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第二次-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09、第二次

    。”

    说着,他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阮舒,正见她轻蹙起眉头捂着嘴,貌似十分难受。

    ……

    阮舒确实十分难受。

    来餐厅之前觉得很饿,在自助餐台看到五花八门的食物,她也觉得自己胃口大开,所以挑了不少自己平时喜欢吃的东西。

    可坐下来后没吃两口,就有点反胃。尤其瞅着生煎的表层泛着油光的皮,便忍不住地想要干呕。

    推远了些盘子,捂着嘴缓了一会儿,一开始不是特别明白自己这样的反应,渐渐地,又记起最近这些天,好像总是莫名其妙地累,想睡觉,还有腰酸……

    串连在一起,突然有似曾相识的记忆涌入脑海。

    上一次……

    上一次就是因为有这些反应,她才发现自己怀孕了……

    怀孕……?

    两个可怕的字眼蹦出来的一瞬间,阮舒蓦地僵了身体。

    很快她又推翻了这个猜测。

    不对,不对。

    她明明一直都有在吃避孕药的。

    然而未及松一口气,下一秒,她蓦地又记起,上一回自己也及时吃了事后紧急避孕药,结果还是中招了。

    阮舒攥了攥拳头,转瞬又再度自己否定自己——这两天不是还来大姨妈了么?

    所以不可能是怀孕。

    不会是怀孕。

    或许只是肠胃出状况了,所以影响了食欲。

    思及此,她紧绷的神经稍稍松了松,但内心深处依旧有些不安,思绪反反复复的,绕不开。

    咬了咬手指,考虑再三,她决定还是去确认一下,否则一直这么纠结下去不是办法,烦的是她自己。

    拿上包,阮舒从餐桌前站起,冷不防眼前一黑,猛地又坐回椅子上,手臂摁回到桌上时,不小心碰翻了餐盘,当即掉落摔碎在地。

    “阮小姐,你怎么了?”

    “丫头,你没事吧?”

    耳畔同时传进两把关切的嗓音。

    阮舒扶着额头缓了会儿,视线渐渐清明,她抬头,映入眼帘的是陈青洲微皱着眉头目露探寻,还有稍靠后一点的黄金荣未加遮掩的焦色。

    “没事。谢谢。”她轻轻摇头,“起得太急了而已。”

    陈青洲盯着她的脸,正要说什么,黄金荣抢了话:“丫头,你脸色不好看啊,赶紧去让医生给你瞅瞅。”

    “嗯,谢谢提醒,我自己心里有数。”阮舒从椅子里站起,身形却是有些摇晃。

    陈青洲扶了她一把:“阮小姐,我送你去医务室吧。”

    “真的没关系,陈先生,我自己可以走。”阮舒微微一笑,边说着,暗暗沉了两口气,稳住身形,然后拂开他的手,“麻烦你们了。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

    目送她的背影,黄金荣揪着八字眉张了张口,话未出口便被陈青洲阻了。

    他立马不高兴了:“她客套地说不送你就真不送了?万一她走到半路又晕了咋办?你不是说那丫头没事么?现在明明有问题。”

    陈青洲半是安抚半是解释:“荣叔,别急,我已经差人偷偷跟着去了。令元有几个手下都在附近,我们别做得太明显了。”

    ……

    在医务室,阮舒倒是见着了九思。

    躺在病床上,还没有醒,挂着吊瓶。

    询问医护人员,他们的说法和昨晚傅令元告诉她的差不多,她稍放下心来,这才办自己的事,向他们要了验孕棒,并借用了洗手间。

    上一回,她也是买的验孕棒自己先测。

    没想到,同样的事情,她要经历第二次。

    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

    阮舒坐在马桶盖上,深呼吸两口气,低头查看测试的结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