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想他之所想-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22、想他之所想

    。

    当时被西服男的下属扔得粗暴随意,所幸只是透明的手机壳裂了,其他貌似没出问题。阮舒窝在沙发里,点开邮箱,看到林璞几个小时前发过来的她所需要的那些资料。

    以往出行,她一般会随身携带平板电脑,以方便临时办公。

    这回的本意是要全身心放松地度假,傅令元也清楚她的平板电脑的作用,所以压根没有帮她打包进行李。

    如今资料有点多,手机屏幕毕竟小了点,没浏览多久,她的眼睛就酸酸疼疼的。这倒是其次,重点在于,她没有办法几份文件同时对比着翻阅。

    想找打印机把资料全部打出来,可这样一来就等于明目张胆在傅令元跟前处理公事。他肯定得有意见。况且,事情琢磨着和三鑫集团紧密挂钩,她也不愿意被他晓得。

    为此情绪难免有些烦躁。

    其实明天下午就能回海城了,差不到一天的时间,她没必要急于一时。只是……这回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头不安得厉害。

    赵十三很快就让侍应生帮她从餐厅送了食物过来。

    阮舒暂且放下手机,打开电视机,边看节目边吃饭。

    明明饿得感觉可以吞掉一头大象,真得吃起来,不到半碗饭就没吃不下了。汤是鱼汤,处理得很干净,但下午在渔船上留给她太过深刻的印象,以至于打开盖子后,鼻息间便仿佛无形地萦绕出鱼腥味儿。

    胃里有东西翻滚,上涌。

    阮舒立即放下餐具冲进洗手间。

    这回不是干呕,是真的吐,把刚刚入腹没多久的食物吐掉大半。

    尚未有机会做孕检,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怀多久了。这种疑似妊娠反应的症状着实烦人,偏偏还挑在这两天出门的时候折腾,影响她的正常生活。冲这点,更坚定她不要孩子的念头,否则还没生下来,人生就被束缚住了。

    或许一会儿应该先预约好医生,这样一回海城就能尽快解决掉了。

    正合计着,耳中捕捉到外头刷指纹开门的动静。

    傅令元回来了……?

    一收神,阮舒连忙冲干净刚吐掉的秽物,对着镜子稍加整理自己的脸色,从洗手间走出去,迎面碰上他正朝洗手间这边寻。[$>>>__小__說__網<<<$]

    “三哥。”

    “睡好了?”傅令元虚拢住她的腰,手掌捧住她的脸,打量她清淡的眉眼。

    “饿醒的,在吃饭。”阮舒唇角微翘,朝桌子努努嘴。

    傅令元顺着方向望去,笑了笑:“我也饿了,正好和傅太太一起。”

    “你回来晚了。我已经吃好了。留给你的是剩饭剩菜。”阮舒漾起笑意。

    傅令元揽着她走向餐桌。

    菜式挺多,看得出来每样都被她碰过的痕迹,但碰的量并不多。她吃饭的习惯素来很好,都是选边上的开始捡,并未在整盘菜里搅。米饭也是如此,从碗的一侧开始吃。所以即便是她吃过,饭菜也保持着干净整齐的品相。

    “能吃到傅太太留下的剩饭剩菜,是我的荣幸。”

    说这话的时候,他已坐上她原本所坐的那把椅子,端起她的饭碗,拿起她用过的筷子,夹了一筷子的菜,就着她先前挖过的那一侧米饭,直接开动。

    虽说已经和他把许多亲密无间的事情都尝试过了,而且之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他拿她用过的餐具吃东西,但眼下他的举动,还是令她心里头发酵出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

    闪了闪眸光,阮舒笑咧咧地于他身旁落座。

    以往大多数情况,都是他看着她吃,今天反过来,倒还是她头一回什么都不做,只瞅着一个男人吃饭。

    少顷,她未加评判什么,他却是似笑非笑地勾唇:“怎样?对你老公的吃相有什么想法?”

    如斯问着的同时,他的筷子夹了根翠绿的西芹,送到她的嘴边。

    阮舒张嘴,将西芹从筷子间衔下来,咬进嘴里咀嚼,咽下去之后抿唇笑:“在想三哥今天是不是干什么体力活了,饭量挺大。”

    傅令元递过来一个欲求不满的眼神:“我倒是想干点体力活,奈何傅太太身体不方便。”

    阮舒:“……”

    “傅太太无法亲自喂我,我只好转化为饭量。”又是一个暧昧的眼神。

    阮舒脸上谙出衅色:“那三哥接下来几天就都自个儿每天都多吃点。”

    “傅太太倒是舍得我饿肚子。”傅令元勾唇,端着汤碗打汤,询问,“鱼汤很鲜,傅太太要不要来一碗。”

    阮舒挺直腰板,不动声色地往后靠上椅背,稍别开脸:“不用了。我吃撑了。”

    “那正好一会儿出门散步消个食。”傅令元提议,“答应了今天要陪傅太太的,结果还没有带傅太太在岛上好好逛逛。幸而这里的月色也十分不错。”

    阮舒点头:“好。”

    待傅令元喝完汤,给她加了件外套,两人便出门。

    他说得不错,月色确实很不错。

    晚上**点钟,临近十五的月亮圆而皎洁,岛上视野开阔的缘故,看起来比身处钢筋水泥的城市里要大得多,高高挂在深蓝色的天幕上,点缀着无数钻石一般璀璨的星星,比昨晚在游轮上看到得还要密集。

    天幕之下是黑漆漆的海面。海浪的声音规律而悦耳,海风习习,微凉,微咸。阮舒握紧他的手,任由傅令元牵着她,在沙滩上慢慢地走。

    静默地走了许久,她拨着被风吹乱的发丝无意间回头,看到身后斜斜打过来的路灯照出他们几乎并行一致的脚步。

    他的脚印大些,她的脚印小些。

    “听说傅太太的胆子很大,在渔船上时竟是夺了s的枪反过来威胁他。”傅令元在此时出声。

    “s?”阮舒微惑。

    “嗯。‘s’。”傅令元三言两语简单解释,“他是个搞軍火走、、私的倒爷,之前在中东的战争地区活动,连美方都在悬赏抓他。大家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具体长相和姓名都不知道,一般称呼他的代号‘s’。这回他是被警察追捕的过程中发生枪战跳海逃到陆家的岛上来的。”

    “不知道长相和姓名……?”阮舒微怔。

    “是。”他敲了敲她的脑门,“上回江城会展中心爆炸案,傅太太碰到的不就是他?傅太太现在是不是更了解,你究竟接触到了怎样一个危险人物?所以当时没让你去给警察进一步提供线索,是正确的。今天的事被挟持的事,你也别和外人提,否则警察会找你协助调查。”

    阮舒眉心一跳,意识到自己貌似知道得太多了……

    傅令元用一只手掰过她的脸,神色冷肃:“他都对你做过些什么?”

    阮舒紧了紧与他交握的那只手,用告状的口吻,将当时的情况概述:“拿枪戳我脑门,威胁我帮他包扎伤口。九思是在中途悄悄醒来的,给我暗示,我和九思联手,好不容易将他桎梏住,没想到他竟然还有一个帮手,反击功亏一篑。”

    “刚刚听十三说了,九思没事。”她庆幸,“这回给包大红包都不够补偿了。希望她能顺利痊愈。”

    “怕吗?”傅令元眸光深深。

    “怕。”阮舒坦诚,“两个医护人员的尸体在地上,九思就在我的面前被他用刀一下刺穿背。我以为我会死。”

    虽然和傅令元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已经经历过不少一般人生活中难得才会有的遭遇,但每回的具体情况都有所不同,而人的胆子就那么丁点大,她就算撑破了,面临死亡,也和大家一样,避免不了恐惧。

    转瞬她淡淡一笑:“我很怕死的。三哥不是早知道?”

    “是,我知道。”傅令元的手指摩挲她的脸颊,“我可能得把傅太太随时随地别在皮带上,才是最安全的。”

    阮舒莞尔:“三哥总说我的运气好,其实是针对结果而言。若较起真来,谁的运气能有我差?”

    被西服男挟持,纯属意外。谁也预料不到他会逃到陆家的岛上,还躲在了医务室。而她又偏巧在那个时候起了去探望九思的念头。不是运气差是什么?

    “对不起。”傅令元将她抱住,第三次道歉。

    下颌抵在他的肩头,阮舒盯着海面:“三哥对不起我哪里?”

    傅令元默了默,抱得她愈发紧,语音清沉:“赶去医务室的时候,你人已经不在了。之后舅舅把我和少骢请去书房,告诉我们他和s之间的谈判,没在那时就把傅太太争取回来。最后前往小码头的路上,被焦洋给耽误,也晚了一步。”

    阮舒推开他的怀抱,挑起眼角,戳穿:“三哥哪里是在道歉?分明是在给自己做解释。”

    傅令元稍抬眉,有理有据:“不能让傅太太误会我对你不重视。”

    “三哥做完这些解释,也没让我感觉你对我有多重视。”阮舒翻了个白眼,别开脸,兀自继续前行。

    才侧了个身便被傅令元拉回来,不由分说地落吻于她的唇上。

    彼此的气息温存而缠绵地糅合在一起,徜徉海风之中。

    被放开的时候,阮舒的舌头完全是麻的。

    傅令元圈着她的腰搂她在怀,手指拢着她的头发,下巴蹭着她的额头:“有聪慧如傅太太这般的女人陪在我的身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运气。”

    又夸她了。阮舒靠在他的胸膛,一如既往不谦虚地收下:“是。如果换作其他女人,可能早就死好几次了。”

    “没有‘如果’的这个假设。”傅令元肃声纠正,“我的阮阮是独一无二的。要么没有,要么就只会是你。”

    阮舒清浅地弯了下唇角,回抱住他,安静数秒,想起来问:“陆振华和那个人做什么交易了?”

    “青帮以后所需要的武器装备,由他长期提供。”傅令元道。

    “就这么简单?”阮舒疑虑。

    “嗯,确实不是只有这些。”傅令元低低地笑,“傅太太可以猜猜。有奖竞猜。”

    阮舒琢磨着方才傅令元所告知的关于西服男的軍、、火走、、私商的身份,揣度:“表面上是长期往来生意,其实是想借此机会和他交好吧?”

    不就是商场里的人脉套路?友谊长存,生意才能长存。做軍、、火走、、私生意的人,最经常与各国的诸如青帮这样的存在打交道。这西服男如此有来历,陆振华肯定不会为了警察和他交恶,会要争取最大的利益。

    傅令元执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头,在她的唇上啄了啄:“给你奖励。”

    阮舒:“……”这就是有“奖”竞猜……

    两人手牵手,继续在沙滩上散步,她的思绪也在消化着方才的讯息。

    她原本不清楚西服男的来历,担心他和陆振华提的买卖无足轻重,陆振华不感兴趣,那么交易的重点自然而然将落在她这个人质身上。一旦落在她这个人质身上,就会变成傅令元吃亏。所以她一开始才担心傅令元为了换回她会付出不少“代价”。

    而今来看,秉着欲图与西服男友谊长存的目的,即便西服男不给太大的让利,陆振华恐怕也会帮他安全离岛。

    她不禁嘲弄,总算明白过来,为何当时陆振华的心腹同意她跟船,又为何不是由傅令元来处理这件事。原来她这个人质的作用根本比她所以为的还要无足轻重。

    约莫察觉她的分神,傅令元捏了捏她的手:“在想什么?”

    阮舒偏头看他,凝眉:“三哥如果能和s交好,是不是更加有利?”

    傅令元挑起眉峰:“傅太太说明白点。”

    反正只有他们二人,阮舒便敞开来:“三哥的野心不仅于四海堂,不仅于青帮,将来肯定要将陆家父子取而代之,实现你的‘海上霸主’的愿望。那么有些东西,与其从陆爷手中接棒,不如亲自把握主动权。”

    “诸如三鑫集团和青帮,根很深,把控权从很早就在陆爷手中,所以三哥你想夺权,必须借助陆家;但另外一些新的东西,比如现在这个s,陆爷自己也是和他刚建立起关系,三哥完全可以自己同步培养。不是么?”

    傅令元停下脚步,黑眸深深,静静看她,叫人分辨不出他此刻的具体情绪。

    “怎么了?”阮舒微微一怔,继而意识到什么,“我说的这些,三哥肯定早想过了。如果没有你有而其他人没有的价值,三哥不可能闯荡到今天的地位。抱歉,是我一时——”

    “没什么好抱歉的。”傅令元抓起她的手吻了吻,眉眼飞扬,神色清朗,“我就说,有聪慧如傅太太这般的女人陪在我的身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运气。想我之所想,急我之所急。”

    阮舒不受宠不若惊地与他相视浅笑。

    “s这件事,我会另外处理。”傅令元难得地与她多提了两句,“如果不是因为s的出现,我倒是还不清楚,舅舅不是特别满意我之前引荐的董老板。”

    阮舒本不想再多问他的“另外处理”是要如何处理,但记起另外一件事,遂又开口:“三哥打的那三发子弹,收不回来了。”

    假若他真有打算私下自己也接触s,那么那三发子弹岂不极其影响好感?

    却听傅令元道:“为何要收回来?”

    他湛黑的眸子谙出冷厉:“那三发子弹,是为你而打的。他挟持你的这笔账,我以后肯定是要和他算的。现在只是先给他警告。”

    他拿斜眼睨她:“怎么?难道傅太太认为我不该打那三枪?”

    阮舒握紧他的手,摇摇头,微扬下巴:“傅太太认为你那三枪打轻了,应该在他身上留几个窟窿才好。”

    傅令元有点邪性儿地勾唇:“等以后把他抓来当靶子,给傅太太练手用。”

    “好,我等着那一天。”阮舒笑得嫣嫣的,转口换了个话题,“我听十三说,带队的褚警官?她和焦洋都上岛上来了?还搜岛了?”

    “是。”

    “没问题么?”

    “有什么问题?”

    “三哥不是说,这座岛的使用频率其实很高。陆家经常将贵宾请来岛上谈‘生意’?”阮舒蹙眉,“还有,不是说这里是少骢的个人游乐园?”

    他在海城都敢把屠宰场变成私人刑场,那在这座没有外人的私人岛屿上,岂不更加为所欲为?

    猜到她的想法,傅令元轻笑:“嗯,是少骢的个人游乐园,傅太太现在踩着的这片沙滩底下,指不准就埋了他的战利品。海里应该也丢了不少。”

    阮舒:“……”

    “三哥哄三岁小孩呢?就算是鬼故事,也太没技术含量了。”她无语。

    傅令元不知因此想到什么,脚步稍一顿,望向某个方向,眸色深一度,忽地道:“正好现在有时间,离得也近,带傅太太去见个人。”

    阮舒狐疑:“之前卖关子说要带我去见的那个?”

    “嗯。”傅令元淡淡点头,步子的速度比方才有所加快,牵着她从沙滩回到栈道上,再从栈道拐入一条窄窄的石子路。

    陆家的这座岛,原生态的部分保养得很好,所以即便石子路是人工建的,两侧也依然丛林茂密,石子路曲曲绕绕,带着未知的神秘感,路灯幽幽的,反衬得林子里黑漆漆,甚至有些阴森森。

    这般光景瞅着,怎么都不像会建房子的地方。海底酒店那儿附近不是还有大面积的空地?陆家的别墅不就建在海底酒店的后面?

    阮舒落后傅令元半步,一边被他牵着手前行,一边在心里犯嘀咕。

    同时也琢磨着,傅令元这般郑重,要见的人必然对他很重要。

    类别不外乎两种:亲人或者朋友。

    而既然能够住在陆家的私人岛屿上的,那应该和陆家有关系。

    和陆家有关系的傅令元的朋友,她一个都没听说过。

    和陆家有关系的傅令元的亲人,她所知道的,不就是陆振华和陆少骢?

    还有谁……?

    脑袋里轻轻闪过一道灵光。

    傅令元的脚步恰恰也在这时停下来。

    阮舒随他站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