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渔翁(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04、渔翁(3)

    。

    她的头被他压在他的颈侧,脸颊贴着他头发,上面全是海水的咸味。他身上的衣服是湿的,还没干,不过她没有感觉到海水的寒气,只有来自他体温的熨烫,以及贴在她的胸口的他的心脏的跳动。

    虽然暂不清楚具体情况,但瞅着他的模样和反应,大概能猜出,他多半是以为她出了什么很大的意外。

    “我好像没事。”阮舒低低出声,算是安抚。

    “嗯。你没事。”傅令元轻轻地应,同时将她箍得更紧。(小说)

    阮舒回抱住他,与他静默相拥。她完全能够想象他此刻的感觉,应该和她在会展中心里亲自确认他安然无恙时是差不多的。

    那种担心至极后的庆幸,无法用具体的语言来形容。

    赵十三的动作十分迅速,没一会儿他们的房门便被敲响。

    傅令元这才松开她,摸了摸她的脸,“让医护人员先给你检查一遍是不是真的没有受伤。”

    “好。”阮舒点点头——约莫迷药的效果尚未全消,她的头依旧有些沉。

    傅令元离开卧室,走出去客厅应门。

    “老大,医护人员来了。”赵十三一脸紧张,“你哪儿不舒服?”

    傅令元不答,反问:“现在外面什么情况?”

    一遇到这个问题,赵十三的声音不自觉低了底气:“大家都还在找。还是没有阮姐的踪影……”

    “好,我知道了。我有点事,呆一会儿就出去。你看好外面的情况。”傅令元交代。

    赵十三略微狐疑,但并未多问,应承着离开。

    傅令元挥手让两个医护人员进了门,带进卧室:“她好像吸了迷药。麻烦你们帮忙看看还有没有其他问题。”

    两个医护人员点着头,拿出医药箱便开始忙碌。毕竟不是在医院,条件有限,能做的也只是最基本的检查。

    检查结果倒是并未发现什么不妥,各项数据都挺正常,吸入的迷药份量貌似也不是特别地重。

    “谢谢。”傅令元略略颔首,却没有让他们马上离开,“麻烦你们先在客厅坐会儿。”

    待他们走出卧室带上门,傅令元坐回到床边,握住阮舒的手,眉宇深拧:“确定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阮舒舒展着身上的筋骨,摇摇头,这才有机会问:“究竟是什么情况?”

    傅令元给她拨着头发:“全世界的人都以为傅太太掉海里去了。”

    “掉海里了……?”阮舒怔忡,很快反应过来,“以为我掉海里,所以你往海里找了我半天,结果我其实在房间里呼呼大睡?”

    “是。”傅令元轻吁一口气,笑了笑。

    “难道不是阿东受了汪裳裳的指使,弄晕了我,要把我丢海里?”当时一见阿东,她心下立即就有数了。阮舒拧眉,把方才的困惑又拎出来,“可我为什么在房间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暂时也还没捋清楚。”傅令元唇线抿得直直的,给她拨着散乱的发丝,“船舱的监控视频拍到了阿东捂住你嘴的那一幕,接下来他就拖着你出了摄像头的画面,所以看不到后面是什么情况。”

    看不到后面是什么情况,就当时的场面,顺其自然地以为她真的在海里。如今看来,分明还出现了其他意外。傅令元冷眸沉凝——或许得把那个阿东从海里捞上来盘问。

    “是阿东根本没有把我扔下海?还是有人把我从阿东手里救下了?”阮舒提出猜测。不过显然后面一个可能性更大。

    既救了她,又把她送回房间,对方应该对她没有恶意。她搞不明白的是:“可救了我,为什么不声张?”

    做好事不留名,任由大家误会她落水,到处找她,目的为何?

    “别费心思。”傅令元揉了揉她的头发,沉肃叮嘱,“你呆在这里继续休息,暂时不要出去。其他的都交由我来办。刚刚那两个医护人员会暂时一直留在外面。但凡有一丁点儿不舒服你都要告诉他们。”

    阮舒盯着他,没有吭气。

    傅令元又是一折眉,原本已经站起来了,立马重新坐回床上:“怎么了?”

    阮舒轻轻抱了抱他,抵在他的肩头,唇角微弯:“有人关心的感觉真的很好。”

    傅令元依旧绷着脸,掌心顺了顺她的头发:“抱歉。没有保护好傅太太。”

    阮舒离开他的怀抱:“三哥曾说过,‘傅太太’可以是你的软肋,但不能是累赘。我不应该依靠三哥的保护,而是要自己保护好自己。今晚是我太大意,给了别人可趁之际,让三哥为我费心了。”

    旋即,她的凤眸眯起,冷笑:“汪裳裳……险些在她手里栽跟头,真是我的奇耻大辱。”

    “傅太太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傅令元唇边溢出浅笑。

    阮舒眸光清利:“男人的事,交由三哥处理;女人的问题,我自己会解决。”

    “傅太太想亲手处置她?”傅令元挑眉。

    “怎么了?因为她是陆少骢的表妹,所以不方便?”阮舒眼瞳里的情绪很是不愉快。

    “没什么不方便的。没有傅太太处置不了的人。”傅令元勾唇,“只是我得先让人把她从海里捞上来,才能送到傅太太面前。”

    “嗯?海里?”阮舒略一愣,很快反应过来,“三哥把她扔海里了?”

    “便宜她了。”傅令元轻哼着,抬腕看了眼时间,“行了,傅太太先别费心神了,说了再休息会儿。我现在出去善后。”

    阮舒拉住他的手,扯了扯他的衣服:“别感冒。”

    斜斜扬唇,傅令元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换了身衣服,这才出了门。

    阮舒也去把身上的礼服换掉,然后卸妆。做这些事的同时,脑子里不受控制地在琢磨事儿。

    琢磨着琢磨着,记起了蓝沁。

    虽然举动做得不是特别明显,但蓝沁的确在有意无意地挑动她和汪裳裳之间的冲突。

    ……

    傅令元回到甲板上,好几拨的人已经精疲力尽,没法再下海,只剩少量的一部分人还在坚持。

    陆少骢正在把黑西大汉往海里赶:“元嫂还没消息,你们敢偷懒!给我下去继续找!”

    蓝沁在一旁帮忙求情:“陆少,他们游了好几趟,确实挺辛苦的,这样赶鸭子上架,下水很容易出危险。”

    其中一个下属搭腔:“是啊,小爷,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正常人早该挨不住了。一会儿就算找到了,恐怕也是尸——”

    “尸什么尸!”陆少骢一脚将说话之人踹翻,“嘴贱!活得不耐烦!没找到元嫂,你们一个个的也都别上来了!”

    “少骢。”傅令元在这时出声。

    “阿元哥。”陆少骢扭头看过来,脸上阴鸷的表情已收敛。

    傅令元负手走过来:“行了少骢,不用再麻烦了。”

    陆少骢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不用再麻烦?”

    傅令元正把赵十三叫到跟前:“告诉经理不用继续派船员下水了。我们的人也都收了。”

    “收人?”赵十三不解。

    陆少骢同样困惑:“怎么就收人了?元嫂不是还没找着?阿元哥你不会放弃了吧?”

    傅令元唇际一挑:“找到了。”

    几人霎时愣怔。

    陆少骢最先询问:“元嫂找到了?在哪儿找到的?什么时候找到的?”

    傅令元默两秒,没有详细解释,也没法详细解释,姑且简单道:“刚刚在船舱里找到。吸了点迷药晕过去了。大家不见她,所以以为她和九思一样掉海里了。闹了场乌龙,辛苦大家了,耽误了庆功宴,还影响了大家的兴致。”

    “阿元哥你说的这都是什么话?元嫂没事才是最重要的。”陆少骢长舒一口气,关心道,“她还好么?有没有受伤?”

    “现在在房间里休息,受了点惊吓,医护人员正看着,暂时没有大碍。”

    “我要不去看看元嫂!”

    蓝沁出声提醒:“陆少,阮小姐现在最需要的应该是好好休息。要看她不急在一时,等明天她缓过来了也不迟。”

    “嗯嗯,对,对。”陆少骢止了脚步。

    傅令元拍拍陆少骢的肩:“行了,少骢你快进去吧,为了我的事一直在这外面忙乎,别再继续吹海风了。”

    陆少骢没有推辞,笑了笑:“那好。宴厅的事阿元哥就不用管了,赶紧回客房陪元嫂。”

    “记得帮我和你爸说下情况。”

    “嗯嗯。”陆少骢点头,携着蓝沁便往里走。

    盯着那抹婀娜的背影,傅令元的眼底透出沉沉的暗色,绷着下颌迈步行至船舷的护栏处。

    赵十三张罗着大家全部回船上来,三三两两的,神色间全是疲态,有几个甚至在海里腿脚抽了筋,让人拖着上来的。

    不消片刻,海面恢复了平静,只余阿东,尚抱着汪裳裳在水里。

    汪裳裳一点反应都没有,吊在甲板上的灯光照出她死人一般的脸色,身上倒是套了救生圈。阿东就守在救身圈旁边,同样冻得嘴唇发紫,盯着这船上,像是随时在等机会上船来。

    视线对视上,傅令元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哀求。

    不管自己挨打还是落水,他都没有反应,却能为了汪裳裳求情。

    呵。傅令元讥嘲地勾唇:“谁给他们扔的救生圈?”

    赵十三应声上前,栽着脑袋看了一眼,直摇头:“对不起老大,没有注意。我现在马上让人把救生圈收回来!”

    “不用了。”傅令元发话,“把他们捞上来。”

    “捞上来?”赵十三呆怔。

    “嗯。捞上来。”傅令元重复一遍,表示自己没有下错指令,眸子划过冰冷的锋芒,“捞上来,看住了。”

    未解释缘由,吩咐完他转身便离开船舷。

    没两步,陈青洲的身影进入视野,正在听荣一汇报什么。

    傅令元止步,眯眸。

    陈青洲也偏头望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