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渔翁(中)-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03、渔翁(中)

    !”赵十三拍着她的脸叫唤。

    旁边的医护人员看不下去,提醒道:“有什么话要不一会儿再问吧?她现在还没完全脱离危险,我们想把她先带进去。”

    傅令元抿唇沉吟,示意:“十三。”

    赵十三还想争取:“老大,可是——”

    傅令元冷眸。

    赵十三闭嘴,从九思身旁让开。

    “请你们好好照顾她。务必保证她无事。”傅令元对医护人员交代。

    医护人员点头,用担架将九思暂且抬走,进船舱。

    傅令元指了两个手下一块跟进去。

    “阿元哥,对不住,又是我没看好裳裳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惹祸精。”陆少骢一脸羞愧地道歉,眸光转向护栏上阿东所留下的那滩血,表情阴鸷,“我会清理门户的。”

    傅令元淡淡看他一眼:“别因为我和你母亲起冲突。”

    “谢谢阿元哥关心。”陆少骢的神情坚定,“就是因为我妈太溺爱了裳裳了,她才会变成这样,这回不管我妈怎么求情,我都不会动摇的。”

    傅令元背过身,冷笑:“如果能在海里熬过这个晚上,那就算他们命大。”

    陆少骢阴狠接话:“阮姐如果出什么事,他们命大也会让他们没命!”

    “她不会有事。”傅令元沉声,迈步就走。

    陆少骢怔了一下,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连忙纠正:“是!元嫂肯定会没事的。”

    “是啊,阮小姐一定会没事的。”许久未出声的蓝沁在这时附和了一句安抚之言。

    傅令元闻声瞥眸,眸心深光微敛,看似十分清淡地一扫而过。

    蓝沁心头微微一凉。

    而傅令元已面色无虞地转回来,站定在护栏前,视线落到海面上。

    因为无法在海水里泡太久,所以人还是一拨换着一拨,轮流下去找,尽管人手充足,但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是有点扛不住。

    傅令元凝眉,忽而扯掉身上的毛巾:“我再下去看看。”

    “老大!”赵十三连忙拉住他,“我下去!”

    说着,立即脱了鞋,做了两个舒展的动作。

    傅令元未拒绝,指了指不远处的另外一小片区域:“去那里看看。”

    “是,老大!”赵十三点头,跳下水。

    一旁陆少骢也在指挥着他的那些黑西手下往再远一点的地方游。

    陆振华也听说了事情,派了心腹过来慰问安抚,并增加了帮手。

    黄金荣远远地看着,什么都做不了,心中烦躁,原地踱着步,时不时便抬头看陈青洲,片刻,忍不住扯了他一把:“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真不关心那丫头的死活?”

    陈青洲与黄金荣对视一眼,目露复杂,默了默,道:“荣叔,不能轻举妄动。”

    黄金荣八字眉外撇,瞪视陈青洲,像是马上要爆发似的,蓦然朝天空仰了仰头,然后甩手走人:“不行!我还是眼不见为净!否则我会被你气死!如果不是好消息,你也别来见我了!”

    口吻跟赌气似的。

    陈青洲略微无奈地目送他的背影,转回眸时,不期然撞上傅令元深沉的眸子。

    两人无声地对视。

    须臾,傅令元迈步,朝他的方向而来,但并未停留,只在擦身而过的瞬间,稍一滞,道谢:“麻烦了,你的手下也全都在帮忙。”

    “客气了,令元。”陈青洲口吻关切,“希望阮小姐安好。还有什么需要,尽管向我开口。”

    傅令元未再回应,径直掠过,满面沉凝,脚步不停地往客房区域走,脑中的思绪亦是不停。

    乱。

    他鲜少有乱的时候,此时不是乱的阵脚,乱的是现在暂时不清楚她的具体情况。

    该清醒该冷静的,依旧清醒依旧冷静。

    他深知不能就这么浪费时间地干等下去,必须要另外再做点什么。

    暗沉沉的眸光坚定地直视前方,傅令元加快了速度,没一会儿抵达客房,拿房卡刷开房门。

    踏进去的一瞬间,却是当即察觉不对劲,他遽然止住身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