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渔翁(上)-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02、渔翁(上)

    。

    身形一滞,傅令元止住步伐,薄唇紧抿,泡了海水的黑色衬衣贴在身上,头发也是湿的,很自然地下垂,贴在额前。浓眉之下,他的瞳仁更黑,如墨晕染至深处。

    “九思!”赵十三迅速上前,蹲身在九思面前,无论怎么喊,九思都像死了一般毫无反应。

    医务人员立马来给九思做急救,赵十三让开位置,在一旁干着急,不仅着急九思的性命,也在着急暂时无法从九思嘴里问l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傅令元的视线从九思的身上挪向身穿制服的经理:“还有一个呢?”

    他的面容看上去镇定,实则冷凛至极。

    经理的后脊背森森地直冒凉意,擦着冷汗把身体完成直角:“在找,已经在竭尽所能地找了。两个人既然一起落水,掉落的位置应该相隔不远,捞上来一个,另外一个估计马上就能找到了。”

    “多久了?”傅令元的脸绷得紧紧的,这回询问的对象是赵十三。

    “快十分钟了……”

    拳头在身后攥出青筋,傅令元眸底的冰霜应声又厚了一层。

    靖沣古城墙上跳水的那次他印象深刻,她的水性不差,但十分钟完全超过她的极限。尤其现在毫无动静,很难想象她此刻在海里究竟是……

    “阿元哥!”陆少骢闻讯匆匆赶来,“怎么回事儿?怎么说元嫂掉海里了?现在人呢?”

    傅令元浑身透着寒气,没有说话。

    一旁的赵十三帮忙答道:“还在海里,还没捞上来。”

    “饭桶!全是饭桶!整船的人连一个女人的安危都照顾不好!”陆少骢怒不可遏,对着旁侧的黑西大汉狠狠地抽了一头,“一个个还愣着干什么?全部都给我下海去帮忙一起找!”

    “是,小爷。”黑西大汉应喝着挥了个手,原本守在周围的所有黑西保镖齐齐站了出来,一声不吭地一个紧接着一个从船舷跳进水里。

    “你们也去帮忙。”忽的又有人搭腔。

    傅令元循声望去,与陈青洲清黑的眸子撞个正着。

    他深沉地眯眸,陈青洲则兀自示意下属,由荣一带头,又是一排溜儿的人噗通噗通地下水。

    加上游轮的水手和傅令元的手下,一时之间海面上全部都是人,如同一锅的饺子。

    隐在后方的黄金荣揪着八字眉直往海面瞅,根本按捺不住,低声道:“不行,我没有办法就这么干等,我水性好,我也要下水去帮忙——”

    “荣叔。”陈青洲悄然拽住他的小臂。

    黄金荣有点生气了:“我说青洲你怎么这样?那丫头都掉海里了你还能保持镇定?你没听他们说都掉下去快十分钟了?海里那么冷,我们大男人在底下都呆不了几分钟,她一个女人怎么挨?你看看她那身边的女保镖都半死不活的了!”

    话刚说完,便察觉陈青洲拽在他手上的力道十分地大,声音隐忍岑岑:“荣叔,她会没事的,她一定会没事的……”

    黄金荣憋屈了两三秒,猛地一甩手:“我不管你了!”

    那边陆少骢有些笨拙地安慰:“阿元哥你别担心,元嫂一定吉人自有天相。”

    傅令元神情冷寂,未回应,把赵十三重新叫到跟前:“再说一遍,她掉海里之前,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和谁接触过?”

    “没有太特别的。几个兄弟说,就是看见阮姐先和蓝沁小姐聊了会儿天,然后两人一块儿去餐台拿吃的,紧接着和裳裳小姐起了冲突,阮姐貌似亲自动手教训了裳裳小姐,裳裳小姐摔倒在地上,餐台的东西全洒身上,很狼狈。之后阮姐就和蓝沁小姐一起坐着吃东西。蓝沁小姐先离开了。”

    “蓝沁……汪裳裳……”傅令元于唇齿间默念这两个名字,听着叫人心惊胆战。

    陆少骢皱了皱眉,进一步询问:“起冲突?起什么冲突?”

    “当时只有九思瞧着不对劲靠近了些,其他都站得远,没听见。”赵十三把知道的全说了。

    “去,把蓝小姐和表小姐找来。”陆少骢扭头吩咐手下人。

    傅令元却已经在围观的人群里轻而易举地发现了汪裳裳的身影,表情间正带着轻蔑的笑意,身旁跟着她的保镖阿东。

    冷不丁对视上他的暗沉的黑眸,她的笑意一僵,很快地收起,慢吞吞地走到陆少骢跟前:“表哥,你找我?”

    蓝沁恰好也在这个时候现身。

    “怎么了?为什么我听说阮小姐掉海里了?什么情况?”她看起来行色匆匆的样子,似乎才赶来,口吻关切。

    “你们两个刚刚都在哪儿?”陆少骢的口吻颇有盘问的意味,重点转向了汪裳裳了,“听说你找元嫂的麻烦了?”

    汪裳裳当即不爽,一副气鼓鼓的模样:“什么我找她的麻烦?明明是她和蓝沁联手欺负我!”

    蓝沁则面露一抹怔色,似是意外于陆少骢的问题。

    傅令元将两人的反应均收入眸底,眼神幽暗。

    那边汪裳裳瞪了眼蓝沁,开始向陆少骢委屈地告状:“我只不过去餐台上拿东西吃,恰好和她看中了同一盘鱼子酱,就被她和蓝沁冷嘲热讽,拿我下午在红毯上的事情笑话我,最后还故意把我绊倒。我摔成什么样儿,大家可都看到了。”

    “呵,论颠倒是非的能力,汪小姐果然一流。”蓝沁哧声。

    汪裳裳没有如往常那般直接和蓝沁怼,而是红着眼眶拉了拉陆少骢的衣袖:“表哥……”

    陆少骢不耐烦地甩开她的手:“你后来干嘛去了?”

    “表哥你这什么意思?”汪裳裳泫然欲泣,“怀疑我推阮小姐落水?”

    蓝沁嘲讽一笑:“汪小姐的联想可真丰富,陆少骢有透露出怀疑你的意思么?我怎么没听出来?”

    “你——”汪裳裳顿时有些绷不住了似的,又拉起陆少骢的衣袖,急忙回答着解释,“我被阮小姐绊倒,身上的衣服全脏了,所以回房间换衣服去了,之后才听说阮小姐掉海里。”

    转而她看向蓝沁,冷哼:“好像是你一直和阮小姐在一起吧?阮小姐掉海里,你怎么好好的?”

    蓝沁十分从容,说话的方向对着傅令元:“傅先生,我之前和阮小姐同桌吃了点东西,没一会儿我的助理就来找我,我下部电影的制片人打电话与我商量事情。阮小姐的事情我很抱歉,如果我没有去接电话,或许阮小姐不会出意外。”

    她蹙眉:“现在到底什么情况?阮小姐救上来了么?要不要紧?”

    这句话俨然在暗示大家,当务之急应该是阮舒的安危,而非追究责任。

    傅令元哪里需要她的提醒?这番盘问原本也不是他发起的。

    扭头他便要重新回船舷的护栏,身后蓦地传出汪裳裳的一连串风凉话。

    “至于这么大张旗鼓吗?不就落个水,整得全船的人陪她一起遭罪?怎么其他人都好好的,唯独她一个人娇滴滴的,说掉海里就掉海里了?”

    脚步当即顿住,傅令元冰冷地眼风扫过去。

    陆少骢已率先当众给了汪裳裳一记耳光:“有病就回去吃药!别在这里丢我的脸!”

    汪裳裳难以置信地捂着脸,眼泪直掉:“你打我?”

    “把表小姐带走!”陆少骢忍无可忍。

    黑西大汉即刻领命前来架住汪裳裳,而且明显有了经验,提前捂住了汪裳裳的嘴,不让她乱叫。

    傅令元正欲继续迈步,游轮的经理在这时战战兢兢地汇报新的消息:“小爷,傅先生,船舱的监控调出来,这是截图的画面……”

    赵十三赶忙从经理手中接过,转而递给傅令元。

    只一眼,傅令元忽而就朝汪裳裳的方向走去,卷了卷衬衣的袖口,浑身散发着浓浓的肃杀。

    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汪裳裳身边的保镖阿东已被傅令元一脚踹到了地上。

    他撑着地面想要站起,一道厉风闪过,他甚至能听见“嚯”地一声,胸口瞬时传来剧痛,他整个人飞出去,在周围一片避之不及的尖叫声中狠狠撞上护栏。

    阿东已然胃液翻涌,噗地吐出一口血。

    傅令元的掌风毫不停歇地再次袭去,拳头快而猛,招招都袭击他的腹部和太阳穴等各处,完全不留余地。

    陆少骢在一旁看得眸色顿沉,蓝沁眸光轻闪,其他人更是被傅令元的凶猛和狠辣吓住,一时之间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谁也不敢太用力地呼吸。

    傅令元揪住他的后颈,一下一下的,拽住他的头使劲地撞击铁制的护栏,咚咚咚地直响,闷闷的,敲击在在场每一个人的心头。

    最后傅令元一脚碾在他的后脑勺,将他的脸死死地压在护栏上,终于,阿东痛苦地哼出声。

    “下去陪她。”傅令元嗓音幽冷阴沉,手上一松,脚下用力,阿东瞬间从护栏上翻出去,噗通掉入海里。

    下一秒,傅令元盯住了汪裳裳。

    黑色瞳仁的四周仿佛泛着幽幽血色,轮廓沉笃的脸上不见半丝感情,盯视住她,一步步朝她走过去。

    汪裳裳浑身汗毛唰地一下竖起,跌跌撞撞地跑向陆少骢,攥住他哭喊:“表哥!救我!不是我!是阿东自作主张的!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

    “丢人现眼,自作自受!”陆少骢嫌恶地甩开她。

    汪裳裳被掀翻在地,忽地后颈的衣领便被人揪住,拖在地上走。

    她吓得魂飞魄散,连连惊叫:“阿元!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阿——”

    “凭你也配叫我的名字?”傅令元的手掌掐上她的脖子,断了她的声音,把她整个人从地上提起,提至半空,手上的力度像是要捏碎她颈部的骨头似的。

    呼吸不过来,汪裳裳的脸涨得通红,直翻眼白,拼命地在半空瞪着自己的两腿,双手抓上自己的脖子,却怎么都掰不开他那双恶魔般的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