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两个人才是睡觉-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94、两个人才是睡觉

    。”

    九思跟在她身边,如无特殊情况,一般都是站得她,不妨碍她与周边人的正常交流。今日亦是如此。所以只知道她是在与一灯大师对话的过程中忽然出状况,并未听见两人具体交谈些什么。

    他只能依据方才的她与他说的那些话,确认她是从一灯大师的口中得知庄佩妤在卧佛寺为她供奉了一盏长明灯。

    为何两人会聊到这个?一灯大师之前就认识庄佩妤?除了长明灯,是否还有其他事情?

    这些通通都是问题。

    全要等她的情绪缓过来之后,他才能慢慢了解。

    如今是但凡有一星点儿可能和庄佩妤相关的事情,他都不能放过。

    “林夫人?”栗青跟在他手底下做事,现在对“庄佩妤”也是异常敏感,闻言便迅速反应过来为何突然要他了解一灯大师,“我明白了,老大,我会以一灯大师和林夫人之间的交集为重点的。”

    傅令元素来喜欢栗青思维的活络,微微颔首:“嗯,尽快吧。等我这边看看是否有进一步的信息。”

    “好的,老大。”栗青应承。

    傅令元稍一顿,记起另外一件事:“林璞的调查结果?”

    栗青致歉:“对不起,老大,还需要再多一点的时间。”

    傅令元抿唇,倒是并未怪责于他,毕竟这两天要他办的事情太多了。

    佛堂里的针孔摄像头,经确认,数据的传输可覆盖周围上百米的区域范围。以栗青的能力,本可以根据接收器的信号追踪到对方的具体位置,可是那晚他们发现的时候,安装摄像头的人貌似早就撤走了接收器。

    失去了直接追踪的机会,只能用一般的方法来找人。

    摄像头还很新,显然才装没多久。

    能方便进入佛堂在佛像上安装摄像头的,自然林家内部的人最有机会。

    两个判断一结合,首当其冲的怀疑对象就是林璞——唯一一个近期刚回来林家的人。

    关于他的资料,自然第一时间就了解过了。当时看不出任何的问题。

    现在却是得重新调查一遍。

    先不论他在佛堂安装摄像头的目的为何,最棘手要解决的是摄像头所拍到的内容。

    傅令元的脸绷得紧紧的,很冷,眼底更是像铺了一层霜:“庄佩妤的葬礼一结束,马上把这件事办了。必要的时候,不妨对林璞采取特殊手段。”

    “明白!老大!”栗青晓得其中的轻重,凝重万分——那个摄像头的存在,简直等于被人握住了一半的命脉。

    挂断电话后,傅令元站定在原地足足一分钟,凛冽的神色才有所缓和。

    ……

    这一觉阮舒睡到了天大亮,没有闹钟叫醒,平日的生物钟亦失灵。

    睁眼的第一瞬,毋庸置疑,面对的是傅令元结实宽厚的胸膛,自己正被他紧紧地搂在怀里,紧得她的脸几乎是贴在他心口的。

    睡觉的时候没有特殊感觉,此时清醒的状态下,有点呼吸不过来。阮舒下意识地就想挣开些距离,刚一动弹,后脑勺便覆上来他的手掌,将她的脸重新按回她的怀里。

    “傅太太睡够了,我还没睡够。”他睡意浓重的嗓音自她的头顶上方散下来,带着胡茬的下巴蹭了蹭她的额头,刺刺的。

    “你还没睡够可以自己接着睡。”阮舒侧开脸,透了透呼吸。

    “傅太太是在过河拆桥?”傅令元轻轻在她的腰上掐了一把,“昨天是谁主动抱着我向我索吻?是谁枕着我的手臂拉着我的手指躺在我的怀里腻了我一个晚上?现在你喂饱了睡够了,就要我‘自己接着睡’?一个人那能叫睡觉么?一个人是休息,两个人才是睡觉。”

    阮舒眨眨眼,眼睫毛扫了扫他胸膛的皮肤,却是故意把重点落在前头,反问:“是谁?”

    傅令元:“……”

    “和我装傻是么?”他说翻身就突然翻身上来了。

    对上的是阮舒满面明媚的笑容。

    她圈住他的脖子,轻轻啄了啄他的嘴唇:“早安,三哥。”

    傅令元挑眉:“一个没有刷牙的早安吻就想蒙混过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