来,同时找出来的还有她在那份报告上做的批注和笔记。

    原本是跟随傅令元去靖沣的那次,打算顺道抽空转去工厂实地看看,后来不凑巧,直接回来市区,一时就被她抛至脑后。今天这份月结报告倒是无意间给她提了个醒。

    少顷,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进来的是林璞:“姐,今天我想再申请提前一个小时午休。”

    “又什么事?”阮舒蹙眉。

    “不是姐推迟了二婶的葬礼,要给二婶做法事?”林璞注视她,“我打算过去看看情况。下午会及时赶回来参加会议的。”

    阮舒抿抿唇,淡静道:“那你去吧。”

    说完便重新垂头看文件。

    林璞欲言又止地看了她几秒,最终什么都没再说,关门离开。

    不多时,临近中午,苗佳进来询问她中午的午餐打算如何安排。

    “不用管我了,我自己会解决。你们休息去吧。”阮舒淡声。

    “好的,阮总。”

    办公室再一次恢复安静。

    阮舒往后靠上椅背,转了半圈,面向玻璃窗外。

    正午的阳光很好,白灿灿地打在高楼大厦上,对面的一扇玻璃甚至反射了艺术光照过来。

    阮舒静静地盯了片刻,闭了闭眼睛,复而重新睁开,从转椅里起身,拎起手挎包,走出办公室,对身后第一时间跟上来的九思吩咐道:“让二筒备车。”

    九思立即打电话通知。

    乘电梯下到写字楼大厦底下,二筒已将小奔从停车场开出来到路边候着。

    阮舒利落地上车:“去殡仪馆。速度点。赶在两点之前回来。”

    交代完,她漠漠地望向车窗外,不曾再吭声。

    海城有好几个殡仪馆。她并未具体指明,二筒也晓得该往哪儿开。

    运气不错,一路都没有堵车。

    抵达后,二筒把车停在了最靠近庄佩妤灵堂的小广场上。

    可是停了有五分钟,阮舒也没有要下车的意思,只维持着和先前一模一样的姿势,目光毫无实处地落在车窗外,不晓得究竟是在看什么,出了神似的。

    九思和二筒不动声色地相互交换着眼神,最终决定任由阮舒。

    阮舒却在这个时候动了,敛着瞳眸推开车门下车。

    九思立刻紧随其后。

    “在哪里?”阮舒问。

    九思自然是事先有准备的,马上前头引路。

    追悼厅门口挂着挽联,撑场面的花圈和花篮也摆了很多。

    看着挽联上对死者千篇一律的歌功颂德,阮舒莫名觉得嘲讽。

    超度法事正进行,经乐声不断,令人恍惚身置寺庙。

    她驻足门口没进去,意外发现了一个眼熟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