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争朝夕-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223、争朝夕

    。”

    “礼数?”傅令元玩味儿一勾唇,“面对已故的长辈,正常的礼数不就是要叩拜或者鞠躬?”

    主要是称呼的问题……阮舒听得仔细,他方才对陆嫣没有用任何的称呼。这让她不好琢磨。

    “哄你的。”傅令元敲了敲她的脑门,“不用叩拜也不用鞠躬,傅太太什么都不用做。”

    他转眸看回墓碑:“她生下我就去世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她,也没有和她相处过。从小生活在傅家,十多岁左右无意间得知原来我是傅丞婚外情的产物,身上还流了一半陆家的血。所以傅太太不必紧张,我和她也不是特别熟。”

    他的语调一惯闲散的,懒懒的。

    阮舒却是敏锐地嗅出些许不同寻常,心头微微一绞。

    傅令元眸光微暗,沉默数秒,笑意有些寡淡:“陆振华很小就出来闯荡,父母早逝,她是陆振华唯一的妹妹,陆振华很宝贝她。最初买这座岛,其实是送给她的。不过,她去世之后才得机会来的这里。”

    阮舒静默,看着照片上的陆嫣,感觉应该是个性格明朗的女人。

    而傅丞,她只那一次的接触,留给她的印象是严厉肃正,不苟言笑。

    傅令元的面相,明显像陆嫣多点。

    就是有些好奇,陆嫣和傅丞怎么走到一起的……

    便听傅令元恰恰也在说:“不知道她当年看上傅老头什么。明知道傅陆两家的立场那么分明,明知道傅老头已经有老婆了,还要纠缠,勿怪要被傅老头误会。”

    “误会……?”阮舒揪住字眼。

    “嗯。”傅令元轻吁一口气,“她最开始和傅老头接触的时候,隐瞒了真实身份,估计也是清楚傅老头的脾气,担心他不接受她。所以傅老头后来知道她是陆振华的妹妹,认定她对傅家图谋不轨,故意勾引他。”

    “当时她已经怀孕,傅老头还是十分坚定地与她断绝关系。她因此整个孕期的精神都不在状态,生产的时候不顺利,最终没熬过来。直到她死,傅老头都没再去见过她一面。”

    顿了顿,他的笑音散开在空气:“这件事被傅老头视作一生的污点。”

    阮舒不禁目露讽意——最后都把罪责怪到女人头上?怎么不反省自己的心不坚定,不反省自己没管住自己的下半身?

    傅令元的唇边亦泛一抹淡嘲:“把我这个时刻提醒他污点的存在带回傅家,也真难为他忍了我这么多年。”

    想着他方才提及他十多岁左右得知自己的身世,她脑子里重新浮现关于他曾经的劣迹斑斑的那些传闻,貌似大概也是从他十多岁的时候开始的。由此细思,他的乖谬不正,或许并非简单的青春期叛逆。

    阮舒不禁握紧他的手,但没有开口追问。

    却听傅令元又是一记嘲弄的笑:“现在好了,把我带回傅家的结果就是他个人的污点,进一步扩展成为整个傅家的奇耻大辱。也不晓得他逢年过节还有没有脸见家里的其他亲戚,在他的同事朋友里,还有没有面子可以兜。”

    阮舒偏头瞅他,接茬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只这么一句,外人听入耳的一般理解会以为她在指傅令元和傅家道不同分道扬镳,可傅令元完全明白她真正的落点其实在说她和他。抬起手指在她唇上刮过,他眼瞳漆黑,斜斜扬唇:“嗯。傅太太是要和我注定要在一起的。”

    阮舒笑意恬然,以往的清锐眸子,此刻看起来难得眼神温软。

    傅令元定定地注视,少顷掂掂她的手:“走,见完了,可以回去了。”

    两人原路返回,穿行石子路,又在沙滩上走了一圈。

    夜晚退潮的缘故,他们先前的脚印尚在。

    两人默契地没有踩乱,而在旁侧重新留下了一排。

    上栈道后,阮舒再一次往回看。

    隔太远,光线也暗,再辨不清他们留下的痕迹。

    抬头。

    夜幕之上,未及圆满的月亮很大,很漂亮。

    她莫名想起一句话——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