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解恨-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21、解恨

    。

    手下人弱弱地说:“小爷,焦警官是不是‘人有三急’,方便的时候不小心被石头绊到摔晕的……”

    陆少骢愣了一愣,当即一手臂抽他脑袋上:“什么‘人有三急’?焦警官是我们海城人民公仆的典范代表,怎么会随地大小便?还被石头绊倒摔晕?你以为焦警官的智商和你们这些猪脑子一个水平么?”

    褚翘:“……”

    傅令元双手抄兜,远远地事不关己地站着,唇边泛出一抹浓浓的讥嘲。

    后头褚翘的一个同事提醒褚翘时间,褚翘扫了眼傅令元,扫了眼陆少骢,最后看向昏迷的焦洋:“麻烦陆小爷安排两个人手帮我们把焦警官一起送上船。”

    “没问题。”陆少骢爽快地答应,立刻就安排下去,嘴上絮叨着,“本打算把医生找来给焦警官先瞧瞧伤得严重不严重,不过警官们既然有要事着急着走,我也不好耽误你们。”

    褚翘心下冷笑,面上无恙地笑:“谢谢陆小爷这次的配合,也谢谢陆小爷的帮忙。”

    “褚警官别客气,配合警察执行公务,本来就是我们这些良好市民该做的。”

    “陆小爷年纪轻轻,便深有令尊的风范。”褚翘夸赞。

    “不敢当不敢当。我离我爸还差得远。”陆少骢谦虚,继而笑,“不过褚警官对我爸的问候,我一定转达。”

    一来一往的一通寒暄结束,褚翘坐上开往码头的接送车,笑容立刻收敛,面色沉凝,心里记挂着方才接到电话,说拦截了一艘可疑的渔船,不晓得搜查结果如何……

    陆少骢目送车子驶离,脸上早不见随和与客套,阴沉沉地抱怨:“总算打发走了。”

    转脸看向傅令元时,他又换上诚挚的笑:“那个焦洋竟然搞成那副模样,真解恨。”

    傅令元闲闲勾唇,未接茬,回正题:“还是没问出他们收队的原因。”

    “晚些时候问问老陆。”陆少骢道,“渔船如果顺利到岸,会传消息来的。劳烦阿元哥操心了。快回去陪元嫂吧。”最后补充强调,“等元嫂舒服了记得通知我。”

    傅令元点点头,走回酒店。

    房间里,阮舒往左侧身,安稳地睡着。素颜的脸皮肤白皙,眉目淡淡,唇色淡淡,整张睡颜都淡淡。

    傅令元本打算帮她调整姿势往右翻,又担心吵醒她,几次抬手,最终作罢,只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指尖在她的那颗泪痣上多停留了两秒。

    在床畔坐着看她好一会儿,不自觉便去摸口袋里的烟盒。下意识地想去阳台外抽烟,才记起这房间在海底。

    轻吁一口气,傅令元带上烟盒和打火机起身,走了几步,忽地又记起什么,转回去行李箱,从夹层里翻出那只老旧的诺基亚。

    掂了掂,随着手一起塞进衣兜,开门出去。

    “老大。”守在门外的赵十三问候。

    傅令元往里看一眼,轻轻关上门,叮嘱:“仔细点。”

    “是,老大。”赵十三应承。

    傅令元淡淡颔首,迈步离开,背影笔直。

    ……

    阮舒醒来,一睁眼,天花板上正有一条浑身发着金光的鱼在看她。鱼眼的位置在头顶,像盏灯笼似的。

    眨眨眼,翻了个身,打算继续赖会儿床,刚阖眼,肚子里忽而传出“咕”地一长声。

    饿了。

    比起吃饭,她其实更想睡觉的。

    她不是特别懂母婴知识,所以不清楚,她现在这么爱睡,是不是妊娠反应的表现。

    叹一口气,阮舒坐起,摸了摸肚子——说是不要,可拿掉之前,还是不敢饿到他……

    房里就她一个人,傅令元不在。

    蹙蹙眉,她掀被下床,进浴室洗漱。

    出来后,准备换衣服好方便出去餐厅,冷不丁看见那套女仆装被丢在垃圾桶。丢得很随意,有大半没有丢准,挂在垃圾桶外面。

    看来傅令元并不喜欢她穿成这样。

    其实她也不喜欢。

    弯弯唇角,阮舒走过去,本意是打算把整件都往垃圾桶里塞好,却是无意间摸到口袋里有件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