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傻瓜-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197、傻瓜

    。”

    别才给从屠宰场放出来,又得给赶回去。

    阮舒款款而笑,栽头栽脑道:“三哥才是最厉害的。”

    这话跟哄小孩子似的,有点敷衍,傅令元仍旧灰着张脸:“这样就补偿了?”

    阮舒眨眨眼,不可思议般:“三哥现在是在对我孩子气?”

    “是。”傅令元坦然承认,颇为骄矜地扬了扬下巴。

    “……”阮舒忍俊不禁,主动倾身上前,在他的嘴角边轻轻一碰,“这样行了吧?”

    傅令元皱眉,趁她还离得近,掌心捧住她的脸,凑到她的唇上猛亲了一口,放开她时,神色间才恢复笑意。

    “准备好。”他最后帮她检查安全带,低声提醒。

    远处塔台已传达命令,信号一起,螺旋桨的噪音霍然充斥耳畔,遮盖住其他所有的动静,掀起的风似能将天上的流云都给吹开一般。

    直升机缓缓起飞,越飞越高。

    阮舒看见自己渐渐远离地面,脚下的建筑和飞机都在不断缩小,时而的失重感,令她的神经控制不住地兴奋,兴奋得她想要尖叫。

    虽然坐过无数次飞机,但此刻坐在直升机上,带给她的冲击远远大于飞机,完全是另外一种体验,简直心潮澎湃。

    机身攀上浩瀚的天空,周身被纯净的碧蓝色所包裹,一切都是那么地清晰。俯瞰脚下的蝼蚁,胸腔内溢满壮志凌云的豪情,她忍不住喊:“开门!”

    傅令元笑着给赵十三下了吩咐。

    舱门打开的一瞬间,巨大的风力让阮舒一时之间无法说话,冰凉的风直忘嘴里灌。然而相较于不适,近在咫尺的美景夺去她所有的注意力。

    一望无际的原野、山川、河流和建筑,悉数展露眼底。

    “这才是踏云乘风!这才是展翅高飞!这才是肆意翱翔!这才是无拘无束的自由!”阮舒迎风张开双臂高声大喊,字字句句穿破螺旋桨的噪音,被狂风送进他的耳中。

    傅令元深深凝注着她。

    漂亮聪慧,**坚韧,勇敢果决,敏感锐利,兼具女人的柔软和男人的强硬。(小说)曾经的苦难带给她对人性的失望,却也磨砺了她对黑暗的包容。

    她喜欢刺激,追求自我,有着不安于洗手作羹汤的勃勃抱负,不可一世的心气和无所畏惧的资本,仿佛只要给她一片疆土,她就能开拓出一座王国。

    此时此刻的她兴奋得忘乎所以,沉迷于肆意纵情。乌发在风中凌乱地飞舞,有种惊心动魄的美,她却还在往舱门外靠,仿若无旁人的存在,仿若外面的无垠广阔更吸引她。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感觉下一秒她就会眼都不眨地跳下去。

    眸心深光微敛,傅令元遽然一把将她捞回来,不等她做出任何反应,不由分说地用嘴堵住她兴奋的呼喊和欢快的笑声。

    机身上升至所能达到的最高点,猛烈的风携着冷气旋飞进舱内。

    他紧紧地抱她在怀,将她的那片壮志凌云的豪情从胸腔中一点一点吸干。吸到她浑身软绵只能无力地攀附于他,他才缓下劲儿,再把呼吸再一点一点地还给她。

    少顷,他意犹未尽地松开她。

    舱门已重新闭合,隔绝了狂风和肆意。阮舒瘫在他的怀里,同样意犹未尽,却是意犹未尽地盯着玻璃外的碧蓝晴空,喘着气儿,有点抱怨的意思:“我还没体验够。”

    “傅太太完全把我抛诸脑后,叫还没体验够?”傅令元嗓音微沉。

    阮舒抬眸,盯着他绷紧的下颌线,忍不住揶揄:“三哥这是吃谁的醋?直升机?”

    傅令元低眸睨她,目光清凛而沉静,不答,反问:“傅太太很喜欢现在的刺激?”

    阮舒唇角的弧度怎么都压不平直,猛点头:“嗯。”

    傅令元摸了摸她红润又水湛湛的嘴唇:“那傅太太是更喜欢现在的刺激,还是更喜欢我?”

    “……”阮舒噎了一下,笑出声,“完全不同性质,怎么能放在一起比较?”

    “我说能比较就能比较。”傅令元不管不顾地不按常理出牌,有点无理取闹地耍着无赖,执住她的下巴,重复,“到底是更喜欢现在的刺激,还是更喜欢我?”

    他这分明是心心念念记挂着她一直没说出口的话,拐弯抹角地要套她。阮舒笑得露了贝齿。

    若换作平常,她肯定会继续吊着他。他越想听,她越是不给他说,叫他心里挠得慌。

    可因为方才的兴奋劲还没过,她整个胸腔全是天地的壮远辽阔,忽然就想和他掏心掏肺,就像他始终直白地表达对她的爱意一般。

    “唔……”阮舒朝他怀里拱了拱,佯装一副为难的考虑状。

    傅令元深折眉,掐了把她的腰:“这还用得着犹豫?这还用得着思考?”

    阮舒敛了装模作样,笑得嫣嫣然,手臂挂上他的颈子,这才气吐幽兰,直言不讳:“更喜欢三哥。”

    傅令元心头当即一动。

    阮舒靠得他极近,仰着头,唇角微微弯着,与他交缠着鼻息。

    “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三哥是头一个。”

    “我不懂什么是爱,我只知道,三哥总是让我心生欢喜,心生温暖,心生幸福。我很喜欢,我想珍惜,我希望留住三哥对我的好。一直一直。”

    略一顿,阮舒忽而有点茫然,转为问句:“会吗?会一直么?”

    她鲜少问别人要答案,这些天,却是患得患失地间断问了他好几个类似的问题,好似得了他的肯定,她才能安心才能定心。

    她鄙视这样的自己。这也不该是她应该有的样子。

    可是她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不去问。

    庄佩妤的死,好似忽然带走了她生活的大半动力。她曾经告诉他,她那么卖力地为林氏而忙碌,因为不玩林氏,她的生活似乎就没了奔头。实际上,她所有的努力,最终是为了让自己在庄佩妤面前证明她过得很好,仿佛她过得越好,对厌恶她的庄佩妤而言,便越是折磨。

    如今,她过得再好,庄佩妤却看不到了,她也没法再到庄佩妤面前炫耀了……

    不过没关系。她现在有傅令元。

    与他重逢之前,她从未料想过自己会结婚,会心动,会萌生对男人的眷恋和依赖。

    是面前的这个男人治好了她的厌性症,解了她的心结,给予她关怀,带给她温暖。

    她想……和这个男人好好过日子。

    眸光明澈地看进他的瞳仁深处,阮舒静待他的答案。

    傅令元几乎是在她问出口的下一秒便笑了,笑得缓缓的,有点懒,眸光粼粼淌在她的脸上。

    “会。”他啄了一口她的唇。

    “当然会。”他强调着,又啄了一口她的唇。

    “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他再次啄了一口她的唇,很温柔。

    “傻瓜。”他轻抚她的眼帘。

    这一回,没等他再贴上来,她率先送上自己的软玉温香。

    傅令元拥着她深吻,忽然就想将她困于这片蓝天之上,再也不要回去了。

    ……

    从直升机上下来后,两人直接去了造型师那儿。

    男人的速度总是比女人快的。

    傅令元没一会儿便着完装,在一楼的沙发上坐着,直到喝完第三杯咖啡,楼梯上才终于传来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动静。

    落地匀称,清脆利落,不疾不徐。

    不用过多辨别,他听一声就知道是她的,闻声抬头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道宝石绿的曳地裙摆,丝质轻盈,随着步伐的走动,像是被轻轻托起,又轻轻放下。

    视线随着裙摆一点一点往上移。丝质的礼服贴着她的身体,将她腿部的线条修饰得格外完美,右腰布料做了提升,状似浅浅地塞在了腰间,褶皱线条变得自然而然,腰肢格外纤细。

    一路往上。单肩设计,露出右侧性感的锁骨和圆润的肩头,脖颈修长,长发微卷,两侧束发至背后,精致的脸庞清晰呈现,唇角微微上扬,鼻梁秀挺,明亮清澈的凤眸上,睫毛长而密。

    优雅又高贵,似画中人。

    傅令元一直知道她有多漂亮,但仍旧眼前一亮,只觉惊艳。

    他从沙发上站起,大步行至楼梯口时,她恰好也下来到最后一级阶梯。

    傅令元绅士地递出右手,微微仰视她。

    阮舒将手轻轻置于他的掌心。

    傅令元握住,眼里流转着光彩,斜斜勾唇:“傅太太这么美,还是不要出现在人前。”

    阮舒盯着他整齐油亮的背头,拿指尖戳了戳他一丝不苟的领带:“三哥这么帅,要不也不要出现在人前?”

    夫妻俩相互吹捧,会心地相视一笑。

    傅令元扣住她的手指,往她左手的无名指上套了那枚自打买了之后就基本被她冷落的结婚戒指。

    “三哥从哪儿翻出来的?”阮舒又有点懵了。

    她只记得自己最后一次戴这枚戒指,是那次去c’blue找艳遇,结果和西服男发生不愉快。之后她就摘回包里,没再想起过它。

    话一出口,傅令元立即以一种“你还好意思问”的表情瞅她。

    他眼里隐隐透出不愉快,未解释。给她戴好后,他摊开他的手掌,示意他指间的戒指,和她的戒指靠在一块:“傅太太能保证以后不轻易摘下来么?”

    阮舒目露微惑地反问:“‘轻易’和‘不轻易’是怎么界定的?”

    傅令元眉峰凛起:“傅太太故意挑事?”

    阮舒低头摸了摸戒指,复而重新抬起,弯着眼睛笑:“嗯。不摘了。”

    傅令元这才松了表情。

    ……

    鎏金码头,今天完全被三鑫集团承包了。

    游轮起航的时间是下午三点,而海城的所有媒体代表,却是从早上开始便陆续前来占位。

    但凡和三鑫集团相关的,哪怕仅日常的小活动,都是各方媒体关注的焦点,更遑论这次的上市庆功宴,意义自是不言而喻。

    庆功宴的活动将持续三天,第一天从鎏金码头上游轮,当夜全部的嘉宾住在游轮上,是最主要且最正式的晚宴。翌日清晨游轮靠岸陆家私人岛屿后,再是两天其他的安排。

    除了三鑫集团指定的几家固定媒体,其他媒体没有资格跟随,是以他们唯一能采访到人的机会,就是各位嘉宾上游轮前的红毯秀。

    前来码头的途中,阮舒得着空关注了一下三鑫集团头天上市的情况,挂牌后股价收市报升的表现不负众望,十分瞩目。

    同时伴随宣告的还有三鑫集团最新的高层人员调动,她在上面看到了傅令元的名字,正是任命为三鑫集团的高级副总裁之一,主要负责的是国际业务的运营。

    这份调任令一出来,等于确认了先前关于他的各种传闻。

    有网友及时地帮大家专门整出了个他的“身家传奇帖”,详细阐述了他红加黑的身世,说他虽从小养在根正苗红的傅家,依然改不了骨子里的邪性,讲述他前21年在海城如何乖谬不正惹事生非,出国的十年间又如何以黑马的姿态在道上闯出他的名堂,并言他在滇越地带的名号响当当。随后便是几个月前他回来海城,与傅家彻底决裂,归入母家的陆氏。

    新闻炸了。

    在她于直升飞机上兴奋刺激的时候,他的名字和三鑫集团上市的新闻一起,火速蹿为热搜,较之先前他刚回来海城之际的那些个花边新闻,完全不是一个程度的热门。

    当然,同样曝光的还有她和他早在几个月前领证结婚的事情。

    好歹她在海城也是有一定知名度的人物,为此网友专门汇总了一个关于她的黑历史的帖子,又添一分的热度。

    夫妻俩一并成为媒体的八卦对象。

    阮舒不是第一次走红毯。以前出席过需要走红毯的场合。但今天是她所走过的最正式盛大的一次红毯,也是镁光灯最闪烁的一次红毯。

    一百米左右的距离。

    阮舒虽挂了淡笑,但脸上的表情透着令人望而却步的清冷,任由两侧的媒体如何叫唤,她都只管走着自己的路,不予搭理。反正又不是明星,难道需要特意左右两侧打招呼停下来摆pose任由他们拍?

    意外的是,傅令元也表现得十分深沉高冷,与他往常的作风大相径庭。不过扣着她的手指始终未松懈过。

    两人可能是速度最快的一组,到了最前方的签到处,还等待着一波的镁光灯。各自在板上签上名字,他们默契地半丝停顿都不加逗留,携手过甲板,踏上舱梯,径直往游轮内走,只将背影留给大家。

    外面的红毯秀避得开,游轮上的媒体采访区却避不开。

    所幸里头都是经过三鑫集团挑选过的媒体,有底有分寸。抛给傅令元的问题多是他就任三鑫高级副总裁后的一些计划和展望,抛给阮舒的则老生常谈的是林氏被三鑫收购的事情。

    最后才问及一个稍微涉及私人的问题:“听说傅先生当时和陆小爷一起负责林氏的收购案,而且傅先生在林氏保健品挂名副总?不知道傅先生和阮小姐的姻缘,是否因此而起?”

    见多了这些场合,阮舒很容易就听出这个问题背后的陷阱——看似是好奇他们的相识机遇,却偏偏和收购案放在一起说,如果给出肯定的答案,便可解读为:他们之间的婚姻,其实含有商业联姻的成分。

    她微抿着唇不语,傅令元忽而牵起她的手,在镜头前温柔地吻了吻她的手。

    两人手指上的婚戒虽简单,但不可忽略。加上他亲吻的举动,相机“咔擦-咔擦”地直拍。

    “我还在学校念书的时候,就开始追求我太太,追了十年才追到手。”他笑着道。

    只这么一句,留给大家遐想的空间,他便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与引导下,携她离开媒体采访区域。

    阮舒跟在他身侧,眉眼间止不住的笑意。

    这副样子在傅令元看来有点傻乎乎的,轻轻弹了弹她的额头:“傅太太乐什么?”

    阮舒挑开眼角:“三哥刚刚那句话,会让绝大多数女人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嗯?”傅令元听出味儿,“傅太太不在‘绝大多数女人’的范围内?”

    阮舒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我的起点高,海城曾有多少男人示爱过我?虚荣心早膨胀得不行,又岂是三哥口头上的一句话就能满足的?”

    “那无所谓。”傅令元却是耸耸肩,稍一低头,凑至她耳畔,“只要在床上能为傅太太供大于求就行了。”

    阮舒:“……”

    他又来了……

    她拿手肘顶了顶他腰侧:“我觉得三哥就继续保持方才在红毯上的故作深沉,挺好的。”

    “傅太太确定更喜欢我的深沉,而不是我对你耍流氓?”傅令元暧昧轻笑。

    阮舒:“……”

    陆少骢的调侃声在这时传出:“阿元哥和元嫂总是何时何地都能秀恩爱~”

    两人闻言暂且停了话。

    循着方向望去,陆少骢一身白色的西装,神采奕奕,前所未有地绅士,身侧挽着的蓝沁着金色的礼服,十分高贵典雅。

    这模样阮舒不陌生,因为她没下车前,新闻上便有图片实时直播三鑫集团的红毯秀,陆少骢当时就是和蓝沁一起走的,击破了两人分手的谣言。

    “我都已经习惯了,怎么陆少见的次数比我多,反而不习惯?”蓝沁掩嘴笑,先看了眼傅令元,随后视线才对上阮舒,冲她颔首致意。

    阮舒淡淡一笑,算作回应。

    这还是经c’blue临检事件之后,头一回与他们俩面碰面。

    虽然早前已从新闻上得知蓝沁并未受太大影响,但今日亲眼所见……

    约莫出于女人的敏感,她总觉得,方才蓝沁看傅令元的那一眼,依稀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