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算盘-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19、算盘

    。

    做出判断,傅令元扭身便准备往楼梯去,陆少骢的下属在这时来报:“小爷,监控中心传来消息,说是五分钟前,看到一个我们的保镖从这层楼进了电梯。”

    傅令元顿住身形。

    “我们的保镖?”陆少骢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什么,又是怒声地一甩臂抽手下人一脑袋,“什么我们的保镖!是偷了保镖的衣服伪装的!”

    “只有一个人?”傅令元插话问。

    “嗯,只有一个。”

    “电梯在哪层停的?”傅令元又问。

    “一楼。”

    逃出酒店了?傅令元冷眸——明知有监控还故意乘电梯,那人是多自负自己能顺利离开?

    陆少骢气呼呼地正打算调派人手搜寻,陆振华的心腹忽而前来,说是陆振华要他们现在去一趟。

    “去干嘛?什么事?”陆少骢烦躁,“我不是都让手下人告知老陆现在的情况了吗?我和阿元哥忙着逮人,等我们办完再去找他唠嗑。你回去就这么和他说。”

    “小爷,陆爷知道你们在忙着逮人,但是让你们现在务必过去。”心腹如是说,显然别有意味。

    傅令元瞬间了然,眼睛暗沉沉看向陆少骢:“走吧,那人不是逃了,是去找陆爷了。”

    ……

    陆家在岛上当然不是只建了一个海底酒店,另有别墅。

    就在海底酒店的后方。

    陆振华就是陪孟秘书住在这栋别墅里。

    陆少骢一进书房便迫不及待嚷嚷:“老陆!那狗崽子呢?”

    傅令元慢一步,跨入门的一瞬间,敏锐地察觉什么,侧目打量守在门口的两排黑西保镖。

    视线落在左手边最末的一个男人身上时,传出陆振华的叫唤:“阿元。”

    陆振华的心腹打了“请”的手势,示意他该进去了。

    眸心深光敛起,傅令元往书房里走。

    门关上,将里外阻隔开。

    陆少骢又问了一遍:“老陆,人呢?快把他叫出来!元嫂还没找到!”

    “急什么?先过来坐。”陆振华神情涌现不悦,“你浮躁的性子怎么都不见改。( $>’小‘說’)”

    “这事关元嫂的安危,能不急么?”陆少骢辩驳,“而且那狗崽子不仅偷混进来,还伤了我们的人。也不瞅瞅这谁的地盘就敢撒野!”

    陆振华似懒得再和陆少骢多言,转眸看向傅令元:“阿元,过来。”

    傅令元没说什么,绷着一张脸在沙发落座前,瞥一眼茶几上用过的两只茶杯。一只肯定是陆振华的,那么另外一只……

    “舅舅,你直接说,他开出什么条件?”

    陆振华反问:“他开什么条件,不是都猜得到?”

    陆少骢在一旁接口:“他不就是想安全离开?”

    傅令元却是重新问一遍:“他应该开出了让舅舅很感兴趣的交易条件吧?”

    陆振华对他的通透目露赞赏:“准确来讲,不是交易条件,而是给了一个允诺。”

    傅令元黑眸深深:“看来对方大有来头。”

    “你应该知道他的。”陆振华重新拿了新茶杯倒茶,“之前几位长老让你给买的东西,你走的不是从董老板那里购的么?”

    傅令元略一眯眼。

    “老陆你直接说成么?买什么关子?”陆少骢急性子又发作,“董老板我和阿元哥一起见过,他怎么了?”

    陆振华依旧慢悠悠,将倒好茶的两个茶杯分别给了他们二人,然后继续问傅令元:“你既然能联系上董老板,对这方面市场的了解应该不少。”

    “还行。”傅令元点点头,笑了笑,“舅舅你不是比我清楚?黑市的门门道道照样也很多,如果自己不多加了解,很容易就被坑。”

    “董老板是我以前机缘巧合之下认识的。他的情况我早先已经告知过你们了。可靠,我从他手里要过几支枪,当初才有信心给长老们引荐了董老板。”

    “嗯。”陆振华不疾不徐地品茗,啜几口之后,道,“董老板确实可靠。可惜他如今已经不兴折腾了。往后如果我们还有所求,恐怕不方便……”

    他欲言又止,抬眸觑傅令元:“阿元,你以前是带着自己手底下的人自己单枪匹马闯的名堂。现在你已经归属我们三鑫集团,你要考虑的事是整个三鑫集团往后的发展。”

    “谢谢舅舅提点。”傅令元勾唇,“我明白舅舅的意思了。舅舅是希望给三鑫集团找一个可靠的又能长期合作的伙伴。”

    “嗯。”陆振华啜着茶颔首,“收购林氏保健品公司有一阵子了,你把林氏看管得很不错,几条销售线,最近几次的试路都很顺利,基本可以稳定下来。另外几家新收购来的公司也已经开始运行林氏和这边类似的模式。警方一直都没松懈对我们三鑫集团的紧盯,我们过去的老路子被攻陷得越来越多,必须得这些新路子续上。这几年就是因此青黄不接。等全部的线都成熟起来,我们会比现在轻松不少。”

    “但销售线多起来,交易量和交易频次也会跟上来,代表危险度也越来越高。那些外国佬不是善茬,你之前不是还和越南人发生冲突受过一次伤?”

    “阿元你有过和他们做生意的经验,很清楚每一次的见面都得谨慎小心。我现在讲这些只是给你强调而已。”

    傅令元笑笑:“我再怎么有经验,也不如舅舅有经验。舅舅给我强调是对的,我有时候也是会得意忘形的。所以那次和越南人没谈拢。”

    陆少骢在这时找机会插了句话:“越南人那次,阿元哥受的伤虽然不重,但那几个越南人完全是来真刀真枪,阿元哥真是死里逃生。”

    傅令元拿斜眼瞧他,戏谑:“说得跟你人在现场似的。”

    “我要说我做梦梦见了呢?”

    陆少骢的话逗得陆振华笑了一笑,气氛好似一下子被调节得轻松点了。

    陆少骢忽然就肃了脸,又说了句:“道上其他人也都在关注我们。我们还得防着那些个小鬼头指不定要跑来半路抢。老陆你不是告诉过我,这种事以前经常发生?”

    陆振华点点头。

    傅令元消化了陆振华的以上的所有铺垫之后,转回正题:“所以,这回这个人,是个搞这方面买卖的?舅舅方才问我对这方面市场的了解,是觉得我可能听说过这号人?”

    “肯定听说过。”陆振华鹰隼般的眼睛里闪烁精光,“他就是最近几年在中、、东地区很活跃的倒爷。”

    傅令元眉心一跳,心里顿时有数。

    “前阵子美方悬赏500万要抓的那个‘s’?”陆少骢也是有所耳闻的,“老陆,那你刚刚是不是见过他人了?听说没几个人知道他长什么样,所以才很难抓。”

    他轻蔑地哧:“看来他是被美方给搞得没法儿在国外混了,才逃回国来的吧?”

    傅令元则好奇:“那么他给出的交换条件是以后和我们长期合作?”

    “他原本想做的只是一次性买卖。长期合作是我提出的。”陆振华歇了一歇杯子,“他此次回国只是中转站,他说在这里的事情料理完之后,要去东南亚。”

    东南亚……?傅令元挑眉,明白了陆振华的进一步算盘——将来也有可能通过s在东南亚的买卖,拓宽自身在东南亚的深入交往关系。

    “舅舅真是走一步想三步。”他斜斜勾唇。

    陆振华但笑不语。

    陆少骢提出异议:“老陆,真要放过那个狗崽子?现在警察可是已经追到我们岛上来了,而且也确定这人藏我们岛上。我们如果帮他,很容易惹祸上身的。”

    “欸我说还有老陆,你刚提的净是生意上的利益交易。元嫂呢?元嫂的安全你只字未提。做这行当的可不止他一个,没了他我们可以找别人。把元嫂要回来才是最要紧的。”

    傅令元倒是未语,只是唇线抿得直直的。

    “阮小姐的安危我自是问过了。”说着,陆振华看向傅令元,“阿元,阮小姐没事,挺安全的。不过得暂时留在s手里。他说第一次和我们交易,要谨慎些,留个人做担保。等我们顺利将他送走,就马上放阮小姐回来。”

    “她现在在哪里?”傅令元问,“舅舅你亲眼见到她没事了么?”

    陆振华微有歉意:“s方才是只身过来的见我的。身边没有带着阮小姐。他说阮小姐由他的手下照看着。我给他安排休息室,他没要。”

    闻言,傅令元还没有什么反应,陆少骢先着急:“老陆,那他从这里离开的时候,你没有派人跟着他吗?他肯定要和他的手下汇合吧?那就能找到元嫂了。不管怎样要先把元嫂要回来。”

    陆振华极轻地皱了一下,道:“我已经让人去小码头准备船,很快就能送他走。”

    陆少骢还想说什么。

    却听傅令元扬唇笑:“谢谢舅舅。既然舅舅有安排,我就放心多了。”

    陆少骢看他一眼,咽下话,转口道:“老陆你催催他们,让他们动作快点。我们家的船多的是,随便给人家准备一艘。”

    “你先去把来我们岛上的那些个警察安抚住了。”陆振华皱眉,“他们既然想搜岛,你一会儿就带他们去几个地方他们搜搜。让他们安心。”

    听得出他多少因为警察上岛而不高兴了。

    他这建议也有声东击西的意图在里头,让警察分散注意力。

    “好。”陆少骢应承着起身。

    傅令元也起身,提了句:“动作快不快倒在其次,主要得让他们准备妥当。s是跳海走的,警察肯定还在附近的海面搜捕。我们这儿的船出去,极大可能要碰上,被搜船。”

    “嗯,阿元你做事总是考虑得仔细。”陆振华夸赞。

    “那我和少骢也去办事了。”

    走出书房,傅令元扫了眼门口的两排守卫,发现人数少了一个。

    少的正是进门前所看到的左手边最末位的男人。

    “阿元哥,你不会生老陆的气吧?”身旁传来陆少骢的问话。

    傅令元露一丝讶然和费解:“我为什么要生舅舅的气?”

    陆少骢挠挠头:“他没有把元嫂直接要回来。”

    “舅舅的决定是没有错的。”傅令元笑,“如果派人跟踪,反而容易让对方反感。交易条件很吸引人,我听着都不愿意错失机会。如今的情况并没有到最糟糕,警察还没有确认在岛上发现他的踪迹。相较于将他交给警察,安全送他离开,多交一个朋友,于我们青帮而言才是最有益处的。”

    最后他拍了拍陆少骢的肩,“确定她安全,我已经放心多了。行了,我们现在赶紧去把警察给应付了。”

    离开别墅,回去海底酒店,正在门口遇上褚翘和焦洋一行人。

    见着他们俩,褚翘的脸一拉,上前来质问:“陆小爷,你是什么意思?有了嫌疑犯的线索,非但不告诉我们,还束缚我们的行动。你这样知情不报,严重妨碍我们警察执行公务!”

    陆少骢闻言立马对着两个手下甩一抽的脑袋:“你们怎么回事儿?!不是让你们好好招呼两位警官么?谁给你们的胆子敢阻拦两位警官的行动自由!反了是不是?!”

    转眸他便歉意地对褚翘稍躬身:“褚警官,对不住,我没管教好手下。”

    “至于你所说的知情不报,真的是误会。之前阿元哥在监控中心的话可能让你误会了。元嫂头一回来岛上,好像迷路了,和大家失联。恰好又碰上你们说有个恐怖分子可能逃到我们岛上来,所以阿元哥一时担忧。”

    这是在回来酒店的途中便商量好的说辞。虽然并不能让人完全信服,但虚虚实实,也是能够令人将信将疑的。

    褚翘不易察觉地微抿一丝嘲弄,看向傅令元:“你老婆现在人呢?”

    “还没找到。”傅令元没有什么表情,“别影响我办事。”

    说完便径直迈入酒店。

    褚翘蹙眉,对陆少骢提出要求:“陆小爷,方便让我们进去看看你们是否真的没有知情不报么?看监控的时候不是在说医务室?”

    “可以。褚警官请。”陆少骢果断让路,“不过我们已经确认过,元嫂并不在医务室。”

    他的态度如此爽快坦荡,褚翘反而顿住步子——看来还是迟了,这个时候医务室怕是什么线索都没有。

    但听陆少骢主动道:“不要说医务室,褚警官就算是要察看整个海底酒店,也是可以的。如果还不够,褚警官可以再挑几个地方搜。麻烦帮我们一块找找元嫂。”

    又是拿阮舒为由头。看来傅三的老婆确实不见了。但迷路的理由显然是扯的。可若真的是被嫌疑犯挟持,陆少骢和傅三的表现应该比现在焦急才对……褚翘感觉有个弯没拐过来,一时想不通。不过搜查的机会,她是不会放过的,立马张罗人行动起来。

    这一边,傅令元进了酒店,立即将赵十三叫到跟前来:“再去监控中心,调看酒店门口的影像,看看你们阮姐是否被带出。一部分人继续让他们在酒店各处找,不要停。现在的重点是你们阮姐,那个危险分子暂时不要管。”

    赵十三不问缘由,立马应承:“好的,老大!”

    “小爷应该已经通知你们把医务室的痕迹清理干净了?”

    “是的,老大!”

    “好。你们找人的动静低调点,不要引发其他宾客的恐慌。一会儿几个警察也会在里面转悠,尽量和他们避开。假如碰上了也记得保持口风的一致。”傅令元叮嘱。

    “明白,老大!”

    略一顿,傅令元想起来问:“九思现在什么情况?”

    “人转到客房里,我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沈医生刚给她拔完刀,她还没脱离生命危险,岛上的医疗物资有限,沈医生说已经告知小爷,为了以防万一,最好提前调派直升飞机来岛上,在必要关头,要送九思先离岛,回海城的医院治疗。”赵十三悻悻,“说是亏得没有刺中心脏,否则直接一刀毙命。像那两个医护人员,就是一枪之后当场死亡的。”

    傅令元听言面若冰霜。

    赵十三是在讲完后瞅着自家老大的表情,才隐隐约约反应过来自己又多嘴了——把对方的残暴说得那么直白,阮姐落在对方手里,指不定就……

    “还有,老大,在医务室里找到一把枪,应该是对方留下来的。”赵十三又捡了件事来说,“或许可以知晓对方的身份。”

    “已经知道他是何方神圣了。”傅令元眼神凌厉如刀,旋即挥挥手,“行了,下去办事。监控记录确认完后打个电话告诉我结果,让我心里有个数。”

    “老大你去哪儿?”

    “我去另外一个地方找你阮姐。”说完傅令元迈步就走,又是调头朝酒店外的方向去。

    不料碰上了陈青洲。

    “出什么事了?你和少骢在找谁?”

    “没什么。和你无关。”傅令元脚步不停,打算绕开他。

    “是阮小姐有什么事情?”陈青洲猜测。

    傅令元淡淡看他一眼,不置与否。

    陈青洲立于原地,目送他的背影,眉心凝起。

    ……

    傅令元离开酒店,前往小码头。

    商量好了,陆少骢留下来陪褚翘搜查,否则两个人都不在,更容易引发怀疑。况且,也确实需要陆少骢亲自把控警察在岛上的搜查范围。

    而据方才陆振华话里透露的讯息,那个s身边竟是还跟了个手下。

    既然他们最后要通过小码头离岛,那么照理来讲,她作为人质,会被带在身边直到他们上船的最后一刻。现在不确定她人具体在什么地方,所以由此推断去小码头守株待兔,是几率最大的。

    行至半途,忽而察觉身后跟了人。傅令元滞住身形转回头。

    焦洋随之停下脚步,笑着冲他打招呼:“傅三,你这是一个人上哪儿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