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有点梗-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11、有点梗

    。

    傅令元仔细盯着她的神色,垂首,用额头轻轻碰了一下她的额头,斜斜勾唇:“夸呢?傅太太所谓的夸在哪里?我怎么没有收到?难道就只有那个‘夸’字?不来点实际的?”

    阮舒:“……”

    “汪裳裳我就权当做已经教训过了。那蓝沁呢?三哥可不止承诺了由我处置汪裳裳,还承诺给我蓝沁,说什么她就在那儿任凭我办,说什么要为我站台,现在呢?蓝沁从头到尾都好好地坐在陆小爷身边,毫发无损。”

    她翻了个白眼,倒也没要求他必须怎样,只是道:“所以,功过相抵。”

    也就是别想要什么实际的“奖”了。

    傅令元捧住她的脸:“那其实傅太太还是生气了。”

    阮舒也不否认:“这件事倒是确实有一点。”

    抿抿唇,她的目光凝上研判,一语道破:“三哥并不愿意我找蓝沁算账,对么?”

    未等他回答,她立刻又补充着再度提醒:“三哥答应过不许骗我的,所以必须老实回答‘是’或者‘否’,我也答应你不追问原因。”

    “什么都瞒不过傅太太的眼睛。”傅令元的表情露出一丝淡淡的无奈,顺了顺她的头发,轻轻吁一口气,“嗯,蓝沁暗中挑拨一事,我已经处理过了,希望傅太太就这么放她一马。”

    不追问原因。阮舒在心底默默地给自己强调,压下其中的困惑,但压不住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蓝沁知道我和三哥是协议结婚?三哥分明说,她不是你的人,不是么?”

    “协议结婚?”傅令元拧起眉头,“她亲口告诉你她知晓这件事?”

    他这话一出来,等于承认蓝沁确实知晓,阮舒的神色顿时浮现一丝古怪。

    傅令元见状稍一怔,很快反应过来:“着了傅太太的道。”

    阮舒弯开嘴角:“难得让三哥着一次道。”

    先前怎么试探都没有结果。

    所以至少刚刚那一刹那,他慌了下神,才毫无防备。

    “没有,她没有亲口告诉我。是我自己从她无意间的某个措辞猜测的。”阮舒解释。

    傅令元拿斜眼睨她,弹了弹她的额头:“真想剖开傅太太的脑瓜子瞧一瞧,怎么就这么聪慧?”

    “我若不聪慧,如何能够在每次事先不晓得缘由的情况下,天衣无缝地自由发挥配合你演好戏?”阮舒的口吻隐约透出骨子骄矜。

    傅令元眸光深深地凝注她:“是啊,感谢傅太太,总是能够很好地帮到我。尤其方才在舅舅面前的表现,又让我进一步被傅太太的魅力所折服。”

    “别企图用夸赞来转移话头。”阮舒款款而笑,折回去正题,“蓝沁既然不是三哥的人,三哥又要我放她一马,是不是代表,她并非敌人?”

    傅令元忖住。

    阮舒蹙眉:“这个也不能说么?好歹告知我是敌是友。如果并非敌人,我往后也就可以对她少费点心思了。”

    “不是不能说,是傅太太的这个问题把我难住了。”傅令元手臂箍紧她,道,“不是敌人,你可以不用把她当作如汪裳裳一流提防。但若非必要,尽量和她不要有接触,避开她点。终归没有好处。”

    “要避开的人真多,一会儿是陈青洲,一会儿是蓝沁。”阮舒嘀咕。

    傅令元笑笑,不予置评。

    一时暂无新的话题。

    阮舒拨着头发,从他的怀里转身,面向大海。

    傅令元站在她的身后,手臂绕在她的双臂下,圈住他的腰,和她一同立于护栏前,眺望无垠的海面。

    阮舒垂眸,瞥见他伸到她前面来的手,掌心恰好朝里,覆在她的小腹上。

    安静数秒,她忽而出声唤他:“三哥……”

    “嗯?”傅令元沉磁的嗓音贴在她的后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