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渔翁(4)-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05、渔翁(4)

    。有能者居之,不是么?所以不要总表现得好似其他人抢了你们陈家的东西。我是凭自己的本事争取到我想得到的。”

    “凭自己的本事?”陈青洲笑了,“令元,我希望你能一直维持这样的坦荡。”

    傅令元眸色深了两度。

    赵十三在这时走到他身旁低声汇报:“老大,两个人捞上来了。但是陆爷的心腹来递消息,说……”

    后面的内容他犹豫着没说。

    不过不用说傅令元也知道是什么,冷脸亦冷声:“和陆爷说,不用递话,直接找我。”

    这意思就是不给人。赵十三其实有点意外,因为这是自家老大第一次直接驳掉陆振华的面子;同时又在情理之中,毕竟阮姐的地位,在江城的时候,他便算是明明白白地认清了。

    “好,老大。”赵十三应承着下去办事。

    这番对话傅令元并未刻意避开,所以陈青洲全然入耳。

    他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搭于身前,儒雅的淡笑不变,听完后,似颇有感慨一般:“清辞对感情的表达,但凡有你的半分热烈,我都会欣慰。”

    下一秒,他的话锋却是一转:“不过比起这个,我想爱得坦荡荡更重要些。”

    傅令元的眸色进一步深了两度。

    陈青洲却似并没有要再继续和他聊下去的意思,恰好荣一也在此时找过来,附耳低语几句。听完后,他顺势道别:“我先进宴厅了,里面的事还没完全了结。令元你就安心回去照顾阮小姐吧。我们明天岛上见。”

    话落,他携荣一便要走。

    傅令元凝着他的背影,回应:“嗯。我们明天岛上见。”

    陈青洲略一滞,眼角余光往后瞟了瞟,离开。

    ……

    套房的卧室里,阮舒迷迷糊糊地感觉有双熟悉的带着茧子的手在摸自己脸。一睁眼,果然见傅令元坐在床畔,俯身看着她。

    “三哥,你回来了。”她浅浅地笑了笑。

    傅令元扶了扶她的两肩,皱眉:“你这是什么姿势?究竟是想坐着还是躺着?”

    阮舒挪了挪位置,坐正身体:“原本是坐着的,不小心犯困,就滑下去了。”她拍了拍弹性十足的床,“这里的床品实在舒服。”

    “喜欢?”傅令元抓住她的手吻了吻,“我明天问问少骢这是哪儿配的,回头我们也整一张。”

    阮舒笑意灿灿的:“三哥真是豪气,不过随口一提而已。”

    她以为,按照套路,接下来他又该顺势说几句示爱的甜言蜜语,比如“只要傅太太喜欢的,都买买买”之类。

    然而他荡漾着眼波,却是道:“床很重要,傅太太睡得舒服,才能更有助于我们夫妻性生活的和谐。”

    阮舒:“……”

    险些就脱口怼他“难道我们现在的性生活还不够和谐么?”

    幸而及时止住。

    “外面的那两个医护呢?”傅令元靠上床头,揽过她的腰。

    阮舒则极其自然地往后靠入他的怀里:“早被我打发走了。”

    傅令元凝眉,对此倒也没多说什么,转而道:“等明天上了岛,我问舅舅把孟助理的那个随行医生借来。两个医护做的检查太简单了。这艘游轮比不得远航的船,医疗配置不充裕。本来应该给你拍片验血的。”

    毕竟吸了迷药,那玩意儿量再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用那么麻烦。我真的没事。连磕磕碰碰都没有。”阮舒阖着眼睛,打了个呵欠,切换到她关心的话题上,“善后善得怎样了?”

    “放心,汪裳裳给你留着。”傅令元垂眸瞅着她的困倦,勾唇,“明天再收拾汪裳裳。她跑不了的。”

    阮舒记挂着还有蓝沁的问题想跟他聊,便觉他的掌心覆上她的肚皮,听他询问:“肚子还不舒服么?”

    阮舒摇摇头。方才在洗手间换卫生棉,再次确认这次的量还真是挺少的,以往第一天,可不是这种状态,血色也是偏暗沉。

    当然,这种话题她是不会和他分享的。

    “累了就继续休息吧。”傅令元轻拍她的背。

    “嗯。”阮舒没有拒绝困意,窝在他胸膛,很快便遁入沉睡。

    傅令元将她从他身上挪回到床上,掖好被子。

    站在床畔看了她一会儿,他换了件黑色的风衣,重新离开房间。

    ……

    海面上是一面望不到边际的漆黑。

    相较于方才下海找人的那块甲板上的灯光,此处完全是灰暗的。

    蓝沁从船舱出来,曲曲绕绕地走,最终停在最暗的那处护栏边。

    风吹得她有点冷。她不禁双手抱住手臂。

    身后在这时传来细微的动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