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名不虚传的小气-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07、名不虚传的小气

    。”

    被他这么一通闹,她俨然睡意全无,恰好把之前还没来得及和他说的话给唠嗑掉。

    张口的瞬间,却是先问:“三哥刚刚是不是又出去了?”

    明明不久前还叮嘱她累了就继续休息,隔了一小阵时间就莫名其妙把她吻醒,显然就是在这期间情绪发生了变化。总不能是他呆在这屋里什么也没做吧?不是又收到了什么情况的汇报,就是出去和人接触了。

    两种猜测,她倾向于后面一种。

    心里头正兀自分析着,脸颊忽的被捏了捏,掰过去。

    对上傅令元荡漾的眉眼:“傅太太如此睿智,全方面扣得我死死的,以后谁也不能怀疑我背着傅太太找其他女人,否则岂不是质疑了傅太太敏锐的嗅觉?”

    阮舒挑眉,笑,指尖戳了戳他的胸膛,认下他的话:“嗯,三哥没有机会的。所以坦白从宽,刚刚趁我睡觉,出去干什么了?”

    傅令元握住她的手指,抓到唇上润了一口:“顺道去看看九思的情况。”

    “九思?”阮舒愣怔,琢磨出意思,顿时从床上坐起来,蹙眉,“九思出什么事了?受伤了?”

    “不是受伤。是掉海里了。应该是救你的时候发生的意外。”傅令元安抚性地拍了拍她的肩,把她拉回来,半揽进怀里,“放心,医护人员确认过了,只是在海水里泡得久了些,冻着了,虽然还在昏睡,但生命安全已经能够保障。”

    旋即他轻吁一口气:“不管怎样,九思这回算是尽全力了。”

    “我明天去看看她。”阮舒抿唇,“她这是工伤,三哥得好好补偿她。”

    傅令元被她的“工伤”二字逗到了,揉着她的头发:“傅太太真是随时随地都不忘自己的老板身份。既然九思唤你‘阮总’,明面上的头衔也是你的私人助理,那么这份工伤的补贴,理所当然该由傅太太出资,包个大红包。”

    阮舒:“……”

    早前和单明寒、周锐那个圈子的人聚会时,就听周锐埋汰过他没怎么请过客,后来栗青也不小心透露过一次认为她比他大方,此时连着记起来,她不禁笑话道:“三哥的小气果然名不虚传。”

    傅令元拿斜眼飘她,手上则轻轻掐了一把她的腰。

    阮舒条件反射地躲闪,然后转回来和他提正事儿:“三哥想必已经知道我落水前曾经和汪裳裳起过冲突吧?”

    “嗯。”傅令元垂眸摩挲着她的手指,示意她继续。

    “那么三哥应该也知道,当时在场的还有蓝沁小姐吧?”

    “我知道。情况我了解过了。”傅令元斜斜扬起一边的唇角,“傅太太应该是想说,当时蓝沁有挑拨你和汪裳裳的嫌疑。”

    阮舒目光笔直地看着他的眼睛:“那么三哥有什么话想说?”

    傅令元闲散地笑笑:“不如傅太太问问看。”

    “三哥不是说她不是你的人?既如此也不必客气了,现在她惹了我,三哥不打算找她算账?”阮舒故意摆出一副骄纵的姿态。

    “嗯,她不是我的人,所以账当然得算。”傅令元揽紧她两分,拿带着胡茬的下颌蹭了蹭她的额头,“和汪裳裳一样,人都在那儿,傅太太明天想怎么算账都可以。你老公我给你撑腰,给你站台,给你当后盾。”

    话说得好听,但……阮舒不动声色地敛瞳,抿抿唇,安静了几秒,转口问:“救我的人,查到线索了么?对方如果送我回房间,肯定得经过外头的走廊吧?走廊上不是应该有监控?”

    “嗯,傅太太想到的,我也想到了,十三也已经去调过监控了。但是很可惜,没有发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