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反-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17、反

    。

    不是善茬……

    心思流转的同时,阮舒的面部表情呈现进一步的羞恼,被他看穿伎俩之后无计可施的那种羞恼。

    西服男越瞅越有趣味一般。

    阮舒的手在背后猛掐自己的腰,瞪着的凤眸很快便红了。

    西服男察觉,蓦地一愣。

    “很有意思是么?”阮舒质问,嗓音隐隐发哽,旋即微微别开脸,似不愿意让他瞧见她的狼狈,“酒吧那天晚上,我是和我老公吵架了,所以才去酒吧喝酒,想气气他。早知道你不好惹,我当时就挑另外长得丑点的那位了。”

    “怎么走到哪儿都能碰到你?会展中心是这样,今天又是这样。不过来医务室看个病人,什么状况都没弄明白,就被你抓住要灭口。我招你惹你了?”

    说话间,虽然故意不正视他,但她的眼角余光始终在悄然留意他。

    待她说完,他突然起身,来到她面前,一如先前那般,用枪托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

    盯着她通红的眼眶,他皱眉,口吻有点烦:“女人果然就是女人,以为你会有点不一样,结果……呵呵,动不动就哭哭啼啼。就碰了一下你的嘴而已,搞得好像我强女干了你。”

    阮舒神情清冷:“不是要灭口?”

    西服男轻嗤:“帮我把没包扎完的伤口处理好。”

    “终归都要死,你还是要杀我的人,我为什么还要给你包扎?我拖延时间的意图不是已经被你看穿了么?”

    西服男冷笑:“现在不怕枪了?”

    “我刚才不是怕得要死,你不一样还是要灭口?”

    “如果伤口包扎得好,我或许会改变主意。”西服男的枪口堵上她的脑门,“你确定不抓住这最后一点机会而要选择马上死?”

    “除了拿枪指着女人,你也没其他本事了。”阮舒不怕死似的,又讽他一句,边说着,从床畔起身,朝向刚刚那张空床走。

    见她听话,西服男握枪的手稍松,随她后面也要走回去,脖颈处却在这时被人从后面抵上来冰凉尖锐的东西,扎进他的皮肉。

    西服男下意识地就要往后肘。

    阮舒猛地回转身来,手里攥着一把从医用方盘里拿的剪刀,三步并作两步便跨至他面前。

    未及西服男把枪重新调转回头,九思率先警告:“别乱动,也别妄图开枪,虽然你的子弹很快,但我现在在你脖子上扎的经脉,只要再深一分,你就连开枪的力气都没有了。”

    西服男的动作滞一瞬。

    就是这一瞬,阮舒的剪刀也从前方抵在他的心口:“我觉得现在比起杀我,你应该更想保住你自己的命。”

    她瞥一眼他尚握在手里的枪:“你可以选择开枪,我死无所谓,但要你给我陪葬,你怎么舍得?”

    西服男盯着她此刻只有冰霜和狠劲而不见红眼眶的凤眸,笑了。

    笑得不明意味。

    笑得阮舒内心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

    “好。我认栽。”西服男开口,双手做投降状。

    阮舒暂且顾不得多想,连忙将他的枪夺走。

    除了那次打靶场,她完全没有用枪的经验,也不打算反过来用这玩意儿吓唬他,省得出现被西服男重新夺回枪的情况,于是她把枪搁得远远的。

    解除了最危险的东西,她紧绷许久的神经总算有所舒缓。

    九思将西服男往后拽。

    西服男顺势坐到她的病床上。

    九思桎梏住他。

    阮舒走上前,“啪”地又一记耳光甩到他的脸上,甩的是先前打的同一边,为的是让他加倍地痛。

    西服男的脸微微偏向一边,缓缓地重新转回来:“能在我脸上连扇耳光的人,都已经死了。”

    琥珀色的眸子十分平静,说话的口吻亦十分平静,像在讲述一件依稀平常的事,但话的内容所透露的言外之意昭然。

    眸光微闪一下,阮舒并不受威胁:“你今天要是能活着离开这里再说。”

    说着,她去找自己的手机,打算让傅令元和陆少骢来处理,同时心里隐隐感觉不安。

    貌似……有点太容易了,太容易就制服他。

    手机刚抓到手,医务室的门便被从外面叩响。

    是傅令元派给她的那几个小尾巴,在她呆医务室这么久没反应后,终于察觉不妥了么?

    阮舒一边开机,一边走过去应门,琢磨着倒是可以把人先叫进来将西服男绑起来。

    门上的锁之前被西服男摁住了。

    拧开门把时“啪嗒”了一声。

    门打开。

    未及她看清楚门外的人,脑门上又一次堵上来熟悉的,冰凉而僵硬的触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