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又见面了-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15、又见面了

    。”傅令元凝眉,“照理不应该,连我都是临时被你爸叫去之后,才知道你们这次还约了贵宾会面,其他人怎么可能有渠道知晓内情,还能递消息给警察?而且警察来的这时间也不太对。”

    “我可一直记挂着c’blue那晚内鬼举报的事情。”陆少骢的眼神阴沉沉,划过一抹嗜血之色。

    傅令元拍拍他的肩,宽解道:“就算警察真的是冲这三位国际贵宾来的也没关系,我们又没做什么事,难道招待客人还犯法?”

    “而且,这座岛是陆家的私人财产,若要上岛来搜查,就等同于搜查私人住宅,是需要申请搜查令的,没那么简单说搜就搜。只要你不让他们上岛,即便是警察也没有办法。”

    陆少骢连连点头:“阿元哥你分析得对。如果没有阿元哥在身边,我爸又得说我自乱阵脚了。”

    傅令元笑笑,转眸望向车窗外,轻锁眉头,面露思虑。

    很快抵达码头,两人下车。

    船上的人也已经都下船来,大概十多个,全都被陆家的黑西大汉围堵在入口处,正在进行交涉。

    傅令元和陆少骢往这边行来,但听其中有个女人出声唤:“傅三!”

    声音熟悉。

    傅令元闻声望去,一眼瞧见了一身便衣的褚翘。

    紧接着瞧见的便是一旁同样便衣的焦洋。

    傅令元脚步微顿,湛黑的眸子瞬间眯出危险的气息。

    陆少骢亦皱眉,低声问:“怎么又是这只赶不走的苍蝇?”

    那边焦洋正自如地笑着冲他们挥手打招呼:“陆小爷,傅三,有些天没见,真想你们。”

    这指的是c’blue那晚三人的“交情”。

    陆少骢走到他跟前时,已换上笑脸,寒暄道:“我以为是谁大驾光临?原来是焦警官。有些天没见,我也怪想你的。”

    “不过焦警官怎么会来我的岛上?”他狐疑,旋即玩笑道,“不会是想我想到特意来岛上找我吧?”

    焦洋哈哈两声,接上话头:“是啊,就是太想陆小爷了,这不听说你们三鑫集团的上市庆功宴邀了好些位宾客来你们的私人岛上玩,我心里羡慕得紧,也想来见见世面。恰好正在协助这位从江城来的褚警官办案,所以借着机会一起。陆小爷不会嫌弃我们不请自来吧?”

    “当然不会嫌弃,怎么会嫌弃?来着都是客~不过……”陆少骢话锋一转,视线亦随之挪到褚翘身上看了一眼,再返回来继续问焦洋,“不过焦警官方才说什么协助办案,是不是该解释清楚一下?这位褚警官是怎么回事?办什么案?又如何会办到我的岛上来?”

    “这位褚警官啊……”焦洋别有意味地望向傅令元,将话头也抛过去,“这不,傅三认识,由傅三来介绍可能更详细些。”

    傅令元眸底谙出一丝讽意。

    陆少骢闻言倒是想起刚刚她确实先喊傅令元的名字了,扭头便询:“是阿元哥认识的人?”

    “嗯,认识。”傅令元点头,“是傅家那边以前给我找的未婚妻。”

    陆少骢恍然:“原来是……”

    “陆少骢陆小爷是么?”褚翘一点儿不兴这些虚伪的客套,一上来就板着脸直奔主题。

    “嗯。我是。”陆少骢点头。

    “我是江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队长褚翘。”褚翘自我介绍。

    “嗯,你好,褚警官。”陆少骢问候。

    “这座岛是你的?”

    “是我们陆家的。”

    “情况是这样的。”褚翘解释道,“我们正在抓捕一名恐怖分子,就在不久前,他乘游艇逃到海上,与我们的同事发生枪战,对方落水后疑似逃到你们的岛上来。现在希望你们能够让我们上岛进行搜查。”

    陆少骢一愣。

    傅令元深深折眉。

    ……

    太阳穴处抵上来冰冷坚硬的枪口,阮舒遽然僵住身体,神经绷得愈发紧,哪里还敢轻易动弹?

    “呵呵。”对方发出一声嘲笑,枪口自她的太阳穴往下滑到她的脸颊上,最后停在她脖子上的动脉。

    “又见面了,寂寞人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